甲木參天,胞胎要火,春不容金,秋不容土,

火熾乘龍,水蕩騎虎,地潤天和,植立千古。

乙木雖柔,刲羊解牛,懷丁抱丙,跨鳳乘猴,

虛濕之地,騎馬亦憂,藤蘿繫甲,可春可秋。

丙火猛烈,欺霜侮雪,能煆庚金,逄辛反怯,

土眾成慈,水猖顯節,虎馬犬鄉,甲來焚滅。

丁火柔中,內性昭融,抱乙而孝,合壬而忠,

旺而不烈,衰而不窮,如有嫡母,可秋可冬。

戊土固重,既中且正,靜翕動闢,萬物司命,

水潤物生,火燥物病,若在艮坤,怕衝宜靜。

己土卑濕,中正蓄藏,不愁木盛,不畏水狂,

火少火晦,金多金光,若要物昌,宜助宜幫。

庚金帶煞,剛健為最,得水而清,得火而銳,

土潤則生,土乾則脆,能嬴甲兄,輸於乙妹。

辛金軟弱,溫潤而清,畏土之疊,樂水之盈,

能扶社稷,能救生靈,熱則喜母,寒則喜丁。

壬水汪洋,能洩金氣,剛中之德,周流王滯,

通根透癸,衝天奔地,化則有情,從則相濟。

癸水至弱,達於天津,龍德而運,功化斯神,

不畏火土,不論庚辛,合戊化火,化象斯真


論運與看命無二法也。看命以四柱干支,配月令之喜忌,而取運則又以運之干,配八字之喜忌。故運中每運行一字,即必以此一字,配命中干支而統觀之,為喜為忌,吉凶判然矣。

 

富貴定於命,窮通系乎運,命如植物之種子,而運則開落之時節也。雖有佳命而不逢時,則英雄無用武地,反之,八字平常而運能補其缺,亦可乘時崛起。此所以有“ 命好不如運好 ”之說也。看命取用之法,不外乎扶抑、去病、通關、調候、助旺諸法( 詳論用神節 )。取運配合,不過助我喜用,補其不足,成敗變化,大致相同,原文甚明不贅。特運以方為重,如寅卯辰東方,巳午未南方,申酉戌西方,亥子丑北方是也。如庚申辛酉,甲寅乙卯,干支相同,無論矣。甲午、乙未、丙寅、丁卯,木火同氣,庚子、辛丑、壬申、癸酉,金水同氣,為喜為忌,大致相同。如丙子丙申,火不通根,庚寅辛卯,金不通根,則干之力微,而方之力重。干為喜則為福不足,為忌則為禍亦不足。故看運須十年並論,不能以一字之喜忌,斷章取義也。

 

何為喜。命中所喜之神,我得而助之者是也。如官用印以制傷,而運助印;財生官而身輕,而運助身;印帶財以為忌,而運劫財;食帶煞以成格,身輕而運逢印,煞重而運助食;傷官佩印,而運行官煞;陽刃用官,而運助財鄉;月劫用財,而運行傷食。如此之類,皆美運也。


 

命中喜神或用神,行運助之,即為吉運。官格見傷,忌也,用印製傷,可以去病。行運助印者,如以木為印,而行東方甲乙是也。如印露傷藏,官煞運亦美。傷露印藏,忌見官煞,而財運破印,則大忌矣。


身弱用印,帶財為忌,運行劫財,則去其病。身強印旺,喜財損印,則以財鄉為美,而忌劫財矣。

 

食神帶煞,身弱則剋洩交加,運逢印綬,制傷化煞滋身,三得其美,若身強煞旺,以食制煞為用,則喜行食傷運矣。傷官佩印者,月令傷官,日元持印,印露通根,運行官煞,生起印綬為美,若印藏傷露,則官煞忌見矣。更有傷官太旺,運喜財鄉,洩傷之氣,四柱雖佩印而不為用,則不能以官煞為美也。陽刃用官煞,而原局刃旺,則喜行財鄉,生起官煞,若刃輕而官煞重,則宜助其刃。月劫用財,則惟有食傷為美,若行財運,要四柱原有食傷方可,即通關之意也。此其大概,更於八格取運詳之。

 

何謂忌。命中所忌,我逆而施之者是也。如正官無印,而運行傷;財不透食,而運行煞;印綬用官,而運合官;食神帶煞,而運行財;七煞食制,而運逢梟;傷官佩印,而運行財;陽刃用煞,而運逢食;建祿用官,而運逢傷。如此之類,皆敗運也。


 

命中用神或喜神,宜其生旺者,而行運抑之,即逆運也。如正官為用,以財生官為喜,而運行食傷,若原局有印,尚可回剋食傷以護官星,無印則用神被傷矣。財不透食者,柱有食神而不透支也。運行七煞,若透食傷,尚可回剋以護財,不透則食生財而不制煞,煞洩財之氣以攻身。


印綬用官者,月令印綬而透官星,以官生印也。運合官者,如甲生子月,透辛為用,而運行丙火;丙生卯月,透癸為用,而運行戊土。合去官星,為破格也。

 

食神帶煞,謂月令食神而干帶煞也。運行財地,則財化食以生煞。七煞食制者,月令七煞,取食制煞為用也。運行梟地,則梟奪食以護煞,同為破格矣。

 

月令傷官,身強用財,身弱佩印。用財而行劫財之鄉,佩印而行財破印之地,是為破用。陽刃用煞,建祿用官,同以日元太旺,取官煞裁制祿刃為用,運逢食傷,去其官煞,則祿刃太旺而傷身。

