滴天髓(下冊)六親論  

( 經 庚申子 排版執字整理 )


 

一、夫妻

夫妻因緣宿世來,喜神有意傍天財。


原注妻與子一也,局中有喜神,一生富貴在於是,妻子在於是。大率依財看妻,如喜神即是財神,其妻美而且富貴;喜神與財神不相妒忌亦好,否則克妻,亦或不美,或欠和。然看財神,又須活法,如財神薄,須用助財;財旺身弱,又喜比劫;財神傷印者,要官星;財薄官多者,要傷官。財氣未行,要衝者沖,泄者泄;財氣流通,要合者合,庫者庫。或財神洩氣太重,比劫透露,及身旺無財者,必非夫婦全美者也。至於財旺身強者,必富貴而多妻妾,看著當審辨輕重何如。


任氏曰:子平之法,以財為妻,財是我克。人以財來侍我,此理出於正論,又以財為父者,乃後人謬也。若據此為確論,則翁女同宗,豈不失倫常乎?雖分偏正之說,究竟勉強。財之偏正,無非陰陽之別,並不換他氣,且世無犯上之理,宜辨而辟之。如果財為父,官為子,則人倫滅矣,不特翁婦同宗,則顯然祖去生子孫,有是理乎?是以六親之法,今當更定。


生我者為父母,偏正印綬是也;我生者為子女,食神傷官是也。我克者為婦妾,偏正財星是也,克我者為官鬼,祖父是也;同我者為兄弟,比肩劫財是也。此理正名順,乃不易之法。


夫財以妻論,財星清,則中饋賢能;財神濁,則河東獅吼。清者,喜神即是財星,不爭不妒是也。濁者,生煞壞印,爭妒無情是也。


舊書不管日主之衰旺,總以陽刃劫財主克妻,究其理則實非,須分日主衰旺喜忌之別,四柱配合活看為是。


如財神輕而無官,比劫多,主克妻。


財神重而身弱,無比劫,主克妻。


官殺旺而用印,見財星,主妻陋而克。


官殺輕而身旺,見財星,遇比劫,主妻美而克。


劫刃重,財星輕,有食傷,逢梟印,主妻遭凶死。


財星微,官殺旺,無食傷,有印綬,主妻有弱病。


劫刃旺,而財輕,有食傷,妻賢不克,妻陋必亡。


官星弱,遇財星,妻陋不克。


身強煞淺,財星滋殺,官輕傷重,財星化傷,印綬重疊,


財星得氣者,主妻賢而美,或得妻財臻富。


殺重身輕,財星黨殺,官多用印,財星壞印,傷官佩印,


財星得局者,主妻不賢而陋,或因妻招禍傷身。


日主坐財,財為喜用者,必得妻財。


日主喜財,財合閑神而化財者,必得妻力。


日主喜財,財合閑神而化忌神者,主妻有外情。


日主忌財,財合閑神而化財者,主琴瑟不和。


皆以四柱情勢、日主喜忌而論。若財星浮泛,


宜財庫以收藏;財星深伏,宜衝動而引助。須細究之。



癸卯   乙丑   庚申  丁

甲子   癸亥   壬戌   辛酉   庚申   己未

此造寒金坐祿,印綬當權,足以用火敵寒。所忌者,年幹癸水克丁為病,全賴月幹乙木通根,泄水生火,此喜神即是財星也。更喜財星逢合,謂財來就我,其妻賢淑勤能,生三子,皆就書香。




丁未   乙巳  丁酉  癸卯

甲辰   癸卯   壬寅  辛  庚子  己亥 

丁火生於孟夏,柱中梟劫當權,一點癸水,不足相制,最喜坐下酉金,沖去卯木,生起癸水。出身貧寒,癸運入學,又得財巨萬;壬運登科,辛選知縣,仕至郡守。此造若無酉金,不但無財,而且名亦不成矣。



乙亥  庚辰  丙申  壬辰

己卯  戊寅  丁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

丙火生於季春,印綬通根生旺,日主坐財,時幹又透壬水,必以乙木為用。可嫌者,乙庚化金,生殺壞印,其妻不賢,妒悍異常,無子而絕。財之為害。可畏哉!



 

二、子女

子女根枝一世傳,喜神看與殺相連。


原注:大率依官看子,如喜神即是官星,其子賢俊,喜神與官星不相妒亦好,否則無子,或不肖,或有克。然看官星,又要活法,如官輕須要助官;殺重身輕,只要印比;無官星,只論財;若官星阻滯,要生扶沖發;官星洩氣太重,須合助遙會;若殺得身輕而無制者,多女。


任氏曰:以官為子之說,細究之,終有犯上之嫌。夫官者,管也。朝廷設官,官治萬民,則不敢妄為,循守規矩。家庭必酋長為管,出入動作,皆遵祖父訓是也。不服官府之治者,則為逆子;夫命者理也,豈可以民為子而犯上乎?莫非論命竟可無君無父乎?


諺雲,“父在子不得自專”,若以官為子,父反以子管治,顯見父不得自專矣,故俗以克父克母為是,有是理乎?今更定以食傷為子女。


書雲,“食神有壽妻多子,時逢七煞本無兒”,“食神有制定多兒”,此兩說,可謂確據矣。然此亦死法,倘局中無食傷無官殺者,又作何論?故命理不可執一,總要變通為是,先將食傷認定,然後再看日主之衰旺,四柱之喜忌則用之。故“喜神看與殺相連”者,乃通變之至論也。


日主旺,無印綬,有食傷,子必多。

日主旺,印綬重,食傷輕,子必少。

日主旺,印綬重,食傷輕,有財星,子多而賢。

日主旺,印綬多,無食傷,有財星,子多而能。

日主弱,印綬輕,有財星,子必無。

日主弱,食傷重,印綬無,亦無子。

日主弱,食傷輕,無比劫,有官星,子必無。

日主弱,官殺重,印綬輕,微伏財,必多女。

日主弱,七殺重,食傷輕,有比劫,女多子少。

日主弱,官殺重,無印比,子必無。

日主旺,食傷輕,逢印綬,遇財星,子少孫多。

日主旺,印綬重,官殺輕,有財星,子雖克則有孫。

日主旺,食傷旺,有印綬,遇財星,雖有若無。

日主弱,官殺旺,有印綬,遇財星,有子必逆。

又有日主旺,無印綬,食傷伏,有官殺,子必多者。

又有日主旺,比劫多,無印綬,食傷伏,子必多者。


蓋母多滅子之意也。故木多火熄,金克木則生火;火多土焦,水克火則生土;土重金埋,木克土則生金;金多水滲,火克金剛水克火則生水;水多木浮,土克水則生木。以官殺為子也,此之謂也。明雖以官殺為子也,暗仍以食傷為子,此逆局反克相生之法,非竟以官殺為子也。大率身旺財為子,身衰印作兒,此皆餘之試驗者,故敢更定,仔細推之,無不應也。(用神為子,忌神為女)



 辛  戊戌  癸

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  乙未

此造日主旺,比劫多,年月傷官並透通根,為濕土,能生金蓄水,戌為火庫,日主臨之,不致寒凍也,是以家業富厚,更喜運走西方不悖,餘雖斷其多子,實不敢定其數目,詢之雲,自十六歲生子,每年得一子,連生十六子,並無損傷。此因命之美,印星不現,辛金明潤不雜木火之妙也。



癸亥  甲子  丁酉  癸卯

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

此造殺官當令,嫌其甲木透幹,不能棄命從殺,只得殺重用印,則忌卯酉逢沖,去甲木之旺地。所生妻生八女,妾生入女,竟兒子。所謂身衰印作和,此財星壞印之故也。




乙未  辛巳  戊戌  丁巳

庚辰  己卯  戊寅  丁  丙子  乙亥

戊土生於巳月,柱中火土本旺,辛金露而無根;兼之己時,丁火獨透克辛,局中全無濕氣;更嫌年幹乙木,助火之烈,所以克兩妻,生十二子,刑逝十子。現存二子。



戊子  癸亥  壬戌  甲辰

甲子  乙丑  丙寅  丁卯  戊辰  己巳

壬水生於孟冬,喜其無金,食神獨透,所以書香小就,甲寅入泮,有十子皆育。其不妻者,無財之妙也;秋闈不利者,無地寅卯也。此造如戌土換之以木,青雲得路矣。




庚寅  丙戌  辛亥  辛卯

丁亥  戊子  己  庚寅  辛卯  壬辰

辛金生於戌月,印星當令;又寅 拱丙生天干,比劫不能下生亥水;又亥卯拱木,四柱皆成財官,二妻四妾生三子皆克,生十二女又克其九。還喜秋金有氣,家業豐隆。




丁酉  丁未  戊戌  丁巳

丙午  乙巳  甲辰  癸卯  壬寅  辛

土生夏令,重疊印綬 ,四柱全無水氣,燥土不泄火生金,克三妻五子。濕土晦火生金,又會金局,得一子方育。


由此數造觀之,食神傷官為子也明矣。凡子息之有無,命中有一定之理,命中子只有五數,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也。當令者倍之,休囚者減半,除加減之外而多者,此秉賦之故也。



辛卯  辛卯  甲辰  丁卯

庚寅  己  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

此造春木雄壯,金透無根,喜其丁火透露,傷其辛金,所以已戊子運中,不但得子不育,而且財多破耗,丁亥支拱木而幹透火,丁財並益,丙戌俞美,生五子,家業增新,由此觀之,凡八字之用神即是子星,如用神是火,其子必在木火運星,或木火流年得;如不是木火運年得,必子息翕中多木火,或木火日主,否則難抬,或不肖,試之屢驗,然命內用神,不物妻財子祿,而窮通壽夭,皆在用神一字定之,其可忽諸?


 

三、父母

父母或降與或替,歲月所關果非細。


原注:子平之法,以財為父,以印為母,以斷其吉凶,十有九驗,然看歲月為緊。歲氣有益於月令者,及歲月不傷夫喜神者,父母必昌。歲月財氣斬喪于時幹者,先克父;歲月印氣斬喪于時支者,先克母。又須活看其局中之大勢,不可專論財印,中間有隱露其興亡之機,而不必在於財印者。與財生印生之神,而損益舒得所,及陰陽多寡之論,無有不驗。


任氏曰:父母者,生身之根本,是以歲月所關,知其與替之不一,可謂正理不易之法也。原注竟以財印分屬父母,又論克父母之說,無把握,仍惑于穀書之謬也。夫父母屆可以克字加之?當更定喪親、刑妻、克子為至理。


如年月官印相生,日時財傷不犯,則上叨蔭庇,下受兒榮,年月官印相生,日時刑傷沖犯,則破蕩祖業,敗壞門風。年官月印,月官年印,祖上清高,日主喜官,時日逢傷,日主喜印,時日逢財,必敗祖辱宗,年財月印,日主喜印,時日逢官印者,知其幫父興家;年傷月印,日主喜印,時日逢官者,知其父母創業之命。年印月財,日主喜印,時上遇官者,知其父母破敗;時日逢印者,知其自創成家。年官月印,日主喜官,時日逢財,出身富貴,守成之造;年傷月劫,日主喜財,時日逢財或傷者,出身寒窘,創業之命。年劫月財,日主喜財,遺緒豐勇,日主喜劫,清高貧寒。年官月傷,日主喜官,時日適官必跨灶,時日遇劫,必破敗。總之財官印綬,在於年月,為日主之喜,父母不貴亦富;為日主之忌,不貧亦賤,宜詳說察之。



癸卯  乙丑  丙子  己

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

此造官印透而得祿,財星藏而歸庫,格局未嘗不美,所嫌者,丑時傷官肆逞,官星退氣,日主衰弱,全賴乙木生火而衛官。年月官印相生,亦出身官家,至亥支入泮;壬戌水通根,破耗異常加捐出仕,不過清規;至酉運,財星壞印,竟伏國刑。



乙卯  丁亥  戊午  丙辰

丙戌  乙酉  甲申  癸未  壬午  辛巳

戊土生於孟冬,財星臨旺,官印雙清坐祿,日元臨旺逢生,四柱純粹可觀,五行生化有情,喜用皆有精神,所以行運不破局,身出官家,連登科甲,生五子皆登仁籍,富貴福壽之造也。



丁巳  辛亥  戊子  戊午

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  乙巳

此造柱中三火二土,似乎旺相,不知亥子當權,沖壞印綬,天干火土虛脫,其祖上大富,至父輩破敗;兼之初運西金地,生助旺水,半生顛連不遇。及交丁未,運轉南方,接連丙午二十年,大遂經營之願,發財十余萬。



乙亥  辛巳  丙辰  癸巳

庚辰  己卯  戊寅  丁  丙子  乙亥

此造支逢兩祿乘權,年幹印透通根,凡推命者,作旺論用,以財星斷其名利雙收。然丙火生於孟夏,火氣方進,年幹印綬,被月幹財星所壞,巳亥逢沖,破祿去火,則金反得生扶,木火失勢。又坐下辰土,竊去命主元神,時幹癸蓋頭,巳火亦傷,必作弱推,用以巳火。初運東方木土,出身遺業豐厚,丙子火不通根,官星得地,定多破耗,醜運生金泄火刑克異常,定粗十去八九,夫婦皆亡 。



四、兄弟

兄弟誰廢與誰興,提用財神看重輕。


注:敗財比肩羊刃,皆兄弟也。要在提綱之神,與財神喜神較其重輕,財官弱,三者顯其攘奪之跡,兄弟必強;財官旺,三者出其助主之功,兄弟必美;身與財官平,而三者伏而不出,兄弟必貴;比肩重而傷民財殺亦旺者,兄弟必富。身弱而幫者不顯,有印而兄弟必多;身旺而三者又顯,無官而兄弟必衰。


任氏日;比肩為兄,敗財為弟,祿刃亦同此論。如殺旺無食,殺重無印,得敗財合殺,必得弟力;殺旺食輕,印弱逢財,得比肩敵殺,必得兄力;殺旺食輕,印弱逢財,得比肩敵殺,必得兄財輕劫重,印綬制傷,不免司馬之憂;財官失勢,劫刃肆逞,周公之慮。財生殺黨,比劫幫峰,大被可以同眠;殺重無印,主衰傷伏,鴿原料能無興歎。殺旺印伏,比肩無氣,弟雖敬而史必衰;官旺印輕,財星得氣,兄雖愛而弟無成。日主雖衰,印旺月提,兄弟成群;身旺逢梟,劫重無官,獨自主持,財輕劫重,食傷化劫,可無鬥粟尺布之謠;財輕遇劫。官得明顯,不作煮豆燃萁之詠。梟比重逢,財輕殺伏,未免折翎之悲啼;主衰有印,財星逢劫,反許棠棣之競秀。不論提綱之喜忌,全賃日主之愛憎,審察宜精,斷。



丁亥  壬寅  丙子  丁酉

丑  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
丙火生於春初,謂相火有焰,不作旺論。月幹壬水通根,亥子殺旺無制,喜其丁午寅亥合而化印,以雜為恩。時支財星,生官壞印,以雜為恩。時支財星,生官壞印,又得丁火蓋頭,使其不能克木,所以同胞七人,皆就書香,而且兄愛弟敬。



癸巳  戊午  丙午  庚寅

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  壬子

此造羊刃當權,又逢生旺,更可嫌者,戊癸合而化火,財為眾劫所奪,兄弟六人,皆不成器,遭累不堪。餘造年月日皆同,換一壬辰時,弱殺不能相制,亦有六弟,得力者早亡,其餘皆不肖,以致拖累破家。總之劫刃太旺,財官無氣,兄弟反少,縱有,不如無也。然官殺太旺亦傷殘,必須身財並旺,官印通根,可敦友愛之情。



 

五、何知章

何知其人富?財氣通門戶。


:財旺身強,官星衛財,忌印而財能壞印,喜印而財能生官,傷官重面財神流通,財神重而傷官有限,無財而暗成財局,財露而傷亦露者,此皆財氣通門戶,所以富也。夫論財與論妻之法,可相通也,然有妻賢而財薄者,亦有財富有妻傷者,看刑沖會合。但財神清而身旺者妻美,財神濁而身旺者家富


任氏曰:身旺財弱無官者,必要有食傷;身旺財旺無食傷者,必須有官有殺。身旺印旺食傷輕者,財星得局,身旺官衰印綬重者,財得當令,身旺劫旺,無財印而有食傷者;身弱財重,無官印而有比劫者,皆財氣通門戶也。財即是妻,可以通論也。若清財妻美,濁財家富,其理雖正,尚未深論之也。如身旺有印,官星洩氣,四柱不見食傷得財星生官,無食傷則財星亦淺,主妻美而財薄也;身旺無印,官弱逢傷,得財星化傷生官,則亦通根,官亦得助,不特妻美,而且富厚;身旺官弱,食傷重見,財星不與官通,家雖富而妻必陋也;身旺無官,食傷有氣,財星不與劫連,無印而妻財並美,有印則財旺妻傷。此四者宜細究之。



甲申  丙子  壬寅  辛亥

丑  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
壬水生於仲冬,羊刃當權,年月木火無根,日支食神衝破,似乎平常。然喜日寅時亥,乃木火生地;寅亥合,則木火之氣愈貫;子申會,則食神反得生扶,所謂財氣通門戶也。富有百余萬,凡巨富之命,財星不多,只要生化有情,即是財氣通門戶,若財臨旺地,不宜見官,日主失令,必要比劫助之,期為美也。



壬申  丙午  癸亥  戊午

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

癸水生於仲夏,又逢午時,財官太旺。喜其日元得地,更妙年幹劫坐長生,財星有氣,尤羨五行無木,財水泄而火無助,壬水可用。且運走西北,金水得地,遺緒不豐,自創四五十萬,一妻四妾八子。



何知其人貴?官星有理會。


原注:官旺身旺,印綬衛官,忌劫而官能去劫,喜印而官能生印,財神旺而官星通達,官星旺而財神有氣,無官而暗成官局,官星藏而財神亦藏者,此皆官星有理會,所以貴也。夫論民與論子之法,可相通也,然有子多而無官者,身顯而無子者,亦看刑沖會合。但官星清而身旺者必貴;官星濁而身旺者必多子;至於得象得氣、得局、得格者,妻子富貴兩全。


任氏曰:身旺官弱,財能生官,官旺身弱,官能生印,印旺官衰,財能壞印,印衰官旺,財不現,劫重財輕,官能去劫,財星壞印,官能生印,用官,官藏財亦藏,用印,印露官亦露者,皆官星有理會,所以貴顯也。如身旺官旺印亦旺,格局最清,而四柱食傷,一點不混,財星又不出現,官星之情依乎印,印之情依乎日主,只生得一個本身,所以有官無子也;縱使稍雜食傷,亦被印星所克,子亦艱難。如身旺官旺印弱,食傷暗藏,不傷官星,不受印星所克,自然貴而有子;必身旺官衰,身傷有氣,有印而財有壞印,無才而暗成財局,不貴而子必富;如身旺官衰,食傷旺而無財,有子必貧;如身弱官旺,食傷旺而無印,貧而無子,或有印逢財,亦同此論。



癸卯  癸亥  丁卯  辛亥

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

此造官殺乘權,原可畏也,然喜支拱印局,巧借栽培,流通水勢,官星有理會。第嫌初運庚申辛酉,生殺壞印,偃蹇功名;己未支全印局,幹透食神,雲程直上,仕至尚書。然有其命必得其運,如不得其運,一介寒儒矣。



癸酉  丁巳  丙午  壬辰

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  壬子  辛亥

丙火生於孟夏,坐祿臨旺,喜其巳酉拱金,財生官,官制劫,更妙時透壬水,助起官星,以成既濟。三旬外運走北方水地,登科發甲,名利雙輝。勿以官殺混雜為嫌也,身旺者,必要官殺混雜而發也。



甲午  丙寅  辛酉  己

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

此造財臨旺地,官遇長生,日主坐祿,印綬通根,天干四字,地支皆臨祿旺,五行無水,清而純粹。春金雖弱,喜其時印通根得用,庚運幫身。癸酉看登科;午運殺旺,病晦刑喪;辛運己卯年發甲入詞林;後運金水幫身,仕路未可限量也。



乙巳  辛巳  庚辰  甲申

庚辰  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

庚金生於立夏前五日,土當令,火未司權,庚金之生坐實,且辰支申昌,生扶並旺,身強殺淺。嫌其財露無根逢劫,所以出身貧寒;一交丁運,官星元神髮露,戊寅己卯兩年,財星得地,喜用齊來,科甲聯登,又入詞林。書雲,“以殺化權,定顯露門貴客”,此之謂也。



何知其人貧? 財貧神反不真。


原注財神不真者,不但洩氣被劫也,傷輕財重傷氣泄,財輕官重財氣泄,傷重印輕身弱,財重卻輕身弱,皆為財神不真也。中有一味清氣,則不賤。


任氏日:財神不真者有九,如財重而食傷多者,一不真也;財輕喜食傷而印旺者,二不真也;財輕劫重,食傷不現,三不真也;財多喜劫,官星制劫,四不真也;喜印而財星壞印,五不真也;忌印而財星生官,六不真也;喜財而財合閑神而化者,七不真也;忌財而財合閑神化財者,八不真也;官殺旺而喜印,財星得局者,九不真也。此九者,財神不真之正理也,然貧者多富者少,故貧有幾等之貧,富有幾等之富,不可概定。有貧而貴者,有貧而正者,有貧而賤者,宜分辨之。如財輕官衰,逢食傷而見印綬者,或喜印,財星壞印,得官星解者,此貴而貧也;官殺旺而身弱,財星生助官殺,有印財一衿易得,無印則老儒冠,此清貧之格,所為皆正也,財多而心事必欲貪死,官旺而心志必欲求之,非合而合,不從而從,合之不化,從之不真,此等之命,見富貴而生諂容,遇財利而忘恩義,謂貧而賤也,即僥倖致富,亦不足貴也,凡敗業破家之命,初看似呼佳美,非財官雙美,即干支雙清,非殺印相生,即財臨旺地,不知財官雖可養命榮身,必先要日主旺相,主能任其財官,若太過不及,皆為不真,能散能耗則有之,終不能臻富貴也,此等格局最多,難以枚舉,宜細究之。



壬子  戊申  戊戌  辛酉

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  甲寅

戊土生於孟秋,支在西方,秀氣流行,格局本佳,出身大富。所嫌者,年幹壬水能根會局,則財星反不真矣。兼之運走西北金水之地,所以輕財重義,耗散異常,惟戌運入泮得子。辛亥壬子貧乏不堪。



癸卯  甲寅  丁巳  己酉

  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

此造財藏殺露,殺印相生,又聯珠相生,似乎貴格,所以祖業二十余萬;不知年幹之殺無根,其菁華盡被印綬竊去,必用酉金之財。蓋頭覆之以土。似科有情,但木旺土虛,相火逢生,則巳酉不會,財不真矣。一交壬子,泄金生木,一敗如灰;至亥支,印遇長生,竟遭餓死。



庚午  壬午  丙寅  庚寅

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

此夏火逢金,財滋弱殺,兩支不雜,殺刃神清,定然名利雙輝。不知地支木火,不載金水,杯水車薪,不但不能制火,反泄財星之氣,夏月庚金敗絕,財之不真可知矣。早運癸未、甲申、乙酉土金之地,豐衣足食;一交丙戌,支全火局,刑妻克子,破耗異常,數萬家業,盡付東流;丁亥合壬寅而化木,孤苦不堪而死。



乙卯  乙酉  庚寅  壬午

甲申  癸未  壬午  辛巳  庚辰  己卯

秋金乘令,財官並旺,食神吐秀,大象觀之,富貴之命。第財星太重,官星拱局,日主反弱,不任其財官,全賴劫刃扶身,被卯沖午克,時幹壬水,不能克火,反泄日元之氣,財財星不真矣。初運甲申祿旺,早年入泮,其後運走南方 ,貧乏不堪。



丑  丙申  癸巳  庚申

乙未  甲午  癸巳  壬辰  辛卯  庚寅

此財星坐祿,一殺獨清,似乎佳美,所嫌者,印星太重,丑土生金泄火,丙辛合而化水,以財為用,申又合巳,則財更不真。初運乙未甲午,木火拼旺,祖業頗豐;一交癸巳,皆從申合,一敗如灰,竟為乞丐。



庚辰  乙酉  丁丑  乙巳

丙戌  丁亥  戊子  己    庚寅  辛卯

丁火日元,時逢旺地,兩印生身。火焰金疊,似乎富格,不知月幹乙木,從庚而化,支會金局,四柱皆財,反不真矣。祖業亦豐,初運丙戌丁亥,比劫幫身,財喜如心;戊子已,生金晦火,財散人離,竟凍餓而死。



何知其人賤?官星還不見。


原注:官星不見者,不但失令被傷也。身輕官重,官輕印重,財重無官,官重無印者,皆是官星不見也。中有一味濁財,則不貧;至於用神無力而忌神太過,敵而不受降,助旺欺弱,主從失宜,歲運不輔者,既貧且賤。


