滴天髓( 下册 )六亲论   

( 经 庚申子 排版执字整理 )


  一、夫妻   

夫妻因缘宿世来,喜神有意傍天财。

原注:妻与子一也,局中有喜神,一生富贵在于是,妻子在于是。大率依财看妻,如喜神即是财神,其妻美而且富贵;喜神与财神不相妒忌亦好,否则克妻,亦或不美,或欠和。然看财神,又须活法,如财神薄,须用助财;财旺身弱,又喜比劫;财神伤印者,要官星;财薄官多者,要伤官。财气未行,要冲者冲,泄者泄;财气流通,要合者合,库者库。或财神泄气太重,比劫透露,及身旺无财者,必非夫妇全美者也。至于财旺身强者,必富贵而多妻妾,看着当审辨轻重何如。


任氏曰:子平之法,以财为妻,财是我克。人以财来侍我,此理出于正论,又以财为父者,乃后人谬也。若据此为确论,则翁女同宗,岂不失伦常乎?虽分偏正之说,究竟勉强。财之偏正,无非阴阳之别,并不换他气,且世无犯上之理,宜辨而辟之。如果财为父,官为子,则人伦灭矣,不特翁妇同宗,则显然祖去生子孙,有是理乎?是以六亲之法,今当更定。


生我者为父母,偏正印绶是也;我生者为子女,食神伤官是也。我克者为妇妾,偏正财星是也,克我者为官鬼,祖父是也;同我者为兄弟,比肩劫财是也。此理正名顺,乃不易之法。


夫财以妻论,财星清,则中馈贤能;财神浊,则河东狮吼。清者,喜神即是财星,不争不妒是也。浊者,生煞坏印,争妒无情是也。


旧书不管日主之衰旺,总以阳刃劫财主克妻,究其理则实非,须分日主衰旺喜忌之别,四柱配合活看为是。



如财神轻而无官,比劫多,主克妻。

财神重而身弱,无比劫,主克妻。

官杀旺而用印,见财星,主妻陋而克。

官杀轻而身旺,见财星,遇比劫,主妻美而克。

劫刃重,财星轻,有食伤,逢枭印,主妻遭凶死。

财星微,官杀旺,无食伤,有印绶,主妻有弱病。
劫刃旺,而财轻,有食伤,妻贤不克,妻陋必亡。

官星弱,遇财星,妻陋不克。

身强煞浅,财星滋杀,

官轻伤重,财星化伤,

印绶重叠,财星得气者,

主妻贤而美,或得妻财臻富。

杀重身轻,财星党杀,官多用印,

财星坏印,伤官佩印,财星得局者,

主妻不贤而陋,或因妻招祸伤身。

日主坐财,财为喜用者,必得妻财。
日主喜财,财合闲神而化财者,必得妻力。
日主喜财,财合闲神而化忌神者,主妻有外情。
日主忌财,财合闲神而化财者,主琴瑟不和。

皆以四柱情势、日主喜忌而论。

若财星浮泛,宜财库以收藏;

财星深伏,宜冲动而引助。须细究之。



癸卯  乙丑  庚申  丁丑

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

此造寒金坐禄,印绶当权,足以用火敌寒。所忌者,年干癸水克丁为病,全赖月干乙木通根,泄水生火,此喜神即是财星也。更喜财星逢合,谓财来就我,其妻贤淑勤能,生三子,皆就书香。



丁未  乙巳  丁酉  癸卯
甲辰  癸卯  壬寅  辛丑  庚子  己亥 

丁火生于孟夏,柱中枭劫当权,一点癸水,不足相制,最喜坐下酉金,冲去卯木,生起癸水。出身贫寒,癸运入学,又得财巨万;壬运登科,辛丑选知县,仕至郡守。此造若无酉金,不但无财,而且名亦不成矣。


乙亥  庚辰  丙申  壬辰
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
丙火生于季春,印绶通根生旺,日主坐财,时干又透壬水,必以乙木为用。可嫌者,乙庚化金,生杀坏印,其妻不贤,妒悍异常,无子而绝。财之为害。可畏哉!




二、子女  

子女根枝一世传,喜神看与杀相连。

原注:大率依官看子,如喜神即是官星,其子贤俊,喜神与官星不相妒亦好,否则无子,或不肖,或有克。然看官星,又要活法,如官轻须要助官;杀重身轻,只要印比;无官星,只论财;若官星阻滞,要生扶冲发;官星泄气太重,须合助遥会;若杀得身轻而无制者,多女。


任氏曰:以官为子之说,细究之,终有犯上之嫌。夫官者,管也。朝廷设官,官治万民,则不敢妄为,循守规矩。家庭必酋长为管,出入动作,皆遵祖父训是也。不服官府之治者,则为逆子;夫命者理也,岂可以民为子而犯上乎?莫非论命竟可无君无父乎?谚云,“父在子不得自专”,若以官为子,父反以子管治,显见父不得自专矣,故俗以克父克母为是,有是理乎?今更定以食伤为子女。


书云,“食神有寿妻多子,时逢七煞本无儿”,“食神有制定多儿”,此两说,可谓确据矣。然此亦死法,倘局中无食伤无官杀者,又作何论?故命理不可执一,总要变通为是,先将食伤认定,然后再看日主之衰旺,四柱之喜忌则用之。故“喜神看与杀相连”者,乃通变之至论也。


日主旺,无印绶,有食伤,子必多。
日主旺,印绶重,食伤轻,子必少。
日主旺,印绶重,食伤轻,有财星,子多而贤。
日主旺,印绶多,无食伤,有财星,子多而能。
日主弱,印绶轻,有财星,子必无。
日主弱,食伤重,印绶无,亦无子。
日主弱,食伤轻,无比劫,有官星,子必无。
日主弱,官杀重,印绶轻,微伏财,必多女。
日主弱,七杀重,食伤轻,有比劫,女多子少。
日主弱,官杀重,无印比,子必无。
日主旺,食伤轻,逢印绶,遇财星,子少孙多。
日主旺,印绶重,官杀轻,有财星,子虽克则有孙。
日主旺,食伤旺,有印绶,遇财星,虽有若无。
日主弱,官杀旺,有印绶,遇财星,有子必逆。
又有日主旺,无印绶,食伤伏,有官杀,子必多者。

又有日主旺,比劫多,无印绶,食伤伏,子必多者。

盖母多灭子之意也。

故木多火熄,金克木则生火;

火多土焦,水克火则生土;

土重金埋,木克土则生金;

金多水渗,火克金刚水克火则生水;

水多木浮,土克水则生木。

以官杀为子也,此之谓也。


明虽以官杀为子也,暗仍以食伤为子,此逆局反克相生之法,非竟以官杀为子也。大率身旺财为子,身衰印作儿,此皆余之试验者,故敢更定,仔细推之,无不应也。(用神为子,忌神为女)



辛丑  辛丑  戊戌  癸丑

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  乙未

此造日主旺,比劫多,年月伤官并透通根,丑为湿土,能生金蓄水,戌为火库,日主临之,不致寒冻也,是以家业富厚,更喜运走西方不悖,余虽断其多子,实不敢定其数目,询之云,自十六岁生子,每年得一子,连生十六子,并无损伤。此因命之美,印星不现,辛金明润不杂木火之妙也。


癸亥  甲子  丁酉  癸卯
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

此造杀官当令,嫌其甲木透干,不能弃命从杀,只得杀重用印,则忌卯酉逢冲,去甲木之旺地。所生妻生八女,妾生入女,竟儿子。所谓身衰印作和,此财星坏印之故也。


乙未  辛巳  戊戌  丁巳
庚辰  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

戊土生于巳月,柱中火土本旺,辛金露而无根;兼之己时,丁火独透克辛,局中全无湿气;更嫌年干乙木,助火之烈,所以克两妻,生十二子,刑逝十子。现存二子。


戊子  癸亥  壬戌  甲辰
甲子  乙丑  丙寅  丁卯  戊辰  己巳

壬水生于孟冬,喜其无金,食神独透,所以书香小就,甲寅入泮,有十子皆育。其不妻者,无财之妙也;秋闱不利者,无地寅卯也。此造如戌土换之以木,青云得路矣。




庚寅  丙戌  辛亥  辛卯

丁亥  戊子  己丑  庚寅  辛卯  壬辰

辛金生于戌月,印星当令;又寅 拱丙生天干,比劫不能下生亥水;又亥卯拱木,四柱皆成财官,二妻四妾生三子皆克,生十二女又克其九。还喜秋金有气,家业丰隆。



丁酉  丁未  戊戌  丁巳

丙午  乙巳  甲辰  癸卯  壬寅  辛丑

土生夏令,重叠印绶,四柱全无水气,燥土不泄火生金,克三妻五子。至丑运湿土晦火生金,又会金局,得一子方育。


由此数造观之,食神伤官为子也明矣。凡子息之有无,命中有一定之理,命中子只有五数,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也。当令者倍之,休囚者减半,除加减之外而多者,此秉赋之故也。


辛卯  辛卯  甲辰  丁卯
庚寅  己丑  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

此造春木雄壮,金透无根,喜其丁火透露,伤其辛金,所以已丑戊子运中,不但得子不育,而且财多破耗,丁亥支拱木而干透火,丁财并益,丙戌俞美,生五子,家业增新,由此观之,凡八字之用神即是子星,如用神是火,其子必在木火运星,或木火流年得;如不是木火运年得,必子息翕中多木火,或木火日主,否则难抬,或不肖,试之屡验,然命内用神,不物妻财子禄,而穷通寿夭,皆在用神一字定之,其可忽诸 ?

    


  三、父母  

父母或降与或替,岁月所关果非细。

原注:子平之法,以财为父,以印为母,以断其吉凶,十有九验,然看岁月为紧。岁气有益于月令者,及岁月不伤夫喜神者,父母必昌。岁月财气斩丧于时干者,先克父;岁月印气斩丧于时支者,先克母。又须活看其局中之大势,不可专论财印,中间有隐露其兴亡之机,而不必在于财印者。与财生印生之神,而损益舒得所,及阴阳多寡之论,无有不验。


任氏曰:父母者,生身之根本,是以岁月所关,知其与替之不一,可谓正理不易之法也。原注竟以财印分属父母,又论克父母之说,无把握,仍惑于谷书之谬也。夫父母届可以克字加之?当更定丧亲、刑妻、克子为至理。如年月官印相生,日时财伤不犯,则上叨荫庇,下受儿荣;年月官印相生,日时刑伤冲犯 ,则破荡祖业,败坏门风。年官月印,月官年印,祖上清高;日主喜官,时日逢伤,日主喜印,时日逢财,必败祖辱宗,年财月印,日主喜印,时日逢官印者,知其帮父兴家;年伤月印,日主喜印,时日逢官者,知其父母创业之命。年印月财,日主喜印,时上遇官者,知其父母破败;时日逢印者,知其自创成家。年官月印,日主喜官,时日逢财,出身富贵,守成之造;年伤月劫,日主喜财,时日逢财或伤者,出身寒窘,创业之命。年劫月财,日主喜财,遗绪丰勇,日主喜劫,清高贫寒。年官月伤,日主喜官,时日适官必跨灶,时日遇劫,必破败。总之财官印绶,在于年月,为日主之喜,父母不贵亦富;为日主之忌,不贫亦贱,宜详说察之。



癸卯   乙丑   丙子   己丑
甲子   癸亥   壬戌   辛酉   庚申   己未

此造官印透而得禄,财星藏而归库,格局未尝不美,所嫌者,丑时伤官肆逞,官星退气,日主衰弱,全赖乙木生火而卫官。年月官印相生,亦出身官家,至亥支入泮;壬戌水通根,破耗异常加捐出仕,不过清规;至酉运,财星坏印,竟伏国刑。


乙卯   丁亥   戊午   丙辰
丙戌   乙酉   甲申   癸未   壬午   辛巳
戊土生于孟冬,财星临旺,官印双清坐禄,日元临旺逢生,四柱纯粹可观,五行生化有情,喜用皆有精神,所以行运不破局,身出官家,连登科甲,生五子皆登仁籍,富贵福寿之造也。



丁巳   辛亥   戊子   戊午
庚戌   己酉   戊申   丁未   丙午   乙巳
此造柱中三火二土,似乎旺相,不知亥子当权,冲坏印绶,天干火土虚脱,其祖上大富,至父辈破败;兼之初运西金地,生助旺水,半生颠连不遇。及交丁未,运转南方,接连丙午二十年,大遂经营之愿,发财十余万。




乙亥   辛巳   丙辰   癸巳
庚辰   己卯   戊寅   丁丑   丙子   乙亥
此造支逢两禄乘权,年干印透通根,凡推命者,作旺论用,以财星断其名利双收。然丙火生于孟夏,火气方进,年干印绶,被月干财星所坏,巳亥逢冲,破禄去火,则金反得生扶,木火失势。又坐下辰土,窃去命主元神,时干癸盖头,巳火亦伤,必作弱推,用以巳火。初运东方木土,出身遗业丰厚,丙子火不通根,官星得地,定多破耗,丑运生金泄火刑克异常,定粗十去八九,夫妇皆亡 。





  四、兄弟  

兄弟谁废与谁兴,提用财神看重轻。

原注:败财比肩羊刃,皆兄弟也。要在提纲之神,与财神喜神较其重轻,财官弱,三者显其攘夺之迹,兄弟必强;财官旺,三者出其助主之功,兄弟必美;身与财官平,而三者伏而不出,兄弟必贵;比肩重而伤民财杀亦旺者,兄弟必富。身弱而帮者不显,有印而兄弟必多;身旺而三者又显,无官而兄弟必衰。


任氏日比肩为兄,败财为弟,禄刃亦同此论。如杀旺无食,杀重无印,得败财合杀,必得弟力;杀旺食轻,印弱逢财,得比肩敌杀,必得兄力;杀旺食轻,印弱逢财,得比肩敌杀,必得兄财轻劫重,印绶制伤,不免司马之忧;财官失势,劫刃肆逞,周公之虑。财生杀党,比劫帮峰,大被可以同眠;杀重无印,主衰伤伏,鸽原料能无兴叹。杀旺印伏,比肩无气,弟虽敬而史必衰;官旺印轻,财星得气,兄虽爱而弟无成。日主虽衰,印旺月提,兄弟成群;身旺逢枭,劫重无官,独自主持,财轻劫重,食伤化劫,可无斗粟尺布之谣;财轻遇劫。官得明显,不作煮豆燃萁之咏。枭比重逢,财轻杀伏,未免折翎之悲啼;主衰有印,财星逢劫,反许棠棣之竞秀。不论提纲之喜忌,全赁日主之爱憎,审察宜精,断。




丁亥  壬寅  丙子  丁酉
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
丙火生于春初,谓相火有焰,不作旺论。月干壬水通根,亥子杀旺无制,喜其丁午寅亥合而化印,以杂为恩。时支财星,生官坏印,以杂为恩。时支财星,生官坏印,又得丁火盖头,使其不能克木,所以同胞七人,皆就书香,而且兄爱弟敬。




癸巳  戊午  丙午  庚寅
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

此造羊刃当权,又逢生旺,更可嫌者,戊癸合而化火,财为众劫所夺,兄弟六人,皆不成器,遭累不堪。余造年月日皆同,换一壬辰时,弱杀不能相制,亦有六弟,得力者早亡,其余皆不肖,以致拖累破家。总之劫刃太旺,财官无气,兄弟反少,纵有,不如无也。然官杀太旺亦伤残,必须身财并旺,官印通根,可敦友爱之情。



  五、何知章  

何知其人富?财气通门户。

原注:财旺身强,官星卫财,忌印而财能坏印,喜印而财能生官,伤官重面财神流通,财神重而伤官有限,无财而暗成财局,财露而伤亦露者,此皆财气通门户,所以富也。夫论财与论妻之法,可相通也,然有妻贤而财薄者,亦有财富有妻伤者,看刑冲会合。但财神清而身旺者妻美,财神浊而身旺者家富。


任氏曰:身旺财弱无官者,必要有食伤;身旺财旺无食伤者,必须有官有杀。身旺印旺食伤轻者,财星得局,身旺官衰印绶重者,财得当令,身旺劫旺,无财印而有食伤者;身弱财重,无官印而有比劫者,皆财气通门户也。财即是妻,可以通论也。若清财妻美,浊财家富,其理虽正,尚未深论之也。如身旺有印,官星泄气,四柱不见食伤得财星生官,无食伤则财星亦浅,主妻美而财薄也;身旺无印,官弱逢伤,得财星化伤生官,则亦通根,官亦得助,不特妻美,而且富厚;身旺官弱,食伤重见,财星不与官通,家虽富而妻必陋也;身旺无官,食伤有气,财星不与劫连,无印而妻财并美,有印则财旺妻伤。此四者宜细究之。


甲申  丙子  壬寅  辛亥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
壬水生于仲冬,羊刃当权,年月木火无根,日支食神冲破,似乎平常。然喜日寅时亥,乃木火生地;寅亥合,则木火之气愈贯;子申会,则食神反得生扶,所谓财气通门户也。富有百余万,凡巨富之命,财星不多,只要生化有情,即是财气通门户,若财临旺地,不宜见官,日主失令,必要比劫助之,期为美也。


壬申  丙午  癸亥  戊午
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

癸水生于仲夏,又逢午时,财官太旺。喜其日元得地,更妙年干劫坐长生,财星有气,尤羡五行无木,财水泄而火无助,壬水可用。且运走西北,金水得地,遗绪不丰,自创四五十万,一妻四妾八子。



何知其人贵?官星有理会。

原注:官旺身旺,印绶卫官,忌劫而官能去劫,喜印而官能生印,财神旺而官星通达,官星旺而财神有气,无官而暗成官局,官星藏而财神亦藏者,此皆官星有理会,所以贵也。夫论民与论子之法,可相通也,然有子多而无官者,身显而无子者,亦看刑冲会合。但官星清而身旺者必贵;官星浊而身旺者必多子;至于得象得气、得局、得格者,妻子富贵两全。


任氏曰:身旺官弱,财能生官,官旺身弱,官能生印,印旺官衰,财能坏印,印衰官旺,财不现,劫重财轻,官能去劫,财星坏印,官能生印,用官,官藏财亦藏,用印,印露官亦露者,皆官星有理会,所以贵显也。如身旺官旺印亦旺,格局最清,而四柱食伤,一点不混,财星又不出现,官星之情依乎印,印之情依乎日主,只生得一个本身,所以有官无子也;纵使稍杂食伤,亦被印星所克,子亦艰难。如身旺官旺印弱,食伤暗藏,不伤官星,不受印星所克,自然贵而有子;必身旺官衰,身伤有气,有印而财有坏印,无才而暗成财局,不贵而子必富;如身旺官衰,食伤旺而无财,有子必贫;如身弱官旺,食伤旺而无印,贫而无子,或有印逢财,亦同此论。


癸卯  癸亥  丁卯  辛亥
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

此造官杀乘权,原可畏也,然喜支拱印局,巧借栽培,流通水势,官星有理会。第嫌初运庚申辛酉,生杀坏印,偃蹇功名;己未支全印局,干透食神,云程直上,仕至尚书。然有其命必得其运,如不得其运,一介寒儒矣。


癸酉  丁巳  丙午  壬辰
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

丙火生于孟夏,坐禄临旺,喜其巳酉拱金,财生官,官制劫,更妙时透壬水,助起官星,以成既济。三旬外运走北方水地,登科发甲,名利双辉。勿以官杀混杂为嫌也,身旺者,必要官杀混杂而发也。


甲午  丙寅  辛酉  己丑
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

此造财临旺地,官遇长生,日主坐禄,印绶通根,天干四字,地支皆临禄旺,五行无水,清而纯粹。春金虽弱,喜其时印通根得用,庚运帮身。癸酉看登科;午运杀旺,病晦刑丧;辛运己卯年发甲入词林;后运金水帮身,仕路未可限量也。


乙巳  辛巳  庚辰  甲申
庚辰  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

庚金生于立夏前五日,土当令,火未司权,庚金之生坐实,且辰支申昌,生扶并旺,身强杀浅。嫌其财露无根逢劫,所以出身贫寒;一交丁运,官星元神发露,戊寅己卯两年,财星得地,喜用齐来,科甲联登,又入词林。书云,“以杀化权,定显露门贵客”,此之谓也。



何知其人贫?  财贫神反不真。

原注:财神不真者,不但泄气被劫也,伤轻财重伤气泄,财轻官重财气泄,伤重印轻身弱,财重却轻身弱,皆为财神不真也。中有一味清气,则不贱。


任氏日:财神不真者有九,如财重而食伤多者,一不真也;财轻喜食伤而印旺者,二不真也;财轻劫重,食伤不现,三不真也;财多喜劫,官星制劫,四不真也;喜印而财星坏印,五不真也;忌印而财星生官,六不真也;喜财而财合闲神而化者,七不真也;忌财而财合闲神化财者,八不真也;官杀旺而喜印,财星得局者,九不真也。此九者,财神不真之正理也,然贫者多富者少,故贫有几等之贫,富有几等之富,不可概定。有贫而贵者,有贫而正者,有贫而贱者,宜分辨之。如财轻官衰,逢食伤而见印绶者,或喜印,财星坏印,得官星解者,此贵而贫也;官杀旺而身弱,财星生助官杀,有印财一衿易得,无印则老儒冠,此清贫之格,所为皆正也,财多而心事必欲贪死,官旺而心志必欲求之,非合而合,不从而从,合之不化,从之不真,此等之命,见富贵而生谄容,遇财利而忘恩义,谓贫而贱也,即侥幸致富,亦不足贵也,凡败业破家之命,初看似呼佳美,非财官双美,即干支双清,非杀印相生,即财临旺地,不知财官虽可养命荣身,必先要日主旺相,主能任其财官,若太过不及,皆为不真,能散能耗则有之,终不能臻富贵也,此等格局最多,难以枚举,宜细究之。



壬子  戊申  戊戌  辛酉
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  甲

戊土生于孟秋,支在西方,秀气流行,格局本佳,出身大富。所嫌者,年干壬水能根会局,则财星反不真矣。兼之运走西北金水之地,所以轻财重义,耗散异常,惟戌运入泮得子。辛亥壬子贫乏不堪。



癸卯  甲寅  丁巳  己酉
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

此造财藏杀露,杀印相生,又联珠相生,似乎贵格,所以祖业二十余万;不知年干之杀无根,其菁华尽被印绶窃去,必用酉金之财。盖头覆之以土。似科有情,但木旺土虚,相火逢生,则巳酉不会,财不真矣。一交壬子,泄金生木,一败如灰;至亥支,印遇长生,竟遭饿死。




庚午  壬午  丙寅  庚寅
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

此夏火逢金,财滋弱杀,两支不杂,杀刃神清,定然名利双辉。不知地支木火,不载金水,杯水车薪,不但不能制火,反泄财星之气,夏月庚金败绝,财之不真可知矣。早运癸未、甲申、乙酉土金之地,丰衣足食;一交丙戌,支全火局,刑妻克子,破耗异常,数万家业,尽付东流;丁亥合壬寅而化木,孤苦不堪而死。



