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* 本網站非常感謝朱界陽館長, 林茂教授和簡群祐先生深入研究及看法 **

 

  明代之前中元節並非「 諸事不宜 」  

 作者:簡群祐


在台灣農曆七月俗稱鬼月,祭祀得非常虔誠,在這段日子裡,傳說有許多孤魂野鬼在街頭飄蕩,享用民間的祭品。洪英聖 ( 1992 ) 在台灣風俗探源裡面談到:「 七月十五這一天又是鬼月的大日子,要舉行大普渡 」、「 中元拜地官,即拜地面人間的各種神明和鬼神,祈求地官赦免人間之罪。」( 註 1 )中元習俗,社會大眾略有了解,本文不就宗教及社會層面探討,謹就歷史角度看問題。


 

一、研究動機

祭祀供養眾鬼,起居作息本應如常,何以鬼月重祭祀又多禁忌?為何諸事不宜?傳統的禁忌,如不結婚、不搬家、夜晚不要吹口哨、不出遠門、不玩水,不在晚上晒衣服等,規矩一籮筐,繪聲繪影的怪事特別多。信者「言之鑿鑿」,懷疑的也寧可信其有。農曆七月本來單純的道教中元或是佛教盂蘭盆會的宗教活動,為何變得規矩如此多? 禁忌是怎麼形成的? 是何時開始轉變的? 值得深入研究。


 

二、中元的歷史

陰曆七月十五日,在民間稱為中元節、鬼節或七月半、麻榖節,這是祭祀祖先、祭拜孤魂野鬼的日子。它是道教的中元,同時也是佛教的盂蘭盆會節。據史記載,最早自南朝梁武帝起,這個節日就蔚然成風,歷經千年演變成為民間歲令重要活動節日之一。《 修行記 》:「七月中元日,地官降下,定人間善惡,道士於是日夜誦經,餓鬼囚徒,亦得解脫。」所謂三官:天官、地官、水官。所謂中元普渡,本是中國道教祭祀的日子,正巧遇上佛教有目蓮救母感人的民間傳說,兩種宗教加上民間信仰因素,就漸漸形成中元普渡的習俗。


 

三、釋道影響中元

盂蘭盆是梵文 Ulambana 的音譯,原意為「 救倒懸 」,也就是解救在地獄裡受苦的鬼魂。盂蘭盆會源自於「 目連尊者 」的母親生前為惡,墮餓鬼道受苦而起。釋迦佛慈悲教人用孝感動上天的方法,使亡親在地府暫時免於受罰。「 佛告目連 :十方眾生, 七月十五日 ,僧自恣時,當為七世父母及現在父母厄難中者,具飯、百味五果、汲灌盆器、香油錠燭、床敷臥具、盡世甘美以著盆中,供養十方大德眾僧。」( 註 2 )佛規又有 :「 一子成道,九祖超升 」的說法,只要子孫好好修道,將來成道時,玄祖也一併成道。中元節是地官赦罪之日,因此道士都在這一天誦經。道教在《 三曹普渡 》經文規定:「 渡生不渡死 」,然而做法事還是以三牲五果普渡十方孤魂野鬼。亡魂並非全經一次超渡就可以得救,還要視靈魂本身生前的功績,和死後所修的德行,加以子孫所回向的功德,神才能憑他的功績用全能去救助他,幫他得到超生的機會。三官大帝地位僅次於玉帝,統御萬靈,得道神仙皆由三官保舉,而地官就是由上古的舜帝膺任。舜是孝子,雖其父、繼母、弟弟對他都不好且有加害之意,但舜並不怨恨,仍能孝敬父母,友愛兄弟,論語云:「夫孝,德之本也,教之所由生也。」因此人世間善惡,道教主張由德本最高標準的人間、天界模範生--地官( 舜帝 )來考察最適合。



 