任氏曰:此段原注太略,然富貴之中,未當無賤,貧賤之中,未當無貴,所以賤之一字,不易知也。如身弱官旺,不用印綬化之,反以傷官強制;如身弱印輕 不以官星生印,反以財星壞印;如財重身輕,不以比劫幫身,反以比劫奪財,合此格者,忘卻聖賢明訓,不思祖父積德,以致災生不測,殃及子孫。如身弱印輕,官旺無財,或身旺官弱,財星不現,合此格者,處貧困不改其節,遇富貴不易其志,非禮不行,大義不取。故知貪財改帛而戀金穀者,竟竟遭一時之顯戮,樂簞瓢而甘沿履者,終受千載之令各,是以有三等官星不見之理,如官輕印重而身旺,或官重印輕而身弱,或官印兩平而日主休囚者,此上等官星不見也,如官旺喜印,財星壞印,或官殺重無印,食傷強制,或官多忌財,財星得局,或喜官星,而官星合他神化傷者。或忌官星,他神合官星又化官者,此下等官星不見也。細究之,不但貴賤分明,而賢不肖亦了然矣。



丑  壬子  丁亥  甲辰

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

丁火生於仲冬,幹透壬水,支全亥、子、北方,官星旺格;辰乃濕土,不能制水,反能晦火,謂清枯之象,官星反不真也。喜其無金,氣勢純清,其為人學問真確,處世無苟,訓蒙度日,苦守清貧,上等官星不見也。



丙辰  庚寅  丙午  壬辰

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

此造財絕無根,官又無氣,兼之運走東南之地,幼年喪父,依母轉嫁他姓;數年母死,牧牛度日,稍長則賣力傭工;後雙目失明,不能傭作,求乞自活。



丁卯  甲辰  辛亥  癸巳

癸卯  壬寅  辛  庚子  己亥  戊戌

此春金逢火,理宜印化殺,財星壞印,癸水克丁,亥水沖巳,似乎制殺有情,不知春水休囚,木火拼旺,不但不能克火,反去生木泄金;財官本可榮身,而日空不能勝任,雖心專必欲求之。亦何蓋哉!出身未屬微賤。初習梨園,後因失音隨官;人極伶俐,且極會趨逢,隨任數年,發財背主,竟損納從九品出仕,作威作福,無所不為;後因犯事革職,依然落魄。



何知其人吉?喜神為輔弼。


原注:柱中所喜之神,左右終始,皆得其力者必吉,然大勢平順,內體堅厚,主從得宜,縱有一二忌神,適來攻擊,亦不為凶,譬之國內安和,不愁外寇。


任氏曰:喜神者,輔用助主之神也。凡八字先要有喜神,則用神勢,一生有吉無凶,故喜神乃吉神也。若柱中有用神而無喜神,歲運不逢忌神無害,一遇忌神必凶,如戊土生於寅月,以寅中甲木為用神,忌神必是庚辛申酉之金,日主元神厚者,以壬癸亥子為喜神,則金見水而貪生,不來克木矣;日主元神薄者,以丙丁巳午為喜神,則金見水而畏,亦不來克木矣。如身弱以寅中丙火用神,喜天干透出,以水為忌神,以比動為 喜神,所以用官用印有別,用官者,身旺可以財為喜神,用印身弱,而後用官為喜神,無喜神,而用神得秉令,氣象雄壯,大勢堅固,四柱安和,用神緊貼,不爭不妒者,即遇忌神,亦不為凶。如原局無喜神,有忌神,或暗伏或出現,或與用神緊貼,或爭或妒,或用神不當令,或歲運引出忌神、助起忌神,譬之國家有奸臣,私通外寇,兩來夾攻,其凶立見。論土如此,餘皆類推。



甲子  丙寅  戊寅  己未

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  甲戌

春初土虛,殺旺逢財,以丙火為用,喜其財印相隔,生生不悖;更妙未時幫身為喜,四柱純粹,主從得宜。所以早登甲第,一生有吉無凶,仕至觀察,後退歸優遊林下,生六子皆登科第,夫婦齊眉,壽越八旬。



丙申  己亥  庚辰  戊寅

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

此寒金喜火,得時支寅木之生,則火有焰,然有財殺,必先身旺。妙在年支坐祿,三印貼生,更妙亥水當權,申金含生忘沖。無火則土凍金寒,無木則水旺火虛,以火為用,以木為喜,木火兩字,缺一不可。所以生平無凶無險,登科發甲,宦海無波,後裔濟美,壽至八旬之外。



何知其人凶?忌神輾轉攻。


原注:財官無氣,用神無力,不過無所發達而已,亦無刑凶也。至於忌神太多,或刑或沖,歲運助之。輾轉攻擊,局內無備禦之神,又無主從,不免刑傷破敗,犯罪受難,到老不古。


任氏曰:忌神者,損害體用之神也。故八字先要有喜神,則忌神無勢。以忌神為病,以喜神為藥,有病有則吉,有病無藥則凶,一生吉少凶多者,皆忌神得勢之故耳。如寅月生人,不用甲木而用戊土,則甲木為當令這忌神,看日主之意向,或喜火以化之,或用金以制之,安頓得好,又逢歲運扶喜抑忌,亦可轉凶為吉;歲運又不來扶喜抑忌,又不與忌神結黨者,不過終身碌碌,無所發達而已;若無火之化、金之制,又遇水之生,歲運又黨助忌神,傷我喜神,輾轉相攻,凶禍多端,到老不吉。論木如此,餘可類推。



乙亥  戊寅  丙子  甲午

  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

丙火生於寅月,印星當令,時逢刃旺,甲乙並旺透,四柱無金;寅亥化木,子水衝破,官星無用,必以月幹戊土為用 。忌神即是甲木,亥子之水,反生旺木,所謂忌神輾轉攻也。初交丁丑,生助用神,祖業十余萬,其樂自如;一交丙子,火不通根,父母雙亡,連遭回祿;乙亥水木並旺,又遭回祿,克三妻四子,赴水而亡。



辛巳  庚寅  丙辰  己

丑  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  甲申

丙火生寅,木嫩火相,未為旺也,生丑時,竊去命主元神,以寅木為用。所嫌庚金當頭之忌,木嫩逢金,火虛見泄。初交己戊子,生金泄火,幼喪父母,孤苦不堪;丁亥丙戌,火在西北,不能去盡忌神,所以歷盡風霜,稍成家業;一交乙酉,干支皆化忌神,刑妻克子,遭水厄而亡。


何知其人壽?性定元神厚


原注:靜者壽,柱中無沖無合,無缺無貪,則性定矣。元神存者,不特精氣神氣皆全之謂也,官星不絕,財神不滅,傷官有氣,身弱印旺,提綱輔主,用神有力,時上生根,運無絕地,皆是元神厚處。細究之,大率甲乙寅卯之氣,不遇沖戰泄傷、偏旺浮泛而安頓得所者心壽。木屬仁,仁者壽,每每有驗,故敢施之於筆。若貧賤之人而亦能壽者,以其稟得一個身旺,或身弱而運行生地,食祿不缺故耳。


任氏曰:仁、靜、寬、德、厚,此五者,皆壽征也。四柱得地,五行停勻,所合者皆閑神,所化者皆用神,沖去者皆忌神,留存者皆喜神,無缺無陷,不偏不枯,則性定矣。性定不生貪戀之私,不做苟且之事,為人寬厚和平,仁德兼資,未有不富貴福壽者也。元神厚者,官弱逢財,財輕遇食,身旺而食傷發秀,身弱而印綬當權,所喜者皆提綱之神,所忌者皆失令之物,提綱與時支有情,行運與喜用不悖,是皆元神厚處,宜細究這。清而純粹者,必富貴而壽;濁而混雜者,必貧賤而壽。



  癸巳  甲子  丙寅

壬辰  辛卯  庚寅  己  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

此從巳火起源頭,生土,土生辛金,辛生癸,癸生甲,甲生丙火;甲祿居寅,癸祿居子,丙祿居巳,官坐財地,財逢食生,五行元劉皆厚 ,四柱通根生旺,左右上下有情,為人剛柔相濟,仁德兼資,貴至三品,富有百萬,子十三人,壽至百歲,無疾而終。




己酉  乙亥  丙寅  戊子

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

此以酉金為源頭,生亥水,亥水合寅而生丙,丙火生戊土,元神皆厚。鄉榜出身,仕至觀察,為人寬厚端方,九子二十四孫,富有百余萬,壽至百二十歲,無疾而終。




己酉  辛未  壬寅  壬寅

庚午  己巳  戊辰  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

此以未土為源頭,生辛金,辛金生壬水,壬水生寅木,四柱生化有情,元神厚而純粹。所喜者,火喜其包藏不露。早登科甲,仕至三品;為人品行端方,廉和仁厚;八子十九孫,壽至九旬有六。




丁未  庚戌  庚辰  丙子

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  乙巳  甲辰

此以丁火為源頭,生土,土生金,兩藏財庫,身旺用官。中年行運不背,所以早登鄉榜,名利雙輝。為人有剛明決斷之本,無刻薄欺瞞之意。惜乎無木,火之元神不足,孫枝雖旺,子息未免多損之憂。




乙未  戊寅  乙卯  庚辰

  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

此支類東方,正曲直仁壽格,大勢觀之,財官有氣,名利裕如。第五行火不出現,財之元神虛脫,寅卯東方木旺,官司星之根亦薄。所以一生操剝削,資囊未滿先傾,且平生仗義疏財;為人無驕諂,存古道,苦守清貧;生四子皆得力,壽至九十四歲。




  甲寅  戊戌  庚申

  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

戊戌日逢庚申時,食神有力,殺旺無印,足以強制。生八九子,有三四子貴顯而授一品之誥封者,土金有情之妙也。其為人貪惡兩備者,不能化殺之故也,淫靡無禮者,火不現,水得地之故也。蓋寅申沖,則丙火必壞,戌刑則丁火亦傷,兼之癸水透,則日主之心志必合,而求之不顧;寅戌支藏之火,暗中克盡,夫火司禮,為人豈可無禮?無禮則無所不為矣!設使年幹癸水,換于丁火,未有不仁德者也。其富貴福壽,皆申時之力,亦祖德宗功所致也。後生落頭疽而死,由已積惡多端,而天誅之矣。




戊辰  庚申  己卯  戊辰

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

此土金傷官,辰中癸水,正財歸庫,申中壬水,正財逢生,劫雖旺,而不能奪;且土氣盡歸於金,傷官化劫,暗處生財,兼之獨殺為權,故為人權謀異眾,地支皆陰濕之氣,作事詭譎多端,一生所重者財,而少仁義,至四旬無子,娶兩妾又無子。壽至九旬外,異財如命,卒後家業四十余萬,分奪而盡。細究之,皆因財星守于藏蓄,不得流行之故也,財不流行,秋金逢土而愈堅,生意遂絕耳,大凡財厚無子者,皆類此格,故無子之人,其性情必多鄙吝,不知財散則民聚,倘使富人無子能輕其財於親族之中,分多潤寡,何患無子哉?即如此造,金氣太堅,水不露頭,未得生生之妙,能散其財,則金自流行,子必招矣。然散亦有功過,散財於僧道,有過無功;散財于親族,有功無過。修德獲報,人事原可挽回;作善隆祥天心詎難感召,壽本五福之首,壽而無子,終於無益;與其富壽而無子,不若貧壽而有子也。



何知其人夭?氣濁神枯了。

原注 : 氣濁神枯之命極易看,印綬太旺,日主無著落,財殺太旺,日主無依倚,忌神與喜神雜而虞,四柱與用神反而絕,沖而不和,旺而無制,濕而滯,燥而鬱,精流氣泄,月悖時脫,此皆無壽之人也。


任氏日:氣濁神枯之命,易中之難看者,“氣濁神枯”四字,可分言之,濁字作一弱字論,氣濁者,日主失令,用神淺薄,忌神深重,提綱與時支不照,年支與日支不和,喜沖而不沖,忌合而反合,行運與喜用無情,反與忌神結黨,雖不壽而有子。神枯者,身弱而印綬太重,身旺而克泄全無,然重用印,而財星壞印,身弱無印,而重疊食傷,或金寒水冷而土濕,或火炎土燥而木枯者,皆夭而無子也。







乙丑  乙酉  丙辰  辛卯

甲申  癸未  壬午  辛巳  庚辰  己卯

此造三印扶身,辰酉合而不沖,四柱無水,似呼中格。第支皆濕土,晦火生金,辰及木之餘氣,與酉合財,木不能托根,與酉化金,則木反被其損,天干兩乙,地支不載,凋可知矣,由此推之,日元虛弱,至午運,破酉衛卯,得一子;辛巳全會金局壞印,則元氣大傷,會財則財極必反,夫婦雙亡。




  戊辰  辛亥  戊戌

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

此重重厚土,埋藏脆嫩之金,五行無木,未得疏揚之利;一點亥水克絕,支藏甲乙,無從引助;然春土氣虛,藏財可用,初運東方木地,疪蔭有餘;寅運得一子。乙丑運,土又通根而夭。




壬寅  壬寅  甲寅  壬申
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
春木重逢祿,支得申時,似乎時殺留清,不知木旺金缺,必要有火才佳;天於三壬,寅中丙火受克,神枯可知。至丙支,逢三壬回克,家業敗盡,夭而無子。凡水木並旺無土者,最忌火運,即不傷身,刑耗異常。若俗論必用申金,兩火克金之故也。如丙火克金為害,則前之乙已運,緊克申金,而且三刑,何反美乎?




  辛丑  癸酉  癸

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  乙未

此重重濕土,疊疊寒金,癸水濁而且凍,所謂陰之甚,寒之至者也。毫無生髮,氣濁神枯,故春人愚昧不堪,一事無成,至戊戌運,生金克水而夭。以俗論之,兩幹不雜,金水雙清,地支三殺,殺印相生之美,定為貴格,前則春木帶嫩金。斬削成大器,皆作名利兩全之格也,不知夭命,皆類此格,學者宜深究之。



 

六、女命章

論夫論子要安樣,氣靜平和婦道章,

三奇二德虛好語,咸池驛馬半推詳。

原註:局中官星明順,夫貴而吉,理自然矣。若官星太旺,以傷官為夫,官星太微,以財為夫;比肩旺而無官,以傷官為夫;傷官旺而無財官,以印為夫,滿局官星欺日主者,喜印綬而夫不克身也;滿局印綬洩官星這氣者,喜財而身不克失也。大體與男命論子論貴之理相似。局中傷官清顯,子貴而親,不必言也。若傷官太旺,以印為子;傷官太微,以比肩為子,印綬旺而無傷官者,以財為子也;財神旺而洩食傷,以比肩為子也。不必專執官星而論夫。專執傷食而論子。但以安祥順靜為貴,二德三奇不必論,咸池驛馬縱有驗,總之於理不長。其中究論,不可不詳。


任氏曰:女命者,先觀夫星之盛衰,則知其貴同也。次察格局之清濁,則知其賢愚也。淫邪嫉妨,不離四柱之情;貞靜端莊,總在五行之理。是以審察宜精,貞婦不遭謬妄;詳究宜確,淫穢難逃正論。二德三奇,乃好事之妄造;咸池驛馬,是後人之謬言。不孝翁姑,只為財輕劫重;不敬丈夫,皆因官弱身強。官旺明顯,夫主崢嶸;氣靜和平,婦道柔順。若乃官星太旺,無比劫以印為夫;有比劫而無印綬者,以傷食為夫;官星太弱,有傷官,以財為夫,無財星而比劫旺者,亦以傷食為夫;滿盤比皆而無印無官者,又以傷食為夫;滿局印綬而無官無傷者,以財為夫;傷官旺,日主衰,以印為夫;日主旺,食傷多,以財為夫;官星輕。印綬重,亦以財為夫。


財乃天之恩星,女命身旺無官,財星得令得局者,上格也。若論刑傷,又有生剋之理存焉。官星微,地財星,日主強,傷官重,必克夫;官星微,無財星,比劫旺,必欺夫;官星微,無財星,日主旺,印綬重,必欺夫克夫;官星弱,印綬多,無財星,必克夫;比劫旺而無官,印旺無財,必克夫;官星旺,印綬輕,必克夫;比劫旺,無官星,有傷官,印綬重,必克夫;食神多,官星微,有印綬,遇財星,必克夫。

凡女命之夫星,即是用神,女命之子星,即是喜神,不可專論官星為夫、傷食為子。日主旺,傷官旺,無印綬,有財星,子多而貴;日主旺,傷官旺,無財印,子多而強;日主旺,傷官輕,無財印,子多而富;日主旺,無食務,官得局,子多而賢;日主旺,無食傷,有財星,無官殺,子多而能。日主弱,食傷重,有印綬,無財星,必有子;日主弱,食傷輕,無財星,必有子,日主弱,財星輕,官印旺,必有子,日主弱,官星旺,無財星,有印綬,必有子,日主弱,無官星,有傷皆,必有子,日主旺,有印綬,無財星,子必少;日主旺,比肩多,無官星,有印綬,於必少;日主旺,印綬重,無財星,必無子;日主弱,傷官重,印綬輕,必無子;日主弱,財星重,逢印綬,必無子,日主弱,官殺旺,必無子,日主弱,食傷旺,無印綬,必無子。火炎土燥無子,土金濕滯無子,水氾木浮無子,金寒水冷無子,重疊印綬無子,財官太旺無子,滿局食傷無子。以上無子者,有子必克夫,不克夫亦夭。


至於淫邪之說,亦究四柱之。日主旺,官星微,無財星,日主足以敵之者;日主旺,官星微,傷食重,無財星,日主足以欺之者;日主旺,官星弱,日主之氣,生助他神而去之者;日主旺,官星弱,官星之氣,合日主而化者;日主旺,官星弱,官星之氣,依日主之勢者;日主弱,無財星,有食傷,逢印綬,日主自專其主者;日主旺,無財星,官星輕,食傷重,官星無依倚者;日主旺,官無根,日主不順官星,合財星而去者;日主弱,傷食重,印綬輕者;日主弱,食傷重,無印綬,有財星者;食傷當令,財官失勢者;官無財滋,比劫生食傷者;滿局傷官無財者;滿局官星無印者;滿局比劫無食傷者;滿局印綬無財者,皆淫賤之命也。總之,傷官不宜重,重必輕佻美貌而多淫也;傷官身弱有印,身旺有財者,必聰明美貌而貞潔也。凡觀女命,關係非小,不可輕斷淫邪,以瀆神怒。然亦不可一例言命,或由祖宗遣孽。或由家門氣數,或由丈夫不肖,或由母姑不良,幼失閨訓,或由氣習不善,無謹飭閨門,任其盜性越禮,入寺燒香,遊玩看戲聽詞,男女混雜,初則階下敷陳,久則內堂演說,始而或言賢孝節義之故事,繼而漸及淫邪苟合之穢詞,保無觸念動心乎?所以居家第一件事,在嚴肅閨門。閨幃之內,不齣戲言,則刑乾之化行矣;房帷之中,不聞戲笑之聲,則相敬之風著矣。主家者不可不慎之。




戊申  甲寅  壬寅  丁未

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
壬水生於孟春,土虛木盛。制殺太過。寅申逢衝,本是克木,不知木旺金缺。金反被傷,則戊土無根依撫,而日主之壬水,可任性而行,見其財星有勢,自然從財而去,以致傷夫敗業,棄子從人也。



丁未  乙巳  甲午  丁卯
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

甲午日元,生於巳月,支類南方,乾透兩丁。火勢猛烈。洩氣太過,局中無水,只可用劫。初運又走火地,是以早刑夫主。人極聰明美貌,而輕佻異常,不能守節。至戊申運,與木火爭戰,不堪言矣。



戌  己未  丙辰  戊戌
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
滿局傷官,五行無木,印星不現,格成順局,故其人聰明美貌。第四柱無金,土過燥厚,辛金夫星投墓於戌,是以淫亂不堪。夫遭兇死,又隨人走,不二三年又克,至乙卯運,犯土之旺,自縊而死。


戊午  乙丑  戊戌  丙辰
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

戊土生於丑月,土旺用事,木正凋枯,且丑乃金庫,辛金伏藏,不能托根;更兼辰戌衝去藏官,置夫主於度外,且中運西方金地,淫賤不堪。





己亥  丙寅  丁亥  庚戌

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
火生於寅月,木當權,火逢相旺,必以亥水官星為夫明矣。年支亥水合寅化木,而日支亥水,必要生扶為是;時干庚金隔絕,無生扶之意,又逢戌土緊克之,則日主之情,必向庚金矣。所以淫賤之至也。


丁未  癸丑  庚子  丁亥
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
寒金喜火,嫌其支全亥子丑。北方水旺,又有乾癸克丁,丑未衝去丁火餘氣,五行無木,未得生化之情。時干之丁虛脫無根,焉能管伏庚金?而日主之情,不顧丁火可知,所以水性楊花也。





丁丑  癸丑  庚子  乙酉
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
庚金生於季冬,不但寒金喜火,而且時逢陽刃印綬當權,足以用火敵寒;月幹癸水,通根祿支,克絕丁火,其意足以欺官;時逢乙木,喜而合之,其情必向財矣。所以背夫而去,淫穢不堪也。


丁丑  壬子  辛巳  丙申
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
壬水合去丁火之殺,丙火官星得祿於日支,似乎佳美,所以出身舊家,因其貌美而菁媚。群以賽楊妃稱之。四五歲時,眉日秀麗,及十三四益嬌冶,成為畫中人。年十八,歸士人妻,士素醇謹好學,惑而暱愛之,逾年而學廢,竟以癆病而死。從此淫穢不堪,後身敗名裂。無所依托,自縊而死。此造因多合之故耳。夫十士之合。以官化傷官,謂貪合忘官,且巳申合亦化傷官,丁壬合則暗化財星,其意中將丙火置之度外明矣。其情必向丁壬一邊,況乎干支皆合,無往不是意中人也?


戊子  戊午  癸酉  戊午
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庚戌
癸水生於午月,財官並旺,坐下印綬,年支坐祿,未嘗不中和。天干三透戊土,爭合癸水,則日主之情,竟無定見;地支兩午壞酉,而財官之勢,不分強弱,日主之情,自然依財勢而去。只有年干正夫無財勢。其力量不敵月時兩乾之官,故將正無置之不顧矣。運至乙卯,木生火旺,月時兩土,仍得生扶,年干之土無化而受克,所以夫得疾而死,後淫穢異常,尤物禍人,信哉!