乙卯  乙酉  庚寅  壬午
甲申  癸未  壬午  辛巳  庚辰  己卯

秋金乘令,财官并旺,食神吐秀,大象观之,富贵之命。第财星太重,官星拱局,日主反弱,不任其财官,全赖劫刃扶身,被卯冲午克,时干壬水,不能克火,反泄日元之气,财财星不真矣。初运甲申禄旺,早年入泮,其后运走南方 ,贫乏不堪。



辛丑  丙申  癸巳  庚申
乙未  甲午  癸巳  壬辰  辛卯  庚寅

此财星坐禄,一杀独清,似乎佳美,所嫌者,印星太重,丑土生金泄火,丙辛合而化水,以财为用,申又合巳,则财更不真。初运乙未甲午,木火并旺,祖业颇丰;一交癸巳,皆从申合,一败如灰,竟为乞丐。



庚辰  乙酉  丁丑  乙巳
丙戌  丁亥  戊子  己丑  庚寅  辛卯

丁火日元,时逢旺地,两印生身。火焰金叠,似乎富格,不知月干乙木,从庚而化,支会金局,四柱皆财,反不真矣。祖业亦丰,初运丙戌丁亥,比劫帮身,财喜如心;戊子已丑,生金晦火,财散人离,竟冻饿而死。



何知其人贱? 官星还不见。

原注:官星不见者,不但失令被伤也。身轻官重,官轻印重,财重无官,官重无印者,皆是官星不见也。中有一味浊财,则不贫;至于用神无力而忌神太过,敌而不受降,助旺欺弱,主从失宜,岁运不辅者,既贫且贱。


任氏曰:此段原注太略,然富贵之中,未当无贱,贫贱之中,未当无贵,所以贱之一字,不易知也。如身弱官旺,不用印绶化之,反以伤官强制;如身弱印轻 不以官星生印,反以财星坏印;如财重身轻,不以比劫帮身,反以比劫夺财,合此格者,忘却圣贤明训,不思祖父积德,以致灾生不测,,殃及子孙。如身弱印轻,官旺无财,或身旺官弱,财星不现,合此格者,处贫困不改其节,遇富贵不易其志,非礼不行,大义不取。故知贪财改帛而恋金谷者,竟竟遭一时之显戮,乐箪瓢而甘沿履者,终受千载之令各,是以有三等官星不见之理,如官轻印重而身旺,或官重印轻而身弱,或官印两平而日主休囚者,此上等官星不见也,如官旺喜印,财星坏印,或官杀重无印,食伤强制,或官多忌财,财星得局,或喜官星,而官星合他神化伤者。或忌官星,他神合官星又化官者,此下等官星不见也。细究之,不但贵贱分明,而贤不肖亦了然矣。



丁丑  壬子  丁亥  甲辰
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

丁火生于仲冬,干透壬水,支全亥、子、丑北方,官星旺格;辰乃湿土,不能制水,反能晦火,谓清枯之象,官星反不真也。喜其无金,气势纯清,其为人学问真确,处世无苟,训蒙度日,苦守清贫,上等官星不见也。



丙辰  庚寅  丙午  壬辰
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

此造财绝无根,官又无气,兼之运走东南之地,幼年丧父,依母转嫁他姓;数年母死,牧牛度日,稍长则卖力佣工;后双目失明,不能佣作,求乞自活。



丁卯  甲辰  辛亥  癸巳
癸卯  壬寅  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

此春金逢火,理宜印化杀,财星坏印,癸水克丁,亥水冲巳,似乎制杀有情,不知春水休囚,木火并旺,不但不能克火,反去生木泄金;财官本可荣身,而日空不能胜任,虽心专必欲求之。亦何盖哉!出身未属微贱。初习梨园,后因失音随官;人极伶俐,且极会趋逢,随任数年,发财背主,竟损纳从九品出仕,作威作福,无所不为;后因犯事革职,依然落魄。



何知其人吉?喜神为辅弼。

原注柱中所喜之神,左右终始,皆得其力者必吉,然大势平顺,内体坚厚,主从得宜,纵有一二忌神,适来攻击,亦不为凶,譬之国内安和,不愁外寇。


任氏曰:喜神者,辅用助主之神也。凡八字先要有喜神,则用神势,一生有吉无凶,故喜神乃吉神也。若柱中有用神而无喜神,岁运不逢忌神无害,一遇忌神必凶,如戊土生于寅月,以寅中甲木为用神,忌神必是庚辛申酉之金,日主元神厚者,以壬癸亥子为喜神,则金见水而贪生,不来克木矣;日主元神薄者,以丙丁巳午为喜神,则金见水而畏,亦不来克木矣。如身弱以寅中丙火用神,喜天干透出,以水为忌神,以比动为喜神,所以用官用印有别,用官者,身旺可以财为喜神,用印身弱,而后用官为喜神,无喜神,而用神得秉令,气象雄壮,大势坚固,四柱安和,用神紧贴,不争不妒者,即遇忌神,亦不为凶。如原局无喜神,有忌神,或暗伏或出现,或与用神紧贴,或争或妒,或用神不当令,或岁运引出忌神、助起忌神,譬之国家有奸臣,私通外寇,两来夹攻,其凶立见。论土如此,余皆类推。



甲子  丙寅  戊寅  己未
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  甲戌

春初土虚,杀旺逢财,以丙火为用,喜其财印相隔,生生不悖;更妙未时帮身为喜,四柱纯粹,主从得宜。所以早登甲第,一生有吉无凶,仕至观察,后退归优游林下,生六子皆登科第,夫妇齐眉,寿越八旬。



丙申  己亥  庚辰  戊寅
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

此寒金喜火,得时支寅木之生,则火有焰,然有财杀,必先身旺。妙在年支坐禄,三印贴生,更妙亥水当权,申金含生忘冲。无火则土冻金寒,无木则水旺火虚,以火为用,以木为喜,木火两字,缺一不可。所以生平无凶无险,登科发甲,宦海无波,后裔济美,寿至八旬之外。




何知其人凶? 忌神辗转攻。

原注:财官无气,用神无力,不过无所发达而已,亦无刑凶也。至于忌神太多,或刑或冲,岁运助之。辗转攻击,局内无备御之神,又无主从,不免刑伤破败,犯罪受难,到老不古。


任氏曰:忌神者,损害体用之神也。故八字先要有喜神,则忌神无势。以忌神为病,以喜神为药,有病有则吉,有病无药则凶,一生吉少凶多者,皆忌神得势之故耳。如寅月生人,不用甲木而用戊土,则甲木为当令这忌神,看日主之意向,或喜火以化之,或用金以制之,安顿得好,又逢岁运扶喜抑忌,亦可转凶为吉;岁运又不来扶喜抑忌,又不与忌神结党者,不过终身碌碌,无所发达而已;若无火之化、金之制,又遇水之生,岁运又党助忌神,伤我喜神,辗转相攻,凶祸多端,到老不吉。论木如此,余可类推。



乙亥  戊寅  丙子  甲午
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

丙火生于寅月,印星当令,时逢刃旺,甲乙并旺透,四柱无金;寅亥化木,子水冲破,官星无用,必以月干戊土为用。忌神即是甲木,亥子之水,反生旺木,所谓忌神辗转攻也。初交丁丑,生助用神,祖业十余万,其乐自如;一交丙子,火不通根,父母双亡,连遭回禄;乙亥水木并旺,又遭回禄,克三妻四子,赴水而亡。



辛巳  庚寅  丙辰  己丑
己丑  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  甲申

丙火生寅,木嫩火相,未为旺也,生丑时,窃去命主元神,以寅木为用。所嫌庚金当头之忌,木嫩逢金,火虚见泄。初交己丑戊子,生金泄火,幼丧父母,孤苦不堪;丁亥丙戌,火在西北,不能去尽忌神,所以历尽风霜,稍成家业;一交乙酉,干支皆化忌神,刑妻克子,遭水厄而亡。




何知其人寿?性定元神厚

原注:静者寿,柱中无冲无合,无缺无贪,则性定矣。元神存者,不特精气神气皆全之谓也,官星不绝,财神不灭,伤官有气,身弱印旺,提纲辅主,用神有力,时上生根,运无绝地,皆是元神厚处。细究之,大率甲乙寅卯之气,不遇冲战泄伤、偏旺浮泛而安顿得所者心寿。木属仁,仁者寿,每每有验,故敢施之于笔。若贫贱之人而亦能寿者,以其禀得一个身旺,或身弱而运行生地,食禄不缺故耳。


任氏曰:仁、静、宽、德、厚,此五者,皆寿征也。四柱得地,五行停匀,所合者皆闲神,所化者皆用神,冲去者皆忌神,留存者皆喜神,无缺无陷,不偏不枯,则性定矣。性定不生贪恋之私,不做苟且之事,为人宽厚和平,仁德兼资,未有不富贵福寿者也。元神厚者,官弱逢财,财轻遇食,身旺而食伤发秀,身弱而印绶当权,所喜者皆提纲之神,所忌者皆失令之物,提纲与时支有情,行运与喜用不悖,是皆元神厚处,宜细究这。清而纯粹者,必富贵而寿;浊而混杂者,必贫贱而寿。



辛丑  癸巳  甲子  丙寅
壬辰  辛卯  庚寅  己丑  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

此从巳火起源头,生丑土,丑土生辛金,辛生癸,癸生甲,甲生丙火;甲禄居寅,癸禄居子,丙禄居巳,官坐财地,财逢食生,五行元刘皆厚 ,四柱通根生旺,左右上下有情,为人刚柔相济,仁德兼资,贵至三品,富有百万,子十三人,寿至百岁,无疾而终。



己酉  乙亥  丙寅  戊子
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

此以酉金为源头,生亥水,亥水合寅而生丙,丙火生戊土,元神皆厚。乡榜出身,仕至观察,为人宽厚端方,九子二十四孙,富有百余万,寿至百二十岁,无疾而终。



己酉  辛未  壬寅  壬寅
庚午  己巳  戊辰  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

此以未土为源头,生辛金,辛金生壬水,壬水生寅木,四柱生化有情,元神厚而纯粹。所喜者,火喜其包藏不露。早登科甲,仕至三品;为人品行端方,廉和仁厚;八子十九孙,寿至九旬有六。



丁未  庚戌  庚辰  丙子
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  乙巳  甲辰

此以丁火为源头,生土,土生金,两藏财库,身旺用官。中年行运不背,所以早登乡榜,名利双辉。为人有刚明决断之本,无刻薄欺瞒之意。惜乎无木,火之元神不足,孙枝虽旺,子息未免多损之忧。



乙未  戊寅  乙卯  庚辰
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

此支类东方,正曲直仁寿格,大势观之,财官有气,名利裕如。第五行火不出现,财之元神虚脱,寅卯东方木旺,官司星之根亦薄。所以一生操剥削,资囊未满先倾,且平生仗义疏财;为人无骄谄,存古道,苦守清贫;生四子皆得力,寿至九十四岁。



癸丑  甲寅  戊戌  庚申
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

戊戌日逢庚申时,食神有力,杀旺无印,足以强制。生八九子,有三四子贵显而授一品之诰封者,土金有情之妙也。其为人贪恶两备者,不能化杀之故也,淫靡无礼者,火不现,水得地之故也。盖寅申冲,则丙火必坏,丑戌刑则丁火亦伤,兼之癸水透,则日主之心志必合,而求之不顾;寅戌支藏之火,暗中克尽,夫火司礼,为人岂可无礼?无礼则无所不为矣!设使年干癸水,换于丁火,未有不仁德者也。其富贵福寿,皆申时之力,亦祖德宗功所致也。后生落头疽而死,由已积恶多端,而天诛之矣。



戊辰  庚申  己卯  戊辰
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

此土金伤官,辰中癸水,正财归库,申中壬水,正财逢生,劫虽旺,而不能夺;且土气尽归于金,伤官化劫,暗处生财,兼之独杀为权,故为人权谋异众,地支皆阴湿之气,作事诡谲多端,一生所重者财,而少仁义,至四旬无子,娶两妾又无子。寿至九旬外,异财如命,卒后家业四十余万,分夺而尽。细究之,皆因财星守于藏蓄,不得流行之故也,财不流行,秋金逢土而愈坚,生意遂绝耳,大凡财厚无子者,皆类此格,故无子之人,其性情必多鄙吝,不知财散则民聚,倘使富人无子能轻其财于亲族之中,分多润寡,何患无子哉?即如此造,金气太坚,水不露头,未得生生之妙,能散其财,则金自流行,子必招矣。然散亦有功过,散财于僧道,有过无功;散财于亲族,有功无过。修德获报,人事原可挽回;作善隆祥 ,天心讵难感召,寿本五福之首,寿而无子,终于无益;与其富寿而无子,不若贫寿而有子也。



何知其人夭? 气浊神枯了。

原注:气浊神枯之命极易看,印绶太旺,日主无着落,财杀太旺,日主无依倚,忌神与喜神杂而虞,四柱与用神反而绝,冲而不和,旺而无制,湿而滞,燥而郁,精流气泄,月悖时脱,此皆无寿之人也。


任氏日:气浊神枯之命,易中之难看者,“气浊神枯”四字,可分言之,浊字作一弱字论,气浊者,日主失令,用神浅薄,忌神深重,提纲与时支不照,年支与日支不和,喜冲而不冲,忌合而反合,行运与喜用无情,反与忌神结党,虽不寿而有子。神枯者,身弱而印绶太重,身旺而克泄全无,然重用印,而财星坏印,身弱无印,而重叠食伤,或金寒水冷而土湿,或火炎土燥而木枯者,皆夭而无子也。



乙丑  乙酉  丙辰  辛卯
甲申  癸未  壬午  辛巳  庚辰  己卯

此造三印扶身,辰酉合而不冲,四柱无水,似呼中格。第支皆湿土,晦火生金,辰及木之余气,与酉合财,木不能托根,与酉化金,则木反被其损,天干两乙,地支不载,凋可知矣,由此推之,日元虚弱,至午运,破酉卫卯,得一子;辛巳全会金局坏印,则元气大伤,会财则财极必反,夫妇双亡。



己丑  戊辰  辛亥  戊戌
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

此重重厚土,埋藏脆嫩之金,五行无木,未得疏扬之利;一点亥水克绝,支藏甲乙,无从引助;然春土气虚,藏财可用,初运东方木地,疪荫有余;寅运得一子。乙丑运,土又通根而夭。



壬寅  壬寅  甲寅  壬申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
春木重逢禄,支得申时,似乎时杀留清,不知木旺金缺,必要有火才佳;天于三壬,寅中丙火受克,神枯可知。至丙支,逢三壬回克,家业败尽,夭而无子。凡水木并旺无土者,最忌火运,即不伤身,刑耗异常。若俗论必用申金,两火克金之故也。如丙火克金为害,则前之乙已运,紧克申金,而且三刑,何反美乎?



辛丑  辛丑  癸酉  癸丑
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  乙未

此重重湿土,叠叠寒金,癸水浊而且冻,所谓阴之甚,寒之至者也。毫无生发,气浊神枯,故春人愚昧不堪,一事无成,至戊戌运,生金克水而夭。以俗论之,两干不杂,金水双清,地支三杀,杀印相生之美,定为贵格,前则春木带嫩金。斩削成大器,皆作名利两全之格也,不知夭命,皆类此格,学者宜深究之。



  六、女命章  

论夫论子要安样,气静平和妇道章,

三奇二德虚好语,咸池驿马半推详。

原注:局中官星明顺,夫贵而吉,理自然矣。若官星太旺,以伤官为夫,官星太微,以财为夫;比肩旺而无官,以伤官为夫;伤官旺而无财官,以印为夫,满局官星欺日主者,喜印绶而夫不克身也;满局印绶泄官星这气者,喜财而身不克失也。大体与男命论子论贵之理相似。局中伤官清显,子贵而亲,不必言也。若伤官太旺,以印为子;伤官太微,以比肩为子,印绶旺而无伤官者,以财为子也;财神旺而泄食伤者,以比肩为子也。不必专执官星而论夫。专执伤食而论子。但以安祥顺静为贵,二德三奇不必论,咸池驿马纵有验,总之于理不长。其中究论,不可不详。


任氏曰:女命者,先观夫星之盛衰,则知其贵同也。次察格局之清浊,则知其贤愚也。淫邪嫉妨,不离四柱之情;贞静端庄,总在五行之理。是以审察宜精,贞妇不遭谬妄;详究宜确,淫秽难逃正论。二德三奇,乃好事之妄造;咸池驿马,是后人之谬言。不孝翁姑,只为财轻劫重;不敬丈夫,皆因官弱身强。官旺明显,夫主峥嵘;气静和平,妇道柔顺。若乃官星太旺,无比劫以印为夫;有比劫而无印绶者,以伤食为夫;官星太弱,有伤官,以财为夫,无财星而比劫旺者,亦以伤食为夫;满盘比皆而无印无官者,又以伤食为夫;满局印绶而无官无伤者,以财为夫;伤官旺,日主衰,以印为夫;日主旺,食伤多,以财为夫;官星轻。印绶重,亦以财为夫。


财乃天之恩星,女命身旺无官,财星得令得局者,上格也。若论刑伤,又有生克之理存焉。官星微,地财星,日主强,伤官重,必克夫;官星微,无财星,比劫旺,必欺夫;官星微,无财星,日主旺,印绶重,必欺夫克夫;官星弱,印绶多,无财星,必克夫;比劫旺而无官,印旺无财,必克夫;官星旺,印绶轻,必克夫;比劫旺,无官星,有伤官,印绶重,必克夫;食神多,官星微,有印绶,遇财星,必克夫。


凡女命之夫星,即是用神,女命之子星,即是喜神,不可专论官星为夫、伤食为子。



日主旺,伤官旺,无印绶,有财星,子多而贵;

日主旺,伤官旺,无财印,子多而强;

日主旺,伤官轻,无财印,子多而富;

日主旺,无食务,官得局,子多而贤;

日主旺,无食伤,有财星,无官杀,子多而能。

日主弱,食伤重,有印绶,无财星,必有子。

日主弱,食伤轻,无财星,必有子,

日主弱,财星轻,官印旺,必有子,

日主弱,官星旺,无财星,有印绶,必有子,

日主弱,无官星,有伤皆,必有子,

日主旺,有印绶,无财星,子必少;

日主旺,比肩多,无官星,有印绶,于必少;

日主旺,印绶重,无财星,必无子;

日主弱,伤官重,印绶轻,必无子;

日主弱,财星重,逢印绶,必无子,

日主弱,官杀旺,必无子,

日主弱,食伤旺,无印绶,必无子。


火炎土燥无子,土金湿滞无子,水泛木浮无子,金寒水冷无子,重叠印绶无子,财官太旺无子,满局食伤无子。以上无子者,有子必克夫,不克夫亦夭。至于淫邪之说,亦究四柱之。



日主旺,官星微,无财星,日主足以敌之者;

日主旺,官星微,伤食重,无财星,

日主足以欺之者;

日主旺,官星弱,

日主之气,生助他神而去之者;

日主旺,官星弱,官星之气,合日主而化者;

日主旺,官星弱,官星之气,依日主之势者;

日主弱,无财星,有食伤,逢印绶,

日主自专其主者;

日主旺,无财星,官星轻,食伤重,官星无依倚者;

日主旺,官无根,

日主不顺官星,合财星而去者;

日主弱,伤食重,印绶轻者;


日主弱,食伤重,无印绶,有财星者;食伤当令,财官失势者;官无财滋,比劫生食伤者;满局伤官无财者;满局官星无印者;满局比劫无食伤者;满局印绶无财者,皆淫贱之命也。总之,伤官不宜重,重必轻佻美貌而多淫也;伤官身弱有印,身旺有财者,必聪明美貌而贞洁也。凡观女命,关系非小,不可轻断淫邪,以渎神怒。然亦不可一例言命,或由祖宗遣孽。或由家门气数,或由丈夫不肖,或由母姑不良,幼失闺训,或由气习不善,无谨饬闺门,任其盗性越礼,入寺烧香,游玩看戏听词,男女混杂,初则阶下敷陈,久则内堂演说,始而或言贤孝节义之故事,继而渐及淫邪苟合之秽词,保无触念动心乎?所以居家第一件事,在严肃闺门。闺帏之内,不出戏言,则刑干之化行矣;房帷之中,不闻戏笑之声,则相敬之风著矣。主家者不可不慎之。



戊申  甲寅  壬寅  丁未
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

壬水生于孟春,土虚木盛。制杀太过。寅申逢冲,本是克木,不知木旺金缺。金反被伤,则戊土无根依抚,而日主之壬水,可任性而行,见其财星有势,自然从财而去,以致伤夫败业,弃子从人也。



丁未  乙巳  甲午  丁卯
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

甲午日元,生于巳月,支类南方,干透两丁。火势猛烈。泄气太过,局中无水,只可用劫。初运又走火地,是以早刑夫主。人极聪明美貌,而轻佻异常,不能守节。至戊申运,与木火争战,不堪言矣。



戊戌  己未  丙辰  戊戌
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

满局伤官,五行无木,印星不现,格成顺局,故其人聪明美貌。第四柱无金,土过燥厚,辛金夫星投墓于戌,是以淫乱不堪。夫遭凶死,又随人走,不二三年又克,至乙卯运,犯土之旺,自缢而死。



戊午  乙丑  戊戌  丙辰
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

戊土生于丑月,土旺用事,木正凋枯,且丑乃金库,辛金伏藏,不能托根;更兼辰戌冲去藏官,置夫主于度外,且中运西方金地,淫贱不堪。




己亥  丙寅  丁亥  庚戌
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

丁火生于寅月,木正当权,火逢相旺,必以亥水官星为夫明矣。年支亥水合寅化木,而日支亥水,必要生扶为是;时干庚金隔绝,无生扶之意,又逢戌土紧克之,则日主之情,必向庚金矣。所以淫贱之至也。


丁未  癸丑  庚子  丁亥
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

寒金喜火,嫌其支全亥子丑。北方水旺,又有干癸克丁,丑未冲去丁火余气,五行无木,未得生化之情。时干之丁虚脱无根,焉能管伏庚金?而日主之情,不顾丁火可知,所以水性杨花也。



丁丑  癸丑  庚子  乙酉
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

庚金生于季冬,不但寒金喜火,而且时逢阳刃印绶当权,足以用火敌寒;月干癸水,通根禄支,克绝丁火,其意足以欺官;时逢乙木,喜而合之,其情必向财矣。所以背夫而去,淫秽不堪也。



丁丑  壬子  辛巳  丙申
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

壬水合去丁火之杀,丙火官星得禄于日支,似乎佳美,所以出身旧家,因其貌美而菁媚。群以赛杨妃称之。四五岁时,眉日秀丽,及十三四益娇冶,成为画中人。年十八,归士人妻,士素醇谨好学,惑而昵爱之,逾年而学废,竟以痨病而死。从此淫秽不堪,后身败名裂。无所依托,自缢而死。此造因多合之故耳。夫十士之合。以官化伤官,谓贪合忘官,且巳申合亦化伤官,丁壬合则暗化财星,其意中将丙火置之度外明矣。其情必向丁壬一边,况乎干支皆合,无往不是意中人也 ?