四、台灣中元普渡的現況

所謂「 普渡 」,原是普遍超度孤魂野鬼的意思,與拜三界公原不相涉,但因為時間的巧合,所以出現把二者合而為一的現象。佛經說地藏王菩薩曾經發願要普渡眾生,所以在每年的七月一日開鬼門,讓身在陰間的眾鬼返回陽世探視自己的親友及子孫,直到七月底,才召眾鬼回地獄。因而從初一「 鬼門開 」到三十「 鬼門關 」這段日子裡,人們為保有生活的平安,不僅婚喪喜慶皆不敢輕舉妄動,每戶人家都要供奉菜飯和祭品,包括衣食住行的器具模型犒勞討好鬼魂。這種祭祀,台灣俗稱「 拜好兄弟 」,祭祀「 好兄弟 」的活動在七月十五日達到最高潮,這天也就是我們慣稱的「 中元節 」。


 

五、禁忌的產生

臺灣民俗文化研究室專責教授林茂賢表示 :「 鬼月的禁忌其實都有原因。因為七月天氣炎熱,容易心情浮躁,做出錯誤決定,所以不適合進行搬家、結婚等重大事情;而暑假期間,青少年容易玩水、飆車,所以才會有不可玩水、不開快車等禁忌。」( 註 3 )( 湛淑婷,2008 )我們發現,從歷時現象看古代沒有那麼多的禁忌,自共時現象看,儒家文化圈,就台灣保留最多的中元禁忌習俗。所以本文主要研究就是從何時開始「 鬼月諸事不宜 」,為何大陸也有中元節,他們有些地方沒有農曆七月的眾多禁忌。


    正 文    

一、緣起

台灣新聞網 99 年 8 月 9 日發布一則新聞:「根據亞洲大學台灣民俗文物館研究指出,自古以來,七月不是鬼月,而是大吉月」( 註 4 )這個訊息引起海內外媒體注意,紛紛前來亞洲大學採訪。據亞洲大學民俗館研究:「清朝勘輿師蔣大鴻《 天元五歌 》中轉述勘輿大師楊救貧之口訣,古來天子七月葬,士庶踰月禮不曠。」 何以帝王崩殂暫厝,另卜七月吉時下葬? 副館長顏榮豐說:「七月為申月,取其在田有上得天時,下得地利,故為申是大吉之月。」顏榮豐還說:「台灣人是明朝時移民來的,是華人世界唯一完整保留明朝七月是鬼月習俗的族群,可說唬弄台灣人 600 多年。」


 

二、討論

新聞見報之後,「 台北過客 」於 8月11日,在部落格發表個人看法:「在南洋一代,不論是新加坡或是馬來西亞等地的華人,每年的七月也都有過『 鬼月 』的習俗,不獨台灣地區而已!」( 註 5 )其實南洋一帶華人,儒家文化圈,是不是生活習俗、信仰都受到「 鄭和下南洋 」的影響,這可以找到答案,本文不想深入探討,但是至少鬼月問題,引發不少爭議倒是事實。清廷官員福建巡撫徐宗幹、台灣兵備道丁曰健合著的《 治臺必告錄 》提到 :「 台地七月普渡之俗,麋費極多 … 傾貲耗產,但知事鬼不知事人 … 」( 註 6 ),足證台灣早期移民,中元普渡拜拜非常奢侈,福建來的巡撫徐宗幹為之瞠目結舌,視為怪異現象。這是否受到明朝愚民政策的遺毒,將鬼月之習俗帶來台灣並保存流傳至今,從其他文獻比對研究才能明白。


 