乙未  辛巳  乙亥  丙戌
壬午  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  己丑
年月日六字觀之,乙木生於巳月,傷官當令,最喜坐下亥印衝巳制傷,不特日主喜其滋扶,抑且辛金得其衛美,正所謂傷官用印,獨殺留清,不但貌美,而且才高,書畫皆精。所嫌戌時緊克亥水,暴陽一透,辛金受傷,既不利於夫子之宮,兼損壞乎生平之性矣。


丁巳  戊申  癸丑  乙卯
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
此造官星食神坐祿,印綬當令逢生,財生官旺,不傷印綬,印綬當令,足以扶身,食神得地,一氣相生,五行停勻,安詳純粹。夫榮子貴,受兩代一品之封。


乙亥  癸酉  甲辰  丙寅
甲戌  乙亥  丙子  丁丑  戊寅  乙卯  庚辰  辛巳
八月官星財星助金,生於寅時,年時兩支逢生得祿,火水乾透,無相剋之勢,有生化之情。財星得地,四柱通根,五行不悖,氣靜和平純粹,生化有情。夫榮子貴,受一品之封。


辛酉  壬辰  丁巳  甲辰
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
傷官雖旺,合酉化金,則官星之元神愈厚矣。巳火拱金,辰土引之,則財之元神更固矣。時透印綬,助日主之光輝,制辰土之傷官,所謂木不枯,火不烈,水不涸,土不燥,金不脆,氣靜和平之象。夫榮子貴,受一品封。


己巳  癸酉  壬辰  甲辰

甲戌  乙亥  丙子  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
秋水通源,印星秉令,官殺雖旺,制化合宜,更妙時透甲木,制殺吐秀,一派純粹之氣,所以人品端莊,精於詩書。喜運途無火。官不助,印不傷,夫星貴顯,子嗣秀美,誥封二品之榮。


庚辰  壬午  乙亥  癸
辛巳  庚辰  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
木生午月,火勢猛而金柔脆之時,喜壬癸通根制火,辰土泄火生金,則火土不烈燥,水木不枯涸,接續相生,清而純粹。為女中才子,生三子,夫任京官,家道清寒。在家教子讀書,二子登科,一子發甲,夫官郎中,子官御史,受二代之封。


庚辰  戊寅  乙酉  壬午
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
乙木生於春初,木嫩金堅,最喜午時制殺衛身,寒木向陽,官印雙清,財星生官,不壞印綬,純粹安和。夫官二品,五子二十三孫,一生無疾,夫婦齊眉,壽至八旬外,無疾而終,後裔皆顯貴。


丙辰  癸巳  丁丑  甲辰
壬辰  辛卯  庚寅  己丑  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
丁火生於巳月,癸水夫星清透,時干甲木,印綬獨清,是以品格端莊,持身貞潔。惜丙火太旺,生助傷官,以臻鏡破釵分。然喜巳醜拱金,財星得用,身旺以財為子,教子成名,兩子皆貴,受三品之封。


丙寅  辛卯  癸酉  戊午
庚寅  己丑  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  甲申  癸未
癸水生於仲春,洩氣之地,兼之財官並旺,日元柔弱,以印為夫,清而得用,是以秉性端莊,勤儉紡織。至運,泄火拱金,連生二子;戊子運衝去午火,不傷酉金,夫主登科發甲;一交丁亥,酉歸矣。此造之病,實在財旺耳。天干之辛,丙火合之,地支之酉,午火破之,更兼寅卯當權生火,丁亥運合寅化木,助起旺神,又丁火緊克辛金,不祿宜矣。



辛丑  辛卯  丙子  癸巳

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己亥

丙火生於仲春,火相木旺之時,正得中和之象,年月兩透財星,地支巳醜拱金,財旺生官,官星得祿,以印為夫,謂真神得用。秉性勤儉,紡織佐讀,奉甘旨得舅姑之歡心。至甲午運幫身衛印,夫主運登甲榜,誥封宜人;壽至酉運,會金沖卯不祿。



丁酉  癸卯  丙辰  丙申
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己酉  庚戌  辛亥
丙火生於仲春,官透財藏,印星秉令,比劫邦身,似乎旺相。第嫌卯酉逢衝,癸丁相剋,木火損而金水存,雖賴時干丙火之助,但丙臨申位,亦自顧不暇。幸辰中蓄藏餘氣,一點微苗,尚存春令,猶能備用,較之前造更弱,亦以印星為夫,為人端莊幽嫻,知書達理,丙午運,破其酉金,夫主癸科,生二子,誥封四品;至四旬外,運走戊申,泄火生金不祿。


癸丑  庚申  戊午  己未
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
戊土生於孟秋,柱中劫印重重,得食神秉令夫,洩其菁英,更喜癸水潤土養金,秀氣流行,是以人品端莊,知大義,雖出農家,安貧紡織佐夫,孝事舅姑。至癸亥,夫舉於鄉,施登甲榜,仕至黃堂,雖夫貴,夫嘗以貴婦自矜,在家仍布衣操作。生四子,皆美秀,壽至丙運,奪食不祿。


癸未  庚申  戊戌  己未
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  丁卯  戊辰
此與前造,只換未戌二支,其餘皆同。未皆土,午換以戌,用金去火為宜。大勢觀之,勝於前造,今反不及者何也?夫醜乃交北方濕土,能生金晦火,又能蓄水;未乃南方燥土,能脆金助火,又能枯水,午雖火,遇土而貪生,戌雖土,藏火而愈燥。幸秋金用事,所以貴也。雖出身貧寒,而人品端謹,持家勤儉。夫中鄉榜。仕縣令,生二子。


己酉  辛未  戊辰  壬戌
壬申  癸酉  甲戌  乙亥  丙子  丁丑  戊寅  己卯
土榮夏令,逢金吐秀,更喜無木,富貴之造也。所以身出宦家,通詩書,達禮教。至酉運,夫星祿旺,生一子,夫主登科。甲戌運刑衝出丁火,閨中雪舞,而家道日落,青年守節,苦志教子成名。至子運,子登科,仕至郡守,受紫誥之封,壽至寅運金絕之地。


丁亥  壬子  癸丑  甲寅
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
癸水生於仲冬,支全亥子丑,北方一氣,其勢氾濫,一點丁火無根,最喜寅時,納水而洩其菁華。甲木夫星坐祿,故為人聰明貌美,端莊幽嫻;更喜運走東南木火之地,夫榮子秀,福澤有餘。


乙卯  丙戌  乙卯  丁亥
丁亥  戊子  己丑  庚寅  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
乙木生於季秋,柱中兩坐祿旺,亥卯又拱木局,四柱無金,日元旺矣。喜其丙丁並透,洩木生於土。財星為夫,為人端莊和順,夫中鄉榜,出仕琴堂。生三子,壽至壬運。


戊寅  甲寅  丁未  辛丑
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
丁火生於春令,印綬太重,最喜丑時,坐下財庫,衝去未中比印,生起財星,必以辛金為夫,土為子也。初運北方水地,洩金生木,出身寒微;至庚戌、己酉、戊申三十載土金這地,裕夫發財,生三子皆貴,誥封恭人。所謂棄印就財,且夫得子助。故後嗣榮發也。


壬辰  己酉  辛丑  癸巳
戊申  丁未  丙午  己巳  甲辰  癸卯  壬寅
辛金生於仲秋,支全金局,五行無木,火已成金,必無用官之理。喜其壬癸並透,洩其精英,為了聰明端謹,頗知詩禮。所惜者,十九歲運走丁未,南方火旺,生土逼水,流年庚戌,支全克水,無子而夭。


甲午  丙寅  乙卯  己卯
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
旺木逢火,通明之象,妙在金水全無,純清不雜,為了端莊。以丙火為夫,惜運走北方水地,壽亦不永,生三子留一,至壬運,克丙火而阻矣。設使兩造運皆順行,不特壽長,若男造名利兩全,女造則夫榮子貴也。


丁未  壬寅  乙卯  己卯  癸卯
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春木森森,旺之極矣。時干己土無根,以丁火為主。丁壬之合,去水卻妙,化木不宜,所以出身貧寒。喜其運走南方火地,不但幫夫興家,而且子息亦多,壽至申運,壬水逢生而阻。此與前造論之,不及前造,此造由行運不背,故勝之。然而命好不如運好。男女皆然也。

七、小兒

論財論殺論精神,四柱和平易養成,

氣勢攸長無削喪,殺關雖有不傷身。

原註:財神不黨七殺,主旺精神貫足,干支安頓和平。又要看氣勢,如氣勢在日主,而日主雄壯者;氣勢在財官,而財官不叛日主;氣勢在東南,而五七歲之前,不行西北;氣勢在西北,而五七歲之前,不行東南。行運不逢前喪,此為氣勢攸長,雖有關殺,亦不傷身。

任氏曰:小兒之命,每見清奇可愛者難養,混濁可憎者易成,雖關家門之氣數,亦看根源之淺深。且小兒之命,是猶果苗之初出,宜乎培植得好,固不待言。然未生之前,父母不禁房事,毒受胎中;既生之後,過於愛惜,或飲食無忌,或寒暖不調,因之疾病多端,每至無成。尚有積惡之家,而無餘憂,雖小兒之命,清奇純粹者,所以難養也。有第關於墳墓陰陽之忌,遷改損壞,以致夭亡。故小兒之命。不易看也。除此數端之外,然後論命,必須四柱和平,不偏不枯,無衝無克,根通月之,氣貫生時,殺旺有印,印弱有官,官衰有財,財輕有食傷,生化有情,流通不悖,或一神得用,始終相託,或兩意相通,互相庇護,未交運而流年平順,既交運而運途安祥,此謂氣勢攸長,自然易養成人,反此則難養矣。其餘關殺多端,盡皆謬妄,欲以何等惑人,則造何等神殺,必宜一切掃除,以絕將來之謬。


辛丑  癸巳  丙子  丁酉
壬辰  辛卯  庚寅  己丑  戊子  丁亥
丙火生於巳月,雖云建祿,五行無木生助。天干既透財官,地支不宜再見酉子,更不宜再會金局,則巳火之祿,非日干有也。雖丁火可以幫身,癸水傷之,謂財多身弱,兼之官星又旺,日主虛弱極矣。且初交壬運逢殺,辛亥年天干逢壬癸克丙丁,地支亥衝巳破祿,運根拔盡,得疳疾而亡。


癸丑  己未  丙寅  辛卯
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
前造因財官太旺,以致夭亡,此則日坐長生,又生夏令,財官為用,傷官為喜,傷生財,財又生官,似乎生化有情。殊不知前則財多身弱,以官作殺,此則財絕官休,恐難厚享。癸水官星生未月,火土枯乾,餘氣在,蓄水藏金,然己土當頭傷癸,丑未衝去金水根源,時上辛又臨絕,雖有若無,焉能生遠隔之水?則己土亦不能生隔絕之金。且運走東南木火這地,斷非守業之人也。


庚戌  壬午  丙寅  己亥
癸未  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
丙用壬殺,身強殺淺,以殺化權;更喜財滋弱殺,定然名利雙全。惜支全火局,寅亥又化木而生火,年月之庚壬無根而少生扶,至丁巳年,巳亥衝去壬水之祿,丁火合去壬水之用,死於疳症。


壬申  戊申  壬申  戊申
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  甲寅
壬水生於秋令,地支皆坐長生,天干兩戊兩壬,大勢觀之,支全一氣,兩幹不雜,且殺印相生,為大貴之格。不知金多水濁,母多子病,四柱無火克金,金反不能生水,戊土之菁華盡洩於金,謂偏枯之象,必然難養,名利皆虛,果死於三歲甲戌年。


壬申  甲辰  壬申  戊申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壬水生於季春,似乎殺印相生,地支三遇長生,食神制殺為權,定為貴格。不知春土氣虛,月透甲木,不但辰土受制,而時干之戊,亦受其克。五行無火,未得生生之妙,亦母多子病,偏枯之象,必然難養也。後死於痘症。


癸丑  壬戌  丁亥  壬寅
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
此造丁火陰柔,生於深秋,殺官重疊,必不能養。殊不知官殺雖旺,妙在戌月,通根身庫,足以製水;更妙無金,時支寅木不傷,氣貫生時,足以納水,不但易養成人,可遂書香之志。然官殺一類,勿以官為喜,殺為憎,身弱者官皆是殺,身旺者殺皆是官,只要無財有印,便為佳造。如雲丁火死寅,謬之極矣。寅中甲木,乃丁之嫡母,何以為死?凡陰乾以生地為死,死地為生,非正論也。果幼年無疾,聰慧過人,至甲戌年入泮後。運走南方火土,制殺扶身,未可限量也。


壬戌  甲辰  丁酉  己酉
乙巳  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此造概雲木透月幹,春木足以生火,年干壬水生木,日時兩坐長生,皆作旺論。惜地支土金太重,天干水木之根必淺,水木無氣,則丁火之蔭不固。夫甲木生於季春,退氣之神也,辰酉合而化金,則甲木之餘氣已絕;戌土隔之,使金不能生水,戌土足以製之,壬水受克,不能生木;辰酉化金,必能克木,日主根源不固可知,如謂酉是丁火長生,五行顛倒矣。酉中純辛,無他氣所雜,金生水,無生火之理。火到酉位,死絕之地;更嫌時干己土,竊去命主元神,生金泄火,而水木火三字皆虛矣。後果夭於癸酉年。由此論之,小兒之命,不易看也。


八、

 德勝才者,局合君子之風;

才勝德者,用顯多能之象。


原註:清和平順,主輔得宜,所合者皆正神,所用者皆正氣,不必節外生枝,不必弄假成真,財官喜神,皆是以了其生平;不生貪戀之心,度量寬宏,施為必正,皆君子之風也。財薄而身旺足以貪之,官輕而心志必從而求之,混濁被害,主弱輔強,爭合邪神,三四用神,心事姦貪,作事僥倖,皆為多能之象。大率陽在內,陰在外,不激不亢者為德勝才,如丙寅戊辰月日,己卯癸卯年時者是;陽在外,陰在內,畏勢趨利者,為才勝德,如己卯己巳月日,丙寅戊寅年時者是。


任氏曰:善惡邪正,不外五行之理;君子小人,不離四柱之情。陽氣動闢,光亨之義可觀;陰氣靜翕,包含之理斯奧。和平純粹,格正局清,不爭不妒,合去者皆偏氣,化出者皆正神,喜官而財能生官,喜財而官能製劫,忌印而財能壞印,喜印而官能生印,陽盛陰衰,陽氣為權,所用者皆陽氣,所喜者皆陽類,無驕諂於上下,皆君子之風也。偏氣雜亂,舍弱用強,多爭多合,合去者皆正氣,化出者皆邪神,喜官而臨劫地,喜財而居印位,忌印而官星生印,喜印而財星壞印,陰盛陽衰,陰氣當權,所用者皆陰氣,所喜者皆陰類,趨勢財於左右,皆多能之像也。然得氣勢和平,用神分明,施為亦必正矣。


癸酉  戊午  庚寅  丁丑

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
庚金生於仲夏,正官得祿,年時酉通根,正得中和之氣。寅午財官拱合,財不壞印,官能生印,財官印三字,生化不悖,癸從戊合,去其陰濁之氣,所以品行端方,恆存古道。早遊泮水,訓蒙自守;丁酉登科,後挑知縣不赴,情願就教,安貧樂道。有人言其小就者,片曰:功名者,非掇巍科登高位而為功名也,功成名自著,況吾無經濟材,就教職不悉衣食不敷,吾行吾志,不負君父之恩足矣!


 丙寅  庚子  己亥  甲戌
辛丑  壬 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丙午
己土生於仲冬,寒濕之體,水冷木凋,庚金又克木生水,似乎混濁。妙在年干透丙,一陽解凍,冬日可暖,去庚金之濁,不特己喜其和暖,而甲木亦喜其發榮;更妙戌時燥土,砥定泛濁之水,培其凋枯之木,而日主根元亦固。況甲己為中和之合,故處世端方,恆存古道,廉恭和厚,有古君子之風;微嫌水勢太旺,功名不過禀貢。


丙戌  辛丑  己卯  甲子
壬寅  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
此造水冷金寒,土凍木凋,得年干透丙,一陽解凍,似乎佳美。第丙辛合而化水,以陽變陰,反增寒濕之氣。陽正之象反為陰邪之類,故其為人貪婪無厭,奸謀百出,趨財奉勢,見富貴而生諂容,勢利驕矜。所謂多能之像也。

九、奮鬱
局中顯奮發之機者,神舒意暢;

象內多沉埋之氣者,心郁志灰。


原註:陽明用事,用神得力,天地交泰,神顯精通,必多奮發;陰晦用事,情多戀私,主弱臣強,神藏精洩,人多困鬱。若純陽之勢,身旺而財官旺者必奮;純陰之局,身弱而官殺多者多困。

任氏曰:無抑鬱而舒暢者,局中不太過,不缺陷,所用者皆得氣,所喜者皆得力,所忌者皆失時失勢,閒神不黨忌物,反有益於喜用,忌其合而遇衝,忌其衝而遇合,體陰用陽,故一陽生於北,陰生則陽成,如亥中之甲木是也。歲運又要輔格助用,多必奮發。少舒暢,而多抑鬱者,局中或太過,或缺陷,所用者皆失令,所喜者皆無力,所忌者皆得時得勢,閒神劫佔,喜神反黨助忌神,喜其合而遇衝,忌其合而遇合,體陽用陰,故二陰生於南,陽生則陰成,如午中之己土是也。歲支又不能補喜去忌,必多鬱困。然局雖陰晦,而運途配合陽明,亦能舒暢;象雖陽明,而運途配其陰晦,亦主困鬱,故運途更宜審察。如用亥中甲木,天干有壬癸,則運宜戊寅己卯;天干有庚辛,則運宜丙寅丁卯;天干有丙丁,則運宜壬寅癸卯;天干有戊己,則運宜甲寅乙卯。如用午中己土;天干有壬癸,則運宜庚午辛未。此從藏神而論,明支亦同此論。如用天干之木,地支水旺,則運宜丙寅丁卯;天干有水,則運宜戊寅己卯。地支金多,則運宜甲戌乙亥;天干有土,則運宜甲子乙丑。地之火多,則運宜甲辰乙巳;天干有火,則運宜壬子癸丑。如此配合,庶無爭戰之患,而有製化之情,反此則不美矣。細究之,自有深機也。


戊辰  甲子  壬子  辛亥
乙丑  丙寅  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
壬水生地仲冬,三逢祿旺,所謂崑崙之水,可順而不可逆也。喜其子辰拱水,則戊土之根不固,月幹甲木為用,洩其氾濫之水,此即局中顯奮發之機也。運至丙寅丁卯,寒木得火以發榮,去陰寒之金土,是以早登甲第。翰苑名高;至戊辰運,逆水之性,以致阻壽。


甲申  丙子  癸亥  癸亥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癸水生於仲冬,三逢旺支,其勢汪洋,喜其甲丙並透,支中絕處逢生,木土互相護衛,金得流行,水得溫和,木得發榮,火得生扶,用神必是甲木,為奮發之機。一交戊寅,雲程直上;己卯早遂仕路之光;庚辰辛巳雖有製化之情,卻無生扶之意,以致蹭蹬仕途,未能顯秩也。


甲申  庚午  丁亥  壬寅
辛未  壬申  癸酉  甲戌  乙亥  丙子
此造天干四字,地支皆坐祿旺,惟日主坐當令之祿,足以任其財官。清而且厚。清足神旺,所以東西南北之運。皆無咎也。出遺業百餘萬,早登科甲,仁至方伯,六旬外退歸林下;一妻四妾,十三子,優游晚景,壽越九旬。


癸丑  乙丑  癸丑  癸丑
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

此天干三癸,地支一氣,食神清透,殺印相生,皆云名利兩全之格。予雲:癸水至陰,又生季冬,支皆濕土,土濕水弱,溝渠之謂也;且水土冰凍,陰晦濕滯,無生髮之氣,名利皆虛,凡富貴之造,寒暖適中,精神奮發,未有陰寒濕帶,偏枯之象而能富貴者也。至壬申年,父母皆亡,讀書又不能通,又無恆業可守,人又陰弱,一無作為,竟為乞丐。



十、恩怨

兩意情通中有媒,雖然遙立意尋追;

有情卻被人離間,怨起恩中死不灰。


原註: 喜神合神,兩情相通,又有人引用生化,如有媒矣,雖是隔遠分立,其情自相和好,則有恩而地怨,合神喜神雖有情,而忌神離間,求合不得,終身多怨。至於可憎之神,遠之為妙;可愛之神,近之尤切。又有一般邂逅相逢者,得之不勝其樂;私情偷合者,去之亦足為奇。

任氏曰:恩怨者,喜忌也。日主所喜之神遠,得合神化而近之也。所謂兩意情通,如中有媒矣;喜神遠隔,得旁神引能而相和好,則有恩而無怨矣。只有閒神忌神而無喜神,得閒神忌神合化喜神,所謂邂逅相逢也。喜神遠隔,與日主雖有情,被閒神忌神隔絕,日主與喜神各不能顧,得閒神忌神合會,化作喜神,謂私情牽合也。更為有情,喜神與日主緊貼,可謂無情,遇合化為忌神,喜神與日主雖不緊貼,卻有情於日主,中有忌神隔佔,或喜神與閒神合助忌神,如被人離間,以恩為怨,死不灰心,如日主喜丙火在時干,月透壬水為忌,如年干丁火合壬化木,不特去幹乙木合庚金而近之,此閒神化為喜神,如中有媒矣,日主喜火,局內無火,反有癸水之忌,得戊土,合癸水,化其為喜神,謂解逅相逢也;日主喜金,惟年支坐酉,與日主遠隔,日主坐巳,忌神緊貼,得醜支會局,以成金之喜神,謂私情牽合也。餘可類推。


丁酉  甲辰  戊戌  戊午
癸卯  壬寅  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
此重重厚土,甲木退氣,不能疏土,則土情必要年支酉金,發洩菁華。金逢火,蓋其意亦欲日主之生,雖然遠隔,兩意情能,喜辰酉合而近之,如中有媒矣。初運癸卯壬寅,離間喜神,功名蹭蹬。困苦刑傷;辛丑運中,晦火會金入泮,連登科甲;庚子己亥戊戌,西北土金之地,仕至尚書。


丁酉  乙巳  丁丑  丙午
甲辰  癸卯  壬寅  辛丑  庚子  己亥
丁火生於巳月午時,比劫並旺,又逢木助,其勢猛烈,年支酉金,本日主之所喜,遙隔遠列,又被丁火蓋之,巳火劫之,似乎無情。最喜坐下土,烈火逢濕土,則成生育慈愛之心,邀己酉合成金,歸之庫內,其情似相和好,不特財來就我,又能泄火吐秀,故能發甲,仕至藩臬,名利雙全。

癸酉  戊午  丙辰  甲午
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
丙火生於午月時,旺可知矣。一點癸水,本不相濁,戊土合之,又助火之烈;年支酉金,本有情與辰合,又被午火離間,求合不得,年謂怨起恩中也。兼之運走東南火木之地,一生只刑傷破耗,並無財喜之事。克二妻七子,遭回祿四次,至寅運而亡。


十一、閒神
一二閒神用去麼,不用何妨莫動它;

半局閒神任閒著,要緊之場作自豪。


原註:喜神不必多也,一喜而十備矣;忌神不必多也。一忌而十害矣。自喜忌之外,不足以為喜,不足以為忌,皆閒神也。如以天干為用;成氣成合,而地支之神,虛脫無氣,衝合自適,升降無情;如以地支為用,成助成合,而天干之神,遊散浮泛,不礙日主,主陽輔陽,而陽氣停泊,不沖不動,不合不助;日月有情,年時不顧,日主無害,日主無氣情;日時得所,年月不顧,日主無害,日主無衝無合,雖有閒神,只不去動他,但要緊之地,自結營寨。至於運道,只行自家邊界,亦足為奇。

任氏曰:有用神必有喜神,喜神者,輔格助用之神也,然有喜神,亦必有忌神忌神者,破格損用之神也。自用神、喜神、忌神之外,皆閒神也。惟閒神居多,故有一二半局之稱,閒神不傷體用,不礙喜神,可不必動它也。任其閒著,至歲支遇破格損用之時,而喜神不能輔格護用之際,謂要緊之場,得閒神制化歲運之凶神忌物,匡扶格局喜用;或得閒神合歲支之神,化為喜用而輔格助用,為我一家人也。此章本文,所重者在末句“要緊之場,作自家”也,原註未免有誤。至雲雖有閒神,只不去動它,要緊之場,自結營寨,至於運道,只行自家邊界,誠如是論,不但不作自家,反作賊鬼提防矣。此非一定之理也。如用木,木有餘,以火為喜神,以金為忌神,以水為仇神,以土為閒神;木不足,以水為喜神,以土為忌神,以金為仇神,以火為閒神,是以用神必得喜谉之佐,閒神之助,則用神有勢,不懷忌神矣,木論如此,餘者可知。


庚寅   戊子   甲寅   丙寅
   己丑  庚寅  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
甲木生於子月,兩陽進氣,旺印生身,支坐三寅,松柏之體,旺而且堅,一點庚金臨絕,不能克木,反為忌神,寒木向陽,時干丙火清透,敵其寒凝,洩其菁英,而為用喜神冬火本虛,以寅木為喜神,月幹戊土能製水,又能生金,故為閒神,以水為仇神,喜其丙火清純。至卯運洩水生火,早登科甲;壬辰癸巳,得閒神制合,官途平坦;甲午乙未,火旺之地,仁至尚書。


甲子  丁卯  甲寅  庚午

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
甲木生於促春,支逢祿刃,乾透比肩,旺之極矣,時上庚金,無根為忌,月幹丁火為用,通輝之氣。所以早登之路,仁至觀察;惜無土之閒神,運至壬申,金水並傷體用,故不能免禍耳。


門要向天涯遊,何事裙釵瓷意留


原註:本欲奮發有為者也,而日主有合,不顧用神,用神有合,不顧日主,不欲貴而遇貴,不欲祿而遇祿,不欲合而遇合,不欲生而遇生,皆有情而反無情,如祿釵這留不去也。

任氏曰;此乃貪合不化之意也,既合宜化之,化之喜者,名利自如;化之忌者,災咎必至。合而不化,謂絆住留連,貪彼忌此,而無大誌有為也。日主有合,不顧用神之輔我。而忌其大志也;用神有合,不顧日主之有為,不佐其成功也,又有合神真,本可化者,反助其從合之神而不化也;又有日主休囚,本可從者,反逢合神之助而不從也。此皆有情而反無情,如祿釵之恣意留也。


乙未  庚辰  戊辰  丙辰
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
戊土生於季春,乙木官星透露,盤根在未,餘氣在辰,本可為用。嫌其合庚,謂貪合忌克,不顧日主之喜我,合而不化。庚金亦可作用,又有丙火當頭,至二十一歲,因小試不利,即棄詩書,不事生產,以酒為事;且曰:高車大纛不為榮,連陌度阡,吾不為富,惟此怡悅性情,適吾口體,以終吾身,足矣!