戊子  戊午  癸酉  戊午
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

癸水生于午月,财官并旺,坐下印绶,年支坐禄,未尝不中和。天干三透戊土,争合癸水,则日主之情,竟无定见;地支两午坏酉,而财官之势,不分强弱,日主之情,自然依财势而去。只有年干正夫无财势。其力量不敌月时两干之官,故将正无置之不顾矣。运至乙卯,木生火旺,月时两土,仍得生扶,年干之土无化而受克,所以夫得疾而死,后淫秽异常,尤物祸人,信哉!



乙未  辛巳  乙亥  丙戌
壬午  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  己丑

年月日六字观之,乙木生于巳月,伤官当令,最喜坐下亥印冲巳制伤,不特日主喜其滋扶,抑且辛金得其卫美,正所谓伤官用印,独杀留清,不但貌美,而且才高,书画皆精。所嫌戌时紧克亥水,暴阳一透,辛金受伤,既不利于夫子之宫,兼损坏乎生平之性矣。



丁巳  戊申  癸丑  乙卯
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

此造官星食神坐禄,印绶当令逢生,财生官旺,不伤印绶,印绶当令,足以扶身,食神得地,一气相生,五行停匀,安详纯粹。夫荣子贵,受两代一品之封。



乙亥  癸酉  甲辰  丙寅
甲戌  乙亥  丙子  丁丑  戊寅  乙卯  庚辰  辛巳

八月官星财星助金,生于寅时,年时两支逢生得禄,火水干透,无相克之势,有生化之情。财星得地,四柱通根,五行不悖,气静和平纯粹,生化有情。夫荣子贵,受一品之封。



辛酉  壬辰  丁巳  甲辰
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

伤官虽旺,合酉化金,则官星之元神愈厚矣。巳火拱金,辰土引之,则财之元神更固矣。时透印绶,助日主之光辉,制辰土之伤官,所谓木不枯,火不烈,水不涸,土不燥,金不脆,气静和平之象。夫荣子贵,受一品封。


己巳  癸酉  壬辰  甲辰
甲戌  乙亥  丙子  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

秋水通源,印星秉令,官杀虽旺,制化合宜,更妙时透甲木,制杀吐秀,一派纯粹之气,所以人品端庄,精于诗书。喜运途无火。官不助,印不伤,夫星贵显,子嗣秀美,诰封二品之荣。



庚辰  壬午  乙亥  癸未
辛巳  庚辰  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

木生午月,火势猛而金柔脆之时,喜壬癸通根制火,辰土泄火生金,则火土不烈燥,水木不枯涸,接续相生,清而纯粹。为女中才子,生三子,夫任京官,家道清寒。在家教子读书,二子登科,一子发甲,夫官郎中,子官御史,受二代之封。



庚辰  戊寅  乙酉  壬午
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

乙木生于春初,木嫩金坚,最喜午时制杀卫身,寒木向阳,官印双清,财星生官,不坏印绶,纯粹安和。夫官二品,五子二十三孙,一生无疾,夫妇齐眉,寿至八旬外,无疾而终,后裔皆显贵。



丙辰  癸巳  丁丑  甲辰
壬辰  辛卯  庚寅  己丑  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

丁火生于仲冬,干透壬水,支全亥、子、丑北方,官星旺格;辰乃湿土,不能制水,反能晦火,谓清枯之象,官星反不真也。喜其无金,气势纯清,其为人学问真确,处世无苟,训蒙度日,苦守清贫,上等官星不见也。


丙辰  庚寅  丙午  壬辰

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
此造财绝无根,官又无气,兼之运走东南之地,幼年丧父,依母转嫁他姓;数年母死,牧牛度日,稍长则卖力佣工;后双目失明,不能佣作,求乞自活。



丁卯  甲辰  辛亥  癸巳
癸卯  壬寅  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
此春金逢火,理宜印化杀,财星坏印,癸水克丁,亥水冲巳,似乎制杀有情,不知春水休囚,木火并旺,不但不能克火,反去生木泄金;财官本可荣身,而日空不能胜任,虽心专必欲求之。亦何盖哉!出身未属微贱。初习梨园,后因失音随官;人极伶俐,且极会趋逢,随任数年,发财背主,竟损纳从九品出仕,作威作福,无所不为;后因犯事革职,依然落魄。





   何知其人吉?喜神为辅弼。

原注柱中所喜之神,左右终始,皆得其力者必吉,然大势平顺,内体坚厚,主从得宜,纵有一二忌神,适来攻击,亦不为凶,譬之国内安和,不愁外寇。


任氏曰:喜神者,辅用助主之神也。凡八字先要有喜神,则用神势,一生有吉无凶,故喜神乃吉神也。若柱中有用神而无喜神,岁运不逢忌神无害,一遇忌神必凶,如戊土生于寅月,以寅中甲木为用神,忌神必是庚辛申酉之金,日主元神厚者,以壬癸亥子为喜神,则金见水而贪生,不来克木矣;日主元神薄者,以丙丁巳午为喜神,则金见水而畏,亦不来克木矣。如身弱以寅中丙火用神,喜天干透出,以水为忌神,以比动为 喜神,所以用官用印有别,用官者,身旺可以财为喜神,用印身弱,而后用官为喜神,无喜神,而用神得秉令,气象雄壮,大势坚固,四柱安和,用神紧贴,不争不妒者,即遇忌神,亦不为凶。如原局无喜神,有忌神,或暗伏或出现,或与用神紧贴,或争或妒,或用神不当令,或岁运引出忌神、助起忌神,譬之国家有奸臣,私通外寇,两来夹攻,其凶立见。论土如此,余皆类推。



甲子  丙寅  戊寅  己未
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  甲戌

春初土虚,杀旺逢财,以丙火为用,喜其财印相隔,生生不悖;更妙未时帮身为喜,四柱纯粹,主从得宜。所以早登甲第,一生有吉无凶,仕至观察,后退归优游林下,生六子皆登科第,夫妇齐眉,寿越八旬。



丙申  己亥  庚辰  戊寅
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

此寒金喜火,得时支寅木之生,则火有焰,然有财杀,必先身旺。妙在年支坐禄,三印贴生,更妙亥水当权,申金含生忘冲。无火则土冻金寒,无木则水旺火虚,以火为用,以木为喜,木火两字,缺一不可。所以生平无凶无险,登科发甲,宦海无波,后裔济美,寿至八旬之外。



何知其人凶?忌神辗转攻。

原注:财官无气,用神无力,不过无所发达而已,亦无刑凶也。至于忌神太多,或刑或冲,岁运助之。辗转攻击,局内无备御之神,又无主从,不免刑伤破败,犯罪受难,到老不古。


任氏曰:忌神者,损害体用之神也。故八字先要有喜神,则忌神无势。以忌神为病,以喜神为药,有病有则吉,有病无药则凶,一生吉少凶多者,皆忌神得势之故耳。如寅月生人,不用甲木而用戊土,则甲木为当令这忌神,看日主之意向,或喜火以化之,或用金以制之,安顿得好,又逢岁运扶喜抑忌,亦可转凶为吉;岁运又不来扶喜抑忌,又不与忌神结党者,不过终身碌碌,无所发达而已;若无火之化、金之制,又遇水之生,岁运又党助忌神,伤我喜神,辗转相攻,凶祸多端,到老不吉。论木如此,余可类推。



乙亥  戊寅  丙子  甲午
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

丙火生于寅月,印星当令,时逢刃旺,甲乙并旺透,四柱无金;寅亥化木,子水冲破,官星无用,必以月干戊土为用 。忌神即是甲木,亥子之水,反生旺木,所谓忌神辗转攻也。初交丁丑,生助用神,祖业十余万,其乐自如;一交丙子,火不通根,父母双亡,连遭回禄;乙亥水木并旺,又遭回禄,克三妻四子,赴水而亡。




辛巳  庚寅  丙辰  己丑
己丑  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  甲申

丙火生寅,木嫩火相,未为旺也,生丑时,窃去命主元神,以寅木为用。所嫌庚金当头之忌,木嫩逢金,火虚见泄。初交己丑戊子,生金泄火,幼丧父母,孤苦不堪;丁亥丙戌,火在西北,不能去尽忌神,所以历尽风霜,稍成家业;一交乙酉,干支皆化忌神,刑妻克子,遭水厄而亡。



何知其人寿? 性定元神厚

原注:静者寿,柱中无冲无合,无缺无贪,则性定矣。元神存者,不特精气神气皆全之谓也,官星不绝,财神不灭,伤官有气,身弱印旺,提纲辅主,用神有力,时上生根,运无绝地,皆是元神厚处。细究之,大率甲乙寅卯之气,不遇冲战泄伤、偏旺浮泛而安顿得所者心寿。木属仁,仁者寿,每每有验,故敢施之于笔。若贫贱之人而亦能寿者,以其禀得一个身旺,或身弱而运行生地,食禄不缺故耳。


任氏曰:仁、静、宽、德、厚,此五者,皆寿征也。四柱得地,五行停匀,所合者皆闲神,所化者皆用神,冲去者皆忌神,留存者皆喜神,无缺无陷,不偏不枯,则性定矣。性定不生贪恋之私,不做苟且之事,为人宽厚和平,仁德兼资,未有不富贵福寿者也。元神厚者,官弱逢财,财轻遇食,身旺而食伤发秀,身弱而印绶当权,所喜者皆提纲之神,所忌者皆失令之物,提纲与时支有情,行运与喜用不悖,是皆元神厚处,宜细究这。清而纯粹者,必富贵而寿;浊而混杂者,必贫贱而寿。



辛丑  癸巳  甲子  丙寅
壬辰  辛卯  庚寅  己丑  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

此从巳火起源头,生丑土,丑土生辛金,辛生癸,癸生甲,甲生丙火;甲禄居寅,癸禄居子,丙禄居巳,官坐财地,财逢食生,五行元刘皆厚 ,四柱通根生旺,左右上下有情,为人刚柔相济,仁德兼资,贵至三品,富有百万,子十三人,寿至百岁,无疾而终。




己酉  乙亥  丙寅  戊子
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

此以酉金为源头,生亥水,亥水合寅而生丙,丙火生戊土,元神皆厚。乡榜出身,仕至观察,为人宽厚端方,九子二十四孙,富有百余万,寿至百二十岁,无疾而终。




己酉  辛未  壬寅  壬寅
庚午  己巳  戊辰  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

此以未土为源头,生辛金,辛金生壬水,壬水生寅木,四柱生化有情,元神厚而纯粹。所喜者,火喜其包藏不露。早登科甲,仕至三品;为人品行端方,廉和仁厚;八子十九孙,寿至九旬有六。




丁未  庚戌  庚辰  丙子
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  乙巳  甲辰

此以丁火为源头,生土,土生金,两藏财库,身旺用官。中年行运不背,所以早登乡榜,名利双辉。为人有刚明决断之本,无刻薄欺瞒之意。惜乎无木,火之元神不足,孙枝虽旺,子息未免多损之忧。



乙未  戊寅  乙卯  庚辰
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

此支类东方,正曲直仁寿格,大势观之,财官有气,名利裕如。第五行火不出现,财之元神虚脱,寅卯东方木旺,官司星之根亦薄。所以一生操剥削,资囊未满先倾,且平生仗义疏财;为人无骄谄,存古道,苦守清贫;生四子皆得力,寿至九十四岁。




癸丑  甲寅  戊戌  庚申
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

戊戌日逢庚申时,食神有力,杀旺无印,足以强制。生八九子,有三四子贵显而授一品之诰封者,土金有情之妙也。其为人贪恶两备者,不能化杀之故也,淫靡无礼者,火不现,水得地之故也。盖寅申冲,则丙火必坏,丑戌刑则丁火亦伤,兼之癸水透,则日主之心志必合,而求之不顾;寅戌支藏之火,暗中克尽,夫火司礼,为人岂可无礼?无礼则无所不为矣!设使年干癸水,换于丁火,未有不仁德者也。其富贵福寿,皆申时之力,亦祖德宗功所致也。后生落头疽而死,由已积恶多端,而天诛之矣。



戊辰  庚申  己卯  戊辰
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

此土金伤官,辰中癸水,正财归库,申中壬水,正财逢生,劫虽旺,而不能夺;且土气尽归于金,伤官化劫,暗处生财,兼之独杀为权,故为人权谋异众,地支皆阴湿之气,作事诡谲多端,一生所重者财,而少仁义,至四旬无子,娶两妾又无子。寿至九旬外,异财如命,卒后家业四十余万,分夺而尽。细究之,皆因财星守于藏蓄,不得流行之故也,财不流行,秋金逢土而愈坚,生意遂绝耳,大凡财厚无子者,皆类此格,故无子之人,其性情必多鄙吝,不知财散则民聚,倘使富人无子能轻其财于亲族之中,分多润寡,何患无子哉?即如此造,金气太坚,水不露头,未得生生之妙,能散其财,则金自流行,子必招矣。然散亦有功过,散财于僧道,有过无功;散财于亲族,有功无过。修德获报,人事原可挽回;作善隆祥 ,天心讵难感召,寿本五福之首,寿而无子,终于无益;与其富寿而无子,不若贫寿而有子也。





何知其人夭? 气浊神枯了。

原注:气浊神枯之命极易看,印绶太旺,日主无着落,财杀太旺,日主无依倚,忌神与喜神杂而虞,四柱与用神反而绝,冲而不和,旺而无制,湿而滞,燥而郁,精流气泄,月悖时脱,此皆无寿之人也。


任氏日:气浊神枯之命,易中之难看者,“气浊神枯”四字,可分言之,浊字作一弱字论,气浊者,日主失令,用神浅薄,忌神深重,提纲与时支不照,年支与日支不和,喜冲而不冲 ,忌合而反合,行运与喜用无情,反与忌神结党,虽不寿而有子。神枯者,,身弱而印绶太重,身旺而克泄全无,然重用印,而财星坏印,身弱无印,而重叠食伤,或金寒水冷而土湿,或火炎土燥而木枯者,皆夭而无子也。




乙丑  乙酉  丙辰  辛卯
甲申  癸未  壬午  辛巳  庚辰  己卯
此造三印扶身,辰酉合而不冲,四柱无水,似呼中格。第支皆湿土,晦火生金,辰及木之余气,与酉合财,木不能托根,与酉化金,则木反被其损,天干两乙,地支不载,凋可知矣,由此推之,日元虚弱,至午运,破酉卫卯,得一子;辛巳全会金局坏印,则元气大伤,会财则财极必反,夫妇双亡。



己丑  戊辰  辛亥  戊戌
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
此重重厚土,埋藏脆嫩之金,五行无木,未得疏扬之利;一点亥水克绝,支藏甲乙,无从引助;然春土气虚,藏财可用,初运东方木地,疪荫有余;寅运得一子。乙丑运,土又通根而夭。




壬寅  壬寅  甲寅  壬申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
春木重逢禄,支得申时,似乎时杀留清,不知木旺金缺,必要有火才佳;天于三壬,寅中丙火受克,神枯可知。至丙支,逢三壬回克,家业败尽,夭而无子。凡水木并旺无土者,最忌火运,即不伤身,刑耗异常。若俗论必用申金,两火克金之故也。如丙火克金为害,则前之乙已运,紧克申金,而且三刑,何反美乎?




辛丑  辛丑  癸酉  癸丑
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  乙未

此重重湿土,叠叠寒金,癸水浊而且冻,所谓阴之甚,寒之至者也。毫无生发,气浊神枯,故春人愚昧不堪,一事无成,至戊戌运,生金克水而夭。以俗论之,两干不杂,金水双清,地支三杀,杀印相生之美,定为贵格,前则春木带嫩金。斩削成大器,皆作名利两全之格也,不知夭命,皆类此格,学者宜深究之。





   七、小儿  

论财论杀论精神,四柱和平易养成,

气势攸长无削丧,杀关虽有不伤身。

原注:财神不党七杀,主旺精神贯足,干支安顿和平。又要看气势,如气势在日主,而日主雄壮者;气势在财官,而财官不叛日主;气势在东南,而五七岁之前,不行西北;气势在西北,而五七岁之前,不行东南。行运不逢前丧,此为气势攸长,虽有关杀,亦不伤身。


任氏曰:小儿之命,每见清奇可爱者难养,混浊可憎者易成,虽关家门之气数,亦看根源之浅深。且小儿之命,是犹果苗之初出,宜乎培植得好,固不待言。然未生之前,父母不禁房事,毒受胎中;既生之后,过于爱惜,或饮食无忌,或寒暖不调,因之疾病多端,每至无成。尚有积恶之家 ,而无余忧,虽小儿之命,清奇纯粹者,所以难养也。有第关于坟墓阴阳之忌,迁改损坏,以致夭亡。故小儿之命。不易看也。除此数端之外,然后论命,必须四柱和平,不偏不枯,无冲无克,根通月之,气贯生时,杀旺有印,印弱有官,官衰有财,财轻有食伤,生化有情,流通不悖,或一神得用,始终相托,或两意相通,互相庇护,未交运而流年平顺,既交运而运途安祥,此谓气势攸长,自然易养成人,反此则难养矣。其余关杀多端,尽皆谬妄,欲以何等惑人,则造何等神杀,必宜一切扫除,以绝将来之谬。


辛丑  癸巳  丙子  丁酉
壬辰  辛卯  庚寅  己丑  戊子  丁亥

丙火生于巳月,虽云建禄,五行无木生助。天干既透财官,地支不宜再见酉子,更不宜再会金局,则巳火之禄,非日干有也。虽丁火可以帮身,癸水伤之,谓财多身弱,兼之官星又旺,日主虚弱极矣。且初交壬运逢杀,辛亥年天干逢壬癸克丙丁,地支亥冲巳破禄,运根拔尽,得疳疾而亡。


癸丑  己未  丙寅  辛卯
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
前造因财官太旺,以致夭亡,此则日坐长生,又生夏令,财官为用,伤官为喜,伤生财,财又生官,似乎生化有情。殊不知前则财多身弱,以官作杀,此则财绝官休,恐难厚享。癸水官星生未月,火土枯干,余气在丑,蓄水藏金,然己土当头伤癸,丑未冲去金水根源,时上辛又临绝,虽有若无,焉能生远隔之水?则己土亦不能生隔绝之金。且运走东南木火这地,断非守业之人也。




庚戌  壬午  丙寅  己亥
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

丙用壬杀,身强杀浅,以杀化权;更喜财滋弱杀,定然名利双全。惜支全火局,寅亥又化木而生火,年月之庚壬无根而少生扶,至丁巳年,巳亥冲去壬水之禄,丁火合去壬水之用,死于疳症。



壬申  戊申  壬申  戊申
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  甲寅

壬水生于秋令,地支皆坐长生,天干两戊两壬,大势观之,支全一气,两干不杂,且杀印相生,为大贵之格。不知金多水浊,母多子病,四柱无火克金,金反不能生水,戊土之菁华尽泄于金,谓偏枯之象,必然难养,名利皆虚,果死于三岁甲戌年。



壬申  甲辰  壬申  戊申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
壬水生于季春,似乎杀印相生,地支三遇长生,食神制杀为权,定为贵格。不知春土气虚,月透甲木,不但辰土受制,而时干之戊,亦受其克。五行无火,未得生生之妙,亦母多子病,偏枯之象,必然难养也。后死于痘症。


癸丑  壬戌  丁亥  壬寅
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
此造丁火阴柔,生于深秋,杀官重叠,必不能养。殊不知官杀虽旺,妙在戌月,通根身库,足以制水;更妙无金,时支寅木不伤,气贯生时,足以纳水,不但易养成人,可遂书香之志。然官杀一类,勿以官为喜,杀为憎,身弱者官皆是杀,身旺者杀皆是官,只要无财有印,便为佳造。如云丁火死寅,谬之极矣。寅中甲木,乃丁之嫡母,何以为死?凡阴干以生地为死,死地为生,非正论也。果幼年无疾,聪慧过人,至甲戌年入泮后。运走南方火土,制杀扶身,未可限量也。




壬戌  甲辰  丁酉  己酉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此造概云木透月干,春木足以生火,年干壬水生木,日时两坐长生,皆作旺论。惜地支土金太重,天干水木之根必浅,水木无气,则丁火之荫不固。夫甲木生于季春,退气之神也,辰酉合而化金,则甲木之余气已绝;戌土隔之,使金不能生水,戌土足以制之,壬水受克,不能生木;辰酉化金,必能克木,日主根源不固可知,如谓酉是丁火长生,五行颠倒矣。酉中纯辛,无他气所杂,金生水,无生火之理。火到酉位,死绝之地;更嫌时干己土,窃去命主元神,生金泄火,而水木火三字皆虚矣。后果夭于癸酉年。由此论之,小儿之命,不易看也。




   八、才德    

德胜才者,局合君子之风;

才胜德者,用显多能之象。

 原注:清和平顺,主辅得宜,所合者皆正神,所用者皆正气,不必节外生枝,不必弄假成真,财官喜神,皆是以了其生平;不生贪恋之心 ,度量宽宏,施为必正,皆君子之风也。财薄而身旺足以贪之,官轻而心志必从而求之,混浊被害,主弱辅强,争合邪神,三四用神,心事奸贪,作事侥幸,皆为多能之象。大率阳在内,阴在外,不激不亢者为德胜才,如丙寅戊辰月日,己卯癸卯年时者是;阳在外,阴在内,畏势趋利者,为才胜德,如己卯己巳月日,丙寅戊寅年时者是。


任氏曰:善恶邪正,不外五行之理;君子小人,不离四柱之情。阳气动辟,光亨之义可观;阴气静翕,包含之理斯奥。和平纯粹,格正局清,不争不妒,合去者皆偏气,化出者皆正神,喜官而财能生官,喜财而官能制劫,忌印而财能坏印,喜印而官能生印,阳盛阴衰,阳气为权,所用者皆阳气,所喜者皆阳类,无骄谄于上下,皆君子之风也。偏气杂乱,舍弱用强,多争多合,合去者皆正气,化出者皆邪神,喜官而临劫地,喜财而居印位,忌印而官星生印,喜印而财星坏印,阴盛阳衰,阴气当权,所用者皆阴气,所喜者皆阴类,趋势财于左右,皆多能之象也。然得气势和平,用神分明,施为亦必正矣。




癸酉  戊午  庚寅  丁丑
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

庚金生于仲夏,正官得禄,年时酉丑通根,正得中和之气。寅午财官拱合,财不坏印,官能生印,财官印三字,生化不悖,癸从戊合,去其阴浊之气,所以品行端方,恒存古道。早游泮水,训蒙自守;丁酉登科,后挑知县不赴,情愿就教,安贫乐道。有人言其小就者 ,片曰:功名者,非掇巍科登高位而为功名也,功成名自著,况吾无经济材,就教职不悉衣食不敷,吾行吾志,不负君父之恩足矣!