三、明代宗教管理的態度

明代朱元璋當過和尚,從民間起義,深知民間宗教結社的動員力量。為了鞏固政權,限制宗教發展。「 透過武力與各種制度,把佛教的寺院組織區隔在市井之外,使其處於一種脫社會狀態。」「 官方所祀神祇不設神像僅立牌位…地方官吏及民間另立宮室以奉神像 … 」( 註 7 )明太祖朱元璋又特別篤信風水,深知七月( 申月 )為大吉之月。明朝歷代皇帝除沿古來天子七月葬之俗外,另亦多數選擇農曆七月登基,帝殿( 或是皇陵 )擇正子午( 南北 )。夏起玲( 2010 )引用台灣民俗文物館館長朱界陽的說法 :「 朱元璋為避庶民得到天時與地利而與皇家爭權,因此對外散播七月是鬼月的不祥之月來愚民,並頒皇曆( 即農民曆 )將甚多大吉之時、日改為大凶、大耗之日,以為皇家所用,而庶民則依所頒皇曆作息。」 明太祖朱元璋訂下農曆七月對民間不吉利的曆法,又嚴格管制佛教的發展,到了信奉道教的明世宗,變本加厲,罷毀浮屠庵院。為何民間依然信奉佛教道教? 主政者禁絕淫祀淫祠,官方奉祀的是「 正祀 」,民間是「 淫祀 」,對於民間崇拜鬼神,不管神格高下,只要無害於政權就公認或是默認,對於「 淫祠 」定義因主觀思維的不同而有所改變。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明代官方對於宗教正統與異端的看法

區別 : 正祀

主體 : 祭祀對象多以木製神主、牌位行之 塑

性質 :  強調特定神祇的行政階級

目的 :  教化、統治

意願 :  多形式化、具象徵性

數量 : 單一主體

考量 : 神格化、重視禮法、傳統、政治

 

區別 : 淫祀

主體 塑造神像膜拜

性質 :  強調神祇的神力與靈驗性

目的 :  福報、避禍

意願 :  多主觀認定、具自發性

數量 神人格化,其妻、子女、部屬從祀

考量 不重視神格屬性,功利取向和靈驗主義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本研究參考高致華《 淺談明代之淫祠 》之結論整理製作


高致華( 2002 )在《 淺談明代之淫祠 》裡面提到「 佛道深入中國社會而屹立不搖,歷久不衰,皆非由於經典義理,而在於喪葬超渡,醮祭祈福等世俗化的入世活動所使然。」宗教附屬在社會之下難免失去宗教性。「就施食,作功德,本義是超渡餓鬼,俗世的選擇性,卻已改變了原先本意。」盂蘭盆會無異於一般民俗祭典。道士符法,和尚超渡,符合庶民需要,就融入信仰文化之中。因此在多種因素交互影響下,明代中元當作是鬼月,重視普渡,祭拜好兄弟,各種禁忌開始出現。



四、明代以前農曆七月沒有禁忌

晉代名士,夜半走訪朋友,當時根本沒有所謂的宵禁。另外一個明顯的事例為蘇東坡夜間泛舟的故事:「壬戌之秋,七月既望,蘇子與客泛舟於赤壁之下。」( 註 8 )

 

農曆七月十六日,半夜泛舟遊玩,這是何等浪漫又瘋狂的事。如果宋代已經有中元節禁忌,農曆七月的晚上蘇東坡和楊世昌不可能去泛舟。從《 前赤壁賦 》第一句文章就可以推論,宋代並沒有鬼月的禁忌。


 

五、明清以來中元節的轉變

1、中元節的意義:

從有關中元節的各種傳說中,體認到中元節的祭祀具有雙重的意義,一是闡揚懷念祖先的孝道,一是重視恕道,宏揚樂善好施的義舉。從慈悲的角度看,很有人情味。在慶贊中元的同時,何不跳脫鬼非我族類的角度,期勉人類互助互愛之餘,進而關心不同時空的鬼魂。傳統宗教相信人死後變成鬼魂,悠游於天地之間,但是有些沒有子嗣的孤魂野鬼,無人舉香祭拜。中元普度祭拜無子嗣的孤魂野鬼,讓就是牠們也能享受到人世間的溫暖,這是中國傳統倫理思想「 推己及人 」的延伸。如果再結合目蓮救母的故事,更能夠發揚孝道。


2、中元節的價值:

中元節從開始出現,發展至今,發源地大陸中原並沒有像台灣這樣的規模,在臺灣已成為獨一無二的民俗節日。它不僅將對祖先的崇敬與關懷推廣到他人,同時蘊含著儒家推己及人的精神和悲天憫人的胸襟,這和臺灣移民社會的文化內涵符合。所以不必覺得中元節普渡鬼魂很恐怖,反而應該認定,這是個深具生活意義富有宗教哲理的節日。

3、中元節的負面影響:

中元節負面影響是少數愚民迷信神鬼,太過於虔誠,容易給神棍廟祝一些詐財騙色的下手機會。從媒體報導可以瞭解,有假道士隨便胡謅一個遭遇劫難的理由,讓你相信駭怕,便花錢請他幫你消災。或是乩童假借「 改運 」理由,要女信徒獻身,並趁機性侵。這些事件在台灣各地經常發生,中元「 鬼祟 」事件,往往是有人在後面裝神弄鬼,危言聳聽,並藉機蠱惑人心。


   結 論   

不論這個世上是否有神鬼,是否有沒有迷信,畢竟大家都肯定宗教信仰勸善嚇阻作惡的功能。自從政府提倡改善民俗、節約拜拜以來,各地普渡的盛況和規模已大不如昔。農曆七月一樣有人結婚,調整統計只有三成六不願意鬼月交易房子。( 註 9 )但由中元節原來訴求的重點看,以現今人類對生態環境必須做的改善,應是減少浪費,愛護地球,推廣節能減碳,以發揚中元普渡的善道,符合儒釋道的原始立義。另外如林茂賢說:「和其他節日不同,中元節除了有宗教意義,也有很深的歷史意涵。」( 湛淑婷等,2008 )以基隆為例,當初發生漳泉械鬥,有一百多人因此喪生,地方耆老為了消弭族群紛爭,所以規定各姓氏輪流普渡,讓鄉民互相合作。後來基隆、淡水曾發生中法戰爭、抗日戰爭,昔日「唐山過臺灣」等移民有渡黑水溝的風險,所以普渡也是對這些在戰爭、移民開墾過程中失去性命的先民,表達感恩悼念之意。現在中元依然保留大拜拜習俗,祭祀孤魂野鬼也不是那麼神祕可怕,禁忌也逐漸打破。是不是當年朱元璋私心自用,捏造中元鬼月諸事不宜,為了子孫世代帝王權位,這個鬼月禁忌的問題,依照科學標準去檢驗,甚至讓數據統計去說話。迷信成分最終自然淡化,節慶的歷史意義逐漸增強宗教風貌也就慢慢還原。



引註 :

1)洪英聖,1992。台灣民俗探源。台灣省政府新聞處編印。台中市。

2)丁仲祜,1970。盂蘭盆經箋註。《 丁氏佛學叢書 》。台北 :北海出版事業。

3)湛淑婷等,2008。中元普度傳承孝道和仁心。聯合報,97年8月6日。台北市。

4)夏起玲,2010。亞洲大學台灣民俗文物館為鬼月正名。台灣新聞網,99年8月9日。台中市。

5)台北過客,2010。部落格文章

http://blog.udn.com/stevenlino/4310436 

6) 徐宗幹、丁曰健,1866。治臺必告錄。台灣。

7)高致華,2002。正統與異端-淺談明代之淫祠。財團法人交流協會日台交流協會 - 歷史研究者交流事業報告書。台北市。

8)王基倫、顏瑞芳,2008。高職國文第四冊。東大圖書公司。台北市。P.70

9)邢筠,2010。陰陽殊途,人鬼同屋─搶救鬼月風水大作戰。《 窩雜誌 》八月號。



不是冤家不聚頭,生離死別兩悠悠 ; 三寸氣在千般用,一旦無常萬事休 ; 亡羊補牢猶未晚,船到江心補漏遲 ; 人間冷暖情為貴,世事滄桑越堅強。 人間苦空無常, 願世人不分你我,解下心結,能秉燭安然脫迷。 Copyright 2012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免責聲明 | 私隱條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