丁丑  癸卯  丙戌  辛卯
壬寅  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

丙火生於仲春,印正官清,日元生旺,足以用官。所嫌丙辛一合,不顧用神之輔我,辛金柔軟,丙火逢之而怯,柔能製剛,戀戀不捨,忌有為之志;丙嫌卯戌合而化劫,所以幼年過目成誦,後因戀灑色,廢學亡資,竟為酒色喪身,一事無成。


管白雪與明月,任君策馬朝天闕


原註:日主乘用神而馳驟,無私意牽制也;用神隨日主而馳驟,無私情羈絆也。足以成其大志,是無情而有情也。

任氏曰:此乃逢沖得用意也,衝則動也,動則馳也。局中除用神喜神之外,而日主與他神有所貪戀者,得用神喜神衝而去之,則日主無私意牽制,乘喜神之勢而馳驟矣。局中用神喜神與他神有所貪戀者,日主能衝克他審而去之,則喜神無私之羈絆,隨日主而馳驟矣。此無情而反有情,以丈夫之志,不戀私情而大誌有為也。


丁卯  辛亥  丙寅  丙申
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  乙巳
此造殺雖秉令,而印綬亦旺,兼之比劫並透,身旺足以用殺。用殺不宜合殺,合則不顯,加以辛金貼身,而日主之情,必貪戀羈絆。喜其丁火劫去辛金,使日主無貪戀之私,申金沖動寅木,使日主無牽制之意。更妙申金滋殺,日主依喜用而馳驟矣。至戊申運,登科發甲,大誌有為也。


辛巳  丙申  壬寅  庚戌
乙未  甲午  癸巳  壬辰  辛卯  庚寅
壬水生於申月,雖秋水通源,而財殺並旺,以申金為用。第天干丙辛、地支申巳皆合,合之能化,亦可幫身,合之不化,反為羈絆,不顧日主,喜我為用也,且金當令,火通根,只有貪戀之私,而無化合之意。妙在日主自克丙火,使丙火無暇合辛,寅去沖動申金,使其克木、則丙火之根反拔,而日主之壬,固無牽制之私,用神隨日主而馳驟矣,至癸巳運,連登甲第,仕至觀察,而成其大志也。

十二 從象

原註:日主孤立無氣,無地人元,絕無一毫生扶之意,財官強甚,乃為真從也。既從矣,當論所從之神。如從財,只以財為主;財神是木而旺,又看意向,或要火、要土。要金,而行運得所者吉,否則兇,餘皆倣此,金不可克木,克木財衰矣。

任氏曰:從像不一,非專論財官而已也。日主孤立無氣,四柱無生扶之意,滿局官星,謂之從官,滿局財星,謂之從財。如日主是金,財神是木,生於春令,又有水生,謂之太過,喜火以行之;生於夏令,火旺洩氣,喜水以生之;生於冬令,水多木泛,喜土以培之,火以暖之則吉,反是必兇,所謂從神又有吉和凶也。尚有從旺、從強、從氣、從勢之理,比從財官更難推算,尤當審察,此四從,諸書所未載,餘之立說,試驗確實,非虛言也。


從旺者,四柱皆比劫,無官殺之製,有印綬之生,旺之極者,從其旺神也。運行比劫印綬制則吉;如局中印輕,行傷食亦佳;官殺運,謂之犯旺,凶禍立至;遇財星,群劫相爭,九死一生。


從強者,四柱印綬重重,比劫疊疊,日主又當令。絕無一毫財星官殺之氣,謂二人同心,強之極矣,可順而不可逆也。財純行比劫運財吉,印綬運亦佳,食傷運有印綬衝克必兇,財官運為觸怒強神,大凶。


從氣者,不論財官、印綬、食傷之類,如氣勢在木火,要行木火運,氣勢在金水,要行金水運,反此必兇。


從勢者,日主無根,四柱財官食傷並旺,不分強弱,又無劫印生扶日主,又不能從一神而去,惟有和解之可也。視其財官食傷之中,何其獨旺,則從旺者之勢。如三者均停,不分強弱,須行財運以和之,引通食傷之氣,助其財官之勢則吉;行官殺運次之;行食傷運又次之;如行比劫印綬,必兇無疑。試之屢驗。


戊戌  丙辰  乙未  丙戌
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
乙木生於季春,蟠根在未,餘氣在辰,似乎財多身弱,但四柱皆財,其勢必從。春土氣虛,得丙火發實之,且火乃木之秀氣,土乃火之秀氣,三者為全,無金以洩之,無水以靡之。更喜運走南方火地,秀氣流行,所以第發丹墀,鴻筆奏三千之績,名題金榜,鰲頭冠五百之仙也,誌有為也。


壬寅  壬寅  庚寅  戊寅
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庚金生於孟春,四支皆寅,戊土雖生猶死。喜其兩壬透干年月,引通庚金,生扶嫩木而從財也。亦是秀氣流行,更喜運走東南不悖,木亦得其敷榮,所以早登甲第,仕至黃堂。


丙寅  庚寅  壬午  乙巳

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
壬水生於孟春,木當令,而火逢生,一點庚金臨絕,丙火力能鍛之,從財格真。水生木,水生木,木生火,秀所流行,登科發仁,至侍郎。


凡從財格,必要食務吐秀,不但功名顯達,而且一生無大起倒兇災。蓋從財最忌比劫運,柱中有食傷,能化比劫生財之妙也。若無若食傷吐秀,書香難遂,一逢比劫,無生化之情,必有起倒刑傷也。


丁卯  壬寅  庚午  丙戌
辛丑  庚子  乙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庚生寅月,支全火局,財生殺旺,絕無一毫生扶之意;月幹壬水,丁壬合而化木,又從火勢,皆成殺黨,從象斯真,中鄉榜,挑知縣,酉運丁艱,丙運仕版連登,申運詿誤落職。


辛巳  辛丑  乙酉  乙酉

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  乙未
乙木生於季冬,支全金局,乾透兩辛,從殺斯真。戊戌運連登甲第,置身翰苑;丁酉丙申,火截腳而金得也,仕版連登;乙未運,衝破金局,木得蟠根,不祿。


癸卯  乙卯  甲寅  乙亥
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甲木生於仲春,支逢兩卯之旺、寅之祿,亥之生,幹有乙之助,癸之印旺之極矣,從其旺神。初行甲運,早采芹香;癸丑北方濕土,亦作水論,登科發甲;壬子印星照臨,辛亥金不通根,支逢生旺,仕至黃堂;一交庚砘,土金並旺,觸其旺神,故不能免咎也。


丙午  甲午  丙午  甲午

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
丙生仲夏,四柱皆刃,天干並透甲丙,強旺極矣,可順而不可逆也。初運乙未,早遊泮水,丙運登科,申運大病危險,丁運發甲,酉運丁艱,戊戌己運仕途坦平,亥運犯其旺神,死於軍前。


 癸酉  癸亥  庚申  丁亥
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丁巳
庚金生於孟冬,水勢當權,金逢祿旺,時干丁火無根,局中氣勢金水,亦是從金水而論,丁反為病。初交癸亥,去其丁火,其樂自如;壬戌運入泮,而喪服重重,因戌土之製水也;辛酉庚申,癸科發甲,出仕琴堂;己未運轉南方,火土齊來,詿誤落職;戊午,更多破耗而亡。


丙戌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寅
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
癸水生於季春,柱中財、官、傷三者並旺,印星伏而無氣,日主休囚無根,惟官星當令,須從官星之勢。所喜坐下財星,引通傷官之氣,至甲午運,會成火局生官,雲程直上;乙未出仕,申酉運有丙丁蓋頭,仕途平坦,戊戌運仕至觀察;至亥運幫身,衝去巳火,不祿。所謂弱之極者不可益也。


癸酉  乙丑  丙申  丙申
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
丙火生臨申,衰絕無氣,酉拱金,月乙木凋枯無根,官星坐財,傷逢財化,從化金水之勢。癸亥運中,入泮登科;辛酉庚申,去印生官,由縣令而遷州牧,宦囊豐厚;己未南方燥土,傷官助劫,不祿。


十三、化象

化得真者只論化,化神還有幾般話。


原註:如甲日主生於四季,單遇一位已土,在月時上合遇壬、癸、甲、乙、戊,而有一辰字,乃為化得真。又如丙辛生於冬月,戊癸生於夏月,乙庚生於秋月,丁壬生於春月,獨自相合,又得龍以運之,此為真化矣。既化矣,又論化神。如甲己化土,土陰寒,要火氣昌旺;土太旺,又要取水為財,木為官,金為食神。隨其所向,論其喜忌,再見甲乙,亦不作爭合妒合論。蓋真化矣,如烈女不更二夫,歲運遇之皆閒神也。


任氏曰:合化之原,昔黃帝禮天於圜邱,天降十幹,愛命大撓作十二支以配之。故日干曰天干,其所由,合即天一、地二、天三、地四、天五、地六、天七、地八、天九、地十之義。依數推之,則甲一、乙二、丙三、丁四、戊五、己六、庚七、辛八、壬九、癸十也。如 “ 洛書 ” 以五居中,一得五為六,故甲與己合;二得五為七,故乙與庚合;三得五為八,故丙與辛合;四得五為九,故丁與壬合;五得五為十,故戊與癸合。合則化,化亦必得五土而後成,五土者辰也。辰土居春,時在三陽,生物之體,氣闢而動,動則變,變則化矣。且十乾之合,而至五辰之位,則化氣之元神發露。故甲己起甲子,至五位逢戊辰而化土;乙庚到丙子,至五位逢庚辰而化金;丙辛起戊子,至五位逢壬辰而化水;丁壬起庚子,至五位逢甲辰而化木;戊癸起壬子,至五位逢丙辰而化火。此相合相化之真源,近世得傳者少,只知逢龍而化,不知逢五而化,辰龍之說,供引之意,如果辰為真龍。則辰年生人為龍,可行雨,而寅年生人為虎,必傷人矣。至於化像作用,亦有喜忌配合之理,所以“化神還有幾般話”也。非化斯神,喜見斯神,執一而論也,是化象亦要究其衰旺,審其虛實,察其喜忌,則吉凶有驗,否泰了然矣。如化神旺而有餘,宜洩化神之神為用;化神衰而不足,宜生助化神之神為用。如甲己化土,生於未戌月,土燥而旺,乾透丙丁,支藏巳午。謂之有餘,再行火土之運,必太過而不吉也。須從其意向,柱中有水,要行金運;柱中有金,要行水運;無金無水,土勢太旺,秘要金洩之;火土過燥,要帶水之金運以潤之。生於辰月,土濕為弱,火雖有虛,水木無而實,或乾支雜其金水,謂之不足,亦須從其意向。柱中有金,要行火運;柱中有水,要行土運;金水並見,過於虛濕,要帶火之土運以實之,助起化神為吉也。至於爭合妒合之說,乃謬論也,既合而化,如貞婦配義夫,從一而終,不生二心,見戊己是彼之同類,遇甲乙是我之本氣,有相讓之誼。合而不化,勉強之意,必非佳偶。見戊己多而起爭妒之風,遇甲乙眾而更強弱之性。甲己之合如此,餘可類推。



乙丑  甲申  甲辰  己巳
癸未  壬午  辛巳  庚辰  己卯  戊寅
年月兩乾之甲乙,得當令之申金、丑內之辛金制化,不起爭妒之風。時干己土臨旺,與日主親切而合,合神真實,乃謂真化。但秋金當令,化神洩氣不足。至午運助化神,中鄉榜;辛巳金火土並旺,癸黃甲,宴瓊林,入翰苑,仕黃堂,庚辰合乙制化比劫,仕至藩臬。


戊辰  壬戌  甲辰  己巳
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  丁卯  戊辰

甲木生於季秋,土旺乘權,克去壬水,又無比劫,合神更真,化氣有餘。惜運走東北水木之地,功名仕路,不及前造,至運丁酉年,暗會金局,洩化神而吐秀,登科;戊戌年發甲,仕至州牧。



己卯  丁卯  壬午  甲辰

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
壬水生於仲春,化象斯真。最喜甲木元神透露,化氣有餘。餘則宜洩,斯化神吐秀,喜其坐下午,午生辰土,秀氣流行。少年科甲,翰苑名高,惜乎中運水旺之地,未能顯秩,終於縣宰。


己卯  丁卯  壬午  癸卯

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
此與前造只換一卯字,化象更真,化神更有餘。嫌其癸劫爭財,年干己土,透隔無根,不能去其癸水。午火未能流行。此癸水,真乃奪標之客也。雖中鄉榜,終不能出仕。


丙戌  戊戌  癸巳  壬戌

己亥  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  甲辰
癸水生於季秋,丙火透而通根,化火斯真。嫌其時透壬水克丙,只中鄉榜,直至卯運,壬水絕地,挑知縣,曆三任而不升,亦壬水奪財之故也。


十四、假從

真從之像有幾人,假從亦可發其身。


原註:日主弱矣,財官強矣,不能不從;中有比劫暗生,從之不真。至於歲運財官得地,雖是假從,亦可取富貴,但其人不能免禍,或心術不端耳。


任氏曰:假從者,如人之根淺力薄,不能自立,局中雖有劫印,亦自顧不暇,而日主亦難依靠,只得投從於人也。其像不一,非專論財官而已也。與真從大同小異。四柱財官得時當令,日主虛弱無氣,雖有比劫印綬生扶,而柱中食神生財,財仍破印;或有官星制劫,則日主無從依靠,只得依財官之勢,財之勢旺,則從財,官之勢旺,則從官。從財行食傷財旺之地,從官行財官之鄉,亦能興發,看其意向,配其行運為是。然假從之象,只要行運安頓,假行真運,亦可取富貴。何謂真運?如從財有比劫分爭行官殺運必貴,行食傷運必富。有印綬暗生要行財運;有官殺洩氣之氣,要行食傷運。如從官殺,有比劫幫身,逢官運而名高;有食傷破官,行財運而祿重。有印綬洩官,要財運以破印,謂假行真運,不貴亦富,反此者兇,或趨勢忌義,心術不端耳。若能歲運不悖,抑假扶真,縱使身出微,亦能崛起家聲,所為亦必正矣。此乃源濁流清之象,宜深究之。



癸巳  乙卯  己亥  癸酉
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春土虛脫,殺勢當權,財遇旺支,喜其巳亥逢衝破印,格成棄命從殺。第卯酉衝殺,巳酉半會金局,不作真從而論。所以出身寒微。妙在中隔亥水,謂源濁流清,故能崛起家聲,出類撥萃,早遊泮水。壬子運中,連登科甲,以中書而履黃堂,擢觀察,辛亥運金虛水實,相生不悖,仕途平坦;將來庚戈戌,土金並旺,水木兩傷,恐不免意外風波耳。



丁丑  壬寅  丙申  壬辰

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丙火生於初春,火虛木嫩,嫩木逢金,緊貼相衝,運根拔盡,申金又辰土生扶,殺勢愈旺,格成從殺,用財更妙。年支丑土,生金晦火,故身出官家,早登科甲;運走西北金水,仕至觀察,雖逢土運,仍得金以化之,所以無險阻也。

乙卯  己卯  戊辰  癸亥
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
戊土生於仲春,木正當權,坐下辰土,蓄水養木,四柱絕無金氣。又得亥時,水旺生木,又無火以生化之,格取從官,非身衰論也。雖非科甲出身,運走丙子乙亥,連登仕版,位至封疆;至癸酉運,落職而亡。


丁卯  丙寅  辛亥  庚寅

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
辛金生於孟春,天干丙丁庚辛陰陽相剋,且金絕火生,地支寅木當令,日時寅亥化木,格取從殺。運走水地,生木助火,一無兇處,連登甲榜,由縣宰至郡守,生三子,皆秀發。


癸亥  乙卯  己未  丁卯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己土生於仲春,春木當令會局,時干丁火,被年上癸水克去,未土又會木局,不得不從殺矣。科甲出身,仕至觀察。


十五、假化

假化之人亦多貴,孤兒異姓能出類。


原註:日主孤弱而遇合神真,不能不化,但暗扶日主,合神又虛弱,及無龍以運之,則不真化。至於歲運扶起合神,制伏忌神,雖為假化,亦可取富貴,雖是異姓孤兒,可出類拔萃,但其人多執滯偏拗,作事不進,骨肉欠遂。


任氏曰:假化之局,其像不一,有合神真而日主孤弱者,有化神有餘而日帶根苗者,有合神不真而日主夫根者,有化神不足而日主無氣者,有既合化神而日主得劫印生扶者,有既合化而閒神來傷化氣者,故假化比真化尤難,更宜細究,庶得假化之機。如甲己之合,生於醜戌月,合神雖真,而日主孤弱無助,不能不化,但秋冬氣翕而寒,又有金氣暗洩,歲運必須逢火,去其寒濕之氣,則中氣和暖矣,。生於辰未之月,化神雖有餘,而辰乃木之餘氣,未是通根身庫,木未嘗無根,但春夏氣闢而暖,又有水木藏根,歲運必須土金之地,去其木之根苗,則無分爭矣。如乙庚之合,日主是木,生於夏令,合神雖不真,而日主洩氣無根,土燥又不能生金,歲運必須之土,則能泄火養金矣。生於冬令,金逢洩氣而不足,木不納水而無氣,縱有土而凍,不能生金止水,歲運必須帶火之土,則解凍而氣和,金得生而不寒矣。如丁壬之合,日主是丁,生於春令,壬水無根,必從丁合,不知木旺自能生火,則丁火反不從壬化木,或有比劫之助,歲運必須逢水,則火受製而木得成矣。如丙辛之合,日主是火,生於冬令,重重金水,既合且化,嫌其柱中有土,暗來損我化神,濕土雖不能止水,而水究竟混濁不清,歲運必須逢金土,則氣流行而生水,化神自真矣。如是配合,以假成真,亦能名利雙全,光前裕後也。總之格象非真,未免幼遭孤苦,早見蹭踫,否則其人執傲遲疑。倘歲運不能抑假扶真,一生作事不進,名利無成也。


己卯  甲戌  甲子  己巳
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
天干兩甲逢兩已,各自相合,地支卯戌合,雖不能化火生土,卻無爭妒之意,雖是假化,卻有情而不悖。未運破其子水,中鄉榜;庚午己巳,生助化神,出仕琴堂。


甲子  丙子  甲申  己巳
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甲木生於仲冬,印綬當權,本是殺印相生,無如坐下絕地,虛極不受水生,見己土貪合,合神雖真而失令,必賴丙火之生,解其寒凝之氣。嫌其旺水秉令,則火亦虛脫,不能生扶,化神假而不清,因之人品不端,至庚辰運甲午年,克木生土,中鄉榜而不仕。


甲寅  丁丑  甲戌  己巳
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  癸未
甲木生於丑月,己土通根臨旺,年之祿比,見丁火有相生之誼,無爭妒之勢,雖是假化,動有情而不悖。至庚辰運,科甲連登;辛巳任午,南方火地,生助化神,仁至黃堂。


甲寅  辛未  癸亥  戊午
壬申  癸酉  甲戌  乙亥  丙子  丁丑
癸水生於季夏,木火併旺,月幹辛金無氣,不能生水,日主雖旺地,仍受火土兩帶,時干戊土,合神真而且旺,日主不能從合矣。初運壬申癸酉,金水並旺,孤苦不堪;至甲戌運,支會火局,出外大得際遇;乙亥水逢木洩,支得會局,名成異路,財帛豐盈;一交丙子,火不通根,詿誤落職,至壬子年不祿。

甲辰  丁卯  壬辰  辛亥
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
壬水生於仲春,雖時逢祿印,而化神當令,又年干元神透出,時干辛金無根臨絕,丁火合神,足以克之。辛金不能生水,則亥水非壬之祿旺,乃甲之長生,日干不得不從合而化矣。運走南方火地,采芹食廩,戰勝棘闈;至壬申癸酉,金水破局,不但不能出仕,而且刑傷破耗。


十六、順局
一出門來只見兒,吾兒成氣構門閭:

從兒不管身強弱,只要吾兒又得兒。


原註 : 此與成像、從象、傷官不同,只取我生者為兒。如木遇火,成氣象,如戊已日遇申酉戌成西方氣,或巳酉全會金局,不論日主強弱,而又看金能生水氣,轉成生育之意。此為流通,必然富貴。


任氏曰:順者,我生之也;只見兒者,食傷多也;構門閭者,月建逢食傷也,為門戶,必要食傷在提綱也;不論身強弱者,四柱雖有比劫仍去生助食傷也;吾兒又得兒者,必要局中有財,以成生育之意也。如己身碌碌庸庸,無作無為,得子孫昌盛,振起家聲,又要運行財地,兒又生孫,可享兒孫這榮矣。故為順局。從兒與從財官不同也。然食傷生財,轉成生育,秀氣流行,名利皆遂。故以食傷為子,財即是孫,孫不能克祖,可以安享榮華。如見官星,謂孫又生兒,則曾祖必受其傷,故見官殺必為已害。如見印綬,是我之父,父能生我,我自有為,焉能容子?子必遭殃。無生育之意。其禍立至,是以從兒格最忌印運,次忌官運。官能洩財,又能克日,而食傷又與官星不睦,忘生育之意,起爭戰這風,不傷人丁,則散財矣。


丁卯  壬寅  癸卯  丙辰

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癸水生於孟春,支全寅、卯、辰,東方一氣,格成水木從兒,以時干丙火為用,所謂兒又生兒。只嫌月幹壬水為病,喜丁火合壬化術,反生丙火,轉成生育之意,所以早登科甲,置身翰苑,仕至封疆;申運木火絕地,不祿。


丁巳  癸卯  癸卯  丙辰

壬寅  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
癸水生於仲春,木旺乘權,四柱無金,亦水木從兒。寅運支類東方,甲戌年入泮,丙子年中鄉榜,其不及前造者,月幹癸水爭財,無制合之美也。喜其財星有勢 ,仕路定可亨通。


己未  丁丑  丙戌  戊戌

丙子  乙亥  甲戌  癸酉  壬申  辛未
丙火生於季冬,滿局皆土,格成火土從兒,中辛財為用,謂“一個玄機暗裡存”也。所嫌丁火蓋頭,通根未戌,忌神深重,未能顯秩。妙在中運走癸酉壬申,喜用齊來,宦途順遂。


己未  辛未  丙戌  戊戌

庚午  己巳  戊辰  丁卯  丙寅

丙火生於季夏,滿局皆土,格取從兒,月幹辛金獨發,所謂從兒又見兒也。大象觀之,勝於前造,其功名富貴反不及者何也?前造金雖不現,而內蓄藏三冬濕土,能晦火養金,此辛金顯露,而九夏熔金,根氣不固,未戌丁火當權,所謂“兇物深藏”也兼之運走東南木火之地,雖中鄉榜,一教終身。



甲午  丁丑  甲午  丙

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  癸未
甲木生於季冬,火虛而幸通根有焰,格取從兒。木雖進氣,又逢祿比幫身,所謂從兒不論身強弱,非身弱論也。前造過於燥烈。此則濕土逢燥,地潤天和,生肓不悖。聯登甲第,仕至待郎。


辛丑  辛丑  戊申  壬子

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  乙未
戊土生於季冬,辛金並透通根坐下申金壬水,旺而逢生,純粹可觀,早遊泮水,至亥運,類聚北方,高攀秋桂;交戊戌通根燥土,奪去壬水,至丙寅年沖去申金壬水之根,體用兩傷,不祿。


庚子  庚辰  戊申  辛酉

辛巳  壬午  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
此造戊生季春,局中層疊庚辛,格取從兒,喜其支會財局,生肓有情,與前大同小異,此因中年運土金,生助財星,所以甲第聯登,仕至郡守;前造之不祿不仕,實運之背也。



壬寅  辛亥  辛亥  壬辰
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  丙辰  丁巳
辛金生於孟冬,壬水噹權,財逢生旺,金水兩涵,格取從兒。讀書一目數行,至甲寅運,登科發甲;乙卯運由署郎出守黃堂;一交丙辰,官印齊來,又逢戊戌年沖動印綬,破其傷官,不祿。


壬子  辛亥  辛卯  辛卯

壬子  癸丑  甲寅  乙卯  丙辰  丁巳
辛金生於孟冬,水勢當權,雖天干三透辛金,而地支臨絕,格取從兒,讀書過目成誦,早年入泮,甲寅撥貢出仕縣宰,乙卯運仕路順遂,丙辰詿誤,至戌年旺土克水而歿。


凡從兒格,行運不背,逢財者未有不富貴者也;

且透氣流行,人必聰明出類,學問精通。



十七、反局
君賴臣生理最微,兒能救母洩天機,

母慈滅子關因異,夫健何為又怕妻。


原註:木君也,土臣也。水氾木浮,土止水則生木,木旺火熾,金伐木則生火,火旺土焦,水克火則土;土重金埋,木剋土則生金旺則水濁,火克金則生水,皆君賴臣生也,其理最妙。


任氏曰:君賴臣生者,印綬太旺之意也。此就日主而論,如日主是木為君,局中之土為臣,四柱重逢壬癸亥子,水勢氾濫,木氣反虛,不但不能生木,抑且木亦不能納受其水,木必浮泛矣;必須用土止水,則木中托根,而水方能生木亦受其水矣,破其印而就其財,犯上之意,故為反局也。雖就日主而論,四柱亦同此論,如水是官星,木是印綬,水勢太旺,亦能浮木,亦須見土而能受水,以成反生之妙,所以理最微也。火土金水,皆同此論。



壬辰  壬子  甲寅  戊辰

癸丑  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
甲木生於仲冬,雖日坐祿支,不致浮泛,而水勢太旺;辰土雖能蓄水,喜其戊土透露,辰乃木餘氣。足以止水托根,謂君賴臣生也。所以早登科申,翰苑名高;更妙南方一路火土之運,祿位未可限量也。