丙寅  庚子  己亥  甲戌
辛丑  壬寅  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
己土生于仲冬,寒湿之体,水冷木凋,庚金又克木生水,似乎混浊。妙在年干透丙,一阳解冻,冬日可暖,去庚金之浊,不特己喜其和暖,而甲木亦喜其发荣;更妙戌时燥土,砥定泛浊之水,培其凋枯之木,而日主根元亦固。况甲己为中和之合,故处世端方,恒存古道,廉恭和厚,有古君子之风;微嫌水势太旺,功名不过禀贡。




丙戌  辛丑  己卯  甲子
壬寅  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

造水冷金寒,土冻木凋,得年干透丙,一阳解冻,似乎佳美。第丙辛合而化水,以阳变阴,反增寒湿之气。阳正之象反为阴邪之类,故其为人贪婪无厌,奸谋百出,趋财奉势,见富贵而生谄容,势利骄矜。所谓多能之象也。


   九、奋郁  

局中显奋发之机者,神舒意畅;

象内多沉埋之气者,心郁志灰。

原注:阳明用事,用神得力,天地交泰,神显精通,必多奋发;阴晦用事,情多恋私,主弱臣强,神藏精泄,人多困郁。若纯阳之势,身旺而财官旺者必奋;纯阴之局,身弱而官杀多者多困。


任氏曰:无抑郁而舒畅者,局中不太过,不缺陷,所用者皆得气,所喜者皆得力,所忌者皆失时失势,闲神不党忌物,反有益于喜用,忌其合而遇冲,忌其冲而遇合,体阴用阳,故一阳生于北,阴生则阳成,如亥中之甲木是也。岁运又要辅格助用,多必奋发。少舒畅,而多抑郁者,局中或太过,或缺陷,所用者皆失令,所喜者皆无力,所忌者皆得时得势,闲神劫占,喜神反党助忌神,喜其合而遇冲,忌其合而遇合,体阳用阴,故二阴生于南,阳生则阴成,如午中之己土是也。岁支又不能补喜去忌,必多郁困。然局虽阴晦,而运途配合阳明,亦能舒畅;象虽阳明,而运途配其阴晦,亦主困郁,故运途更宜审察。如用亥中甲木,天干有壬癸,则运宜戊寅己卯;天干有庚辛,则运宜丙寅丁卯;天干有丙丁,则运宜壬寅癸卯;天干有戊己,则运宜甲寅乙卯。如用午中己土;天干有壬癸,则运宜庚午辛未。此从藏神而论,明支亦同此论。如用天干之木,地支水旺,则运宜丙寅丁卯;天干有水,则运宜戊寅己卯。地支金多,则运宜甲戌乙亥;天干有土,则运宜甲子乙丑。地之火多,则运宜甲辰乙巳;天干有火,则运宜壬子癸丑。如此配合,庶无争战之患,而有制化之情,反此则不美矣。细究之,自有深机也。



戊辰  甲子  壬子  辛亥
乙丑  丙寅  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

壬水生地仲冬,三逢禄旺,所谓昆仑之水,可顺而不可逆也。喜其子辰拱水,则戊土之根不固,月干甲木为用,泄其泛滥之水,此即局中显奋发之机也。运至丙寅丁卯,寒木得火以发荣,去阴寒之金土,是以早登甲第。翰苑名高;至戊辰运,逆水之性,以致阻寿。




甲申  丙子  癸亥  癸亥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
癸水生于仲冬,三逢旺支,其势汪洋,喜其甲丙并透,支中绝处逢生,木土互相护卫,金得流行,水得温和,木得发荣,火得生扶,用神必是甲木,为奋发之机。一交戊寅,云程直上;己卯早遂仕路之光;庚辰辛巳虽有制化之情,却无生扶之意,以致蹭蹬仕途,未能显秩也。



甲申  庚午  丁亥  壬寅
辛未  壬申  癸酉  甲戌  乙亥  丙子

此造天干四字,地支皆坐禄旺,惟日主坐当令之禄 ,足以任其财官。清而且厚。清足神旺,所以东西南北之运。皆无咎也。出遗业百余万,早登科甲,仁至方伯,六旬外退归林下;一妻四妾,十三子,优游晚景 ,寿越九旬。



癸丑  乙丑  癸丑  癸丑
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

此天干三癸,地支一气,食神清透,杀印相生,皆云名利两全之格。予云:癸水至阴,又生季冬,支皆湿土,土湿水弱,沟渠之谓也;且水土冰冻,阴晦湿滞,无生发之气,名利皆虚,凡富贵之造,寒暖适中,精神奋发,未有阴寒湿带,偏枯之象而能富贵者也。至壬申年,父母皆亡,读书又不能通,又无恒业可守,人又阴弱,一无作为,竟为乞丐。



   十、恩怨   

意情通中有媒,虽然遥立意寻追;

有情却被人离间,怨起恩中死不灰。


原注喜神合神,两情相通,又有人引用生化,如有媒矣,虽是隔远分立,其情自相和好,则有恩而地怨,合神喜神虽有情,而忌神离间,求合不得,终身多怨。至于可憎之神,远之为妙;可爱之神,近之尤切。又有一般邂逅相逢者,得之不胜其乐;私情偷合者,去之亦足为奇。


任氏曰:恩怨者,喜忌也。日主所喜之神远,得合神化而近之也。所谓两意情通,如中有媒矣;喜神远隔,得旁神引能而相和好,则有恩而无怨矣。只有闲神忌神而无喜神,得闲神忌神合化喜神,所谓邂逅相逢也。喜神远隔,与日主虽有情,被闲神忌神隔绝,日主与喜神各不能顾,得闲神忌神合会,化作喜神,谓私情牵合也。更为有情,喜神与日主紧贴,可谓无情,遇合化为忌神,喜神与日主虽不紧贴,却有情于日主,中有忌神隔占,或喜神与闲神合助忌神,如被人离间,以恩为怨,死不灰心,如日主喜丙火在时干,月透壬水为忌,如年干丁火合壬化木,不特去干乙木合庚金而近之,此闲神化为喜神,如中有媒矣,日主喜火,局内无火,反有癸水之忌,得戊土,合癸水,化其为喜神,谓解逅相逢也;日主喜金,惟年支坐酉,与日主远隔,日主坐巳,忌神紧贴,得丑支会局,以成金之喜神,谓私情牵合也。余可类推。



丁酉  甲辰  戊戌  戊午
癸卯  壬寅  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

此重重厚土,甲木退气,不能疏土,则土情必要年支酉金,发泄菁华。金逢火,盖其意亦欲日主之生,虽然远隔,两意情能,喜辰酉合而近之,如中有媒矣。初运癸卯壬寅,离间喜神,功名蹭蹬。困苦刑伤;辛丑运中,晦火会金入泮,连登科甲;庚子己亥戊戌,西北土金之地,仕至尚书。




丁酉  乙巳  丁丑  丙午
甲辰  癸卯  壬寅  辛丑  庚子  己亥

丁火生于巳月午时,比劫并旺,又逢木助,其势猛烈,年支酉金,本日主之所喜,遥隔远列,又被丁火盖之,巳火劫之,似乎无情。最喜坐下丑土,烈火逢湿土,则成生育慈爱之心,邀己酉合成金,归之库内,其情似相和好,不特财来就我,又能泄火吐秀,故能发甲,仕至藩臬,名利双全。



癸酉  戊午  丙辰  甲午 
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
丙火生于午月时,旺可知矣。一点癸水,本不相浊,戊土合之,又助火之烈;年支酉金,本有情与辰合,又被午火离间,求合不得,年谓怨起恩中也。兼之运走东南火木之地,一生只刑伤破耗,并无财喜之事。克二妻七子,遭回禄四次,至寅运而亡。



   十一、闲神   

一二闲神用去么,不用何妨莫动它;

半局闲神任闲着,要紧之场作自豪


原注:喜神不必多也,一喜而十备矣;忌神不必多也。一忌而十害矣。自喜忌之外,不足以为喜,不足以为忌,皆闲神也。 如以天干为用;成气成合,而地支之神,虚脱无气,冲合自适,升降无情;如以地支为用,成助成合,而天干之神,游散浮泛,不碍日主,主阳辅阳,而阳气停泊,不冲不动,不合不助;日月有情,年时不顾,日主无害,日主无气情;日时得所,年月不顾,日主无害,日主无冲无合,虽有闲神,只不去动他,但要紧之地,自结营寨 。至于运道,只行自家边界,亦足为奇。


任氏曰:有用神必有喜神,喜神者,辅格助用之神也,然有喜神,亦必有忌神忌神者,破格损用之神也。自用神、喜神、忌神之外,皆闲神也。惟闲神居多,故有一二半局之称,闲神不伤体用,不碍喜神,可不必动它也。任其闲着,至岁支遇破格损用之时,而喜神不能辅格护用之际,谓要紧之场,得闲神制化岁运之凶神忌物,匡扶格局喜用;或得闲神合岁支之神,化为喜用而辅格助用,为我一家人也。此章本文,所重者在末句“要紧之场,作自家”也,原注未免有误 。至云虽有闲神,只不去动它,要紧之场,自结营寨,至于运道,只行自家边界,诚如是论,不但不作自家,反作贼鬼提防矣。此非一定之理也。如用木,木有余,以火为喜神,以金为忌神,以水为仇神,以土为闲神;木不足,以水为喜神,以土为忌神,以金为仇神,以火为闲神,是以用神必得喜谉之佐,闲神之助,则用神有势,不怀忌神矣,木论如此,余者可知。



庚寅  戊子  甲寅  丙寅
己丑  庚寅  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
甲木生于子月,两阳进气,旺印生身,支坐三寅,松柏之体,旺而且坚,一点庚金临绝,不能克木,反为忌神,寒木向阳,时干丙火清透,敌其寒凝,泄其菁英,而为用喜神冬火本虚,以寅木为喜神,月干戊土能制水,又能生金,故为闲神,以水为仇神,喜其丙火清纯。至卯运泄水生火,早登科甲;壬辰癸巳,得闲神制合,官途平坦;甲午乙未,火旺之地,仁至尚书。




甲子  丁卯  甲寅  庚午
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
甲木生于促春,支逢禄刃,干透比肩,旺之极矣,时上庚金,无根为忌,月干丁火为用,通辉之气。所以早登之路,仁至观察;惜无土之闲神,运至壬申,金水并伤体用,故不能免祸耳。






出门要向天涯游,何事裙钗瓷意留。

原注:本欲奋发有为者也,而日主有合,不顾用神,用神有合,不顾日主,不欲贵而遇贵,不欲禄而遇禄,不欲合而遇合,不欲生而遇生,皆有情而反无情,如禄钗这留不去也。


任氏曰;此乃贪合不化之意也,既合宜化之,化之喜者,名利自如;化之忌者,灾咎必至。合而不化,谓绊住留连,贪彼忌此,而无大志有为也。日主有合,不顾用神之辅我。而忌其大志也;用神有合,不顾日主之有为,不佐其成功也,又有合神真,本可化者,反助其从合之神而不化也;又有日主休囚,本可从者,反逢合神之助而不从也。此皆有情而反无情,如禄钗之恣意留也。




乙未  庚辰  戊辰  丙辰
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

戊土生于季春,乙木官星透露,盘根在未,余气在辰,本可为用。嫌其合庚,谓贪合忌克,不顾日主之喜我,合而不化。庚金亦可作用,又有丙火当头,至二十一岁,因小试不利,即弃诗书,不事生产,以酒为事;且曰:高车大纛不为荣,连陌度阡,吾不为富,惟此怡悦性情,适吾口体,以终吾身,足矣!



丁丑  癸卯  丙戌  辛卯
壬寅  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

丙火生于仲春,印正官清,日元生旺,足以用官。所嫌丙辛一合,不顾用神之辅我,辛金柔软,丙火逢之而怯,柔能制刚,恋恋不舍,忌有为之志;丙嫌卯戌合而化劫,所以幼年过目成诵,后因恋洒色,废学亡资,竟为酒色丧身,一事无成。




不管白雪与明月,任君策马朝天阙。

原注:日主乘用神而驰骤,无私意牵制也;用神随日主而驰骤,无私情羁绊也。足以成其大志,是无情而有情也。


任氏曰:此乃逢冲得用意也,冲则动也,动则驰也。局中除用神喜神之外,而日主与他神有所贪恋者,得用神喜神冲而去之,则日主无私意牵制,乘喜神之势而驰骤矣。局中用神喜神与他神有所贪恋者,日主能冲克他审而去之,则喜神无私之羁绊,随日主而驰骤矣。此无情而反有情,以丈夫之志,不恋私情而大志有为也。




丁卯  辛亥  丙寅  丙申
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  乙巳
此造杀虽秉令,而印绶亦旺,兼之比劫并透,身旺足以用杀。用杀不宜合杀,合则不显,加以辛金贴身,而日主之情,必贪恋羁绊。喜其丁火劫去辛金,使日主无贪恋之私,申金冲动寅木,使日主无牵制之意。更妙申金滋杀,日主依喜用而驰骤矣。至戊申运,登科发甲,大志有为也。


辛巳  丙申  壬寅  庚戌
乙未  甲午  癸巳  壬辰  辛卯  庚寅
壬水生于申月,虽秋水通源,而财杀并旺,以申金为用。第天干丙辛、地支申巳皆合,合之能化,亦可帮身,合之不化,反为羁绊,不顾日主,喜我为用也,且金当令,火通根,只有贪恋之私,而无化合之意。妙在日主自克丙火,使丙火无暇合辛,寅去冲动申金,使其克木、则丙火之根反拔,而日主之壬,固无牵制之私,用神随日主而驰骤矣,至癸巳运,连登甲第,仕至观察,而成其大志也。




  十二 从象  

原注:日主孤立无气,无地人元,绝无一毫生扶之意,财官强甚,乃为真从也。 既从矣,当论所从之神。如从财,只以财为主;财神是木而旺,又看意向,或要火、要土。要金,而行运得所者吉,否则凶,余皆仿此,金不可克木,克木财衰矣。


任氏曰:从象不一,非专论财官而已也。日主孤立无气,四柱无生扶之意,满局官星,谓之从官,满局财星,谓之从财。如日主是金,财神是木,生于春令,又有水生,谓之太过,喜火以行之;生于夏令,火旺泄气,喜水以生之;生于冬令,水多木泛 ,喜土以培之,火以暖之则吉,反是必凶,所谓从神又有吉和凶也。尚有从旺、从强、从气、从势之理,比从财官更难推算,尤当审察,此四从,诸书所未载,余之立说,试验确实,非虚言也。


从旺者,四柱皆比劫,无官杀之制,有印绶之生,旺之极者,从其旺神也。运行比劫印绶制则吉;如局中印轻,行伤食亦佳;官杀运,谓之犯旺,凶祸立至;遇财星,群劫相争,九死一生。


从强者,四柱印绶重重,比劫叠叠,日主又当令。绝无一毫财星官杀之气,谓二人同心,强之极矣,可顺而不可逆也。财纯行比劫运财吉,印绶运亦佳,食伤运有印绶冲克必凶,财官运为触怒强神,大凶。


从气者,不论财官、印绶、食伤之类,如气势在木火,要行木火运,气势在金水,要行金水运,反此必凶。


从势者,日主无根,四柱财官食伤并旺,不分强弱,又无劫印生扶日主,又不能从一神而去,惟有和解之可也。视其财官食伤之中,何其独旺,则从旺者之势。如三者均停,不分强弱,须行财运以和之,引通食伤之气,助其财官之势则吉;行官杀运次之;行食伤运又次之;如行比劫印绶,必凶无疑。试之屡验。




戊戌  丙辰  乙未  丙戌
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
乙木生于季春,蟠根在未,余气在辰,似乎财多身弱,但四柱皆财,其势必从。春土气虚,得丙火发实之,且火乃木之秀气,土乃火之秀气,三者为全,无金以泄之,无水以靡之。更喜运走南方火地,秀气流行,所以第发丹墀,鸿笔奏三千之绩,名题金榜,鳌头冠五百之仙也,志有为也。



壬寅  壬寅  庚寅  戊寅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戊申
庚金生于孟春,四支皆寅,戊土虽生犹死。喜其两壬透干年月,引通庚金,生扶嫩木而从财也。亦是秀气流行,更喜运走东南不悖,木亦得其敷荣,所以早登甲第,仕至黄堂。




丙寅  庚寅  壬午  乙巳
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
壬水生于孟春,木当令,而火逢生,一点庚金临绝,丙火力能锻之,从财格真。水生木,水生木,木生火,秀所流行,登科发仁,至侍郎。



凡从财格,必要食务吐秀,不但功名显达,而且一生无大起倒凶灾。盖从财最忌比劫运,柱中有食伤,能化比劫生财之妙也。若无若食伤吐秀,书香难遂,一逢比劫,无生化之情,必有起倒刑伤也。




丁卯  壬寅  庚午  丙戌
辛丑  庚子  乙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
庚生寅月,支全火局,财生杀旺,绝无一毫生扶之意;月干壬水,丁壬合而化木,又从火势,皆成杀党,从象斯真,中乡榜,挑知县,酉运丁艰,丙运仕版连登 ,申运诖误落职。




辛巳  辛丑  乙酉  乙酉
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  乙未

乙木生于季冬,支全金局,干透两辛,从杀斯真。戊戌运连登甲第,置身翰苑;丁酉丙申,火截脚而金得也,仕版连登;乙未运,冲破金局,木得蟠根,不禄。




癸卯  乙卯  甲寅  乙亥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甲木生于仲春,支逢两卯之旺、寅之禄,亥之生,干有乙之助,癸之印旺之极矣,从其旺神。初行甲运,早采芹香;癸丑北方湿土,亦作水论,登科发甲;壬子印星照临,辛亥金不通根,支逢生旺,仕至黄堂;一交庚砘,土金并旺,触其旺神,故不能免咎也。




丙午  甲午  丙午  甲午
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

丙生仲夏,四柱皆刃,天干并透甲丙,强旺极矣,可顺而不可逆也。初运乙未,早游泮水,丙运登科,申运大病危险,丁运发甲,酉运丁艰,戊戌己运仕途坦平,亥运犯其旺神,死于军前。




癸酉  癸亥  庚申  丁亥
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

金生于孟冬,水势当权,金逢禄旺,时干丁火无根,局中气势金水,亦是从金水而论,丁反为病。初交癸亥,去其丁火,其乐自如 ;壬戌运入泮,而丧服重重,因戌土之制水也;辛酉庚申,癸科发甲,出仕琴堂;己未运转南方,火土齐来,诖误落职;戊午,更多破耗而亡。



丙戌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寅
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
癸水生于季春,柱中财、官、伤三者并旺,印星伏而无气,日主休囚无根,惟官星当令,须从官星之势。所喜坐下财星,引通伤官之气,至甲午运,会成火局生官,云程直上;乙未出仕,申酉运有丙丁盖头,仕途平坦,戊戌运仕至观察;至亥运帮身,冲去巳火,不禄。所谓弱之极者不可益也。



癸酉  乙丑  丙申  丙申
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

丙火生丑临申,衰绝无气,酉丑拱金,月乙木凋枯无根,官星坐财,伤逢财化,从化金水之势。癸亥运中,入泮登科;辛酉庚申,去印生官,由县令而迁州牧,宦囊丰厚;己未南方燥土,伤官助劫,不禄。



   十三、化象   

化得真者只论化,化神还有几般话。


原注:如甲日主生于四季,单遇一位已土,在月时上合遇壬、癸、甲、乙、戊,而有一辰字,乃为化得真。又如丙辛生于冬月,戊癸生于夏月,乙庚生于秋月,丁壬生于春月,独自相合,又得龙以运之,此为真化矣。既化矣,又论化神。如甲己化土,土阴寒,要火气昌旺;土太旺,又要取水为财,木为官,金为食神 。随其所向,论其喜忌,再见甲乙,亦不作争合妒合论。盖真化矣,如烈女不更二夫,岁运遇之皆闲神也。


任氏曰:合化之原,昔黄帝礼天于圜邱,天降十干,爱命大挠作十二支以配之。故日干曰天干,其所由,合即天一、地二、天三、地四、天五、地六、天七、地八、天九、地十之义。依数推之,则甲一、乙二、丙三、丁四、戊五、己六、庚七、辛八、壬九、癸十也。如“洛书”以五居中,一得五为六,故甲与己合;二得五为七,故乙与庚合;三得五为八,故丙与辛合;四得五为九,故丁与壬合;五得五为十,故戊与癸合。合则化,化亦必得五土而后成,五土者辰也。辰土居春,时在三阳,生物之体,气辟而动,动则变,变则化矣。且十干之合,而至五辰之位,则化气之元神发露。故甲己起甲子,至五位逢戊辰而化土;乙庚到丙子,至五位逢庚辰而化金;丙辛起戊子,至五位逢壬辰而化水;丁壬起庚子,至五位逢甲辰而化木;戊癸起壬子,至五位逢丙辰而化火。此相合相化之真源,近世得传者少,只知逢龙而化,不知逢五而化,辰龙之说,供引之意,如果辰为真龙。则辰年生人为龙,可行雨,而寅年生人为虎,必伤人矣。至于化象作用,亦有喜忌配合之理,所以“化神还有几般话”也。非化斯神,喜见斯神,执一而论也,是化象亦要究其衰旺,审其虚实,察其喜忌,则吉凶有验,否泰了然矣。如化神旺而有余,宜泄化神之神为用;化神衰而不足,宜生助化神之神为用。如甲己化土,生于未戌月,土燥而旺,干透丙丁,支藏巳午。谓之有余,再行火土之运,必太过而不吉也。须从其意向,柱中有水,要行金运;柱中有金,要行水运;无金无水,土势太旺,秘要金泄之;火土过燥,要带水之金运以润之。生于丑辰月,土湿为弱,火虽有虚,水木无而实,或干支杂其金水,谓之不足,亦须从其意向。柱中有金,要行火运;柱中有水,要行土运;金水并见,过于虚湿,要带火之土运以实之,助起化神为吉也。至于争合妒合之说,乃谬论也,既合而化,如贞妇配义夫,从一而终,不生二心,见戊己是彼之同类,遇甲乙是我之本气,有相让之谊。合而不化,勉强之意,必非佳偶。见戊己多而起争妒之风,遇甲乙众而更强弱之性。甲己之合如此,余可类推。




乙丑  甲申  甲辰  己巳
癸未  壬午  辛巳  庚辰  己卯  戊寅

年月两干之甲乙,得当令之申金、丑内之辛金制化,不起争妒之风。时干己土临旺,与日主亲切而合,合神真实,乃谓真化。但秋金当令,化神泄气不足。至午运助化神,中乡榜 ;辛巳金火土并旺,癸黄甲,宴琼林,入翰苑,仕黄堂,庚辰合乙制化比劫,仕至藩臬。