 

總之取運與看命無二法,日元為主,合我之需要為用神,助我之需要為喜神,行運助我喜用為吉運,逆我喜用為劣運。

 

其有似喜而實忌者,何也。如官逢印運,而本命有合,印逢官運,而本命用煞之類是也。凡取運必兼顧四柱之神,方能定其喜忌,所謂 “ 運行一字,必以此一字配命中干支而統觀之 ” 是也。官逢印運而本命有合者,如甲木日元,辛酉月,戊辰年,行癸浮水印運,則戊癸合,反傷官星也。用官星者以才印為輔,如用才生官者,亦忌印運,洩官之氣,不必定有合也。用印逢官,本為吉運,然原命為煞重身輕,用印化煞之局,則以印劫扶身為美,再行官煞,均非所宜,非指官煞混雜論也。

 

有似忌而實喜者,何也。如官逢傷運,而命透印,財行煞運,而命透食之類是也。


用官星以傷官為忌,若原局透食神,則可以生財制煞,不畏官煞之運。用財星者,以七煞為忌,若原局透食神,則可以生財制煞,不畏官煞之地。雖非佳運,而有解神,所謂逢凶化吉是也。

 

又有行干而不行支者,何也。如丙生子月亥年,逢丙丁則幫身,逢巳午則相沖是也。丙生子月亥年,壬癸水秉令乘旺,行丙丁運則為比劫幫身,行巳午運則為衰神沖旺,反增水勢,是行干而不行支也。又有行支而不行干者,何也。如甲生酉月,辛金透而官猶弱,逢申酉則官植根,逢庚辛則混煞重官之類是也。此須分別官星之旺弱。若官星弱,運至西方申酉,為官星得地,逢庚辛為混煞重官,嫌其夾雜。若官星旺,則申酉庚辛同忌矣。又須辨其透與不同,若官星弱,藏支而不透支,運逢辛為官星透清,非重官也。又有干同一類而不兩行者,何也。如丁生亥月,而年透壬官,逢丙則幫身,逢丁則合官之類是也。



合煞為喜,合官為忌。如丙生亥月,透壬為煞,逢丙幫身,逢丁合煞,雖同為吉運而不同,蓋丙僅助身,而丁合煞為權也。丁生亥月,透壬為官,逢丙幫身,逢丁合官為忌也。丁生亥月,透壬又透戊,為官星遇傷,逢壬為傷官見官,逢癸則化傷為劫,不但幫身,且解官星之厄。若此之類,不勝備舉,為喜為忌,須體察原局干支日主喜忌而定之。

 

又有支同一類而不兩行者,何也。如戊生卯月,丑年,逢申則自坐長生,逢酉則會丑以傷官之類是也。


支之變化,較之天干尤為復雜。如上例戊生卯月,生於子年,逢申則會水生官,逢酉則傷剋官星;丁生酉月逢午為祿堂劫財,逢巳則會成財局;丁生酉月辰年,辰酉本可合金,而又生財,運逢子,子辰會起水局,反洩財之氣。若此之類,亦不勝備舉也。

 

又有同是相沖而分緩急者,何也。沖年月則急,沖日時則緩也。此說未可拘定 。沖提綱月令為重,余支為輕;沖喜用所在地為重,非重用所有地為輕。又有就支神性質分別者,蓋寅申巳亥四生之地為重,氣尚微弱,逢沖則壞也。子午卯酉氣專而旺,或成或敗,隨局而定,而辰戌丑未為兄弟朋沖,無關緊要。《 滴天髓 》所謂“ 生方怕動庫宜開,敗地逢沖仔細推 ”是也。


 

又有同是相沖而分輕重者,何也。運本美而逢沖則輕,運既忌面又沖則重也。沖剋須看喜忌,運喜而沖忌則輕,運忌而沖喜則重。更須推看流年,或運雖為喜而流年並沖,亦不為吉。

 

又有逢沖而不沖,何也。如甲用酉官,行卯則沖,而本命巳酉相會,則沖無力;年支亥未,則卯逢年會而不沖月官之類是也。

 

逢沖不沖者,因有會合解沖也。甲用酉官,原局有巳丑,則官星會局,卯沖無力;原局有亥或未,運至卯則三合會局而不沖。參閱刑沖會合解法。

 

又有一沖而得兩沖者,何也。如乙用申官,兩申並而不沖一寅,運又逢寅,則運與本命,合成二寅,以沖二申之類是也。

 

兩申不沖一寅之說,未可盡信。沖者,剋也,寅即甲,庚即申,甲遇兩庚,豈不剋乎?特兩申一寅,氣不專注,譬如兩庚一乙,妨合不專,運再逢乙,則兩庚各合一乙而情專。沖亦如是,運再逢寅,以一沖而引起兩沖也( 參閱刑沖會合解法 )。此皆取之要法,其備細則於各格取運章詳之。

  運  完 ) 

經 庚申子 排版執字整理 )


不是冤家不聚頭,生離死別兩悠悠 ; 三寸氣在千般用,一旦無常萬事休 ; 亡羊補牢猶未晚,船到江心補漏遲 ; 人間冷暖情為貴,世事滄桑越堅強。 人間苦空無常, 願世人不分你我,解下心結,能秉燭安然脫迷。 Copyright 2012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免責聲明 | 私隱條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