壬戌  壬子  甲子  戊辰

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
甲木生於仲冬,前造坐寅而實,此則從子而虛,所喜年支帶火之戌土,較辰土力量大過矣。蓋戊土之根固,足以補日主之虛,行運亦同,功名亦同,仕至尚書。


己巳  戊辰  辛酉  己亥

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

陳提督造,辛生辰月,土雖重疊,春土究屬氣闢而鬆;木有餘氣,亥中甲木逢生,辰酉輾轉相生,反助木之根源,遙衝巳火,使其不生戊巳之土,亦君賴臣生也。其不就書香者,木之元神不透也,然喜生化不悖,運走東北不木之地,故武職超群。



戊午  丁巳  己卯  庚午

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  癸亥

已土生於孟夏,局中印星當令,火旺土焦,又能焚木,至庚子年春闈奏捷,帶金之水足以製火之烈,潤土之燥也。其不能顯秩,仁路蹭蹬者,局中無水之故也。


原註 :木為母,火為子。木被金傷,火克金則生木;火遭水克,土克水則生火;土遇木傷,金克木則生土;金逢火煉,水克炎則生金;水因土塞,木剋土則生水,皆兒能生母之意。此意能奪天機。

任氏曰:兒能生母之理,須分時候而論也。如土生冬令,寒而且凋,逢金水必凍,不特金能克木,而水亦能克木也;必須火以克金,解水之凍,木得陽和而發生矣。火遭水克,生於春初冬盡,木嫩火虛,非但火忌水,而木亦忌水,必須土來止水,培木之精神,則火得生,而木亦榮矣。土遇木傷,生於冬末春初,木堅土虛,縱有火,不能生濕土,必須用金伐木,則火有焰而土得生矣。金逢火煉,生於春末夏初,木旺火盛,必須水來克火,又能濕木潤土,而金得生矣。水因土寒,生於秋冬,金多水弱,土入坤方,而能塞水,必須木以疏土,則水勢通達而無阻隔矣。成母子相依之情。若木生夏秋,火在秋冬,金生冬春,水生春夏,乃休囚之位,自無餘氣,焉能用生我之神,以製克我之神哉?雖就日主而論,四柱之神,皆同此論。




甲申  丙寅  甲申  庚午
丁卯  戊辰  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

春初木嫩,雙沖寅祿,又時透庚金,木嫩金堅,金賴丙火逢生臨旺;尤妙五行無水。謂兒有救母,使庚申之金,不傷甲木。至巳運,丙火祿地,中鄉榜,庚午運發甲,辛未運仕縣宰。總嫌庚金蓋頭,不能升遷,壬申運不但仕路蹭蹬,亦恐不祿。



甲申  丙子  乙酉  丙戌
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乙木生於仲冬,雖逢相位,究竟冬凋不茂,又支類西方,財殺肆逞,喜其丙火併透,則金不寒,水不凍,寒木向陽,兒能救母。為人性情慷慨。雖在經營,規模出俗,創業十餘萬。其不利於書香者,由戌土生殺壞印之故也。


丙辰  乙未  壬辰  甲辰

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
壬水生於季夏,休囚之地,喜其三逢辰支,通根身庫,辰土能蓄水養木,甲乙並透,通根制土,兒能生母。微嫌丙火洩木生土,功名不過一衿;妙在中晚運走東北水木之地,捐出納出仕,位至藩臬,富有百餘萬。




癸卯  乙卯  己卯  辛未
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己土生於仲春,四殺當令,日元虛脫極矣,還喜濕土能生木,不愁木盛,若戊土必不支矣。更妙未土,通根有餘,足以用辛金制殺,兒能生母。至癸酉年,辛金得祿,中鄉榜,庚戌出仕縣令。所嫌者,年干癸水,生木洩金,仕路不顯,宦囊如洗。為官清介,人品端方。


原註 :木母也,火子也,太旺謂之慈母,反使火熾百焚滅,是謂滅子。火土金水亦如之。

任氏曰:母慈滅子之理,與君賴臥生之意相似也,細究這,均是印旺,其關異者,君賴臣生,局中印綬雖旺,柱中財星有氣,可用財破印也。母慈滅了。縱有財星無氣,未可以財星破印也。只得順母之性,助其子也。歲運仍行比劫之地,庶母慈而子安;一見財星食傷之類,逆母之性,無生育之意,災咎必不免矣。




癸卯  甲寅  丁卯  甲辰

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
此造俗謂殺印相生,身強殺淺,金水運名利雙收,不知癸水之氣,盡歸甲木,地支寅、卯、辰全,木多火熄,初運癸丑壬子,生木剋火,刑傷破耗;辛亥、庚戌、巳酉、戊申,土生金旺,觸卯木之旺神,顛沛異常,夫存生之地,是以六旬以前,一事無成。丁未運助起日元,順母這性,得際遇,娶妾連生兩子:及丙午二十年,發財數万,壽至九旬外。




戊戌  丙辰  辛丑  戊戌

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
辛金生季春,四柱皆土,丙火官星,元神洩盡,土重金坦,母多滅子。初運火土,刑喪破敗,盪焉無存:一交庚申,助起日元,順母之性,大得際遇;及辛酉,拱保辰,捐納出仕;壬戌運,土又得地,詿誤落職。





丙戌  戊戌  辛丑  戊戌

己亥  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  甲辰

此與前只換一戌字,因初己亥、庚子、辛丑金水,醜土養金,出身富貴辛運加捐;一交壬運,水木齊來,犯母之性,彼以土重逢木必佳,強為出仕,犯事落職。



壬子  壬寅  甲子  壬申
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此俗論木生孟春,時殺獨清。許其名高祿重,不知春初嫩木,氣又寒凝,不能納水;時支申金,乃壬水生地,又子申拱水,乃母多滅子也。惜運無木助,逢火運與水戰,猶恐名利無成也。初行癸卯甲辰。東方木地,順母助子。蔭庇大好;一交乙巳,運轉南方,父母並亡。財散人離;丙行水火交戰,家業破盡而逝。

原註:木是夫也,土是妻也。木雖蛙,土能生金而克木。是謂夫健而怕妻。火土金水和之,其有水逢烈火而生土,之逢寒金而生水。水生金者,潤地之燥;火生木者,解天之凍。火楚木而水竭,土滲水而木枯皆反局,學得須細詳其玄妙。

任氏曰:木是夫也,土是妻也。木旺土多,無金不怕,一見庚申辛酉字,金克木,是謂夫健而所妻也。歲運逢金,亦同此論。如甲寅乙卯日元,是謂夫健,四柱多土,局內又有金,或甲日寅月,乙日卯月,年時土多,乾透庚辛之金。所謂夫健怕妻,如木無氣而土重,即不見金。夫衰妻旺,亦是怕妻,五行皆同此論。其有水生土得,制火之烈;火生水者。敵金之寒;水生金者,潤土之燥;火生木者,解水之凍。火旺逢燥土而水竭,火能克水矣;土燥遇金重而水滲,土能克木矣;金重見水氾而木枯,金能克木矣;水狂得木盛而火熄,水能剋土矣;木眾逢火烈而土焦,木能克金矣。此皆五行顛倒之深機,故謂反局,學者宜細詳玄妙之理。命學之微奧,其盡洩於此矣。




己亥  戊辰  甲寅  辛未

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

甲寅日元,生於季春。四柱土多,時透辛金,土生金,金克木謂夫健怕妻。初運木火,去其土金,早遊泮水,連登科甲;甲子癸亥,印旺逢生,日元足以任其財官,仕路超騰。




己巳  戊辰  甲子  辛未

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
甲木生於季春,木有餘氣,坐下印綬,中和之象;財星重疊當令,時透官星,土旺生金,夫健怕妻。初運木火,去其土金,早年入泮,科甲連登。仕路不能顯秩者,只因土之病也。前造有亥,又坐-祿,支更健於此,此則子未相穿壞印,彼則寅能製土護印也。



乙亥  辛巳  丁巳  庚戌

庚辰  乙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

戴尚書造。丁巳日元,生於孟夏,月時兩透庚辛,地支又逢生助,巳亥逢衝,去火存金,夫健怕妻。喜其運走東方木地,助印扶身,大魁天下,宦海無波;一交子運,兩巳愛制,不祿



癸亥  甲子  戊戌  癸丑

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

戊戌日元,生於子月亥年,月透甲木逢生,水生木,木剋土,夫健怕妻,最喜坐下戌之燥土,中藏丁火印綬,財雖旺,不能破印,所謂“玄機暗裡存”也。第嫌支類北方,財勢太旺,物極必反,雖位至方伯,宦資不豐。



癸亥  癸亥  戊午  甲寅

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丁巳
倉提督造。戊午日元,生於亥月亥年,時逢甲寅殺旺,財殺肆逞,財星足以破印,以致難就書香。幸而寅拱午印,克處逢生,以殺化印,所以武職超群。

任氏曰:予觀夫健怕妻之命,頗多貴顯著,少究其理,重在一“健”字之妙也。如主日主不健,為財多身弱,終身困苦矣。夫健所妻,怕而不怕,倡隨之理然也。運遇生旺扶身之地,自然出人頭地。若夫不健而怕妻,妻必恣性越理。男牽欲而失其剛,婦貪悅而忘其順,豈能富貴乎?

十八、戰局

天戰猶自可,地戰急如火。


原註 : 乾頭遇庚乙辛謂之天戰,而得地支順者無害;地支寅申卯酉,謂之地戰,則天干不能為力。其勢速兇,蓋天主動,地主靜故也。皆見謂之天地交戰,必兇無疑,遇歲運合之會之,視其勝負,亦有可存可發者。其有一沖兩衝者,只得一個合神有力,或無庫神貴神,以收其動氣,息其爭氣,亦有佳者。至於喜神伏藏死絕者,又要衝動引用生髮之氣。


任氏曰:天干氣專,而得地支安靜,易於製化,故“天戰猶自可”也;地支氣雜,天干雖順靜,難於製化,故“地戰急如火”也。且天干宜動不宜靜,動則有用;靜則愈專;地支宜靜不宜動,靜則有用,動則根拔。必得合神有力,會神成局,息其動氣,或庫神收其動神,安其靜神,謂動中助靜,以凶化吉。如甲寅、庚申、乙卯、辛酉、丙寅、壬申、丁卯、癸酉之類,天地交戰,雖有合神會神,亦不息其動氣,其勢速兇。如謂兩不沖一,此謬言也。兩寅一申,衝去一寅,存一寅也;如兩申逢一寅,縱使不衝,金多木少,亦能克盡矣。故天干論克。地支言衝,衝即克也,顯然之理,又何疑耶?至於用神伏藏或用神被合,柱中無引用之神,反宜衝而動之,方能髮用。故合有宜不宜,衝亦有且不宜也,須深究之。



癸酉  乙卯  丁未  辛亥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李都司造。丁火生於仲春,支全木局,癸坐酉支,似乎財滋弱殺,殺印相生。不知卯酉逢衝,破其印局;天干乙辛交戰,又傷印之元神,則財剎肆逞。至辛過壬子年,又逢財殺,犯法遭刑。



癸酉  辛酉  乙卯  己卯

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
天干乙辛己癸,地支兩卯兩酉,金銳木凋,天地交戰。金當令,反有己土之生,木休囚,癸水不能生扶。中運南方,火運制殺,異路出身,升知縣,至辰運生金助煞,遂罹國法。


壬申  壬寅  壬午  甲辰
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壬水生於寅月,年月兩透比肩,坐申逢生,水勢通源。且春初木嫩,逢衝似乎不美,喜其坐下午火,能解春寒,木得發生,金亦有製。更妙時干甲木,元神發露,天干之水,亦有所歸,運行木地,有生化之情,無爭戰之患矣。是以棘圍奏捷,出宰名區,至申運兩衝寅木,不祿。


壬申  壬寅  壬申  辛丑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
天干三壬,地支兩申,春實木嫩,難當兩申夾衝,五行無火,少制化之情,更嫌濕土生金,謂氣濁神枯之象。初運癸卯甲辰,助其木之不足,蔭庇有餘;乙巳刑衝並見,刑喪破敗;丙午群比爭財,天干無木之化,家破身亡。



乙亥  辛巳  戊申  甲寅
庚辰  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
天干乙辛甲戊,地支寅申巳亥,天地交戰,似乎不美。然喜天干乙辛去官星之混殺,地支寅申,制殺之肆逞。巳亥逢衝,壞印本屬不喜,喜在立夏后十天,戊土司令,則亥水受製而巳火不傷。中年運途,木火助印扶身,聯登甲第,仕至郡守;至子運,扶起亥水,生煞壞印,不祿。


乙亥  辛巳  甲子  庚午
庚辰  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

天干甲乙庚辛,地支巳亥子午天地交戰,局中火旺水衰,印綬未嘗不喜官殺之生。不知庚辛在巳午之上,與亥子茫無關切,正謂克洩交加;兼之運途不逢水地,刑耗異常,克三妻四子。至丁丑運合去子水,晦火生金,一事無成而亡。



十九、合局

合有宜不宜,合多不為奇。


原註 :喜神有能合而助之者,如以庚為喜神,得乙合而助金;凶神有能合而去之者,如以甲為凶神,得己合法之;動局有能合而靜者,如甲生於亥,得寅事而成,綿是也。若助起凶神之合,如己為凶神,甲合之則助土,羈絆喜神之合;如乙是喜神,庚合之則羈絆,掩蔽動局之合,示喜神,子午合之則閉,畫其生避這合,不喜甲木,寅亥合之則助木,皆不宜也。大率多合則不流通,不奮發,雖有秀氣,亦不為奇矣。


任氏曰:合固美事,然喜合而合之最美,若忌合而合之,比衝愈凶也。何也?沖得合而靜這則易,合得衝而表明這則難,通行證喜神有能合而助之者為美,如良為喜神,得乙合而去之者是也。閒神凶神有能合而化喜者,如癸為凶神戊為頭神,尰癸合而化火為喜神;閒神忌神有能合而化喜者,如壬為神,丁為忌神,丁壬合而化木為喜神是也。如子午逢衝,喜神在午得醜合之;寅申逢衝,喜神在寅,得亥合之,皆是宜也。如忌神得合而助之者,己以為忌神,甲合之,則為助忌之合;以乙為喜神,辛為閒神,丙辛合化不為忌神是也;有閒神忌神合化凶神乾,以壬為頭神,丁為忌神,丁壬合化木為凶神是也。如卯酉逢衝,喜神在卯風辰合之,化金作克火者,皆是不宜也。大率忌神合而化未能去之,喜神合而化來這。若忌神合而不去,不足為喜;喜神合百不來,不足為美,反為羈絆貪戀而無用矣。來與不來,即化與不化也,宜審察之。



辛亥  庚寅  丙子  乙未
己丑  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  甲申

朱中堂造,丙子日元,生於春初,火虛木嫩,用神在木,忌神在金,最喜亥水流通金懷,合寅生木為宜。時支未土,又得乙木盤根之製,去濁留清,中和純粹。為人寬厚和平一生宦途安穩。



戊子  庚申  壬寅  辛丑
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

壬寅日元,生於孟秋,秋水通源,重重印綬,戊丑之土,能生金,不能製水,置之不用,只得順不之性,以寅木為用。至癸運,洩金生木入泮;亥運支類北方,云其土濕滯之病,又生合宣木,科甲連登,名高翰苑。所嫌者,寅申逢痩,秀氣有傷,降知縣。甲子水木齊業,仁路一安,乙地駝合庚助虎,罷職回家;運生金,不祿。



丁亥  壬寅  丙午  丁酉
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
丙午日元,生於寅月,天干兩適丁飊一可知矣。壬水通根亥支,正殺印相生。所嫌者本壬寅亥支,正確樣印相生,所嫌者丁壬寅亥,以致劫刃肆逞,群劫爭財。初交北方金水,遺業在盛;戊戌運又會火局,克盡金不,家破身亡。


己亥  甲戌  戊寅  丙辰

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

謝侍郎造,態生季秋,土司令,動嘗不旺,但甲木進氣,支得長生祿旺,支辰為木之餘氣,泄火養木,無金以製之,殺勢旺矣。喜其甲己合之為宜,則日主不受其克;更妙中年運走土金,制化合宜,名高祿得。



丁未  壬寅  甲子  丙寅
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
此與前造只換一亥字,則土無水潤,不能養木,甲已之合為不宜,殺無氣勢,劫肆逞矣。壬申運生化,雖得一衿而不第;中運又逢土金,刑妻克子,家業潛消;至巳運而卒。毫釐得里之隔也。



丁亥  壬寅  甲戌  甲子
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  丁酉  丙申

甲木生於寅月寅時,木嫩氣虛,以丙火解凍敵寒為用,以壬水克丙為忌,最喜丁壬之合化木,反生丙火。癸酉年本屬不吉,喜其大運在己,能克估水,棘闈奏捷。戊運卯年發異惜限於地,未能大用。



丁亥  壬寅  甲戌  甲子
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
甲生寅月,得時當令,如用丁火,壬水合去,如用戊土,寅亥生合克戌,一生成敗不一,刑耗多端。還喜中背,溫飽而己。所以合之宜者,名利袷如;合之不宜者刑傷破敗。



二十、君象

君不可抗也。貴乎損上以益下。


原註:日主為君,防神為臣。如甲乙日主,滿局皆木,內有一二土氣,是君盛臣,其勢要多方以助臣,火生之,土實之,金衛之,庶下全而上安。


任氏曰:君不可搞者,無犯上之理也。損上者,洩上也,非克制也,上洩則下受益矣。如以甲乙日景主為君,滿局皆木內只有一二土氣,君旺盛而臣極衰矣,其勢何如哉惟有順君之性,火以行之,火行則木洩,土得生扶,為損上以益下,則上不搞君,下得安臣矣,若以金之,則抗君矣;且木盛能令金自缺,君仍不能抗,反觸其怒,而臣更洩氣,不但無益,而有害也,豈能上安而下全乎?



甲戌  丙寅  甲戌  乙亥
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

甲生於寅月,又得亥之生,比劫之助,年日兩支之戌土虛弱,謂君盛臣衰,最喜月透丙火,順君之性,戌得生拱之情,則上安遭遇下全。己巳運,火土並旺,科甲連登;庚是辛未,火得地,金無根,又有兩火回克,庚辛不能抗君,午未足以益臣,仁至藩臬;壬申間寅克丙,逆君之性,不祿。



甲子  甲戌  甲寅  乙亥
乙亥  丙子  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
甲寅日元,生於季秋,土旺用事,不比春時虛土,所以此一戌,足以抵彼之兩戌。生亥時,又天干皆木,君盛臣衰,所嬚者,局中無火以行之,群比爭財,無以益臣,則上安而下難全矣。初運北主水旺。助君之勢,刑喪破耗,祖業不保;丁丑運,火土齊來,稍成家業;戊寅己卯無根,木臨旺,回祿三次,起倒異常,刑妻克子,至卯而亡。

二十一、臣象

臣不可過也,貴乎損下而益上,


原註 :日主為臣,官星為君。如甲乙日主,滿盤皆木,內有一二金氣,是臣盛君衰,其勢要多方以助金。用帶土之火,以洩木氣;用帶火之土,以生金神,庶君安臣全。若木火又盛,無可奈何則當存君之子,少用不氣,一路行火地,方得發福。


任氏曰:臣不可過,須化之以德也,庶臣順而君安矣。如甲乙日主,滿局皆木,內只一二金,臣盛而君衰極矣。若金運制臣,是衰勢而行威令,必有抗上之意,必須帶火之土運,木見火而相生,臣心順矣;金逢土而得益,君心安矣。若不木並旺,不見火土,當存君這子,一路行水木之運。亦可安君,若木火併旺,則宜順臣之心,一路行火所謂臣盛而性順,君衰而仁慈,亦上安而下全。若純用土金以激之,非安上全下之意也。



戊寅  甲寅  甲寅  庚午
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

甲寅日元,年月皆寅,滿盤皆木,時上庚金無根,臣盛君衰極矣。喜其午時流通木性,則戊土弱而有根,臣心順矣,又逢丙辰、丁巳、戊午己未帶土之火,生化不悖,臣順君安。早登科甲,仕至侍郎;庚申運,不能和臣,不祿。



癸卯  乙卯  甲寅  辛未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甲寅日元,年月皆卯,又透乙癸,未乃南方燥土,木之庫根,非生金之土,故辛金之君,無能為矣。當存君之子,以癸水為用,運逢甲寅癸丑,遺緒豐盈;壬子辛亥,名利兩優;一交庚戌,土金並旺,不能容臣犯事落職,破耗克子而亡。



戊午  戊午  戊午  甲寅
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

此造三逢戊午,時殺雖坐祿支,局中無水,火土燥烈,臣盛君衰,且寅午拱會,木從火勢,轉生日主,君恩雖重,而日主之意向,反不以甲木為念,故運走西主金地,功名顯赫,甚重私情,不以君恩為念也。運逢水旺,又不能存君之子,詿誤落職。



甲寅  丙子  己酉  己巳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
己酉日元,生於仲冬,甲寅官生坐祿,子水財星當令,財旺生官,時逢印綬,此謂君臣兩盛。更妙月幹丙火一透,寒土向陽,轉生日主,君恩重矣。早登科甲,翰苑名高。緣坐下酉金,支得巳時之拱,火生之,金衛之,水養之,而日主之力量,足以克財,故共為官重財,而忘君恩矣。



二十二、母像

知慈母恤孤之道,始有瓜瓞無疆之慶。


原註 :日主為母,日之所生者為子。如甲乙日主,滿柱皆木,中有一二火氣,是母旺子孤,其勢要多方以生子孫,成瓜瓞之綿綿,而後流發於千世之下。


任氏曰:母眾子孤,不特子伏母勢,而母之情亦依乎子,故子母二人,皆不宜損抑。只得助其子勢,則母慈而子益昌矣。如日主甲乙木為母,內只有一二火氣,其餘皆木,是母多了病。一不可見水,見水子必傷;二不可見金,見金則觸母性。母子不和,子勢愈孤惟行帶火土之運,則母性降慈,其必向子。子方能順母之意而生孫,雙成瓜瓞,衍慶於千世之下,若行帶水之土運,則母情有變,而反不容子矣。



戊午  甲寅  乙卯  己卯
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

乙卯日元,生於寅月卯時,滿盤皆木,只有年支午火,母旺子孤。喜其會子,寅午半會,母之性慈而向子,子亦能順母之意,而生戊土之孫。更喜運中火土,所以少年早登虎榜,身入鳳池,仁至侍郎。一交庚申,觸母之性,不祿。



癸卯  丙辰  甲寅  乙亥
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

甲寅日元,生於季春,支類東方,一點丙火虛露,母眾子孤。辰乃濕土,晦火養木,兼之癸水透幹,時逢亥旺,母無慈愛恤孤之心,反有滅了之意。初運乙卯甲寅,尚有生扶愛子之情,其樂自如;一交癸丑帶水之土,母心必變,子不能安,破敗異常;至壬子,克絕其子,家破人離,自縊而亡。



二十三、子像

知孝子奉親之方,始克諧成大順之風。


原註 :日主為子,生日得為母。如甲乙滿局皆是木,中有一二水氣,為了眾母衰。其勢要多方以安母。用金以生水,用土以生金,則成母子之情,為大順矣,設或無金,則水之神依乎木,而行木火金盛地亦可。


任氏曰:子眾母衰,母之性依乎子,須要安母之心,亦不可逆子性。如甲乙日為主,滿局皆木,中有一二水氣,謂子眾母孤,母這情依乎子,必要安母之心。一不可見土,見土則子戀婦而不顧母,母不安矣;二不可見金,見金母勢強而不容子,子必逆矣。惟行帶水之金運,使金不克木而生水,則母情必依子,子情亦順母矣,以成大順之風。若行帶土之金運,婦性必悍,母子皆不能安,人事莫不皆然也,此四章雖主木論,火土金水亦如之。



癸亥  乙卯  甲寅  乙亥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甲寅日元,生於仲春,卯亥寅亥拱合,滿局皆木,則年士癸水無勢,子旺母孤,其情依乎木,木之性亦依乎水,謂弱子情諧。初運甲寅癸丑,蔭庇有餘,早遊泮水;壬子中鄉榜,辛亥金水相生,由縣宰遷省牧;庚戌土金並旺,母子不安,詿誤落職而亡。



乙亥  己卯  甲寅  甲子
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

甲寅日元,生於仲春,滿局皆木,亥卯又拱,時支子水衰極,其情更依乎木。日主戀己土之私情,而不顧母。丁丑運,火土齊來,反不容母;諺云“婦不賢則家不和”,刑傷破耗。丙子火不通根,平安無咎;甲戌又逢土旺,破耗異常;乙亥癸酉,生化不悖,續妻生子,重振家聲;壬申晚景愈佳,金水相生之故也。



二十四、性情

五氣不戾,性情中和;濁亂偏枯,性情乖逆。


原註 :五氣在天,則為元亨利貞;賦在人,則仁、義、禮、智、信之性,惻隱,羞惡,辭讓,是非誠實之情,五所不戾者,則其存之而為性,發之而為情,莫不中和矣,反此者乖戾。