戊辰  壬戌  甲辰  己巳
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  丁卯  戊辰

甲木生于季秋,土旺乘权,克去壬水,又无比劫,合神更真,化气有余。惜运走东北水木之地,功名仕路,不及前造,至丑运丁酉年,暗会金局,泄化神而吐秀,登科;戊戌年发甲,仕至州牧。




己卯  丁卯  壬午  甲辰
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

壬水生于仲春,化象斯真。最喜甲木元神透露,化气有余。余则宜泄,斯化神吐秀,喜其坐下午,午生辰土,秀气流行。少年科甲,翰苑名高,惜乎中运水旺之地,未能显秩,终于县宰。




己卯  丁卯  壬午  癸卯
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

此与前造只换一卯字,化象更真,化神更有余。嫌其癸劫争财,年干己土,透隔无根,不能去其癸水。午火未能流行。此癸水,真乃夺标之客也。虽中乡榜,终不能出仕。




丙戌  戊戌  癸巳  壬戌
己亥  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  甲辰

癸水生于季秋,丙火透而通根,化火斯真。嫌其时透壬水克丙,只中乡榜,直至卯运,壬水绝地,挑知县,历三任而不升,亦壬水夺财之故也。





   十四、假从  

真从之象有几人,假从亦可发其身。



原注:日主弱矣,财官强矣,不能不从;中有比劫暗生,从之不真。至于岁运财官得地,虽是假从,亦可取富贵,但其人不能免祸,或心术不端耳。



任氏曰:假从者,如人之根浅力薄,不能自立,局中虽有劫印,亦自顾不暇,而日主亦难依靠,只得投从于人也。其象不一,非专论财官而已也。与真从大同小异。四柱财官得时当令,日主虚弱无气,虽有比劫印绶生扶,而柱中食神生财,财仍破印;或有官星制劫,则日主无从依靠,只得依财官之势,财之势旺,则从财,官之势旺,则从官。从财行食伤财旺之地,从官行财官之乡,亦能兴发,看其意向,配其行运为是。然假从之象,只要行运安顿,假行真运,亦可取富贵。何谓真运?如从财有比劫分争行官杀运必贵,行食伤运必富。有印绶暗生要行财运;有官杀泄气之气 ,要行食伤运。如从官杀,有比劫帮身,逢官运而名高;有食伤破官,行财运而禄重。有印绶泄官,要财运以破印,谓假行真运,不贵亦富,反此者凶,或趋势忌义,心术不端耳。若能岁运不悖,抑假扶真,纵使身出微,亦能崛起家声,所为亦必正矣。此乃源浊流清之象,宜深究之。



癸巳  乙卯  己亥  癸酉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春土虚脱,杀势当权,财遇旺支,喜其巳亥逢冲破印 ,格成弃命从杀。第卯酉冲杀 ,巳酉半会金局,不作真从而论。所以出身寒微。妙在中隔亥水,谓源浊流清,故能崛起家声,出类拨萃,早游泮水。壬子运中,连登科甲,以中书而履黄堂,擢观察,辛亥运金虚水实,相生不悖,仕途平坦;将来庚戈戌,土金并旺,水木两伤,恐不免意外风波耳。



丁丑  壬寅  丙申  壬辰
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
丙火生于初春,火虚木嫩,嫩木逢金,紧贴相冲,运根拔尽,申金又辰土生扶,杀势愈旺,格成从杀,用财更妙。年支丑土,生金晦火,故身出官家 ,早登科甲;运走西北金水,仕至观察,虽逢土运,仍得金以化之,所以无险阻也。



乙卯  己卯  戊辰  癸亥
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
戊土生于仲春,木正当权,坐下辰土,蓄水养木,四柱绝无金气。又得亥时,水旺生木,又无火以生化之,格取从官,非身衰论也。虽非科甲出身,运走丙子乙亥,连登仕版,位至封疆;至癸酉运,落职而亡。



丁卯  丙寅  辛亥  庚寅
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

辛金生于孟春,天干丙丁庚辛阴阳相克,且金绝火生,地支寅木当令,日时寅亥化木,格取从杀。运走水地,生木助火,一无凶处,连登甲榜,由县宰至郡守,生三子,皆秀发。




癸亥  乙卯  己未  丁卯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己土生于仲春,春木当令会局,时干丁火,被年上癸水克去,未土又会木局,不得不从杀矣。科甲出身,仕至观察。





    十五、假化   

假化之人亦多贵,孤儿异姓能出类。



原注:日主孤弱而遇合神真,不能不化,但暗扶日主,合神又虚弱,及无龙以运之,则不真化。至于岁运扶起合神,制伏忌神,虽为假化,亦可取富贵,虽是异姓孤儿,可出类拔萃,但其人多执滞偏拗,作事不进,骨肉欠遂。


任氏曰:假化之局,其象不一,有合神真而日主孤弱者,有化神有余而日带根苗者,有合神不真而日主夫根者,有化神不足而日主无气者,有既合化神而日主得劫印生扶者,有既合化而闲神来伤化气者,故假化比真化尤难,更宜细究,庶得假化之机。如甲己之合,生于丑戌月,合神虽真,而日主孤弱无助,不能不化,但秋冬气翕而寒,又有金气暗泄,岁运必须逢火,去其寒湿之气,则中气和暖矣,。生于辰未之月,化神虽有余,而辰乃木之余气,未是通根身库,木未尝无根,但春夏气辟而暖,又有水木藏根,岁运必须土金之地,去其木之根苗,则无分争矣。如乙庚之合,日主是木,生于夏令,合神虽不真,而日主泄气无根,土燥又不能生金,岁运必须之土,则能泄火养金矣。生于冬令,金逢泄气而不足,木不纳水而无气,纵有土而冻,不能生金止水,岁运必须带火之土,则解冻而气和,金得生而不寒矣。如丁壬之合,日主是丁,生于春令,壬水无根,必从丁合,不知木旺自能生火,则丁火反不从壬化木,或有比劫之助,岁运必须逢水,则火受制而木得成矣。如丙辛之合,日主是火,生于冬令,重重金水,既合且化,嫌其柱中有土,暗来损我化神,湿土虽不能止水,而水究竟混浊不清,岁运必须逢金土,则气流行而生水,化神自真矣。如是配合,以假成真,亦能名利双全,光前裕后也。总之格象非真,未免幼遭孤苦,早见蹭踫,否则其人执傲迟疑。倘岁运不能抑假扶真,一生作事不进,名利无成也。




己卯  甲戌  甲子  己巳
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

天干两甲逢两已,各自相合,地支卯戌合,虽不能化火生土,却无争妒之意,虽是假化,却有情而不悖。未运破其子水,中乡榜;庚午己巳,生助化神,出仕琴堂。


甲子  丙子  甲申  己巳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
甲木生于仲冬,印绶当权,本是杀印相生,无如坐下绝地,虚极不受水生,见己土贪合,合神虽真而失令,必赖丙火之生,解其寒凝之气。嫌其旺水秉令,则火亦虚脱,不能生扶,化神假而不清,因之人品不端,至庚辰运甲午年,克木生土,中乡榜而不仕。




甲寅  丁丑  甲戌  己巳
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  癸未

甲木生于丑月,己土通根临旺,年之禄比,见丁火有相生之谊,无争妒之势,虽是假化,动有情而不悖。至庚辰运,科甲连登;辛巳任午,南方火地,生助化神,仁至黄堂。


甲寅  辛未  癸亥  戊午
壬申  癸酉  甲戌  乙亥  丙子  丁丑

癸水生于季夏,木火并旺,月干辛金无气,不能生水,日主虽旺地,仍受火土两带,时干戊土,合神真而且旺,日主不能从合矣。初运壬申癸酉,金水并旺,孤苦不堪;至甲戌运,支会火局,出外大得际遇;乙亥水逢木泄,支得会局,名成异路,财帛丰盈;一交丙子,火不通根,诖误落职,至壬子年不禄。



甲辰  丁卯  壬辰  辛亥
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

壬水生于仲春,虽时逢禄印,而化神当令,又年干元神透出,时干辛金无根临绝,丁火合神,足以克之。辛金不能生水,则亥水非壬之禄旺,乃甲之长生,日干不得不从合而化矣。运走南方火地,采芹食廪,战胜棘闱;至壬申癸酉,金水破局,不但不能出仕,而且刑伤破耗。



  十六、顺局  

一出门来只见儿,吾儿成气构门闾;

从儿不管身强弱,只要吾儿又得儿。

原注: 此与成象、从象、伤官不同,只取我生者为儿。如木遇火,成气象,如戊已日遇申酉戌成西方气,或巳酉丑全会金局,不论日主强弱,而又看金能生水气,转成生育之意。此为流通,必然富贵。


任氏曰:顺者,我生之也;只见儿者,食伤多也;构门闾者,月建逢食伤也,月为门户,必要食伤在提纲也;不论身强弱者,四柱虽有比劫仍去生助食伤也;吾儿又得儿者,必要局中有财,以成生育之意也。如己身碌碌庸庸,无作无为,得子孙昌盛,振起家声,又要运行财地,儿又生孙,可享儿孙这荣矣。故为顺局。从儿与从财官不同也。然食伤生财,转成生育,秀气流行,名利皆遂。故以食伤为子,财即是孙,孙不能克祖,可以安享荣华。如见官星,谓孙又生儿,则曾祖必受其伤,故见官杀必为已害。如见印绶 ,是我之父,父能生我,我自有为,焉能容子?子必遭殃。无生育之意。其祸立至,是以从儿格最忌印运,次忌官运。官能泄财,又能克日,而食伤又与官星不睦,忘生育之意,起争战这风,不伤人丁,则散财矣。



丁卯  壬寅  癸卯  丙辰
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
癸水生于孟春,支全寅、卯、辰,东方一气,格成水木从儿,以时干丙火为用,所谓儿又生儿。只嫌月干壬水为病,喜丁火合壬化术,反生丙火,转成生育之意,所以早登科甲,置身翰苑,仕至封疆;申运木火绝地,不



丁巳  癸卯  癸卯  丙辰
壬寅  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

癸水生于仲春,木旺乘权,四柱无金,亦水木从儿。寅运支类东方,甲戌年入泮,丙子年中乡榜,其不及前造者,月干癸水争财,无制合之美也。喜其财星有势 ,仕路定可亨通。



己未  丁丑  丙戌  戊戌
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

丙火生于季冬,满局皆土,格成火土从儿,丑中辛财为用,谓“一个玄机暗里存”也。所嫌丁火盖头,通根未戌,忌神深重,未能显秩。妙在中运走癸酉壬申,喜用齐来,宦途顺遂。



己未  辛未  丙戌  戊戌
庚午  己巳  戊辰  丁卯  丙寅

丙火生于季夏,满局皆土,格取从儿,月干辛金独发,所谓从儿又见儿也。大象观之,胜于前造,其功名富贵反不及者何也?前造金虽不现,而丑内蓄藏三冬湿土,能晦火养金,此辛金显露,而九夏熔金,根气不固,未戌丁火当权,所谓“凶物深藏”也兼之运走东南木火之地,虽中乡榜 ,一教终身。



甲午  丁丑  甲午  丙寅
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  癸未

甲木生于季冬,火虚而幸通根有焰,格取从儿。木虽进气,又逢禄比帮身,所谓从儿不论身强弱,非身弱论也。前造过于燥烈。此则湿土逢燥,地润天和,生肓不悖。联登甲第,仕至待郎。



辛丑  辛丑  戊申  壬子
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  乙未

戊土生于季冬,辛金并透通根坐下申金壬水,旺而逢生,纯粹可观,早游泮水,至亥运,类聚北方,高攀秋桂;交戊戌通根燥土,夺去壬水,至丙寅年冲去申金壬水之根,体用两伤,不禄。



庚子  庚辰  戊申  辛酉
辛巳  壬午  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

此造戊生季春,局中层叠庚辛,格取从儿,喜其支会财局,生肓有情,与前大同小异,此因中年运土金,生助财星,所以甲第联登,仕至郡守;前造之不禄不仕,实运之背也。



壬寅  辛亥  辛亥  壬辰
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

辛金生于孟冬,壬水当权,财逢生旺,金水两涵,格取从儿。读书一目数行,至甲寅运,登科发甲;乙卯运由署郎出守黄堂;一交丙辰,官印齐来,又逢戊戌年冲动印绶,破其伤官,不禄。



壬子  辛亥  辛卯  辛卯
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

辛金生于孟冬,水势当权,虽天干三透辛金,而地支临绝,格取从儿,读书过目成诵,早年入泮,甲寅拨贡出仕县宰,乙卯运仕路顺遂,丙辰诖误,至戌年旺土克水而殁。


凡从儿格,行运不背,逢财者未有不富贵者也;且透气流行,人必聪明出类,学问精通。




   十七、反局   

君赖臣生理最微,儿能救母泄天机,

母慈灭子关因异,夫健何为又怕妻。



原注:木君也,土臣也。水泛木浮,土止水则生木,木旺火炽,金伐木则生火,火旺土焦,水克火则土;土重金埋,木克土则生金旺则水浊,火克金则生水,皆君赖臣生也,其理最妙。


任氏曰:君赖臣生者,印绶太旺之意也。此就日主而论,如日主是木为君,局中之土为臣,四柱重逢壬癸亥子,水势泛滥,木气反虚,不但不能生木,抑且木亦不能纳受其水,木必浮泛矣;必须用土止水,则木中托根,而水方能生木亦受其水矣,破其印而就其财,犯上之意,故为反局也。虽就日主而论,四柱亦同此论,如水是官星,木是印绶 ,水势太旺,亦能浮木,亦须见土而能受水,以成反生之妙,所以理最微也。火土金水,皆同此论。



壬辰  壬子  甲寅  戊辰
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

甲木生于仲冬,虽日坐禄支,不致浮泛,而水势太旺;辰土虽能蓄水,喜其戊土透露,辰乃木余气。足以止水托根,谓君赖臣生也。所以早登科申,翰苑名高;更妙南方一路火土之运,禄位未可限量也。



壬戌  壬子  甲子  戊辰
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

甲木生于仲冬,前造坐寅而实,此则从子而虚,所喜年支带火之戌土,较辰土力量大过矣。盖戊土之根固,足以补日主之虚,行运亦同,功名亦同,仕至尚书。



己巳  戊辰  辛酉  己亥
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

陈提督造,辛生辰月,土虽重叠,春土究属气辟而松;木有余气,亥中甲木逢生,辰酉辗转相生,反助木之根源,遥冲巳火,使其不生戊巳之土,亦君赖臣生也。其不就书香者,木之元神不透也,然喜生化不悖,运走东北不木之地,故武职超群。



戊午  丁巳  己卯  庚午
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  癸亥

已土生于孟夏,局中印星当令,火旺土焦,又能焚木,至庚子年春闱奏捷,带金之水足以制火之烈,润土之燥也。其不能显秩,仁路蹭蹬者,局中无水之故也。


原注:木为母,火为子。木被金伤,火克金则生木;火遭水克,土克水则生火;土遇木伤,金克木则生土;金逢火炼,水克炎则生金;水因土塞,木克土则生水,皆儿能生母之意。此意能夺天机。


任氏曰:儿能生母之理,须分时候而论也。如土生冬令,寒而且凋,逢金水必冻,不特金能克木,而水亦能克木也;必须火以克金,解水之冻,木得阳和而发生矣。火遭水克,生于春初冬尽,木嫩火虚,非但火忌水,而木亦忌水,必须土来止水,培木之精神,则火得生,而木亦荣矣。土遇木伤,生于冬末春初,木坚土虚,纵有火,不能生湿土,必须用金伐木,则火有焰而土得生矣。金逢火炼,生于春末夏初,木旺火盛,必须水来克火,又能湿木润土,而金得生矣。水因土寒,生于秋冬,金多水弱,土入坤方,而能塞水,必须木以疏土,则水势通达而无阻隔矣。成母子相依之情。若木生夏秋,火在秋冬,金生冬春,水生春夏,乃休囚之位,自无余气,焉能用生我之神,以制克我之神哉?虽就日主而论,四柱之神,皆同此论。



甲申  丙寅  甲申  庚午
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

春初木嫩,双冲寅禄,又时透庚金,木嫩金坚,金赖丙火逢生临旺;尤妙五行无水。谓儿有救母,使庚申之金,不伤甲木。至巳运,丙火禄地,中乡榜,庚午运发甲,辛未运仕县宰。总嫌庚金盖头,不能升迁,壬申运不但仕路蹭蹬,亦恐不禄。



甲申  丙子  乙酉  丙戌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
乙木生于仲冬,虽逢相位,究竟冬凋不茂,又支类西方,财杀肆逞,喜其丙火并透,则金不寒,水不冻,寒木向阳,儿能救母。为人性情慷慨。虽在经营,规模出俗,创业十余万。其不利于书香者,由戌土生杀坏印之故也。



丙辰  乙未  壬辰  甲辰
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

壬水生于季夏,休囚之地,喜其三逢辰支,通根身库,辰土能蓄水养木,甲乙并透,通根制土,儿能生母。微嫌丙火泄木生土,功名不过一衿;妙在中晚运走东北水木之地,捐出纳出仕,位至藩臬,富有百余万。



癸卯  乙卯  己卯  辛未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己土生于仲春,四杀当令,日元虚脱极矣,还喜湿土能生木,不愁木盛,若戊土必不支矣。更妙未土,通根有余,足以用辛金制杀,儿能生母。至癸酉年,辛金得禄,中乡榜,庚戌出仕县令。所嫌者,年干癸水,生木泄金,仕路不显,宦囊如洗。为官清介,人品端方。


原注:木母也,火子也,太旺谓之慈母,反使火炽百焚灭,是谓灭子。火土金水亦如之。


任氏曰:母慈灭子之理,与君赖卧生之意相似也,细究这,均是印旺,其关异者,君赖臣生,局中印绶 虽旺,柱中财星有气,可用财破印也。母慈灭了。纵有财星无气,未可以财星破印也。只得顺母之性,助其子也。岁运仍行比劫之地,庶母慈而子安;一见财星食伤之类,逆母之性,无生育之意,灾咎必不免矣。



癸卯  甲寅  丁卯  甲辰
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

此造俗谓杀印相生,身强杀浅,金水运名利双收,不知癸水之气,尽归甲木,地支寅、卯、辰全,木多火熄,初运癸丑壬子,生木克火,刑伤破耗;辛亥、庚戌、巳酉、戊申,土生金旺,触卯木之旺神,颠沛异常,夫存生之地,是以六旬以前,一事无成。丁未运助起日元,顺母这性,得际遇,娶妾连生两子:及丙午二十年,发财数万,寿至九旬外。



戊戌  丙辰  辛丑  戊戌
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

辛金生季春,四柱皆土,丙火官星,元神泄尽,土重金坦,母多灭子。初运火土,刑丧破败,荡焉无存:一交庚申,助起日元,顺母之性,大得际遇;及辛酉,拱保辰丑,捐纳出仕;壬戌运,土又得地,诖误落职。



丙戌  戊戌  辛丑  戊戌
己亥  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  甲辰

此与前只换一戌字,因初己亥、庚子、辛丑金水,丑土养金,出身富贵辛运加捐;一交壬运,水木齐来,犯母之性,彼以土重逢木必佳,强为出仕,犯事落职。



壬子  壬寅  甲子  壬申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
此俗论木生孟春,时杀独清。许其名高禄重,不知春初嫩木,气又寒凝,不能纳水;时支申金,乃壬水生地,又子申拱水,乃母多灭子也。惜运无木助,逢火运与水战,犹恐名利无成也。初行癸卯甲辰。东方木地,顺母助子。荫庇大好;一交乙巳,运转南方,父母并亡。财散人离;丙行水火交战,家业破尽而逝。


原注:木是夫也,土是妻也。木虽蛙,土能生金而克木。是谓夫健而怕妻。火土金水和之,其有水逢烈火而生土,之逢寒金而生水。水生金者,润地之燥;火生木者,解天之冻。火楚木而水竭,土渗水而木枯皆反局,学得须细详其玄妙。


任氏曰:木是夫也,土是妻也。木旺土多,无金不怕,一见庚申辛酉字,金克木,是谓夫健而所妻也。岁运逢金,亦同此论。如甲寅乙卯日元,是谓夫健,四柱多土,局内又有金,或甲日寅月,乙日卯月,年时土多,干透庚辛之金。所谓夫健怕妻,如木无气而土重,即不见金。夫衰妻旺,亦是怕妻,五行皆同此论。其有水生土得,制火之烈;火生水者。敌金之寒;水生金者,润土之燥;火生木者,解水之冻。火旺逢燥土而水竭,火能克水矣;土燥遇金重而水渗,土能克木矣;金重见水泛而木枯,金能克木矣;水狂得木盛而火熄,水能克土矣;木众逢火烈而土焦,木能克金矣。此皆五行颠倒之深机,故谓反局,学者宜细详玄妙之理。命学之微奥,其尽泄于此矣。



己亥  戊辰  甲寅  辛未
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

甲寅日元,生于季春。四柱土多,时透辛金,土生金,金克木谓夫健怕妻。初运木火,去其土金,早游泮水,连登科甲;甲子癸亥,印旺逢生,日元足以任其财官,仕路超腾。



己巳  戊辰  甲子  辛未
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

甲木生于季春,木有余气,坐下印绶,中和之象;财星重叠当令,时透官星,土旺生金,夫健怕妻。初运木火,去其土金,早年入泮,科甲连登。仕路不能显秩者,只因土之病也。前造有亥,又坐-禄,支更健于此,此则子未相穿坏印,彼则寅能制土护印也。



乙亥  辛巳  丁巳  庚戌
庚辰  乙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

戴尚书造。丁巳日元,生于孟夏,月时两透庚辛,地支又逢生助,巳亥逢冲,去火存金,夫健怕妻。喜其运走东方木地,助印扶身,大魁天下,宦海无波;一交子运,两巳爱制,不禄



癸亥  甲子  戊戌  癸丑
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

戊戌日元,生于子月亥年,月透甲木逢 生,水生木,木克土,夫健怕妻,最喜坐下戌之燥土,中藏丁火印绶,财虽旺,不能破印,所谓“玄机暗里”也。第嫌支类北方,财势太旺,物极必反,虽位至方伯,宦资不丰。



癸亥  癸亥  戊午  甲寅
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

仓提督造。戊午日元,生于亥月亥年,时逢甲寅杀旺,财杀肆逞,财星足以破印,以致难就书香。幸而寅拱午印,克处逢生,以杀化印,所以武职超群。


任氏曰:予观夫健怕妻之命,颇多贵显著,少究其理,重在“健”字之妙也。如主日主不健,为财多身弱,终身困苦矣。夫健所妻,怕而不怕,倡随之理然也。运遇生旺扶身之地,自然出人头地。若夫不健而怕妻,妻必恣性越理。男牵欲而失其刚,妇贪悦而忘其顺,岂能富贵乎?





十八、战局   

天战犹自可,地战急如火。


原注:干头遇庚乙辛谓之天战,而得地支顺者无害;地支寅申卯酉,谓之地战,则天干不能为力。其势速凶,盖天主动,地主静故也。皆见谓之天地交战,必凶无疑,遇岁运合之会之,视其胜负,亦有可存可发者。其有一冲两冲者,只得一个合神有力,或无库神贵神,以收其动气,息其争气,亦有佳者。至于喜神伏藏死绝者,又要冲动引用生发之气。


任氏曰:天干气专,而得地支安静,易于制化,故“ 天战犹自可 ”也;地支气杂,天干虽顺静,难于制化,故“地战急如火”也。且天干宜动不宜静,动则有用;静则愈专;地支宜静不宜动,静则有用,动则根拔。必得合神有力,会神成局,息其动气,或库神收其动神,安其静神,谓动中助静,以凶化吉。如甲寅、庚申、乙卯、辛酉、丙寅、壬申、丁卯、癸酉之类,天地交战,虽有合神会神,亦不息其动气,其势速凶。如谓两不冲一,此谬言也。两寅一申,冲去一寅,存一寅也;如两申逢一寅,纵使不冲,金多木少,亦能克尽矣。故天干论克。地支言冲,冲即克也,显然之理,又何疑耶?至于用神伏藏或用神被合,柱中无引用之神,反宜冲而动之,方能发用。故合有宜不宜,冲亦有且不宜也,须深究之。



癸酉  乙卯  丁未  辛亥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李都司造。丁火生于仲春,支全木局,癸坐酉支,似乎财滋弱杀,杀印相生。不知卯酉逢冲,破其印局;天干乙辛交战,又伤印之元神,则财刹肆逞。至辛过壬子年,又逢财杀,犯法遭刑。



癸酉  辛酉  乙卯  己卯
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
天干乙辛己癸,地支两卯两酉,金锐木凋,天地交战。金当令,反有己土之生,木休囚,癸水不能生扶。中运南方,火运制杀,异路出身,升知县,至辰运生金助煞,遂罹国法。




壬申  壬寅  壬午  甲辰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壬水生于寅月,年月两透比肩,坐申逢生,水势通源。且春初木嫩,逢冲似乎不美,喜其坐下午火,能解春寒,木得发生,金亦有制。更妙时干甲木,元神发露,天干之水,亦有所归,运行木地,有生化之情,无争战之患矣。是以棘围奏捷,出宰名区,至申运两冲寅木,不禄。




壬申  壬寅  壬申  辛丑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天干三壬,地支两申,春实木嫩,难当两申夹冲,五行无火,少制化之情,更嫌丑湿土生金,谓气浊神枯之象。初运癸卯甲辰,助其木之不足,荫庇有余;乙巳刑冲并见,刑丧破败;丙午群比争财,天干无木之化,家破身亡。




乙亥  辛巳  戊申  甲寅
庚辰  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
天干乙辛甲戊,地支寅申巳亥,天地交战,似乎不美。然喜天干乙辛去官星之混杀,地支寅申,制杀之肆逞。巳亥逢冲,坏印本属不喜,喜在立夏后十天,戊土司令,则亥水受制而巳火不伤。中年运途,木火助印扶身,联登甲第,仕至郡守;至子运,扶起亥水,生煞坏印,不禄。




乙亥  辛巳  甲子  庚午
庚辰  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

天干甲乙庚辛,地支巳亥子午天地交战,局中火旺水衰,印绶未尝不喜官杀之生。不知庚辛在巳午之上,与亥子茫无关切,正谓克泄交加;兼之运途不逢水地,刑耗异常,克三妻四子。至丁丑运合去子水,晦火生金,一事无成而亡



   十九、合局   

合有宜不宜,合多不为奇。

原注:喜神有能合而助之者,如以庚为喜神,得乙合而助金;凶神有能合而去之者,如以甲为凶神,得己合法之;动局有能合而静者,如甲生于亥,得寅事而成,绵是也。若助起凶神之合,如己为凶神,甲合之则助土,羁绊喜神之合;如乙是喜神,庚合之则羁绊,掩蔽动局之合,丑示喜神,子午合之则闭,画其生避这合,不喜甲木,寅亥合之则助木,皆不宜也。大率多合则不流通,不奋发,虽有秀气,亦不为奇矣。



任氏曰:合固美事,然喜合而合之最美,若忌合而合之,比冲愈凶也。何也?冲得合而静这则易,合得冲而表明这则难,通行证喜神有能合而助之者为美,如良为喜神,得乙合而去之者是也。闲神凶神有能合而化喜者,如癸为凶神戊为头神,尰癸合而化火为喜神;闲神忌神有能合而化喜者,如壬为神,丁为忌神,丁壬合而化木为喜神是也。如子午逢冲,喜神在午得丑合之;寅申逢冲,喜神在寅,得亥合之,皆是宜也。如忌神得合而助之者,己以为忌神,甲合之,则为助忌之合;以乙为喜神,辛为闲神,丙辛合化不为忌神是也;有闲神忌神合化凶神乾,以壬为头神,丁为忌神,丁壬合化木为凶神是也。如卯酉逢冲,喜神在卯風辰合之,化金作克火者,皆是不宜也。大率忌神合而化未能去之,喜神合而化来这。若忌神合而不去,不足为喜;喜神合百不来,不足为美,反为羁绊贪恋而无用矣。来与不来,即化与不化也,宜审察之



辛亥  庚寅  丙子  乙未
己丑  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  甲申

朱中堂造,丙子日元,生于春初,火虚木嫩,用神在木,忌神在金,最喜亥水流通金怀,合寅生木为宜。时支未土,又得乙木盘根之制,去浊留清,中和纯粹。为人宽厚和平一生宦途安稳



戊子  庚申  壬寅  辛丑
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
壬寅日元,生于孟秋,秋水通源,重重印绶 ,戊丑之土,能生金,不能制水,置之不用,只得顺不之性,以寅木为用。至癸运,泄金生木入泮;亥运支类北方,云其丑土湿滞之病,又生合宣木,科甲连登 ,名高翰苑。所嫌者,寅申逢痩,秀气有伤,降知县。甲子水木齐业,仁路一安,乙地驼合庚助虎,罢职回家;丑运生金,不禄。




丁亥  壬寅  丙午  丁酉
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丙午日元,生于寅月,天干两适丁飊一可知矣。壬水通根亥支,正杀印相生。所嫌者本壬寅亥支,正确样印相生,所嫌者丁壬寅亥,以致劫刃肆逞,群劫争财。初交北方金水,遗业在盛;戊戌运又会火局,克尽金不,家破身亡。




己亥  甲戌  戊寅  丙辰
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
谢侍郎造,态生季秋,土司令,动尝不旺,但甲木进气,支得长生禄旺,支辰为木之余气,泄火养木,无金以制之,杀势旺矣。喜其甲己合之为宜,则日主不受其克;更妙中年运走土金,制化合宜,名高禄得。




丁未  壬寅  甲子  丙寅
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此与前造只换一亥字,则土无水润,不能养木,甲已之合为不宜,杀无气势,劫肆逞矣。壬申运生化,虽得一衿而不第;中运又逢土金,刑妻克子,家业潜消;至巳运而卒。毫厘得里之隔也。




丁亥  壬寅  甲戌  甲子
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木生于寅月寅时,木嫩气虚,以丙火解冻敌寒为用,以壬水克丙为忌,最喜丁壬之合化木,反生丙火。癸酉年本属不吉,喜其大运在己,能克估水,棘闱奏捷。戊运卯年发异惜限于地,未能大用。  




丁亥  壬寅  甲戌  甲子
辛丑  庚子  己亥  戊戌  丁酉  丙申
甲生寅月,得时当令,如用丁火,壬水合去,如用戊土,寅亥生合克戌,一生成败不一,刑耗多端。还喜中背,温饱而己。所以合之宜者,名利袷如;合之不宜者刑伤破败。





   二十、君象   

不可抗也。贵乎损上以益下。


原注:日主为君,防神为臣。如甲乙日主,满局皆木,内有一二土气,是君盛臣,其势要多方以助臣,火生之,土实之,金卫之,庶下全而上安。



任氏曰:君不可搞者,无犯上之理也。损上者,泄上也,非克制也,上泄则下受益矣。如以甲乙日景主为君,满局皆木内只有一二土气,君旺盛而臣极衰矣,其势何如哉惟有顺君之性,火以行之,火行则木泄,土得生扶,为损上以益下,则上不搞君,下得安臣矣,若以金之,则抗君矣;且木盛能令金自缺,君仍不能抗,反触其怒,而臣更泄气,不但无益,而有害也,岂能上安而下全乎 ?



甲戌  丙寅  甲戌  乙亥
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
甲生于寅月,又得亥之生,比劫之助,年日两支之戌土虚弱,谓君盛臣衰,最喜月透丙火,顺君之性,戌得生拱之情,则上安遭遇下全。己巳运,火土并旺,科甲连登 ;庚是辛未,火得地,金无根,又有两火回克,庚辛不能抗君,午未足以益臣,仁至藩臬;壬申间寅克丙,逆君之性,不禄。




甲子  甲戌  甲寅  乙亥
乙亥  丙子  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
甲寅日元,生于季秋,土旺用事,不比春时虚土,所以此一戌,足以抵彼之两戌。生亥时,又天干皆木,君盛臣衰,所嬚者,局中无火以行之,群比争财,无以益臣,则上安而下难全矣。初运北主水旺。助君之势,刑丧破耗,祖业不保;丁丑运,火土齐来,稍成家业;戊寅己卯无根,木临旺,回禄三次,起倒异常,刑妻克子,至卯而亡。





  二十一、臣象  

臣不可过也,贵乎损下而益上


原注:日主为臣,官星为君。如甲乙日主,满盘皆木,内有一二金气,是臣盛君衰,其势要多方以助金。用带土之火,以泄木气;用带火之土,以生金神,庶君安臣全。若木火又盛,无可奈何则当存君之子,少用不气,一路行火地,方得发福。



任氏曰:臣不可过,须化之以德也,庶臣顺而君安矣。如甲乙日主,满局皆木,内只一二金,臣盛而君衰极矣。若金运制臣,是衰势而行威令,必有抗上之意,必须带火之土运,木见火而相生,臣心顺矣;金逢土而得益,君心安矣。若不木并旺,不见火土,当存君这子,一路行水木之运。亦可安君,若木火并旺,则宜顺臣之心,一路行火所谓臣盛而性顺,君衰而仁慈,亦上安而下全。若纯用土金以激之,非安上全下之意也。



戊寅  甲寅  甲寅  庚午
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
甲寅日元,年月皆寅,满盘皆木,时上庚金无根,臣盛君衰极矣。喜其午时流通木性,则戊土弱而有根,臣心顺矣,又逢丙辰、丁巳、戊午己未带土之火,生化不悖,臣顺君安。早登科甲,仕至侍郎;庚申运,不能和臣,不禄。




癸卯  乙卯  甲寅  辛未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甲寅日元,年月皆卯,又透乙癸,未乃南方燥土,木之库根,非生金之土,故辛金之君,无能为矣。当存君之子,以癸水为用,运逢甲寅癸丑,遗绪丰盈;壬子辛亥,名利两优;一交庚戌,土金并旺,不能容臣犯事落职,破耗克子而亡。



戊午   戊午   戊午   甲寅
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甲子

此造三逢戊午,时杀虽坐禄支,局中无水,火土燥烈,臣盛君衰,且寅午拱会,木从火势,转生日主,君恩虽重,而日主之意向,反不以甲木为念,故运走西主金地,功名显赫,甚重私情,不以君恩为念也。运逢水旺,又不能存君之子,诖误落职。



甲寅  丙子  己酉  己巳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己酉日元,生于仲冬,甲寅官生坐禄,子水财星当令,财旺生官,时逢印绶 ,此谓君臣两盛。更妙月干丙火一透,寒土向阳,转生日主,君恩重矣。早登科甲,翰苑名高。缘坐下酉金,支得巳时之拱,火生之,金卫之,水养之,而日主之力量,足以克财,故共为官重财,而忘君恩矣。




  二十二、母象  

知慈母恤孤之道,始有瓜瓞无疆之庆。


原注:日主为母,日之所生者为子。如甲乙日主,满柱皆木,中有一二火气,是母旺子孤,其势要多方以生子孙,成瓜瓞之绵绵,而后流发于千世之下。



任氏曰:母众子孤,不特子伏母势,而母之情亦依乎子,故子母二人,皆不宜损抑。只得助其子势,则母慈而子益昌矣。如日主甲乙木为母,内只有一二火气,其余皆木,是母多了病。一不可见水,见水子必伤;二不可见金,见金则触母性。母子不和,子势愈孤惟行带火土之运,则母性降慈,其必向子。子方能顺母之意而生孙,双成瓜瓞,衍庆于千世之下,若行带水之土运,则母情有变,而反不容子矣。



戊午  甲寅  乙卯  己卯
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
乙卯日元,生于寅月卯时,满盘皆木,只有年支午火,母旺子孤。喜其会子,寅午半会,母之性慈而向子,子亦能顺母之意,而生戊土之孙。更喜运中火土,所以少年早登虎榜,身入凤池,仁至侍郎 。一交庚申,触母之性,不禄。




癸卯  丙辰  甲寅  乙亥
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
甲寅日元,生于季春,支类东方,一点丙火虚露,母众子孤。辰乃湿土,晦火养木,兼之癸水透干,时逢亥旺,母无慈爱恤孤之心,反有灭了之意。初运乙卯甲寅,尚有生扶爱子之情,其乐自如;一交癸丑带水之土,母心必变,子不能安,破败异常;至壬子,克绝其子,家破人离,自缢而亡。




   二十三、子象  

知孝子奉亲之方,始克谐成大顺之风。


原注:日主为子,生日得为母。如甲乙满局皆是木,中有一二水气,为了众母衰。其势要多方以安母。用金以生水,用土以生金,则成母子之情,为大顺矣,设或无金,则水之神依乎木,而行木火金盛地亦可。



任氏曰:子众母衰,母之性依乎子,须要安母之心,亦不可逆子性。如甲乙日为主,满局皆木,中有一二水气,谓子众母孤,母这情依乎子,必要安母之心。一不可见土,见土则子恋妇而不顾母,母不安矣;二不可见金,见金母势强而不容子,子必逆矣。惟行带水之金运,使金不克木而生水,则母情必依子,子情亦顺母矣,以成大顺之风。若行带土之金运,妇性必悍,母子皆不能安,人事莫不皆然也,此四章虽主木论,火土金水亦如之。



癸亥  乙卯  甲寅   乙亥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甲寅日元,生于仲春,卯亥寅亥拱合,满局皆木,则年士癸水无势,子旺母孤,其情依乎木,木之性亦依乎水,谓弱子情谐。初运甲寅癸丑,荫庇有余,早游泮水;壬子中乡榜,辛亥金水相生,由县宰迁省牧;庚戌土金并旺,母子不安,诖误落职而亡。



乙亥  己卯  甲寅  甲子
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

甲寅日元,生于仲春,满局皆木,亥卯又拱,时支子水衰极,其情更依乎木。日主恋己土之私情,而不顾母。丁丑运,火土齐来,反不容母;谚云“妇不贤则家不和”,刑伤破耗。丙子火不通根,平安无咎;甲戌又逢土旺,破耗异常;乙亥癸酉,生化不悖,续妻生子,重振家声;壬申晚景愈佳,金水相生之故也。




   二十四、性情   

五气不戾,性情中和;

浊乱偏枯,性情乖逆。



原注:五气在天,则为元亨利贞;赋在人,则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之性,恻隐,羞恶,辞让,是非诚实之情,五所不戾者,则其存之而为性,发之而为情,莫不中和矣,反此者乖戾。



任氏曰:五气者,先天《洛书》之气也。阳居四正,阴居四隅,土寄居于艮坤,此后天定位之应。东方属木,于时为春,于人为仁南方属火,于时为夏,于人为礼;西方属金,于时为秋,于人为义;北方属火,于时为冬,于人为智。坤艮为主,坤居西南者,以火生土,以土生金也;艮居东北者,万物皆主于土,冬尽春来,非土不能止水,非土不能栽木,犹仁、义、礼、智之性,非信不能成。故圣人易艮于东北者,即信以成之之旨也。赋于人者,须要五行不戾,中和纯粹,则有恻隐、辞让、诚实之情;若偏枯混浊,太过不及,则有是非、乖逆、骄傲之性矣。



己丑  丙寅  甲子  戊辰
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
甲子日元,生于孟春,木当令而不太过,火居相位不烈,土虽多而不燥,水虽少而不涸,金本无而暗蓄,则不受火之克,而得土之生,无争战之风,有相生之美。为人不苟,无骄谄刻薄之行,有廉恭仁厚之风




己酉  丁卯  己卯  乙丑
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
己卯日元,生于仲春,土虚寡信,木多金缺,阴火不能生湿土,信义皆虚。且八字纯阴,一味趋炎附势,其心存损人利己之事,萌幸灾乐祸之意。




丙戌  乙未  丙子  甲午
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  辛丑
丙生季夏,火炎土燥,天干甲乙,枯木助火之烈,更嫌子水冲激之急,偏枯混乱之象。性情乖张,处世多骄傲,且争躁如风火,顺其性千金不惜,逆其性一芥中分。因之家业破败无存。





火烈而性燥者,遇金水之激。


原注:火烈而能顺其性,必明顺,惟金水激之,其燥争不可御矣。


任氏曰:火燥而烈,其炎上之性,只可纯用湿土润之,则知礼而成慈爱之德;若遇金水激之,则火势愈烈而不知礼,灾祸必生也。湿土者,丑辰也,晦其光,敛其烈,则明矣。



丙戌  甲午  丙午  己丑
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乙亥  庚子

丙午日元,生于午月,年月又逢甲丙,猛烈极矣,最喜丑时,干支皆湿土,能收丙之烈,能晦午之光,顺其性,悦其情,不凌下也。其人威而不猛,严而不恶,名利双辉。



辛巳  甲午  丙子  甲午
癸巳  壬辰  辛卯  庚寅  己丑  戊子
丙火生于午月午时,木从火势烈之极矣,无土以顺其性,金无根,水无源,激其猛烈之性,所以幼失父母,依兄嫂居。好勇不安分,年十六七,身材雄伟,膂力过人,好习拳棒,乐与里党无赖交游,放宕无忌,兄嫂不能禁,后因搏虎,而被虎噬。




水奔而性柔者,当火土之神


原注:水盛而奔,其性至刚至急,惟有金以行之,木以泄之,则柔矣。


任氏曰:水性本柔,其冲奔之势,刚急为最,若逢火冲之,土激之,逆其性而更刚矣。奔者,旺极之势也,用金以顺其势,用木以疏其淤塞,所谓从其旺势,纳其狂神,其性反柔。刚中之德,易进难退之意也,虽智巧多能,而不失仁义之情矣。



癸亥  甲子  壬申  庚子
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
壬申日元,生于子月,年时亥子,干透癸庚,其势冲奔,不可遏也。月干甲木凋枯,又被金伐之,不能纳水,反用庚金顺其气势。为人刚柔相济,仁德兼资,积学笃行,不求名誉。初运癸亥,从其旺神,荫疪大好;壬戌水不通根,戌土激之,刑丧破耗;辛酉庚申入泮补禀,又得四子,家业日增;一交己未,激其冲奔之势,连克三子,破耗异常,至戊运而亡。 




壬寅  壬子  壬辰  壬寅
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
天干四壬,生于子月,冲奔之势。最喜寅时,疏其辰土之於塞,纳其壬水之旺神,所以不骄不傲,赋性颖异,读书过目不忘,为文倚马万言。甲寅入泮,乙卯登科,奈数奇不能得遂所学,至丙辰,冲激旺水,群比争财,不禄。




癸未  癸亥  壬子  戊申
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乙未  戊午  丁巳
壬子日元,生于亥月申时,年月两透癸水,只可顺其势,不可逆其流。所嫌未戊两字,激水之性,敌其为介非倒置,作事不端,无所忌惮。初运壬戌,支逢土旺,父母皆亡;辛酉庚申,泄土生水,虽无赖邪僻之行,幸免凶咎;一交己未,助土激水,一家五口,回禄烧死




木奔南而软怯。


原注:木之性见火为慈,奔南则仁之性行于礼,其性软怯。得其中者,为恻隐辞让,偏者为姑息,为繁缛矣。



任氏曰:木奔南,泄气太过,柱中有金,必得水以通之,则火不烈;如无金,必得辰土以收火气,得其中矣,为人恭而有礼,和而中节。如无水以济土,土以晦火,发泄太过,则聪明自恃,又多迁变不常,而成妇人之仁矣。



庚辰  壬午  甲午  丙寅
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
甲午日元,生于午月,木奔南方,虽时逢禄旺,丙火逢生,寅午拱火,非日主有矣。最喜月透壬水以济火,然壬水庚金之生,不能克丙为用,庚金无辰土,亦不能生水。此造所妙者辰也,晦火,养木,蓄水,生金,使火不烈,木不枯,金不熔,水不涸,全赖辰之一字,得中和之象,申运壬水逢生,用乙酉金旺水生,入泮补廪而举于乡;丙戌火土并旺,服制重重;丁亥壬水得地,出宰闽中,德教并行,改成民化。所谓刚柔相济,仁德兼资也。




丙戌  甲午  甲申  丙寅
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
甲申日元,生于午月,两透丙火,支会火局,木奔南方,燥土不能晦火生金,无水则申金克尽,柔软极矣。其人为昵私恩,不知大体,作事狐疑,少决断,所为心性多疑,贪小利,背大义,一事无成。





金见水以流通


原注:金之性,最方正,有断制执毅,见水则义之性行而为智,智则元神不滞,故流通。得气之正者,是非不苟,有斟酌,有变化;得气之偏者,必泛滥流荡。



任氏曰:金者,刚健中正之体也,能任大事,能决大谋,见水则流通刚前面之性,能用智矣。得气之正者,金旺遇水也,其人内方外圆,能知权变,处世不伤廉惠,行藏自合中庸;得气之偏者,金衰水旺也,其人作事荒唐,口是心非,有挟术待人之意也。



甲申  癸酉  庚子  乙酉
甲戌  乙亥  丙子  丁丑  戊寅  己卯

庚生酉月,又年时申酉,秋金锐锐,喜其坐下子水,透出癸水元神,流通金性,泄其菁华。为人任大事而布置有方,处烦杂而主张不靡,且慷慨好施,克己利人也。



壬申  壬子  庚辰  丙子
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
庚生仲冬,天干两透壬水,支会水局,金衰水旺,本属偏象,更嫌时透丙火混局。金主义而方,水司智而圆,金多水少,智圆行方,水泛金衰,方正之气绝,圆智之心盛矣。中年运逢火土,冲激壬水之性,刑伤破耗,财散人离,半生奸诈,诱人财物,尽付东流。凡人穷达富贵,数已注定,君子乐得为君子,小人枉自为小人。




拗者西还南


原注:西方之水,发源最长,其势最旺,无土以制之,木以纳之,如浩荡之势。不顺行,反行南方,则逆其性,非强拗而难制乎?