任氏曰:五氣者,先天《洛書》之氣也。陽居四正,陰居四隅,土寄居於艮坤,此後天定位之應。東方屬木,於時為春,於人為仁南方屬火,於時為夏,於人為禮;西方屬金,於時為秋,於人為義;北方屬火,於時為冬,於人為智。坤艮為主,坤居西南者,以火生土,以土生金也;艮居東北者,萬物皆主於土,冬盡春來,非土不能止水,非土不能栽木,猶仁、義、禮、智之性,非信不能成。故聖人易艮於東北者,即信以成之之旨也。賦於人者,須要五行不戾,中和純粹,則有惻隱、辭讓、誠實之情;若偏枯混濁,太過不及,則有是非、乖逆、驕傲之性矣。



己丑  丙寅  甲子  戊辰
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

甲子日元,生於孟春,木當令而不太過,火居相位不烈,土雖多而不燥,水雖少而不涸,金本無而暗蓄,則不受火之克,而得土之生,無爭戰之風,有相生之美。為人不苟,無驕諂刻薄之行,有廉恭仁厚之風。



己酉  丁卯  己卯  乙丑
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

己卯日元,生於仲春,土虛寡信,木多金缺,陰火不能生濕土,信義皆虛。且八字純陰,一味趨炎附勢,其心存損人利己之事,萌幸災樂禍之意。



丙戌  乙未  丙子  甲午
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  辛丑
丙生季夏,火炎土燥,天干甲乙,枯木助火之烈,更嫌子水沖激之急,偏枯混亂之象。性情乖張,處世多驕傲,且爭躁如風火,順其性千金不惜,逆其性一芥中分。因之家業破敗無存。

火烈而性燥者,遇金水之激。


原註 :火烈而能順其性,必明順,惟金水激之,其燥爭不可禦矣。

任氏曰:火燥而烈,其炎上之性,只可純用濕土潤之,則知禮而成慈愛之德;若遇金水激之,則火勢愈烈而不知禮,災禍必生也。濕土者,辰也,晦其光,斂其烈,則明矣。



丙戌  甲午  丙午  己丑
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乙亥  庚子

丙午日元,生於午月,年月又逢甲丙,猛烈極矣,最喜丑時,干支皆濕土,能收丙之烈,能晦午之光,順其性,悅其情,不凌下也。其人威而不猛,嚴而不惡,名利雙輝。



辛巳  甲午  丙子  甲午
癸巳  壬辰  辛卯  庚寅  己丑  戊子

丙火生於午月午時,木從火勢烈之極矣,無土以順其性,金無根,水無源,激其猛烈之性,所以幼失父母,依兄嫂居。好勇不安分,年十六七,身材雄偉,膂力過人,好習拳棒,樂與里黨無賴交遊,放宕無忌,兄嫂不能禁,後因搏虎,而被虎噬。




水奔而性柔者,當火土之神。


原註 :水盛而奔,其性至剛至急,惟有金以行之,木以洩之,則柔矣。

任氏曰:水性本柔,其衝奔之勢,剛急為最,若逢火沖之,土激之,逆其性而更剛矣。奔者,旺極之勢也,用金以順其勢,用木以疏其淤塞,所謂從其旺勢,納其狂神,其性反柔。剛中之德,易進難退之意也,雖智巧多能,而不失仁義之情矣。



癸亥  甲子  壬申  庚子

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

壬申日元,生於子月,年時亥子,乾透癸庚,其勢衝奔,不可遏也。月幹甲木凋枯,又被金伐之,不能納水,反用庚金順其氣勢。為人剛柔相濟,仁德兼資,積學篤行,不求名譽。初運癸亥,從其旺神,蔭疪大好;壬戌水不通根,戌土激之,刑喪破耗;辛酉庚申入泮補禀,又得四子,家業日增;一交己未,激其衝奔之勢,連克三子,破耗異常,至戊運而亡。



壬寅  壬子  壬辰  壬寅
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

天干四壬,生於子月,衝奔之勢。最喜寅時,疏其辰土之於塞,納其壬水之旺神,所以不驕不傲,賦性穎異,讀書過目不忘,為文倚馬萬言。甲寅入泮,乙卯登科,奈數奇不能得遂所學,至丙辰,衝激旺水,群比爭財,不祿。



癸未  癸亥  壬子  戊申
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乙未  戊午  丁巳

壬子日元,生於亥月申時,年月兩透癸水,只可順其勢,不可逆其流。所嫌未戊兩字,激水之性,敵其為介非倒置,作事不端,無所忌憚。初運壬戌,支逢土旺,父母皆亡;辛酉庚申,洩土生水,雖無賴邪僻之行,倖免兇咎;一交己未,助土激水,一家五口,回祿燒死。


木奔南而軟怯。


原註 :木之性見火為慈,奔南則仁之性行於禮,其性軟怯。得其中者,為惻隱辭讓,偏者為姑息,為繁縟矣。


任氏曰:木奔南,洩氣太過,柱中有金,必得水以通之,則火不烈;如無金,必得辰土以收火氣,得其中矣,為人恭而有禮,和而中節。如無水以濟土,土以晦火,發洩太過,則聰明自恃,又多遷變不常,而成婦人之仁矣。



庚辰  壬午  甲午  丙寅
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

甲午日元,生於午月,木奔南方,雖時逢祿旺,丙火逢生,寅午拱火,非日主有矣。最喜月透壬水以濟火,然壬水庚金之生,不能克丙為用,庚金無辰土,亦不能生水。此造所妙者辰也,晦火,養木,蓄水,生金,使火不烈,木不枯,金不熔,水不涸,全賴辰之一字,得中和之象,申運壬水逢生,用乙酉金旺水生,入泮補廩而舉於鄉;丙戌火土並旺,服制重重;丁亥壬水得地,出宰閩中,德教並行,改成民化。所謂剛柔相濟,仁德兼資也。



丙戌  甲午  甲申  丙寅
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

甲申日元,生於午月,兩透丙火,支會火局,木奔南方,燥土不能晦火生金,無水則申金克盡,柔軟極矣。其人為暱私恩,不知大體,作事狐疑,少決斷,所為心性多疑,貪小利,背大義,一事無成。



金見水以流通


原註 : 金之性,最方正,有斷制執毅,見水則義之性行而為智,智則元神不滯,故流通。得氣之正者,是非不苟,有斟酌,有變化;得氣之偏者,必氾濫流蕩。


任氏曰:金者,剛健中正之體也,能任大事,能決大謀,見水則流通剛前面之性,能用智矣。得氣之正者,金旺遇水也,其人內方外圓,能知權變,處世不傷廉惠,行藏自合中庸;得氣之偏者,金衰水旺也,其人作事荒唐,口是心非,有挾術待人之意也。



甲申  癸酉  庚子  乙酉
甲戌  乙亥  丙子  丁丑  戊寅  己卯

庚生酉月,又年時申酉,秋金銳銳,喜其坐下子水,透出癸水元神,流通金性,洩其菁華。為人任大事而佈置有方,處煩雜而主張不靡,且慷慨好施,克己利人也。



壬申  壬子  庚辰  丙子
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

庚生仲冬,天干兩透壬水,支會水局,金衰水旺,本屬偏象,更嫌時透丙火混局。金主義而方,水司智而圓,金多水少,智圓行方,水氾金衰,方正之氣絕,圓智之心盛矣。中年運逢火土,衝激壬水之性,刑傷破耗,財散人離,半生奸詐,誘人財物,盡付東流。凡人窮達富貴,數已註定,君子樂得為君子,小人枉自為小人。


最拗者西水還南。


原註 :西方之水,發源最長,其勢最旺,無土以製之,木以納之,如浩蕩之勢。不順行,反行南方,則逆其性,非強拗而難制乎?


任氏曰:西方之水,發源崑崙,其勢浩蕩,不可遏也。亦可順其性,用木以納之,則智之性行於仁矣。如用土製之,若不得其情,有反沖奔之患,其性仍逆而強拗。


癸亥  庚申  壬申  甲辰
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

壬申日元,生於亥年申月,亥為天門,申為天關,即天河之口,正西方之水,發源最長。所喜者,時干甲木得辰土,通根養木,足以納水,則智之性行而為仁,禮亦備矣。為人有驚奇之品匯,無巧利之才華。中年南方火運,得甲木生化,名利兩全。



癸亥  庚申  壬子  丙午
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

壬子日元,生於申月亥年,西方之水,浩蕩之勢,無歸納之處,時逢丙午,衝激以逆其性。為人強拗無禮,兼這運走南方火土,家業破敗無存。至午運,強人妻,被人毆死。俗以丙火為用,運逢火土為佳,不知金水同心。可順而不可逆。須逢木運,生化有情,可免兇災,而人亦知禮矣。



至剛者東火轉北。


原註 : 東方之火,其氣焰欲炎上,局中無土以收之,水以製之,焉能安焚烈之勢?若不順行而反行北方,則逆其性矣,能不剛暴耶?


任氏曰:東方之火,火逞木勢,其炎上之性,不可御也,只可順其剛烈之性,用濕土以收之,則剛烈之性,化為慈愛之德矣。一轉北方,焉制焚烈之勢?必剛暴無禮。若無土以收這,仍行火木之運,順其氣勢,亦不失慈讓惻隱之心矣。



丙寅  甲午  丙午  己丑
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

丙午日元,生於午月寅年,年月又透甲丙,其焚烈炎上之勢,不可遏也。最妙支在丑時,濕土收其猛烈之性,為人有容有養,驕諂不施。運逢土金,仍得醜土之化。科甲連登,仕至郡守。



丁卯  丙午  丙午  庚寅
乙巳  甲辰  癸卯  壬寅  辛丑  庚子

丙午日元,生於午月,年時寅卯,庚金無根,置之不用,格成炎上;局中無土吐秀,書香不利,行伍出身。至卯運得官,壬運失職;寅運得軍功,驟升都司;辛丑運生化之機無氣,一交庚子,衝激午刃,又逢甲子年雙沖羊刃,死於軍中。



順生之機,遇擊神而抗。


原註 : 如木生火,火生土,一路順其性情次序,自相和平:中遇擊神,而不得遂其順生之性,則抗而勇猛。


任氏曰:順則宜順,逆則宜逆,則和平而性順矣。如木旺得火以通之,順也;土以行之,生也,不宜見金水之擊也。木衰,得水以生之,反順也;金以助水,逆中之生也,不宜見火土之擊也。我生者為順,生我者為逆;旺者宜順,衰者宜逆,則性正情和。如遇擊神,旺者勇急,衰者懦弱。如格局得順逆這序,其性情本和平,至歲運遇擊神,亦能變為強弱。宜細究之。



己亥  丙寅  甲寅  壬申
乙丑  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

甲寅日元,生於寅月,木旺得丙火透出,順生之機,通輝之象,讀書過目成誦。所嫌者時遇金水之擊,年干己土虛脫,不制其水;兼之初運北方水地,不但功名難遂,而且破耗刑傷,一交辛酉,助水之擊,合去丙火而亡。



庚寅  戊寅  甲午  壬申
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  癸未  甲申

甲午日元,生於寅月,戊土透出,寅午拱火,順生之機,德性慷慨,襟情磊落。亦嫌時逢金水之擊,讀書未售,破耗多端;兼之中運不濟,有志未伸。還喜春金不旺,火土通根,體用不傷,後昆繼起。



逆生之序,見閒神而狂。


原註 :如木生亥,見戌酉申則氣逆,非性之所安,一遇閒神若巳酉醜逆之,則必發而為狂猛。


任氏曰:逆則宜逆,順則宜順,則性正情和矣,如木旺極得水以生之,逆也;金以成之,助逆之生也,不宜見己丑之閒神也。如木衰極,得火以行之,反逆也;土以化之,逆中之順也,不宜見辰未閒神也。此旺極衰極,乃從旺從弱之理,非前輩旺衰得中之意。如旺極見閒神,必為狂猛;衰極見閒神,必為姑息。歲運見之亦然,火土金水如之。



壬子  辛亥  甲寅  甲子
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

甲寅日元,生於亥月,水旺木堅,旺之極矣。一點辛金,從水之勢,不逆其性,安而且和,逆生之序,更妙無土,不逆水性。初運北方,入泮登科;甲寅乙卯,從其旺神,出宰名區;丙辰尚有拱合之情,雖落職而免兇咎;丁巳遇閒神衝擊,逆其性序而卒。



壬寅  辛亥  甲寅  己巳
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

甲寅日元,生於寅年亥月,辛金順水,不逆木性,逆生之序。所嫌巳時為閒神,火土衝克逆其性,又不能製水。初交壬子,遺緒豐盈;癸丑地支閒神結黨,刑耗多端;甲寅乙卯,丁財並益;一交丙辰,助起火土,妻子皆傷,又遭回祿,自患顛狂之症,投水而亡。



戊戌  丁巳  甲寅  己巳
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  癸亥

甲寅日元,生於巳月,丙火司令,雖坐祿支,其精洩盡,火旺木焚,喜土以行之,此衰極從弱之理。初運戊午己未,順其火土之性,祖業頗豐,又得一衿;庚申逆火之性,洩土之氣;至癸亥年,衝激火勢而亡。



陽明遇金,鬱而多煩。


原註:寅午戌為陽明,有金氣伏於內,則成其鬱鬱而多煩悶。


任氏曰:陽明之氣,本多暢遂,如遇濕土藏金,則火不能克金,金又不能生水,而成憂鬱。一生得意者少,而失意者多,則心郁志灰,而多煩悶矣。必要純行陰濁之運,引通金水之性,方遂其所願也。



乙丑  丙戌  丙午  庚寅
乙酉  甲申  癸未  壬午  辛巳  庚辰

丙火日主,支全寅午戌,食神生旺,真神得用,格局最佳。初運乙酉甲申,引通內藏金,家業頗豐,又得一衿。所嫌者,支會火局,時上庚金臨絕,又有比肩爭奪,不能作用。中辛金伏鬱於內,是以十走秋闈不第;且少年運走南方,三遭回祿,四傷其妻,五克其子,至晚年孤貧一身。



壬戌  丙午  丙寅  己丑
丁未  戊申 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

丙寅日元,生地午月,支全火局,陽明之氣,第此緣劫刃當權,壬水無根,置之不用,不及前造多矣。中辛金伏鬱,所喜者,運走西北陰濁之地。出身吏部,發財十餘萬;異路出仕,升州牧,名利兩全,而多暢遂也。


陽濁藏火,包而多滯。

原註 :酉、亥為陰濁,有火氣藏於內,則不發輝而多滯。


任氏曰:陰晦之氣,本難奮發,如遇濕木藏火,陰氣太盛,不能生陷之火,而成濕滯之患。故心欲速而志未逮,臨事而模棱少決,所以心性多疑。必須純行陽明之運,引通木火之氣,則豁然而通達矣。



癸亥  辛酉  癸丑  壬戌
庚申  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

陳榜眼造,癸水生於仲秋,支全酉、亥、為陰濁,天干三水一辛,逢戌時,陰濁藏火,亥中濕木,不能生無焰之火。喜其運走東南陽明之地,引通包藏之氣,身居鼎甲,發揮素志也。



丁丑  辛亥  癸亥  癸亥
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  乙巳

地支三亥一丑,天干二癸一丁,陰濁之至,年干丁火,不能包藏,虛而無焰,亥中甲木,無從引助,喜其運走南方陽明這地,又逢丙午丁未流年,科甲連登,仁至觀察



辛丑  己亥  辛酉  癸巳
戊戌  丁酉  丙申  乙未  甲午  癸巳

支全、亥、酉,月乾濕土逢辛癸陰濁之氣,時支巳火,本可暖局,大像似比前造更美,不知己酉丑全金局,則亥中甲木受傷,巳火土之財官,竟化梟而生劫矣。縱運火土,不能援引,出家為僧。



羊刃局,戰則逞威,弱則怕事;
傷官格,清則謙和,濁則剛猛。
用神多者,情性不常;

時支柘者,虎頭蛇尾


原註 : 羊刃局,凡羊錄,如是午火,乾頭透丙,支又會戌會寅,或得卯以生之,皆旺。透丁為露刃,子衝為戰,未合為藏,再逢亥水之克,壬癸水之製,辰土之洩,則弱矣。傷官格,如支會傷局,乾化傷角,不重出,無食混,身旺有財,身弱有印,謂之清,反是則濁,夏木之見水,冬金之得火,清而且秀,富貴非常。


任氏曰:羊刃局,旺則心高志傲,戰則恃勢逞威,弱則多疑怕事,合則矯情立異。如丙日主,以午為羊刃,乾透丁火為露刃。支會寅戌,或逢卯生,乾透甲乙,或逢丙助,皆謂之旺。支逢子為衝,遇亥申為製,得辰為洩,乾透壬癸為克,逢己土為洩,皆謂之弱。支得未為合,遇巳為幫,則中和矣。傷官須人真假,真者身弱有印,不見財為清;假者身旺有財,不見印為貴。真者,月令傷官,或支會傷局,又透出天干者是也;假者,滿局比劫,無官星以製之,雖有官星,氣力不能敵。柱中不論食神傷官,皆可作用,縱無亦美,只不宜見印,見印破傷為凶。凡傷官格,清而得用,為人恭而有禮,和而中節,人才卓越,學問淵深,反此者傲而多驕,剛而無禮以強欺弱,奉勢趨利。用神多者,少恆之志,多遷變之心;時支柘者,狐疑少決,始勤終怠,夏木之見水,必先有金,則水有源;冬金之遇火,須身旺有木,則火有焰,富貴無疑若夏水無金,冬火無木,清柘之象,名利皆虛也。



丙寅  甲午  丙申  壬辰
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

丙火生於午月,陽刃局逢寅申,生拱又逢比助,旺可知矣。最喜辰時,壬水透露更妙,申辰泄火生金而拱水,正得既濟,所以早登科甲,仕版連登,掌兵刑重傷,執生殺大權。



丙申  甲午  丙寅  壬辰
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

此與前八字皆同,前則坐下申金,生拱壬水有情,此則申在年支遠隔,又被比劫所奪,至申運生殺,又甲子流年會成殺局,衝去羊刃,中鄉榜,以後一阻雲程,與前造天淵之隔者,申金不接壬水之氣也。




戊子  戊午  丙辰  戊戌
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
丙日午提,刃強當令,子沖之,辰洩之,弱可知矣。天干三戊,竊日主之精華;兼之運走西北金水這地,則羊刃更受其敵,不便功名蹭蹬,而且財源鮮聚。至甲寅年,會火焗,疏厚土,恩科發榜。


庚午  乙酉  庚午  壬午
丙戌  丁亥  戊子  己丑  庚寅  辛卯
和中堂造,庚生種秋,支中官星三見,則酉金是刃受制,五行無土,弱可知矣。喜其時上壬水為輔,吐其秀氣,所以聰明,權勢為最。第月幹乙木透露,戀財而爭合,一生所愛者財,不知急流勇退。但財臨刃地,日在官鄉,官能製刃財必生官,官為君象,故運走庚寅,金逢絕地,官得生拱,其財仍歸官矣。由此觀之,財乃害人之物,所謂慾不除,似蛾撲燈,焚身乃止;如猩嗜灑,鞭血方休。悔無及矣。


己丑  丙子  壬辰  戊申
乙亥  甲戌  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
印提台造,壬不生於子月,官殺並透通根,全賴支會水局,助起羊刃,謂殺刃兩旺。惜乎無木,秀氣未哇,身出寒微。喜其丙敵寒解凍,為人寬厚和平,行伍出身。癸酉運助刃幫身,得官;壬申運,正謂一歲九遷,仕至極品;一交未運制刃,至丁丑年火土並旺,又克合子水,不祿。


辛卯  乙未  甲子  庚午
甲午  癸巳  壬辰  辛卯  庚寅  己丑
稽中堂造,甲子日元,生於未月午時,謂夏木逢水,傷官佩印。所喜者卯木剋住未土,則子水不受其傷,足以沖午有病得藥,去濁留清。天干甲乙庚辛,各立門戶,不作混論,乃滋印之喜神。更妙運走東北水木之地,體有合宜,一生宦途平順。


庚午  壬午  甲戌  庚午
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
甲木生於午月,支中三午一戌,火炎土燥,傷官肆逞,月壬水無根,全賴庚金滋水,所以科甲聯合。其仕路蹭蹬者,只因地支皆火,無干金水,木無托根之地,神有餘而足之故也。


甲子  丙子  庚辰  庚辰
丁丑  戊寅  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週侍朗造,庚金生於仲冬,金水寒凍,月幹丙火,得年之甲木生扶,解其寒凍之氣,謂冬金得火。但子辰雙拱,日元必虛,用神不在丙火而在辰土,比肩佐之,所以運至庚辰辛巳,仕版連登。


丁巳  壬子  辛巳  丁酉
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

熊中丞學鵬造,辛金生於仲冬,金寒不冷,遇於洩掃,全賴酉時扶身,己酉拱而佐這。天干丁火,不過取其敵寒解凍,非用丁火也。用神必在酉金,故運至土金之地,仁路顯赫,一交丁未敗事矣。凡冬金喜火取其暖局之意,非作用神也。


二十五、疾病

五行和者,一世無災。


原註 :五行和者,不特全而不缺,生而不克,只是全者宜全。缺者宜缺,生者宜生,克者宜克,則和矣。主一世無災。

任氏曰:五行在天為五氣青、赤、黃、白、黑也;在地為五行,木、火、土、金、水也;在人為五臟,肚、心、脾、肺、腎也。人為萬物之靈,得、五行之全,表於頭面,像天之五敢,裹於臟腑,像地之五行,故為一小天地也,是以髒腑各酏五地之服陽而屬焉,凡一臟配一腑,腑皆屬陽,故為甲、丙、戊、庚、壬;臟皆屬陰,故為乙、丁、己、辛、癸。或不和,或太過不及,則病有風、熱、濕、燥、寒之症矣。必得五味調和,亦有可解者。五味者,酸、苦、甘、辛、咸也。酸者屬木,多食傷筋;苦者屬火,多食傷骨;甘者屬土,多食傷肉;辛者屬金,多食傷氣:咸者屬水,多食傷血,比五味之相剋也。故曰“五行和者,一世無災”。不特八字五行宜和,即臟腑五行,亦宜和也。八字五行之和,以歲運和之;臟腑五行之和,以五味和之。和者,解之意也。若五地和,五味調,而災病無矣。故五行之和,非生而不克,全而不缺為和也,其要貴在洩其旺神,瀉其有餘,有餘之旺神瀉,不足之弱神受益矣,此之謂和也。若強制旺神,寡不敵眾,觸怒其性,旺神不能損,弱神反家傷矣。是以旺神太過者宜洩,不太過宜克;弱神有根者宜扶,無根者反宜傷之。凡八字須得一神有力,制化合宜,主一世無災。非全而不缺為美,生而不克為和也。


癸未  甲寅  戊戌  庚申
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

戊生寅月,木旺土虛,喜其坐戌通根,足以用金制殺。況庚金辦坐祿支,力能伐木,所謂不太過者宜克也。雖年干癸水生殺,得未土製之,使其不能生木,喜者有扶,憎者得去,五行和矣。且一路運程與體用不背,壽至九旬,耳目聰明,行止自如。子旺孫多,名利福壽俱全,一世無災無病。


甲寅  庚午  戊寅  甲寅
辛未  壬申  癸酉  甲戌  乙亥  丙子
局中七殺五見,一庚臨午無根,所謂弱神無根,宜去之,旺神太過,宜洩之也。且午火則和矣。喜其午火當令,全無水氣,雖運逢金水,不能破局而無疑。運走木火,名利兩全。此因神足,精氣自生,是以富貴福壽,一世無災,子廣孫多,後嗣濟美。


甲子  丙子  癸亥  乙卯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
癸亥日元,年月坐子,旺可知矣。最喜卯時洩其菁英,裡發於表,木氣有餘,火虛得用,謂精足神旺。喜其無土金之雜,有土則火洩,不能止水,反與木不和,有金則木損,更助共汪洋。其一生無災者,緣無土金之混也。年登耄耋。而飲啖愈壯,耳目聰明,步履康健,見者疑五十許人,名利兩全,子孫眾多。


血氣亂者,生平多疾。


原註 :血氣亂者,不特火勝水,水克火之類;五氣反逆,上下不通,往來不順,謂之亂,主人多病。

任氏曰:血氣亂者,五行悖而不順之謂也。五行論水為血,人身論脈即血也。心胞主血,故通手足厥陰經,心屬丁火,心胞主血,膀胱屬壬水。丁壬相合,故心能下交於腎,則丁壬化木,而神氣自足,得既濟相生,血泳流通而無疾病矣。故八字貴乎克處逢生,逆中得順而為美也。若左右相戰,上下相剋,喜逆逢順,則火旺水涸,火能焚木;水旺土盪,水能沉金;土旺木折,土能晦火;金旺火虛,金能傷土;木旺金缺,木能滲水。此五行顛倒相剋之理,犯此者,必多災病。


丙申  乙未  丁未  庚戌
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  辛丑
丁生季夏,未戌燥土,不能晦火生金,丙火足以焚木剋金,則土愈燥而不洩。申中壬水涸而精必枯,故初患痰火。亥運水不敵火,反能生木助火,正杯水車薪,火勢愈烈,吐血而亡。