任氏曰:西方之水,发源昆仑,其势浩荡,不可遏也。亦可顺其性,用木以纳之,则智之性行于仁矣。如用土制之,若不得其情,有反冲奔之患,其性仍逆而强拗。



癸亥  庚申  壬申  甲辰
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

壬申日元,生于亥年申月,亥为天门,申为天关,即天河之口,正西方之水,发源最长。所喜者,时干甲木得辰土,通根养木,足以纳水,则智之性行而为仁,礼亦备矣。为人有惊奇之品汇,无巧利之才华。中年南方火运,得甲木生化,名利两全。



癸亥  庚申  壬子  丙午
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
壬子日元,生于申月亥年,西方之水,浩荡之势,无归纳之处,时逢丙午,冲激以逆其性。为人强拗无礼,兼这运走南方火土,家业破败无存。至午运,强人妻,被人殴死。俗以丙火为用,运逢火土为佳,不知金水同心。可顺而不可逆。须逢木运,生化有情,可免凶灾,而人亦知礼矣。




刚者东火转北


原注:东方之火,其气焰欲炎上,局中无土以收之,水以制之,焉能安焚烈之势?若不顺行而反行北方,则逆其性矣,能不刚暴耶?



任氏曰:东方之火,火逞木势,其炎上之性,不可御也,只可顺其刚烈之性,用湿土以收之,则刚烈之性,化为慈爱之德矣。一转北方,焉制焚烈之势?必刚暴无礼。若无土以收这,仍行火木之运,顺其气势,亦不失慈让恻隐之心矣。



丙寅  甲午  丙午  己丑
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
丙午日元,生于午月寅年,年月又透甲丙,其焚烈炎上之势,不可遏也。最妙支在丑时,湿土收其猛烈之性,为人有容有养,骄谄不施。运逢土金,仍得丑土之化。科甲连登,仕至郡守。




丁卯  丙午  丙午  庚寅
乙巳  甲辰  癸卯  壬寅  辛丑  庚子

丙午日元,生于午月,年时寅卯,庚金无根,置之不用,格成炎上;局中无土吐秀,书香不利,行伍出身。至卯运得官,壬运失职;寅运得军功,骤升都司;辛丑运生化之机无气,一交庚子,冲激午刃,又逢甲子年双冲羊刃,死于军中。



顺生之机,遇击神而抗。


原注:如木生火,火生土,一路顺其性情次序,自相和平:中遇击神,而不得遂其顺生之性,则抗而勇猛。



任氏曰:顺则宜顺,逆则宜逆,则和平而性顺矣。如木旺得火以通之,顺也;土以行之,生也,不宜见金水之击也。木衰,得水以生之,反顺也 ;金以助水,逆中之生也,不宜见火土之击也。我生者为顺,生我者为逆;旺者宜顺,衰者宜逆,则性正情和。如遇击神,旺者勇急,衰者懦弱。如格局得顺逆这序,其性情本和平,至岁运遇击神,亦能变为强弱。宜细究之。



己亥  丙寅  甲寅  壬申
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
甲寅日元,生于寅月,木旺得丙火透出,顺生之机,通辉之象,读书过目成诵。所嫌者时遇金水之击,年干己土虚脱,不制其水;兼之初运北方水地,不但功名难遂,而且破耗刑伤,一交辛酉,助水之击,合去丙火而亡。





庚寅  戊寅  甲午  壬申
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  癸未  甲申
甲午日元,生于寅月,戊土透出,寅午拱火,顺生之机,德性慷慨,襟情磊落。亦嫌时逢金水之击,读书未售,破耗多端;兼之中运不济,有志未伸。还喜春金不旺,火土通根,体用不伤,后昆继起。




逆生之序,见闲神而狂


原注:如木生亥,见戌酉申则气逆,非性之所安,一遇闲神若巳酉丑逆之,则必发而为狂猛。



任氏曰:逆则宜逆,顺则宜顺,则性正情和矣,如木旺极得水以生之,逆也;金以成之,助逆之生也,不宜见己丑之闲神也。如木衰极,得火以行之,反逆也;土以化之,逆中之顺也,不宜见辰未闲神也。此旺极衰极,乃从旺从弱之理,非前辈旺衰得中之意。如旺极见闲神,必为狂猛;衰极见闲神,必为姑息。岁运见之亦然,火土金水如之。



壬子  辛亥  甲寅  甲子
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

甲寅日元,生于亥月,水旺木坚,旺之极矣。一点辛金,从水之势,不逆其性,安而且和,逆生之序,更妙无土,不逆水性。初运北方,入泮登科;甲寅乙卯,从其旺神,出宰名区;丙辰尚有拱合之情,虽落职而免凶咎;丁巳遇闲神冲击,逆其性序而卒。




壬寅  辛亥  甲寅  己巳
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
甲寅日元,生于寅年亥月,辛金顺水,不逆木性,逆生之序。所嫌巳时为闲神,火土冲克逆其性,又不能制水。初交壬子,遗绪丰盈;癸丑地支闲神结党,刑耗多端;甲寅乙卯,丁财并益;一交丙辰,助起火土,妻子皆伤,又遭回禄,自患颠狂之症,投水而亡。




戊戌  丁巳  甲寅  己巳
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  癸亥
甲寅日元,生于巳月,丙火司令,虽坐禄支,其精泄尽,火旺木焚,喜土以行之,此衰极从弱之理。初运戊午己未,顺其火土之性,祖业颇丰,又得一衿;庚申逆火之性,泄土之气;至癸亥年,冲激火势而亡。




阳明遇金,郁而多烦。


原注:寅午戌为阳明,有金气伏于内,则成其郁郁而多烦闷。


任氏曰:阳明之气,本多畅遂,如遇湿土藏金,则火不能克金,金又不能生水,而成忧郁。一生得意者少,而失意者多,则心郁志灰,而多烦闷矣。必要纯行阴浊之运,引通金水之性,方遂其所愿也。



乙丑  丙戌  丙午  庚寅
乙酉  甲申  癸未  壬午  辛巳  庚辰

丙火日主,支全寅午戌,食神生旺,真神得用,格局最佳。初运乙酉甲申,引通丑内藏金,家业颇丰,又得一衿。所嫌者,支会火局,时上庚金临绝,又有比肩争夺,不能作用。丑中辛金伏郁于内,是以十走秋闱不第;且少年运走南方,三遭回禄,四伤其妻,五克其子,至晚年孤贫一身。



壬戌  丙午  丙寅  己丑
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
丙寅日元,生地午月,支全火局,阳明之气,第此缘劫刃当权,壬水无根,置之不用,不及前造多矣。丑中辛金伏郁,所喜者,运走西北阴浊之地。出身吏部,发财十余万;异路出仕,升州牧,名利两全,而多畅遂也。




阳浊藏火,包而多滞。


原注:酉、丑、亥为阴浊,有火气藏于内,则不发辉而多滞。


任氏曰:阴晦之气,本难奋发,如遇湿木藏火,阴气太盛,不能生陷之火,而成湿滞之患。故心欲速而志未逮,临事而模棱少决,所以心性多疑。必须纯行阳明之运,引通木火之气,则豁然而通达矣。




癸亥  辛酉  癸丑  壬戌

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

陈榜眼造,癸水生于仲秋,支全酉、亥、丑为阴浊,天干三水一辛,逢戌时,阴浊藏火,亥中湿木,不能生无焰之火。喜其运走东南阳明之地,引通包藏之气,身居鼎甲,发挥素志也。



丁丑  辛亥  癸亥  癸亥
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  乙巳

地支三亥一丑,天干二癸一丁,阴浊之至,年干丁火,不能包藏,虚而无焰,亥中甲木,无从引助,喜其运走南方阳明这地,又逢丙午丁未流年,科甲连登,仁至观察



辛丑  己亥  辛酉  癸巳
戊戌  丁酉  丙申  乙未  甲午  癸巳
支全丑、亥、酉,月干湿土逢辛癸阴浊之气,时支巳火,本可暖局,大象似比前造更美,不知己酉丑全金局,则亥中甲木受伤,巳火丑土之财官,竟化枭而生劫矣。纵运火土,不能援引,出家为僧。



羊刃局,战则逞威,弱则怕事;伤官格,清则谦和,浊则刚猛。用神多者,情性不常;时支柘者,虎头蛇尾。


原注:羊刃局,凡羊录,如是午火,干头透丙,支又会戌会寅,或得卯以生之,皆旺。透丁为露刃,子冲为战,未合为藏,再逢亥水之克,壬癸水之制,丑辰土之泄,则弱矣。伤官格,如支会伤局,干化伤角,不重出,无食混,身旺有财,身弱有印,谓之清,反是则浊,夏木之见水,冬金之得火,清而且秀,富贵非常。


任氏曰:羊刃局,旺则心高志傲,战则恃势逞威,弱则多疑怕事,合则矫情立异。如丙日主,以午为羊刃,干透丁火为露刃。支会寅戌,或逢卯生,干透甲乙,或逢丙助,皆谓之旺。支逢子为冲,遇亥申为制,得丑辰为泄,干透壬癸为克,逢己土为泄,皆谓之弱。支得未为合,遇巳为帮,则中和矣。伤官须人真假,真者身弱有印,不见财为清;假者身旺有财,不见印为贵。真者,月令伤官,或支会伤局,又透出天干者是也;假者,满局比劫,无官星以制之,虽有官星,气力不能敌。柱中不论食神伤官,皆可作用,纵无亦美,只不宜见印,见印破伤为凶。凡伤官格,清而得用,为人恭而有礼,和而中节,人才卓越,学问渊深,反此者傲而多骄,刚而无礼以强欺弱,奉势趋利。用神多者,少恒之志,多迁变之心;时支柘者,狐疑少决,始勤终怠,夏木之见水,必先有金,则水有源;冬金之遇火,须身旺有木,则火有焰,富贵无疑若夏水无金,冬火无木,清柘之象,名利皆虚也。



丙寅  甲午  丙申  壬辰
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
火生于午月,阳刃局逢寅申,生拱又逢比助,旺可知矣。最喜辰时,壬水透露更妙,申辰泄火生金而拱水,正得既济,所以早登科甲,仕版连登 ,掌兵刑重伤,执生杀大权。




丙申  甲午  丙寅  壬辰
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
此与前八字皆同,前则坐下申金,生拱壬水有情,此则申在年支远隔,又被比劫所夺,至申运生杀,又甲子流年会成杀局,冲去羊刃,中乡榜,以后一阻云程,与前造天渊之隔者,申金不接壬水之气也。




戊子  戊午  丙辰  戊戌
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
丙日午提,刃强当令,子冲之,辰泄之,弱可知矣。天干三戊,窃日主之精华;兼之运走西北金水这地,则羊刃更受其敌 ,不便功名蹭蹬,而且 财源鲜聚。至甲寅年 ,会火焗 ,疏厚土,恩科发榜。





庚午  乙酉  庚午  壬午
丙戌  丁亥  戊子  己丑  庚寅  辛卯
和中堂造,庚生种秋,支中官星三见,则酉金是刃受制,五行无土,弱可知矣。喜其时上壬水为辅,吐其秀气,所以聪明,权势为最。第月干乙木透露,恋财而争合,一生所爱者财,不知急流勇退。但财临刃地,日在官乡,官能制刃财必生官,官为君象,故运走庚寅,金逢绝地,官得生拱,其财仍归官矣。由此观之,财乃害人之物,所谓欲不除,似蛾扑灯,焚身乃止;如猩嗜洒,鞭血方休。悔无及矣。




己丑  丙子  壬辰  戊申
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
印提台造,壬不生于子月,官杀并透通根,全赖支会水局,助起羊刃,谓杀刃两旺。 惜乎无木,秀气未哇,身出寒微。喜其丙敌寒解冻,为人宽厚和平,行伍出身。癸酉运助刃帮身,得官;壬申运,正谓一岁九迁,仕至极品;一交未运制刃,至丁丑年火土并旺,又克合子水,不禄。




辛卯  乙未  甲子  庚午
甲午  癸巳  壬辰  辛卯  庚寅  己丑

稽中堂造,甲子日元,生于未月午时,谓夏木逢水,伤官佩印。所喜者卯木克住未土,则子水不受其伤,足以冲午有病得药,去浊留清。天干甲乙庚辛,各立门户,不作混论,乃滋印之喜神。更妙运走东北水木之地,体有合宜,一生宦途平顺。



庚午  壬午  甲戌  庚午
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
甲木生于午月,支中三午一戌,火炎土燥,伤官肆逞,月壬水无根,全赖庚金滋水,所以科甲联合。其仕路蹭蹬者,只因地支皆火,无干金水,木无托根之地,神有余而足之故也。




甲子  丙子  庚辰  庚辰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周侍朗造,庚金生于仲冬,金水寒冻,月干丙火,得年之甲木生扶,解其寒冻之气,谓冬金得火。但子辰双拱,日元必虚,用神不在丙火而在辰土,比肩佐之,所以运至庚辰辛巳 ,仕版连登。





丁巳  壬子  辛巳  丁酉
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

熊中丞学鹏造,辛金生于仲冬,金寒不冷,遇于泄扫,全赖酉时扶身,己酉拱而佐这。天干丁火,不过取其敌寒解冻,非用丁火也。用神必在酉金,故运至土金之地,仁路显赫,一交丁未败事矣。凡冬金喜火取其暖局之意,非作用神也。




   二十五、疾病  

五行和者,一世无灾。



原注:五行和者,不特全而不缺,生而不克,只是全者宜全。缺者宜缺,生者宜生,克者宜克,则和矣。主一世无灾。



任氏曰:五行在天为五气青、赤、黄、白、黑也;在地为五行,木、火、土、金、水也;在人为五脏,肚、心、脾、肺、肾也。人为万物之灵,得、五行之全,表于头面,象天之五敢,裹于脏腑,象地之五行,故为一小天地也,是以脏腑各酏五地之服阳而属焉,凡一脏配一腑,腑皆属阳,故为甲、丙、戊、庚、壬;脏皆属阴,故为乙、丁、己、辛、癸。或不和,或太过不及,则病有风、热、湿、燥、寒之症矣。必得五味调和,亦有可解者。五味者,酸、苦、甘、辛、咸也。酸者属木,多食伤筋;苦者属火,多食伤骨;甘者属土,多食伤肉;辛者属金,多食伤气:咸者属水,多食伤血,比五味之相克也。故曰  “五行和者,一世无灾”。不特八字五行宜和,即脏腑五行,亦宜和也。八字五行之和,以岁运和之;脏腑五行之和,以五味和之。和者,解之意也。若五地和,五味调,而灾病无矣。故五行之和,非生而不克,全而不缺为和也,其要贵在泄其旺神,泻其有余,有余之旺神泻,不足之弱神受益矣,此之谓和也。若强制旺神,寡不敌众,触怒其性,旺神不能损,弱神反家伤矣。是以旺神太过者宜泄,不太过宜克;弱神有根者宜扶,无根者反宜伤之。凡八字须得一神有力,制化合宜,主一世无灾。非全而不缺为美,生而不克为和也。




癸未  甲寅  戊戌  庚申
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
戊生寅月,木旺土虚,喜其坐戌通根,足以用金制杀。况庚金办坐禄支,力能伐木,所谓不太过者宜克也。虽年干癸水生杀,得未土制之,使其不能生木,喜者有扶,憎者得去,五行和矣。且一路运程与体用不背,寿至九旬,耳目聪明,行止自如。子旺孙多,名利福寿俱全,一世无灾无病。




甲寅  庚午  戊寅  甲寅
辛未  壬申  癸酉  甲戌  乙亥  丙子

局中七杀五见,一庚临午无根,所谓弱神无根,宜去之,旺神太过,宜泄之也。且午火则和矣。喜其午火当令,全无水气,虽运逢金水,不能破局而无疑。运走木火,名利两全。此因神足,精气自生,是以富贵福寿,一世无灾,子广孙多,后嗣济美。




甲子  丙子  癸亥  乙卯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
癸亥日元,年月坐子,旺可知矣。最喜卯时泄其菁英,里发于表,木气有余,火虚得用,谓精足神旺。喜其无土金之杂,有土则火泄,不能止水,反与木不和,有金则木损,更助共汪洋。其一生无灾者,缘无土金之混也。年登耄耋。而饮啖愈壮,耳目聪明,步履康健,见者疑五十许人,名利两全,子孙众多。



血气乱者,生平多疾。

原注:血气乱者,不特火胜水,水克火之类;五气反逆,上下不通,往来不顺,谓之乱,主人多病。


任氏曰:血气乱者,五行悖而不顺之谓也。五行论水为血,人身论脉即血也。心胞主血,故通手足厥阴经,心属丁火,心胞主血,膀胱属壬水。丁壬相合,故心能下交于肾,则丁壬化木,而神气自足,得既济相生,血泳流通而无疾病矣。故八字贵乎克处逢生,逆中得顺而为美也。若左右相战,上下相克,喜逆逢顺,则火旺水涸,火能焚木;水旺土荡,水能沉金;土旺木折,土能晦火;金旺火虚,金能伤土;木旺金缺,木能渗水。此五行颠倒相克之理,犯此者,必多灾病。



丙申  乙未  丁未  庚戌
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  辛丑
丁生季夏,未戌燥土,不能晦火生金,丙火足以焚木克金,则土愈燥而不泄。申中壬水涸而精必枯,故初患痰火。亥运水不敌火,反能生木助火,正杯水车薪,火势愈烈,吐血而亡。




壬寅 丁未 丙申 甲午
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
丙火生于未月午时,年干壬水无根,申金远隔,本不能生水,又被寅冲午劫,则肺气愈亏。兼之丁壬相合化木,从火则心火愈旺,肾水必涸,所以病犯遗泄,又有痰漱。至戌运全会火局,肺愈绝,肾水燥,吐血而亡。





甲辰  丙寅  丙寅  壬辰
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

木当令,火逢生,辰本湿土,能蓄水,被丙寅所克,脾胃受伤,肺金自绝,木多渗水,而肾水亦枯。至庚运,木旺金缺,金水并见,木火金肆逞矣,吐血而亡。此造木火同心,可顺而不可逆,反以壬水为忌,故初逢丁卯、戊辰、己巳等运,反无碍。




忌神入五脏而病凶。


原注:柱中所忌之神,不制不化,不冲不散,隐伏深固,相克五脏,则其病凶。忌木而入土则脾病,忌火而入金则肺病,忌土而入水则肾病,忌金而入木则肝病,忌水而入火则心病。又看虚实,如木入土,土旺者,则脾自有余之病,发于四季月;土衰者,则脾有不足之病,以于春冬月。余皆仿之。



任氏曰:忌神入五脏者,阴浊之气,埋藏于地支也。阴浊深伏,难制难化,为病最凶。如其为喜,一世无灾;如其为忌,生平多病。土为脾胃,脾喜缓,胃喜和,忌木而入土,则不和缓而病矣。金为大肠肺,肺宜收,大肠宜畅,忌火而入金,则肺气上逆,大肠不畅而病矣。水为膀胱肾,膀胱宜润,肾宜坚,忌土而入水,则贤枯膀胱燥而病矣。木为肝胆,肝宜条达胆宜平,忌金而入木,则肝急而生火,胆寒而病矣。火为不肠心,心宜宽,小肠宜收,忌水而入火,则心不宽,小肠缓而病矣。又要看有余不足,如土太旺,木不能入土,是脾胃自有余之病。脾本忌湿,胃本忌寒,若土湿而有余,其病发于春冬,反忌火以燥之;土燥而有余,其病发于夏秋,反忌水以润之。如土虚,弱木足以疏土,若土湿而不足,其病发于夏秋;土燥而不足,其病发于冬春。盖虚湿之土,遇夏秋之燥,虚湿之土,逢春冬之湿,使木托根而愈茂,土受其克而愈虚。若虚湿之土,再逢虚湿这时,虚燥之土,再逢虚燥之时,木必虚浮,不能盘根,土反不畏其克也。余仿此。




庚寅  己丑  丙子  乙未
庚寅  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
丙火生于季冬,坐下子水,火虚无焰,用神在木。木本凋柘,虽处两阳,萌芽未动,庚透临绝,为病甚浅,所嫌者月支丑土,使庚金通根,丑内藏辛,正忌神深入五脏,又己土乃庚金嫡母,晦火生金,足以破寅。子水为肾,丑合之不能生木,化土反能助金,丑土之为病,不但生金,抑且移累于水,是以病患肚肾两亏。至卯运,能破丑土,名列宫墙;乙运庚合,巳丑拱金,虚损之症,不治而亡。




丁亥  辛亥  辛未  午辰
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  乙巳

辛金生于孟冬,丁火克去比肩,日主孤立无助,伤官透而当令,窃去命主元神,用神在土不在火也。未为木之库根,辰乃木之余气,皆藏乙木之忌;年月两亥,又是木之生地,亥未拱木,此忌神入五脏归六腑。由此论之,谓脾虚肾泄,其病患头眩遗泄,又更盛于胃腕痛,无十日之安。至己酉运,日主逢禄,采芹得子,戊运克去壬水补廪;申运壬不逢生,病势愈重,丁运日主受伤而卒。


观上两造,其病症与八字五行之理,显然应验,果能深心细究,其寿夭穷通,岂不能预定乎?