壬寅  丁未  丙申  甲午
戊申  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
丙火生於未月午時,年干壬水無根,申金遠隔,本不能生水,又被寅衝午劫,則肺氣愈虧。兼之丁壬相合化木,從火則心火愈旺,腎水必涸,所以病犯遺洩,又有痰漱。至戌運全會火局,肺愈絕,腎水燥,吐血而亡。


甲辰  丙寅  丙寅  壬辰
丁卯  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

木當令,火逢生,辰本濕土,能蓄水,被丙寅所克,脾胃受傷,肺金自絕,木多滲水,而腎水亦枯。至庚運,木旺金缺,金水並見,木火金肆逞矣,吐血而亡。此造木火同心,可順而不可逆,反以壬水為忌,故初逢丁卯、戊辰、己巳等運,反無礙。


忌神入五臟而病兇。


原註 :柱中所忌之神,不制不化,不沖不散,隱伏深固,相剋五臟,則其病兇。忌木而入土則脾病,忌火而入金則肺病,忌土而入水則腎病,忌金而入木則肝病,忌水而入火則心病。又看虛實,如木入土,土旺者,則脾自有餘之病,發於四季月;土衰者,則脾有不足之病,以於春冬月。餘皆仿之。

任氏曰:忌神入五臟者,陰濁之氣,埋藏於地支也。陰濁深伏,難制難化,為病最兇。如其為喜,一世無災;如其為忌,生平多病。土為脾胃,脾喜緩,胃喜和,忌木而入土,則不和緩而病矣。金為大腸肺,肺宜收,大腸宜暢,忌火而入金,則肺氣上逆,大腸不暢而病矣。水為膀胱腎,膀胱宜潤,腎宜堅,忌土而入水,則賢枯膀胱燥而病矣。木為肝膽,肝宜條達膽宜平,忌金而入木,則肝急而生火,膽寒而病矣。火為不腸心,心宜寬,小腸宜收,忌水而入火,則心不寬,小腸緩而病矣。又要看有餘不足,如土太旺,木不能入土,是脾胃自有餘之病。脾本忌濕,胃本忌寒,若土濕而有餘,其病發於春冬,反忌火以燥之;土燥而有餘,其病發於夏秋,反忌水以潤之。如土虛,弱木足以疏土,若土濕而不足,其病發於夏秋;土燥而不足,其病發於冬春。蓋虛濕之土,遇夏秋之燥,虛濕之土,逢春冬之濕,使木托根而愈茂,土受其克而愈虛。若虛濕之土,再逢虛濕這時,虛燥之土,再逢虛燥之時,木必虛浮,不能盤根,土反不畏其克也。餘倣此。


庚寅  己丑  丙子  乙未
庚寅  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

丙火生於季冬,坐下子水,火虛無焰,用神在木。木本凋柘,雖處兩陽,萌芽未動,庚透臨絕,為病甚淺,所嫌者月支土,使庚金通根,內藏辛,正忌神深入五臟,又己土乃庚金嫡母,晦火生金,足以破寅。子水為腎,合之不能生木,化土反能助金,土之為病,不但生金,抑且移累於水,是以病患肚腎兩虧。至卯運,能破土,名列宮牆;乙運庚合,巳拱金,虛損之症,不治而亡。



丁亥  辛亥  辛未  午辰
庚戌  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  乙巳

辛金生於孟冬,丁火克去比肩,日主孤立無助,傷官透而當令,竊去命主元神,用神在土不在火也。未為木之庫根,辰乃木之餘氣,皆藏乙木之忌;年月兩亥,又是木之生地,亥未拱木,此忌神入五臟歸六腑。由此論之,謂脾虛腎洩,其病患頭眩遺洩,又更盛於胃腕痛,無十日之安。至己酉運,日主逢祿,采芹得子,戊運克去壬水補廩;申運壬不逢生,病勢愈重,丁運日主受傷而卒。


觀上兩造,其病症與八字五行之理,顯然應驗,果能深心細究,其壽夭窮通,豈不能預定乎?

 客神遊六經而災小


原註:客神比忌神為輕,不能理沒,遊行六道,則必有災。如木遊於土之地而胃災。火遊於金之地而大腸災,土行水地膀胱災,金行木地膽災。水行火地上腸災。


任氏曰:客神遊六經者,陽虛之所,浮於天干也。陽而虛露,易制易化,為災必小,猶病之在表,外感易於發散,不至大患,故為小也。究其病源,仍從五行陰陽,以分臟腑,而五臟論法,亦勿以天干為客神論虛,地支為忌神論實。必須究其虛中有關,實處反虛之理,其災祥了然有驗矣。


壬辰  甲辰  庚午  丙戌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
庚午日元,生於辰月戌時,春金殺旺,用神在土。月幹甲木,本是客神,得兩土,所以脾胃無病,然熬水煉金,而患弱症。至戊申運,土金並旺,局以木為病,木主風,金能克木;接連己酉庚與三十載,發財十餘萬,辛亥運金不通根,木得長生,忽患風疾而卒。


癸丑  戊午  壬寅  庚戌
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

壬寅日元,生於五月戌時,殺旺又逢財局,殺愈肆逞,所以客神不在午火,反在寅木,助其火勢;客神又化忌神,戊癸化火,則金水相傷。運至乙卯,金水臨絕,得肺腎兩虧之症,聲啞而嗽,於甲戌年正月木火併旺而卒。



乙亥  庚辰  丙子  庚寅

   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

丙子日元,生於季春,濕土司令,蓄水養木,用神在木,得亥之生,辰之餘,寅之助。乙木雖與庚金合而不化,庚金浮露天干為客神,不能深入臟腑,而遊六經也。水為精,亥子兩見,辰又拱而蓄之,木餘為氣,春令有餘,寅亥生合火為旺神,時在五陽進氣,通根年月,氣貫生時,精氣神三者俱足,則邪氣無從而入。行運又不背,一生無疾,名利裕如。惟土虛濕,又金以洩之,所以脾胃虛寒,不免泄瀉之病耳。


木不受水者血病。
原註:水東流而木逢衝,或虛脫,皆不受水也,必主血病。蓋肝屬木,緘而不納則病。

任氏曰:春木不受水者,喜火之溫暖也;冬木不受水者,喜火之解凍也。夏木之有根而受水者,去火之烈,潤地之燥也;秋木得地而受水者,洩金之銳,化殺之頑也。春冬生旺之木,要其衰而受水;夏秋休囚之木,要其旺而受水。反此則不受,不受則血不流行,故致血病矣。


丁亥  丁未  乙亥  己卯
丙午  乙巳  甲辰  癸卯  壬寅 辛丑
乙木生於未月,休囚之位,年月兩透丁火,洩氣太過。最喜時祿通根,則受亥水之生,潤其燥烈之土;更妙會局幫身,通輝之象。至甲辰運,虎榜居首,科甲連登,格取食神用印也。


丙戌  乙未  乙巳  丁亥
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  辛丑

乙木生於未月,乾透丙丁,通根巳戌,發洩太過,不受水生,反以亥水為病,格成順局從兒。初交丙申丁酉,得丙丁蓋頭,平順之境;戊戌運克盡亥水,名利兩得;至己亥水地,病患膨脹。只因四柱火旺又逢燥土,水無所歸,故得此病而亡。


土不受火者氣傷。

原註 :土逢衝而虛脫,則不受火,必主氣病,蓋脾屬土而容火,不容則病矣。

任氏曰:燥實之土不受火者,喜水之潤也;虛濕之土不受火者,忌水之克也;春土有根而受火者,解天之凍,去地之濕也;秋土得地而受火者,制金之有餘,補土之洩氣也。過燥則地不潤,過濕則天不和,是以火不受,木不容。過燥必氣虧,過濕必脾虛,不受則病矣。


己巳  辛未  戊戌  己未
庚午  己巳  戊辰  丁卯  丙寅  乙丑
戊土生於未月,重疊厚土,喜其天干無火,辛金透出,謂裡發於表,其精華皆在辛金。運走己巳戊辰,生金有情,名利裕如。丁卯運辛金受傷,地支火土並旺,不能疏土,反從火勢,則土愈旺,辛屬肺,肺受傷,血脈不能流通,病患氣血兩虧兩亡。


庚辰  己丑  己亥  壬申
庚寅  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
己亥日元,生於丑月虛濕之地,辰蓄水藏金,庚壬透而通根,只得任其虛濕之氣,反以水為用而從財也。初運庚寅辛卯,天干逢金生水,地支遇水剋土,蔭疪有餘;壬辰癸巳,不但財業日增,抑且名列宮牆;巳運克妻破財。此造四柱無火,得申時壬水逢生,格成假從財,故遺業豐厚,讀書入學,妻子兩全,若一見火,為財多身弱,一事無成。至甲午運,木無根而從火,己巳年火土並旺,氣血必傷,病患腸胃血症而亡。

金水傷官,寒則冷嗽,熱則痰火;火土印綬,熱則風痰,燥則皮癢。論痰多木火,生毒鬱火金,金水枯傷而腎經虛,水木相勝而脾胃洩。

原註:凡此皆五行不和之病,而知其病,知其人,則可以斷其吉凶。如木之病何如,又看木是日主之何神,若木是財而能發土病,則斷其財之衰旺,妻之美惡,父之興衰。亦不必顯驗,然有可應則六親與事體又不相符者,殆以病而免其咎者也。

任氏曰:金水傷官,過於寒者,其氣辛涼,真氣有虧,必主冷嗽;過於熱者,水不勝火,火必克金。水不勝火者,心腎不交也;火能克金者,肺家受傷也。冬令虛火上炎,故主痰火。
 
火土印綬,過於熱者,木從火旺也。火旺焚木,木屬風,故主風痰;過於燥者,火炎土焦也。土潤則血脈流行,而營衛調和。皮屬土,土喜暖,暖即潤也,所以過燥則皮癢,過濕則生瘡。夏土宜濕,冬土宜燥,在人則無病,在物則發生。總之火多主痰,水多主嗽 。

木火火旺逢木,木從火勢,則金不能克木,水不能勝火,火必克金而傷肺,不能下生腎水,木又洩水氣,腎水必燥,陰虛痰則生矣


生毒鬱火金者,火烈水涸,火必焚木;木被火焚,土必焦燥;燥土能脆金,金鬱於內,脆金逢火,肺氣上逆;肺氣逆財肝腎兩虧,肝腎虧財血脈不行,加以七情憂鬱而生毒矣。

土燥不能生金,火烈自能枯水,腎經必虛;土虛不能製水,木旺自能剋土,脾胃必傷。凡此五行不和之病,細究之必驗也。然與人事可相通也,不可專執而論,如病不相符,可究其六親之吉凶,事體之否泰,必有應驗者。如日主是金,木是財星,局中火旺,日主不能任其財,必生火而助殺,反為日主之忌神,既或有水,水仍生木,則金氣愈虛;金為大腸肺,肺傷大腸不暢,不能下生腎水,木洩水而生火,必主腎肺兩傷之病。然亦有無此者,必財多破耗,衣食不敷,是其咎也。然亦有無病而財源旺者,其妻必陋惡,子必不肖也。斷斷必有一驗,其中亦有妻腎子肖而無病,且財源旺者,歲運一路土金之妙也。然亦有局中金水,與木火停勻,而得肺腎之病者,或財多破耗,或妻陋子劣者,亦因歲運一路木火,而金水受傷之故也。宜仔細推詳,不可執一而論也。



壬辰  壬子  辛酉  己丑
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
辛金生於仲冬,金水傷官,局中全無火氣,金寒水冷,土濕而凍,初患冷漱。然傷官佩印,格局純清,讀書過目成誦,早年入泮。甲寅乙卯,洩水之氣,家業大增;至丙辰運,水火相剋而得疾,丙寅年火金旺,水愈激,竟成弱症而亡。


己丑  丙子  辛酉  壬辰
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
金水傷官,丙火透露,去其寒凝,故無冷嗽之病;癸酉入學補廩,而舉於鄉,問曰:金水傷官喜官星,何以癸酉水之運而得功名?余曰:金水傷官喜火,不過要其暖局,非取以為用也。取火為用者,十無一二,取水為用者十有八九;取火者必要木火齊來,又要日元旺相,此造日元雖旺,局中少木,虛火無根,必以水為用神也。壬申運由教習得知縣,辛未支丁丑年,火土並旺,合取壬水,子水亦傷,得疾而亡。


甲戌  丙子  庚子  丙戌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庚金生於子,丙火併透,地支兩戌燥土,乃丙這庫根,又得甲木生丙,過於熱也。運至戊寅己卯,而患談火之症;庚辰經肩幫身,支逢濕土,其病勿藥而愈,加捐出仕辛巳長生之地,名利兩全。其不用火者,身衰之故也。凡金水傷官用火,必要身旺逢財,中和用水,衰弱有土也。


己巳  庚午  己亥  丙寅
己巳  戊辰  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

己土生於仲夏,火土印綬,已本濕土,又坐下亥水,丙火透而逢生,年月又逢祿旺,此之謂熱,非燥也。寅亥化生火,夏日可畏;兼之運走東南木地,風屬木,故患風疾。且巳亥本陰用陽也,得午助,心與小腸愈旺,亥逢寅洩,庚金不能下生,腎氣愈虧,又患遣洩之症,幸善調養,而病勢無增,至乙丑運轉北方,前病皆愈甲子癸亥水地,老而益壯,又納妾生子,發財數万。



辛未  戊戌  戊戌  丁巳
丁酉  丙申  乙未  甲午  癸巳  壬辰
戊土生於戌月,未戌皆帶火燥土,時逢丁巳,火土印綬,戌本燥土,又助其凶,時在季秋,此之謂燥,非熱也。年干辛金,丁火劫之,辛屬肺,燥土不能生金。初患痰症,肺家受傷之故也。其不致不害者,運走丙申丁酉,西方金地。至乙未甲午,木火相生,土愈燥,竟得蛇皮瘋,所謂皮癢也。癸巳運水無根,不能克火及激其焰,其疾卒以亡身。此火土逼幹癸水,腎家絕也。


己丑  丁丑  己亥  乙丑
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
己土生於季冬,支逢三,日主本旺,過於寒濕,丁火無根,不能去其寒濕之氣。乙木凋枯,置之不用,書香難就;己土屬脾,寒而且濕,故幼多瘡毒。癸酉壬申運,財雖大旺,兩腳寒濕瘡。數十年不愈,又中氣大虧,亦乙木凋柘之意也。


丙戌  己亥  甲戌  庚午
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  甲辰  乙巳
甲木生於亥月,印雖當令,四柱土多克水,天干庚金無根,又與亥水遠隔,戌中辛金鬱而愛騻,午丙引出戌中丁火,亥水被戌土製定,不能克火,所謂鬱火金也。庚為大腸,丙火克之;辛為肺,午火攻之;壬為膀胱,戌土傷之,謂火毒攻內。甲辰運木又生火,衝戌中辛金,被午克之,生肺疽而亡。


庚寅  癸未  甲午  甲戌
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

木火傷官用印,得庚金貼身,生癸水之印,純粹可觀,讀書過目不忘。惜庚癸兩字,地支不載,又嫌戌時會起火局,不例題金不柘傷,而且火能熱木,命主元神洩盡。幼成弱症,肺腎兩虧,至丙戌運,逼水克金而夭。



癸酉  乙卯  庚戌  戊寅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春木當權,卯酉雖衝,木旺金缺,土亦受傷;更嫌卯戌寅砘拱合化殺,木主脾虛肺傷疾,然竟一生無病。便酉弱卯強,妻雖不克,而中深難言。生二子,皆不肖卒,為匪類,故免其病,財亦旺也。


二十六、出身

巍巍科第邁邁倫,一個玄機暗裡存。


原註 :凡看命看人之出身最難,如狀元出身,格局清奇迥異,若隱若露,奇而難決者,必有元機,須搜尋之。

任氏曰:命論我人出身最難,故有玄機存焉。玄機者,不特格局清奇迥異,用神真假之分,須究支中藏神司命,包羅用神喜神,使閒神忌神不能爭戰,反有生拱之情。又有格局本無出色處,而名冠群英者,必先究其世德之美惡,次論山川之靈秀,所以鍾靈毓秀。從世德而來者,不論命也。故世德心田居一,山川居二,命格居三。然看命這要,非殺印財官官印雙清為美也。如顯然殺印財官,動人心目者,必非佳造;若用神輕微,喜神暗伏,秀也深藏者,初看並無好處,越看越有精神,其中必有玄機,宜仔細搜尋。


壬辰  壬寅  己未  戊辰
癸卯  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己土生於孟春,官當令,天干覆以財星,生官有情,然春初己土濕而且寒,年月壬水,通根峰庫,喜其寅中丙火司令為用,伏而逢生,所謂“玄機暗裡存”也。至丙運,元神發露,戊辰年比助時干,克去壬水,則丙火不受克,大魁天下。以俗論之,官星不透,財輕劫生,謂平常命也。


壬戌  甲辰  甲戌  丙寅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
甲木生於季春,木有餘氣,又得比祿之助,時干丙火獨透,通輝純粹。年干壬水,坐下燥土之製,又逢比肩之洩,輾轉相生,則丙火更得其勢。至戊運,戌之元神透出製壬,兩冠群英,三元及第。其仁路未能顯秩者,運走西方金地,洩土生水之故也。




甲寅  丁丑  丁卯  庚戌
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  癸未
丁火生於季冬,局中兒子綬疊疊,弱中變旺,足以用財。庚金虛露,本無出色,喜其內藏辛為用,亦是玄機暗裡存也。乃日元之秀氣,能引比肩來生,又得卯戌合,而土不傷,所以身居鼎右,探花及第。


丁亥  壬子  庚子  辛巳
辛亥 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

庚金生於仲冬,傷官太旺,過於洩氣,用神在土,不在火也。柱中之火,不過取其暖局耳。四柱無土,取巳中藏戊,不旺克火,火能生土,亦是玄機暗裡存也。至戊運丙辰年,火土相生,巳中元神並發,亦居鼎右。


清得盡時黃榜客,雖存濁氣亦中式。

原註 :天下之命,未有不清而發科甲者,清得盡者,非必一一成像,雖五行盡出,而能安放得所,生化有情,不混親神忌客,決發科甲。即有一二濁氣,而清氣或成一個體段,亦可發達。

任氏曰:清得盡者,非一行成,兩氣雙肖也。雖五盡出。而清氣獨逢生旺,或真神得用,或清所陸海空椹者,橫榜標名也。若清當權,閒神忌客不司令,不深藏,和歲運制化者,亦發科甲也。清所當權,雖有濁氣,安放得所,不銸喜用乾,雖不能發甲,亦發科也。清敢雖不當,得親神忌客不黨濁氣,匡扶清氣,或歲運安頓者,亦可中式也。


戊辰  乙卯  己卯  丙辰
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
平傳臚造,己土生於卯月,殺旺提綱,乙木元透露,支類東方,時干內火生旺,局中不雜金水,清得盡者也。若一見金,不但不能克木,而金自傷,觸其旺神,徒與不和,為不盡也



癸未  己未  庚子  甲申
戊午  丁巳  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
庚金生於未月,燥土本難生金,喜其坐下子水,年透元神,謂三伏生寒,潤土養金。雖然土旺水衰,妙在申時拱子,有洩土生水扶身之美,更妙火不顯露,清得盡也。初交戊午丁巳丙運,生土逼水,功名蹭蹬,家業破耗;辰運支全水局,舉於鄉;交乙卯制去己未之土,登黃甲,入詞林,又掌文柄,仕路顯赫。


癸未  癸亥  甲午  丁卯
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

甲木生於亥月,癸水並透,其勢氾濫。冬木喜火,最喜卯時,不特丁火通根,抑且日主臨旺,又會木局,洩木生火扶身;更妙無金,清得盡矣。至己未運,制其癸水,丙辰流年,捷南宮,入翰苑,官居清要。


壬辰  己酉  癸卯  己卯
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
癸卯日元,食神太重,不但日元洩氣,而且制殺太過。喜其秋水通源,獨印得用,更妙辰酉合而化金,金氣愈堅,局中全無火氣,清得盡矣。所以登雲路,名高翰苑。惜中運逢木,仕路恐不能顯秩。


己亥  甲戌  庚子  丙子
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

庚金生於戌月,地支兩子一亥,乾透丙火,克洩交加。喜其印旺月提,雖嫌甲木生火剋土,得甲己合而化,清得盡也。至己巳流年,印星有助,衝去亥水,甲木長生,名題雁塔。


己亥  丙子  庚子  辛巳
乙亥  甲戌  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
庚金生於仲冬,地支兩子一亥,乾透丙火,克洩並見。喜其己土透露,泄火生金,五行無木,清得盡也。至己巳年,印星得助,名高翰苑,所不足者,印不當令,又己土遙列而虛,故降任知縣。


丙申  壬辰  丙子  壬辰
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
丙火生於季春,兩殺並透,支會殺局,喜其辰土當令制殺,辰中木有餘氣而生身,病在申金,無此盡美,所以天資過人。丁卯年合殺,而印星得地,中鄉榜,辛未年去其子水,木火皆得餘氣,春闈亦捷。究竟申金為嫌,不得大用歸班;更嫉運走西方,以酒爭為事也。


戊午  壬戌  壬子  乙巳
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  丁卯  戊辰
壬水生於戌月,水進氣,而得坐下陽刃幫身,年干之殺,比肩擋之,謂身殺兩停,其病在午,子水門沖之,又嫌在巳,子水隔之,使其不能生殺,且戌中辛金暗藏為用,同胞雙生,皆中進士。


庚戌  辛巳  乙卯  戊寅
壬午  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

乙木生於巳月,傷官當令,足以製官伏殺,坐下祿支扶身,寅時又藤蘿系甲,至庚辰年,支類東方,中鄉榜,不發甲,只因四柱無印,戌土泄火生金之故也。同胞雙生,其弟生卯時,雖亦得祿,不及寅中甲木有力,而藏之為美,故遲於己亥年,印星生拱,始中張榜也。



癸亥  乙卯  戊午  甲寅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戊土生於仲春,官殺並旺臨祿,又才星得地生扶,雖坐下午火印綬,虛土不能納火各成充命從殺一既從,水作混論,郅了運衝去午火,庚子年金生水量,衝盡香火,中鄉榜。


戊子  壬戌  庚寅  癸未
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  丁卯  戊辰
庚金生地戌月,印星當令,金亦有氣,用神在水,不在火也。至庚申流年,壬水逢生,又洩土氣,北闈奏捷。所發者,戊土元神透露,不利春闈,兼之中運木火, 則多破耗。


戊子  己未  辛亥  戊子
庚申  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  乙丑

辛金生於季夏,局中雖多燥土,妙在叢下亥不,年時逢子養金,能邀其未拱木為用。至丁卯年,全會木局,有病得藥,棘闈奏捷。


秀才不是塵凡子,清氣還嫌官不起。


原註 :秀才之命,與異路人、貧人、富人之命,無甚大別,然終有一種清氣處,但官星不起,故無爵祿。

任氏曰:秀才之命,與異路貧富人無會什分別,細究之,必有清氣存焉。官不起者,非官星不透之謂也,如官星太旺,日主不能用其官;如官星太弱,官昨不能克日主。如官旺用印見財者,如官衰用財遇劫者,如印多洩官星之氣者,如官多無印者,如官透無根,地支不載,如官坐傷位,傷坐官位,如忌官逢財,喜官遇傷者,皆謂之官星不起也。縱有清氣,不過一衿終身,有富而秀者,身旺財旺,與官星不通也,或傷官顧財不顧官也;有貧而秀者,身旺官輕,財星受劫也。或財官太旺,印星不現,或傷官用印,見財不見官也;有學問過人,竟不能得一衿,老於儒童者。此亦有清氣存焉,格局原可發秀,只因運途不濟,破其清氣,以致終身不能稍舒眉曲也。亦有格局本可登科發甲者,亦因運途不濟,屢困場屋,終身一衿,不能得路於青雲也。有格局本無出色,竟能科甲連登,此因一路運途合宜,助其清氣官星,去其濁氣忌客之故也。


癸巳  壬戌  乙卯  戊寅
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
乙卯日元,生於季秋,得寅時之助,日主不弱,用巳火秀氣,戌土火庫收之,壬癸克之。格局本無出色,且辛金司令,壬水進氣通源,幸得時透戊土,去濁留清,文望若高山北斗,品行似良玉精金,中運逢火,丙子優貢。惜子水得地,難得登雲。


癸未  庚申  甲申  乙亥
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
甲申日元,生於孟秋,庚金兩坐祿旺,喜亥時絕處逢生,化殺有情,癸水元神透出,清可知矣。但嫌殺勢太旺,日主虛弱,不能假殺為權,所以起而不起也。廩貢終身。


壬午  甲辰  丁巳  己酉
乙巳  丙午  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丁火生於季春,官星雖起,坐下無根,其氣歸木。日主臨旺,時財拱會有情,卻與官星不通;且中年運走土金,財得泮溢,官星有損,功名不過一衿,家業數十萬。若換酉年午時,名利雙輝矣。


癸未  乙卯  丙午  丁酉
甲寅  癸丑  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丙午日元,生於卯月,局中木火兩旺,官坐傷位,一點財星劫盡,謂財劫官傷。壬運雖得一衿,貧乏不堪;子運回衝,又逢未破克妻;辛運丁火回劫,克子;亥運會木生火而亡。


戊申  庚申  壬申  甲辰
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

此造大象觀之,殺生印,印生身,食神清透,連珠相生,清而純粹,學問過人,品行端方,惜乎無火,清而少神,用土則金多氣洩,用木則金銳木凋;兼多運走西北金水之地,讀書六十年,不克博一衿。家貧出就外傅四十載,受業者登科發甲,自己不獲一衿,莫非命也。



己亥  癸酉  壬申  戊申
壬申  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  丁卯

此造官殺並透無根,金水太旺,大不及前造之純粹也。喜其運走南方火土,精足神旺。至未運,早遊泮水,五運科甲連登,己巳戊辰,仕路光亨,與前造天淵之隔者,非命也,實運美也。


異路功名莫說輕,日干得氣遇財星

原註:刀筆得成名者,與不成名者之異,必是財星得個門戶,通得官星,中有一種清氣,所以得出身,其老於九筆而不能出身者,終是財星與官不相通也。

任氏曰:異路功名,有刀筆成名者,有捐納出身者,雖有分別,總不外日干有氣,財民相通也。或財星得用,暗成官局,或官伏財鄉,丙意情通,或官衰逢財,兩神和協,或印旺官衰,財星破印,或身旺無官,食傷生財,或身衰官旺,食神制官,必有一種清純之氣,方可出身。其仕路之高卑,須究格局之氣勢,運途之損益可知矣。不能出身者,日干太旺,財輕無食傷,喜官而官星不通,或無官也。如日干太弱,財星官星並旺者,有財官雖通,傷官劫佔者,有財星得用,暗成劫局者,有喜印逢財,忌印逢官者,皆不能出身也。


己巳  壬申  甲寅  戊辰
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  丁卯  丙寅
甲木生於孟秋,七殺當令,巳火食神貪生己土,忘克申金,兼之戊己並透,破印生殺,以致祖業難登,書香不繼。喜其秋水通源,日坐祿旺,明雖衝克,暗卻相生。由部書出身,至丁卯丙寅運,扶身製殺,仕至觀察。


庚午  丙戌  乙卯  丁丑
丁亥  戊子  己丑  庚寅  辛卯  壬辰
乙卯日元,生於季為秋,丙丁並透通根,五行無水,庚金置之不論,最喜財神歸庫,木火能輝。性孝友,尤篤行誼,由部書出身,仕至州牧。其不利於書香者,庚金通根在也。


己丑  庚午  戊申  癸亥
己巳  戊辰  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
戊土生於午月,印星秉令,時逢癸亥,正日元得氣遇財星也,但金氣太旺,又年支濕土,晦火生金,日元反弱,則印綬暗傷,書香難遂。損納出身,至丁卯丙寅運,木從火勢,生化不悖,仕致黃堂。喜其午火真神得用,為人忠厚和平,後運乙丑,晦水生金,不祿。


壬子  甲辰  戊戌  丙辰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戊戌日元,生於季春,時逢火土,日元得氣,雖春時虛土,而殺透通根,兼之壬水得地,貼身相生,此謂身殺兩停,非身強煞淺也。天干壬水克丙,所以書香不利,喜其初運南方,損納出身。仕名區,宰大邑。便財露生煞為病,恐將來運走西方,水生火絕,緣其人好奢少儉,若不急流勇退,難免不測風波。


癸巳  甲寅  丙戌  庚寅
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
丙火生於孟春,官透為用,清而純粹,惜乎金水遙隔,無相生之意;且木火併旺,金水無根,書香不繼,遊幕捐給縣令,究竟財官不通門戶,丁丑年大運在戌,火土當權,得疾而亡。


壬辰  甲辰  辛酉  丁酉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
辛金生於季春,支逢辰酉,乾透壬丁,似乎佳美,不知地支濕土逢金,丁火虛無根,甲木雖有生火,地支辰酉化金,亦自顧不暇,捐納部屬,不但財多破耗,而且不能得缺。雖壬水生甲,遺業數十萬但運走土金,未免家業退而子息艱也。


二十七、地位

臺閣勳勞百世傳,天然清氣發機權。


原註 :能如人之出身,至於地位之在小,亦不易推。若夫為獨為卿,清中又有一種權勢出入矣,不專在一端而論。

任氏曰:臺閣宰匍以及封疆之任,清氣發乎天然,秀氣出純粹,四柱內,且與喜神有情,格局之中並無可嫌之物。所用者皆真神所喜者皆真氣,此謂“清氣顯機權”也。度量寬宏能容物,施為純正不貪私,有潤澤生包之德,懷任重致遠之財也。

庚申 庚辰 戊辰 戊午
此董中堂造,天然清氣在庚金也。

甲子 丙寅 己丑 甲子
此劉中堂造,天然清氣在丙火也。

壬申 壬寅 丙子 乙未
此錢尚書造,天然清氣在乙木也。

己亥 丁卯 庚申 庚辰
此秦侍郎造,天然清氣在丁火也。
兵權獬豸弁冠客,刃煞神清氣勢特。

原註 :掌生殺之權,其風紀氣勢,必然超特,清中精神自異又或刃殺兩顯也。

任氏曰 :掌生殺大權,兵刑重任者,其精神清氣,自然超特,必以刃旺敵殺,氣勢出人也。局中殺旺無財,印綬用刃者,或無印而有羊刃者,此謂殺刃神清也。氣勢特者,刃旺當權也,必文官而掌生殺之任。刃旺者,如春之甲用卯刃,乙用寅刃;夏之丙用午刃丁用巳刃,秋之庚用酉刃,辛用申刃,冬之用子刃,癸用亥刃是也。若刃旺敵殺,局中無食神印綬,而有財官者,氣勢雖特,神氣不清,乃武將之命也。如刃不當權,雖能敵殺,不但不能掌兵權,亦不能貴顯也。其人疾惡太嚴,如刃旺殺弱亦然,必傲物而驕慢也。
壬寅  己酉  庚午  丙戌
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
庚日丙時,支逢生旺,寅納壬水,不能製殺,全賴酉金羊刃當權為用,隔住寅木,使其不能會局,此正“刃殺神清氣勢特”也。早登科甲,屬掌兵刑生殺之任,仕至刑部尚書。


庚戌  壬午  丙子  壬辰
癸未  甲申  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
丙子日元,月時兩透壬水,日主三面受敵,柱中無木洩水生火,反有庚金生水洩土,金賴午火旺刃當權為用,更喜戌之燥土,制水會火。鄉榜出身,丙戌丁亥運仕至按察。


乙卯  戊子  壬辰  戊申
丁亥  丙戌  乙酉  甲申  癸未  壬午

壬辰日元,天干兩煞,通根辰支,年干乙木凋枯,能洩水而不能製土,正克洩交加,最喜子水噹權會局,殺刃神情。至酉運生水克木,又能化殺,科甲連登;甲申登運,仕路光亨,至按察;示運羊刃受制,不祿。



丙辰  辛卯  甲申  庚午
壬辰  癸巳  甲午  乙未  丙申  丁酉

甲申日元,生於仲春,官殺並透通根,日時臨於死絕,必用卯之羊刃。喜其丙火合辛,不但無混殺之嫌,抑且卯木不受其製,刃殺神清,且運走南方火地。科甲出身,仕臬憲。


分藩司牧財官和,清純格局神氣多。

原註:方面之官,財官為重,必清奇純粹,格正局全,又有一段精神。

任氏曰:方面之任以及州縣之官,雖以財官為重,必須格局清純,更須日元生旺,神貫氣足,然後財官情協,則精氣神三者足矣。又加官旺有印,官衰有財,印旺有財,左右相通,上下不悖,根通年月,氣貫日時,身殺兩停,殺重逢印,殺輕遇財者,皆是也,必有利民濟物之心;反此者,非所宜也。


丁丑  乙巳  癸酉  壬子
甲辰  癸卯  壬寅  辛丑  庚子  己亥
癸水生於巳月,火土雖旺,妙在支會金局,財官印三者皆得生助;更喜子時劫比幫身,精神旺足;尤喜中年運走北方。異路出身,仕至郡守,名利兩全,生七子皆出仕。


丙寅  戊戌  丁酉  乙巳
己亥  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  甲辰
丁火生於戌月,局中木火重重,傷官用財,格局本佳,部書出身,仕至縣令。惜柱中無水,戌乃燥土,不能生金晦火,木生火旺,巳酉無拱合之情,所以妻妾生十子皆克。


丙子  庚寅  辛巳  戊子
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
辛金生於寅月,財旺逢食,官透遇財,又逢劫印相扶,中和純粹,精神兩足。初看似乎看弱,細究之,木嫩火虛,印透通根,日元足以用官。中年南方火運,異路出身,仕至黃堂。


丁亥  丙午  戊寅  甲寅
乙巳  甲辰  癸卯  壬寅  辛丑  庚子
戊土生於午月,局中偏官雖旺,印星太重,木從火勢,火必焚木,一點亥水,不能生木剋火。交癸運,克丁生甲,北極連登科甲,出宰名區;辛運合丙,仕路順遂;交運,克水告病,致仕。


己巳  戊辰  甲子  辛未
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

甲子日元,生於季春,木有餘氣。坐下印綬,官星清透,且子辰拱印有情;更妙運走東北水木之地,名登甲榜。只嫌子未破印,仕路未免有阻,老於教職。


便是諸司並首領,也從清濁分形離。

原註 :至貴者莫如天也,得一以清,而位乎上,故膺一命之榮,莫不得清氣。所以雜職或佐二首領等官,豈無一段清氣?而與濁氣者自別。然清濁之形影難解,不專是堸官印綬內有清濁,凡格局、氣象、用神、合神,日主化氣、從氣、神氣、精氣,以序收藏發生意向,節度性情,理勢源流,主從之間皆有之。生於皮面對其形影,得其形而遂可以尋其精髓,乃論大小尊卑。

任氏曰:命者,天地陽陽五行之所鍾也,清者貴也,濁者賤也。所以雜職佐二等官,亦膺一命之榮,雖非格正局清,真神得用,而氣象格局之中,衝合理氣之內,必有一點清氣,雖清濁氣之形影難辨,總不外處天清地濁之理。天干像天,地支像地。地支上升於天干者,輕清之氣也;天干下降於地支者,重濁之氣也。天干之氣本清,不忌濁也;地支之氣本濁,必要清也,此命理之貴乎變通也。天干濁,地支清者貴;地支濁,天干清者賤也。地支之氣上升者影也,天干之氣下降者形也,於升降形影,衝合製化中,分其清濁,究其輕重,論其尊卑可也。


壬辰  壬寅  戊戌  丙辰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戊土生於寅月,木旺土虛,天干兩壬克丙生寅,此天干之氣濁,財星壞印,所以書香不繼。喜寅能納水生火,日主坐戌之燥土,使壬水不致衝奔,其清處在寅也。異路出身,丙運升縣令。


壬午  癸丑  甲寅 丁卯
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

甲木生於丑月,水生寒凝,本喜火以敵寒,更妙日時寅卯氣旺,丁火旺秀,其清在火也。所嫌壬登透幹,丁火發作國,難遂書香之志。然地支無水,幹雖濁,支從午火留清。異路出身,至戊午運,合癸制壬,升知縣。


壬辰  乙巳  丙子  己丑
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
丙火生於巳月,天地煞印留清,所嫌者丑時合去子水,則壬水失勢,化助傷官則日元洩氣,一點乙木,不能疏土。異路出身,雖獲盜有功,而上意不合,竟不能升。


乙酉  丙戌  癸酉  丁巳
乙酉  甲申  癸未  壬午  辛巳  庚辰
癸酉日元,生於戌月,地支官印相生,肖可知矣。所嫌者,天士內財得地,兼之乙木助火克金,所以書香難遂。喜秋金有氣,異路出身,至巳運逢財壞印,丁艱回籍。


甲申  戊辰  戊子  戊午
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  甲戌
戊子日元,生於辰月午時,天干三戊,旺可知矣。甲木退氣臨絕, 不但無用,反為混論,其精氣在地運之申,洩其精英,惜春金不旺,幸子水沖午,潤土養金,雖捐納佐二,仁途順遂。


癸巳  甲子  壬子  庚戌
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
壬子日元,生於仲冬,天干又透庚癸,其勢氾濫。甲木無佷,不能納水;己火被眾水所克,亦難作用,故屢次加捐,耗財不參得缺。雖時支戌,厎定汪洋,又有庚金之洩,兼之中運辛酉庚申,洩土生水,劫刃肆逞,以致有志難伸。

二十八、歲運

休囚系乎運,尤系乎歲,戰衝視孰降,和好視孰切。


原註:日主譬如吾身,局中之神,譬之舟馬引從之人,大運譬所到之地,故重地支,未嘗無天干。太歲譬所遇之人,故重天干,未償無地支。必先明一日主,配合七字,權其輕重,看喜行何運,忌行何運。如甲日以氣機看春,以人心看仁,以物理看木,大率看氣機而餘在其中。遇庚辛申酉字面,如春而行之於秋,新伐其生生這機,又看喜與不喜,而行運生甲伐甲之地,何斷其休咎也。太歲一至,休咎即顯,於是詳論戰沖和好之勢,而得勝負適從之機,則休咎了然在目。

任氏曰:富貴雖定乎格局,窮通實係乎運途,所命好不好運也。日主如我之身,局中喜神用神是我所用之人,運途乃我所臨之地,故以地支為重。要天干不背,相生相扶為美,故一運看十年切勿上下截看,不可使蓋頭截腳。如上下截看,不論蓋頭截腳,則吉凶不驗矣。

如喜行木運,必要甲寅乙卯,次則甲辰、乙亥、壬寅、癸卯:喜行火運,必要丙午丁未,次則丙寅、丁卯、丙戌、丁巳;喜行土運,必要戊午、己未戊戌、己巳,次則戊辰己丑;喜行金運,必要庚申辛酉,次則戌申、己酉、庚辰、辛巳;喜行水運,必要壬子癸亥,次則壬申、癸酉、辛亥、庚子。寧使天干生地支,弗使地支生天干;天干生地支而蔭厚,地支生天干而氣洩。

何謂蓋頭?如喜木運而遇庚寅辛卯,喜火運而遇壬午癸巳,喜土運而遇甲戌、甲辰、乙丑、乙未,喜金運而遇丙申丁酉,喜水運而遇戊子己亥。何謂截腳?如喜木運而遇甲申、乙酉、乙丑、乙巳,喜火運而遇丙子、丁丑、丙申、丁酉、丁亥,喜土運而遇戊寅、乙卯、戊子、己酉、戊申,喜金運而遇庚午、辛亥、庚寅、辛卯、庚子,喜水運而遇壬寅、癸卯、壬午、癸未、壬辰、癸巳是也。

蓋乾頭喜支,運以重支,財吉凶減半;截腳腳喜幹,支不載幹,則十年皆否。假如喜行木運,而遇庚寅辛卯,庚辛酉為凶運,而金絕寅卯,謂之無根,雖有十分之凶,而減其半。如原局天干有丙丁透露,得回制之能,又減共半,或再遇太歲逢丙丁,制其庚辛,則無兇矣。寅卯本為吉運,因蓋頭有庚辛之克,雖有十分之吉,亦減其半。如原局地支有早點酉之衝,不但無吉,而反兇矣。

又如喜木運,遇甲申乙酉,木絕於申酉,謂之不載,故甲乙之運不吉。如原局天干又透庚辛,或太歲乾頭遇庚辛,必兇無疑所以十年皆兇。如原局天干透壬登,或太歲乾頭逢壬登,能洩金生木,則和平無兇矣。故運逢吉不見其吉,運逢凶不見其凶者,緣蓋頭截腳之故也。



太歲管一年否泰,如所遇之人,故以天干為重,然地支不可不究,雖有與神之生剋,不可與日主運途之衝戰。最兇者天克地衝,歲運衝克,日主旺相雖凶無礙,日主凶必罹兇咎。日犯歲君,日主旺相無咎,日主休囚必兇;歲君犯日,亦同此論,故太峧宜和,不可與大運一端論也。如運逢木吉,負逢木反兇者皆戰沖不和之故也。依此而推 ,則吉凶無有不驗矣。


庚辰  丁亥  庚辰  丁丑
戊子  己丑  庚寅  辛卯  壬辰  癸巳
庚辰日地,生於亥天干丁火併透,辰亥皆藏甲乙,足以用火。初運戊子己丑,晦火生金,未遂所願。庚運丙午年,庚坐寅支截腳,天干兩丁,足可敵一庚,又逢丙午年,捷。搒下知縣,寅運官資頗豐;辛卯截腳,局中丁火回克,仕至郡守;壬辰水生庫根,篤壬申年,兩丁皆傷,不祿。


乙未  戊子  庚辰  丁丑
丁亥  丙戌  乙酉  甲申  癸未  壬午
庚辰日無,生於子月,未土破子水,天干木火,皆得辰未之餘氣,足以用木生火。丙運入泮。癸酉年行乙運,癸合戊化火,酉是丁火長生,均以此年必中,殊不知乙酉截腳之木,非木也;實金也。癸酉年水逢金生,又在冬令,焉能合戊化火?必克丁火無疑酉中純金,乃火之死地,陰火長生之說,俗傳之謬也;恐今八月又建辛酉,局中木火皆傷,防生不測之災。竟卒於省中。


戊子  乙卯  丙寅  丁酉
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
丙寅日元,生於卯月,木焱工旺,土金皆傷,水亦休囚。運丙辰丁巳,遺業消靡戊午己未燥土,不能生金泄火,經營虧空萬金,逃出外方;交庚申辛酉運,竟獲居奇之利,發財十餘萬。


丙申  癸巳  丙午  甲午
甲午  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

丙午日元,生於巳月午時,群比爭財,逼幹癸水。初運甲午刃劫猖狂,父母早亡;乙未助刃家業敗盡;交丙申丁酉,貧乏不堪,交戊戌稍能立腳。



何為戰?

原註:如丙運庚年,謂之運伐歲。若日主喜庚,要丙降,得丙者吉,日主喜丙,則歲不降運,得戊己以和為妙。如庚坐寅午,丙之力量大,則歲運亦不得不降,降之亦保無禍。庚運丙年,謂之歲伐運,日主喜庚,得戊己以和丙者吉;日主喜丙,則運不降歲,又不可用戊己洩助庚。若庚坐寅午,丙之力量大,則運自降歲,亦保無患。

任氏曰:戰者克也。如丙運庚年,謂之運克歲,日主喜庚,要丙坐子辰,庚坐申辰,又局中得戊己洩丙,得壬癸克丙則吉;如丙坐午寅,局中又無水土製化,必兇。如庚運丙午,調之歲克運,日主喜庚則兇,喜丙則吉,喜庚者要庚坐申辰,丙坐子辰,又局中逢水土製化者吉,反此必兇,喜丙者依此而推。


辛卯  甲午  丙辰  庚寅
癸巳  壬辰  辛卯  庚寅  己丑  戊子
丙火生於午月,旺刃當權,支全寅,卯,辰,土從木類,庚辛兩不通根,初交癸巳壬辰,金逢生助,家業鐃裕,其樂自如;辛卯金截腳,刑喪破耗,家業十敗八九。庚運丙寅年克妻,庚坐寅支截腳,丙寅歲克運,又庚絕丙生,局中無制化之神,於甲午月木從火勢,凶禍連綿,得疾而亡。


辛卯  甲午  乙卯  乙酉
癸巳  壬辰  辛卯  庚寅  己丑  戊子
乙木生於午月,卯酉緊沖日祿,月幹甲木臨絕,五行無水,夏火當權洩氣,傷官用劫,所忌者金。初運壬辰癸巳,印透生扶,平順之境;辛卯運,惟辛酉年沖去卯木,刑喪克破,至庚運丙寅年,所忌者金,而丙火克去之,局中無土水洩制丙火,又火逢生,金坐絕,入泮,得舒眉曲也。
何為衝?
原註 :如子運午年,謂之運衝歲,日主喜子,則要助子,又得年之乾頭,遇制午之神,或午之黨多,乾頭遇戊甲字者必兇。如午運子年,謂之歲衝運,日主喜午,而子之黨多,乾頭助子者必兇;日主喜子,而午之黨少,乾頭助子者必吉,若午重子輕,則不降,亦無咎。

任氏曰:衝者破也,如子運午年,謂之運衝歲。日主喜子,要乾頭逢庚壬,午之乾頭逢甲丙,亦無咎;如子之乾頭遇丙戊,午之乾頭遇庚壬,亦有咎。日主喜午,子之乾頭逢甲戊,午之乾頭遇甲丙,則吉;如子之乾頭遇庚壬,午之乾頭逢丙戊,子之乾頭遇甲丙,則吉;如午之乾頭遇丙戊,子之乾頭遇庚壬,必兇。餘可類推。


何為和?
原註:如乙運庚年,庚運乙年則和,日主喜金則吉,日主喜木則不吉,子運年,運子年,日主喜土則吉,喜水則不吉。

任氏曰:和者合也。如乙運庚年,庚運乙年,合而能化,喜金則吉,合而不會,反為羈絆,不顧日主之喜我,則不吉矣。喜庚亦然,所以喜庚者必要木金得地,乙木無根,則合化為美矣,若子丑之合,不化亦是克水,喜水者必不吉也。


何為好?
原註 :如庚運辛年,辛運庚年,申運酉年,酉運申年,則好。日主喜陽,則庚與申為好,喜陰,則辛與酉為好,凡此皆宜類推。

任氏曰:好者,類相同也。如庚運申年,辛運酉年,是為真好,乃支之祿旺,自我本氣歸垣,如家室之可住,如庚運辛年,辛運庚年,乃天干之助,如朋友之幫扶,究竟不甚關切,必先要旺運通根,自然依附為好。如運無根氣,其見勢衰而無依附之情,非為好也。


二十九、貞元

造化起於元,亦止於貞。再肇貞元之會,胚胎嗣續之機。


原註:三元皆有貞元。如以八字看,以年為元,月為亨,日為利,時為貞。年月吉者,前半世吉,日時吉者,後半世吉。以大運看,以初十五年為元,次十五年為亨,中十五年為利,後十五年為貞。元亨運吉者,前半世吉,利貞運吉者,後半世吉,皆貞元之道。然有貞元之妙存焉,非特絕處逢生、北盡東來之意也。至於仁之壽終矣,而既終之後,運之所行,果所喜者歟?則其家必興;果所忌者歟?則其家必替。蓋以父為貞,子為元也。貞下起元之妙,生生不息之機。予著此論,非欲人知考之年,而示天下萬世,實所以驗奕世之兆,而知數之不可逃也。學者勗之!

任氏曰:貞元之理,河洛圖書之旨也;河洛圖書之旨,既先後天卦位之易也。先天之卦,乾南坤北,故西北多山,崑崙為山之宜;東南多水,大海為水之歸。是以水從山出,山見水止。夫九河瀉地,極汪洋澎湃之勢,溯其源,皆星宿也;夫五嶽插天,極崇降峻險之形,窮其本,皆崑崙也。惟人有祖父亦然,雖支分派衍,莫不皆出於一脈。故一陰生於坤之初,一陽生於乾之始,所以離為日體,坎為月體。而貞元之理,原於納甲,納甲之象,出於八卦。故父乾而母坤,震為長男,繼魄純黑而為坤象。坤者,猶貞之意也。初三光明三分,一陽初生,震之像也。震者,元之兆也。初八上弦,光明六分,兌之像也,兌者,猶亨之理也。十八日,月盈而虧缺三分,巽之像也。猶利之義也。是以貞元之道,循不之理,盛極而衰,否極而泰,亦此意也。觀此章之旨,不特人生在世,運吉者昌,運兇者敗,至於壽終之後,而行運仍在,觀其運之吉凶,而可知其子孫之興替。故其人既終之後,而其家興旺者,身後運必吉也;其家衰敗者,身後必運必怨也。此論雖造化有定,而數之不可逃,為人子者不可不知考之年,而善繼述之。若考之身後運吉,自可承先啟後;如考之身後運兇,亦可安分經營,挽回造化。若祖宗富貴,自詩書中來,子孫享富貴,即棄詩書者;若祖宗家業,自勤儉中來,子孫享家業,即忘勤儉者,是割扶桑之乾而接於文梓,未有不稿者,決渭河之水,而入於濕川,鮮有不濁者。何也?其本源各自不相附耳,學者當深思之。


滴天髓( 下冊 )

經 庚申子 排版執字整理 )

    六親論 ( 完 )   


不是冤家不聚頭,生離死別兩悠悠 ; 三寸氣在千般用,一旦無常萬事休 ; 亡羊補牢猶未晚,船到江心補漏遲 ; 人間冷暖情為貴,世事滄桑越堅強。 人間苦空無常, 願世人不分你我,解下心結,能秉燭安然脫迷。 Copyright 2012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免責聲明 | 私隱條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