客神游六经而灾小


原注:客神比忌神为轻,不能理没,游行六道,则必有灾。如木游于土之地而胃灾。火游于金之地而大肠灾,土行水地膀胱灾,金行木地胆灾。水行火地上肠灾。


任氏曰:客神游六经者,阳虚之所,浮于天干也。阳而虚露,易制易化,为灾必小,犹病之在表,外感易于发散,不至大患,故为小也。究其病源,仍从五行阴阳,以分脏腑,而五脏论法,亦勿以天干为客神论虚,地支为忌神论实。必须究其虚中有关,实处反虚之理,其灾祥了然有验矣。



壬辰  甲辰  庚午  丙戌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

庚午日元,生于辰月戌时,春金杀旺,用神在土。月干甲木,本是客神,得两土,所以脾胃无病,然熬水炼金,而患弱症。至戊申运,土金并旺,局以木为病,木主风,金能克木;接连己酉庚与三十载,发财十余万,辛亥运金不通根,木得长生,忽患风疾而卒。



癸丑  戊午  壬寅  庚戌
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

壬寅日元,生于五月戌时,杀旺又逢财局,杀愈肆逞,所以客神不在午火,反在寅木,助其火势;客神又化忌神,戊癸化火,则金水相伤。运至乙卯,金水临绝,得肺肾两亏之症,声哑而嗽,于甲戌年正月木火并旺而卒。



乙亥  庚辰  丙子  庚寅
己卯  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

丙子日元,生于季春,湿土司令,蓄水养木,用神在木,得亥之生,辰之余,寅之助。乙木虽与庚金合而不化,庚金浮露天干为客神,不能深入脏腑,而游六经也。水为精,亥子两见,辰又拱而蓄之,木余为气,春令有余,寅亥生合火为旺神,时在五阳进气,通根年月,气贯生时,精气神三者俱足,则邪气无从而入。行运又不背,一生无疾,名利裕如。惟土虚湿,又金以泄之,所以脾胃虚寒,不免泄泻之病耳。



木不受水者血病

原注:水东流而木逢冲,或虚脱,皆不受水也,必主血病。盖肝属木,缄而不纳则病。


任氏曰:春木不受水者,喜火之温暖也;冬木不受水者,喜火之解冻也。夏木之有根而受水者,去火之烈,润地之燥也;秋木得地而受水者,泄金之锐,化杀之顽也。春冬生旺之木,要其衰而受水;夏秋休囚之木,要其旺而受水。反此则不受,不受则血不流行,故致血病矣。



丁亥  丁未  乙亥  己卯
午  乙巳  甲辰  癸卯  壬寅  辛丑

乙木生于未月,休囚之位,年月两透丁火,泄气太过。最喜时禄通根,则受亥水之生,润其燥烈之土;更妙会局帮身,通辉之象。至甲辰运,虎榜居首,科甲连登,格取食神用印也。



丙戌  乙未  乙巳  丁亥
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  庚子  辛丑

乙木生于未月,干透丙丁,通根巳戌,发泄太过,不受水生,反以亥水为病,格成顺局从儿。初交丙申丁酉,得丙丁盖头,平顺之境;戊戌运克尽亥水,名利两得;至己亥水地,病患膨胀。只因四柱火旺又逢燥土,水无所归,故得此病而亡。



土不受火者气伤

原注:土逢冲而虚脱,则不受火,必主气病,盖脾属土而容火,不容则病矣。


任氏曰:燥实之土不受火者,喜水之润也;虚湿之土不受火者,忌水之克也;春土有根而受火者,解天之冻,去地之湿也;秋土得地而受火者,制金之有余,补土之泄气也。过燥则地不润,过湿则天不和,是以火不受,木不容。过燥必气亏,过湿必脾虚,不受则病矣。



己巳  辛未  戊戌  己未
庚午  己巳  戊辰  丁卯  丙寅  乙丑

戊土生于未月,重叠厚土,喜其天干无火,辛金透出,谓里发于表,其精华皆在辛金。运走己巳戊辰,生金有情,名利裕如。丁卯运辛金受伤,地支火土并旺,不能疏土,反从火势,则土愈旺,辛属肺,肺受伤,血脉不能流通,病患气血两亏两亡。



庚辰  己丑  己亥  壬申
庚寅  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

己亥日元,生于丑月虚湿之地,辰丑蓄水藏金,庚壬透而通根,只得任其虚湿之气,反以水为用而从财也。初运庚寅辛卯,天干逢金生水,地支遇水克土,荫疪有余;壬辰癸巳,不但财业日增,抑且名列宫墙;巳运克妻破财。此造四柱无火,得申时壬水逢生,格成假从财,故遗业丰厚,读书入学,妻子两全,若一见火,为财多身弱,一事无成。至甲午运,木无根而从火,己巳年火土并旺,气血必伤,病患肠胃血症而亡。



金水伤官,寒则冷嗽,热则痰火;

火土印绶,热则风痰,燥则皮痒。

论痰多木火,生毒郁火金,

金水枯伤而肾经虚,水木相胜而脾胃泄。


原注:凡此皆五行不和之病,而知其病,知其人,则可以断其吉凶。如木之病何如,又看木是日主之何神,若木是财而能发土病,则断其财之衰旺,妻之美恶,父之兴衰。亦不必显验,然有可应则六亲与事体又不相符者,殆以病而免其咎者也。


任氏曰:金水伤官,过于寒者,其气辛凉,真气有亏,必主冷嗽;过于热者,水不胜火,火必克金。水不胜火者,心肾不交也;火能克金者,肺家受伤也。冬令虚火上炎,故主痰火。


火土印绶,过于热者,木从火旺也。火旺焚木,木属风,故主风痰;过于燥者,火炎土焦也。土润则血脉流行,而营卫调和。皮属土,土喜暖,暖即润也,所以过燥则皮痒,过湿则生疮。夏土宜湿,冬土宜燥,在人则无病,在物则发生。总之火多主痰,水多主嗽 。


木火多痰者,火旺逢木,木从火势,则金不能克木,水不能胜火,火必克金而伤肺,不能下生肾水,木又泄水气,肾水必燥,阴虚火炎,痰则生矣。


生毒郁火金者,火烈水涸,火必焚木;木被火焚,土必焦燥;燥土能脆金,金郁于内,脆金逢火,肺气上逆;肺气逆财肝肾两亏,肝肾亏财血脉不行,加以七情忧郁而生毒矣。


土燥不能生金,火烈自能枯水,肾经必虚;土虚不能制水,木旺自能克土,脾胃必伤。凡此五行不和之病,细究之必验也。然与人事可相通也,不可专执而论,如病不相符,可究其六亲之吉凶,事体之否泰,必有应验者。如日主是金,木是财星,局中火旺,日主不能任其财,必生火而助杀,反为日主之忌神,既或有水,水仍生木,则金气愈虚;金为大肠肺,肺伤大肠不畅,不能下生肾水,木泄水而生火,必主肾肺两伤之病。然亦有无此者,必财多破耗,衣食不敷,是其咎也。然亦有无病而财源旺者,其妻必陋恶,子必不肖也。断断必有一验,其中亦有妻肾子肖而无病,且财源旺者,岁运一路土金之妙也。然亦有局中金水,与木火停匀,而得肺肾之病者,或财多破耗,或妻陋子劣者,亦因岁运一路木火,而金水受伤之故也。宜仔细推详,不可执一而论也。



壬辰  壬子  辛酉  己丑
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

辛金生于仲冬,金水伤官,局中全无火气,金寒水冷,土湿而冻,初患冷漱。然伤官佩印,格局纯清,读书过目成诵,早年入泮。甲寅乙卯,泄水之气,家业大增;至丙辰运,水火相克而得疾,丙寅年火金旺,水愈激,竟成弱症而亡。

 


己丑  丙子  辛酉  壬辰
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

金水伤官,丙火透露,去其寒凝,故无冷嗽之病;癸酉入学补廪,而举于乡,问曰:金水伤官喜官星,何以癸酉水之运而得功名?余曰:金水伤官喜火,不过要其暖局,非取以为用也。取火为用者,十无一二,取水为用者十有八九;取火者必要木火齐来,又要日元旺相,此造日元虽旺,局中少木,虚火无根,必以水为用神也。壬申运由教习得知县,辛未支丁丑年,火土并旺,合取壬水,子水亦伤,得疾而亡。



甲戌  丙子  庚子  丙戌
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

庚金生于子,丙火并透,地支两戌燥土,乃丙这库根,又得甲木生丙,过于热也。运至戊寅己卯,而患 谈火之症;庚辰经肩帮身,支逢湿土,其病勿药而愈,加捐出仕辛巳长生之地,名利两全。其不用火者,身衰之故也。凡金水伤官用火,必要身旺逢财,中和用水,衰弱有土也。



己巳  庚午  己亥  丙寅
己巳  戊辰  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

己土生于仲夏,火土印绶,已本湿土,又坐下亥水,丙火透而逢生,年月又逢禄旺,此之谓热,非燥也。寅亥化生火,夏日可畏;兼之运走东南木地,风属木,故患风疾。且巳亥本阴用阳也,得午助,心与小肠愈旺,亥逢寅泄,庚金不能下生,肾气愈亏,又患遣泄之症,幸善调养,而病势无增,至乙丑运转北方,前病皆愈甲子癸亥水地,老而益壮,又纳妾生子,发财数万。



辛未  戊戌  戊戌  丁巳
丁酉  丙申  乙未  甲午  癸巳  壬辰

戊土生于戌月,未戌皆带火燥土,时逢丁巳,火土印绶,戌本燥土,又助其凶,时在季秋,此之谓燥,非热也。年干辛金,丁火劫之,辛属肺,燥土不能生金。初患痰症,肺家受伤之故也。其不致不害者,运走丙申丁酉,西方金地。至乙未甲午,木火相生,土愈燥,竟得蛇皮疯,所谓皮痒也。癸巳运水无根,不能克火及激其焰,其疾卒以亡身。此火土逼干癸水,肾家绝也。



己丑  丁丑  己亥  乙丑
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

己土生于季冬,支逢三丑,日主本旺,过于寒湿,丁火无根,不能去其寒湿之气。乙木凋枯,置之不用,书香难就;己土属脾,寒而且湿,故幼多疮毒。癸酉壬申运,财虽大旺,两脚寒湿疮。数十年不愈,又中气大亏,亦乙木凋柘之意也。



丙戌  己亥  甲戌  庚午
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  甲辰  乙巳

甲木生于亥月,印虽当令,四柱土多克水,天干庚金无根,又与亥水远隔,戌中辛金郁而爱騻,午丙引出戌中丁火,亥水被戌土制定,不能克火,所谓郁火金也。庚为大肠,丙火克之;辛为肺,午火攻之;壬为膀胱,戌土伤之,谓火毒攻内。甲辰运木又生火,冲戌中辛金,被午克之,生肺疽而亡。



庚寅  癸未  甲午  甲戌
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  己丑

木火伤官用印,得庚金贴身,生癸水之印,纯粹可观,读书过目不忘。惜庚癸两字,地支不载,又嫌戌时会起火局,不例题 金不柘伤,而且火能热木,命主元神泄尽。幼成弱症,肺肾两亏,至丙戌运,逼水克金而夭。



癸酉  乙卯  庚戌  戊寅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春木当权,卯酉虽冲,木旺金缺,土亦受伤;更嫌卯戌寅砘拱合化杀,木主脾虚肺伤疾,然竟一生无病 。便酉弱卯强,妻虽不克,而中深难言。生二子,皆不肖卒,为匪类,故免其病,财亦旺也。



   二十六、出身   

巍巍科第迈迈伦,一个玄机暗里存。


原注:凡看命看人之出身最难,如状元出身,格局清奇迥异,若隐若露,奇而难决者,必有元机,须搜寻之。



任氏曰:命论我人出身最难,故有玄机存焉。玄机者,不特格局清奇迥异,用神真假之分,须究支中藏神司命,包罗用神喜神,使闲神忌神不能争战,反有生拱之情。又有格局本无出色处,而名冠群英者,必先究其世德之美恶,次论山川之灵秀,所以锺灵毓秀。从世德而来者,不论命也。故世德心田居一,山川居二,命格居三。然看命这要,非杀印财官 官印双清为美也。如显然杀印财官,动人心目者,必非佳造;若用神轻微,喜神暗伏,秀也深藏者,初看并无好处,越看越有精神,其中必有玄机,宜仔细搜寻。



壬辰  壬寅  己未  戊辰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己土生于孟春,官当令,天干覆以财星,生官有情,然春初己土湿而且寒,年月壬水,通根峰库,喜其寅中丙火司令为用,伏而逢生,所谓“玄机暗里存”也。至丙运,元神发露,戊辰年比助时干,克去壬水,则丙火不受克,大魁天下。以俗论之,官星不透,财轻劫生,谓平常命也。





壬戌  甲辰  甲戌  丙寅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甲木生于季春,木有余气,又得比禄之助,时干丙火独透,通辉纯粹。年干壬水,坐下燥土之制,又逢比肩之泄,辗转相生,则丙火更得其势。至戊运,戌之元神透出制壬,两冠群英,三元及第。其仁路未能显秩者,运走西方金地,泄土生水之故也。





甲寅  丁丑  丁卯  庚戌
戊寅  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  癸未
丁火生于季冬,局中儿子绶叠叠,弱中变旺,足以用财。庚金虚露,本无出色,喜其丑内藏辛为用,亦是玄机暗里存也。丑乃日元之秀气,能引比肩来生,又得卯戌合,而丑土不伤,所以身居鼎右,探花及第。




丁亥  壬子  庚子  辛巳
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  丁未  丙午
金生于仲冬,伤官太旺,过于泄气,用神在土,不在火也。柱中之火,不过取其暖局耳。四柱无土,取巳中藏戊,不旺克火,火能生土,亦是玄机暗里存也。至戊运丙辰年,火土相生,巳中元神并发,亦居鼎右。




清得尽时黄榜客,虽存浊气亦中式。

原注:天下之命,未有不清而发科甲者,清得尽者,非必一一成象,虽五行尽出,而能安放得所,生化有情,不混亲神忌客,决发科甲。即有一二浊气,而清气或成一个体段,亦可发达。


任氏曰:清得尽者,非一行成,两气双肖也。虽五尽出。而清气独逢生旺,或真神得用,或清所陆海空椹者,横榜标名也。若清当权,闲神忌客不司令,不深藏,和岁运制化者,亦发科甲也。清所当权,虽有浊气,安放得所,不銸喜用乾,虽不能发甲,亦发科也。清敢虽不当,得亲神忌客不党浊气,匡扶清气,或岁运安顿者,亦可中式也。



戊辰  乙卯  己卯  丙辰
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
平传胪造,己土生于卯月,杀旺提纲,乙木元透露,支类东方,时干内火生旺,局中不杂金水,清得尽者也。若一见金,不但不能克木,而金自伤,触其旺神,徒与不和,为不尽也




癸未  己未  庚子  甲申
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
庚金生于未月,燥土本难生金,喜其坐下子水,年透元神,谓三伏生寒,润土养金。虽然土旺水衰,妙在申时拱子,有泄土生水扶身之美,更妙火不显露,清得尽也。初交戊午丁巳丙运,生土逼水,功名蹭蹬,家业破耗;辰运支全水局,举于乡;交乙卯制去己未之土,登黄甲,入词林,又掌文柄,仕路显赫。




癸未  癸亥  甲午  丁卯
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
甲木生于亥月,癸水并透,其势泛滥。冬木喜火,最喜卯时,不特丁火通根,抑且日主临旺,又会木局,泄木生火扶身;更妙无金,清得尽矣。至己未运,制其癸水,丙辰流年,捷南宫,入翰苑,官居清要。




壬辰  己酉  癸卯  己卯
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

癸卯日元,食神太重,不但日元泄气,而且制杀太过。喜其秋水通源,独印得用,更妙辰酉合而化金,金气愈坚,局中全无火气,清得尽矣。所以登云路,名高翰苑。惜中运逢木,仕路恐不能显秩。



己亥  甲戌  庚子  丙子
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
庚金生于戌月,地支两子一亥,干透丙火,克泄交加。喜其印旺月提,虽嫌甲木生火克土,得甲己合而化,清得尽也。至己巳流年,印星有助,冲去亥水,甲木长生,名题雁塔。




己亥  丙子  庚子  辛巳
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
庚金生于仲冬,地支两子一亥,干透丙火,克泄并见。喜其己土透露,泄火生金,五行无木,清得尽也。至己巳年,印星得助,名高翰苑,所不足者,印不当令,又己土遥列而虚,故降任知县。




丙申  壬辰  丙子  壬
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
丙火生于季春,两杀并透,支会杀局,喜其辰土当令制杀,辰中木有余气而生身,病在申金,无此尽美,所以天资过人。丁卯年合杀,而印星得地,中乡榜,辛未年去其子水,木火皆得余气,春闱亦捷。究竟申金为嫌,不得大用归班;更嫉运走西方,以酒争为事也。




戊午  壬戌  壬子  乙
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  丁卯  戊辰
壬水生于戌月,水进气,而得坐下阳刃帮身,年干之杀,比肩挡之,谓身杀两停,其病在午,子水门冲之,又嫌在巳,子水隔之,使其不能生杀,且戌中辛金暗藏为用,同胞双生,皆中进士。




庚戌  辛巳  乙卯  戊寅
壬午  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

木生于巳月,伤官当令,足以制官伏杀,坐下禄支扶身,寅时又藤萝系甲,至庚辰年,支类东方,中乡榜,不发甲,只因四柱无印,戌土泄火生金之故也。同胞双生,其弟生卯时,虽亦得禄,不及寅中甲木有力,而藏之为美,故迟于己亥年,印星生拱,始中张榜也。



癸亥  乙卯  戊午  甲寅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戊土生于仲春,官杀并旺临禄,又才星得地生扶,虽坐下午火印绶,虚土不能纳火各成充命从杀一既从,水作混论,郅了运冲去午火,庚子年金生水量,冲尽香火,中乡榜。



戊子  壬戌  庚寅  癸未
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  丁卯  戊辰

庚金生地戌月,印星当令,金亦有气,用神在水,不在火也。至庚申流年,壬水逢生,又泄土气,北闱奏捷。所发者,戊土元神透露,不利春闱,兼之中运木火, 则多破耗。



戊子  己未  辛亥  戊子
庚申  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  乙丑

辛金生于季夏,局中虽多燥土,妙在丛下亥不,年时逢子养金,能邀其未拱木为用。至丁卯年,全会木局,有病得药,棘闱奏捷。



秀才不是尘凡子,清气还嫌官不起。

原注:秀才之命,与异路人、贫人、富人之命,无什大别,然终有一种清气处,但官星不起,故无爵禄。


任氏曰:秀才之命,与异路贫富人无会什分别,细究之,必有清气存焉。官星不起者,非官星不透之谓也,如官星太旺,日主不能用其官;如官星太弱,官昨不能克日主。如官旺用印见财者,如官衰用财遇劫者,如印多泄官星之气者,如官多无印者,如官透无根,地支不载,如官坐伤位,伤坐官位,如忌官逢财,喜官遇伤者,皆谓之官星不起也。纵有清气,不过一衿终身,有富而秀者,身旺财旺,与官星不通也,或伤官顾财不顾官也;有贫而秀者,身旺官轻,财星受劫也。或财官太旺,印星不现,或伤官用印,见财不见官也;有学问过人,竟不能得一衿,老于儒童者。此亦有清气存焉,格局原可发秀,只因运途不济,破其清气,以致终身不能稍舒眉曲也。亦有格局本可登科发甲者,亦因运途不济,屡困场屋,终身一衿,不能得路于青云也。有格局本无出色,竟能科甲连登,此因一路运途合宜,助其清气官星,去其浊气忌客之故也。


癸巳  壬戌  乙卯  戊寅
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

乙卯日元,生于季秋,得寅时之助,日主不弱,用巳火秀气,戌土火库收之,壬癸克之。格局本无出色,且辛金司令,壬水进气通源,幸得时透戊土,去浊留清,文望若高山北斗,品行似良玉精金,中运逢火,丙子优贡。惜子水得地,难得登云。



癸未  庚申  甲申  乙亥
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

甲申日元,生于孟秋,庚金两坐禄旺,喜亥时绝处逢生,化杀有情,癸水元神透出,清可知矣。但嫌杀势太旺,日主虚弱,不能假杀为权,所以起而不起也。廪贡终身。



壬午  甲辰  丁巳  己酉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
丁火生于季春,官星虽起,坐下无根,其气归木。日主临旺,时财拱会有情,却与官星不通;且中年运走土金,财得泮溢,官星有损,功名不过一衿,家业数十万。若换酉年午时,名利双辉矣。



癸未  乙卯  丙午  丁酉
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

丙午日元,生于卯月,局中木火两旺,官坐伤位,一点财星劫尽,谓财劫官伤。壬运虽得一衿,贫乏不堪;子运回冲,又逢未破克妻;辛运丁火回劫,克子;亥运会木生火而亡。



戊申  庚申  壬申  甲辰
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

此造大象观之,杀生印,印生身,食神清透,连珠相生,清而纯粹,学问过人,品行端方,惜乎无火,清而少神,用土则金多气泄,用木则金锐木凋;兼多运走西北金水之地,读书六十年,不克博一衿。家贫出就外傅四十载,受业者登科发甲,自己不获一衿,莫非命也。



己亥  癸酉  壬申  戊申
壬申  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  丁卯

此造官杀并透无根,金水太旺,大不及前造之纯粹也。喜其运走南方火土,精足神旺。至未运,早游泮水,五运科甲连登 ,己巳戊辰,仕路光亨,与前造天渊之隔者,非命也,实运美也。



异路功名莫说轻,日干得气遇财星

原注:刀笔得成名者,与不成名者之异,必是财星得个门户,通得官星,中有一种清气,所以得出身,其老于九笔而不能出身者,终是财星与官不相通也。


任氏曰:异路功名,有刀笔成名者,有捐纳出身者,虽有分别,总不外日干有气,财民相通也。或财星得用,暗成官局,或官伏财乡,丙意情通,或官衰逢财,两神和协,或印旺官衰,财星破印,或身旺无官,食伤生财,或身衰官旺,食神制官,必有一种清纯之气,方可出身。其仕路之高卑,须究格局之气势,运途之损益可知矣。不能出身者,日干太旺,财轻无食伤,喜官而官星不通,或无官也。如日干太弱,财星官星并旺者,有财官虽通,伤官劫占者,有财星得用,暗成劫局者,有喜印逢财,忌印逢官者,皆不能出身也。



己巳  壬申  甲寅  戊辰
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  丁卯  丙寅

甲木生于孟秋,七杀当令,巳火食神贪生己土,忘克申金,兼之戊己并透,破印生杀,以致祖业难登,书香不继。喜其秋水通源,日坐禄旺,明虽冲克,暗却相生。由部书出身,至丁卯丙寅运,扶身制杀,仕至观察。



庚午  丙戌  乙卯  丁丑
丁亥  戊子  己丑  庚寅  辛卯  壬辰

乙卯日元,生于季为秋,丙丁并透通根,五行无水,庚金置之不论,最喜财神归库,木火能辉。性孝友,尤笃行谊,由部书出身,仕至州牧。其不利于书香者,庚金通根在丑也。



己丑  庚午  戊申  癸亥
己巳  戊辰  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

戊土生于午月,印星秉令,时逢癸亥,正日元得气遇财星也,但金气太旺,又年支湿土,晦火生金,日元反弱,则印绶暗伤,书香难遂。损纳出身,至丁卯丙寅运,木从火势,生化不悖,仕致黄堂。喜其午火真神得用,为人忠厚和平,后运乙丑,晦水生金,不禄。



壬子  甲辰  戊戌  丙辰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
戊戌日元,生于季春,时逢火土,日元得气,虽春时虚土,而杀透通根,兼之壬水得地,贴身相生,此谓身杀两停 ,非身强煞浅也。天干壬水克丙,所以书香不利,喜其初运南方,损纳出身。仕名区,宰大邑。便财露生煞为病,恐将来运走西方,水生火绝,缘其人好奢少俭,若不急流勇退,难免不测风波。



癸巳  甲寅  丙戌  庚寅
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  己酉  戊申

丙火生于孟春,官透为用,清而纯粹,惜乎金水遥隔,无相生之意;且木火并旺,金水无根,书香不继,游幕捐给县令,究竟财官不通门户,丁丑年大运在戌,火土当权,得疾而亡。



壬辰  甲辰  辛酉  丁酉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辛金生于季春,支逢辰酉,干透壬丁,似乎佳美,不知地支湿土逢金,丁火虚无根,甲木虽有生火,地支辰酉化金,亦自顾不暇,捐纳部属,不但财多破耗,而且不能得缺。虽壬水生甲,遗业数十万但运走土金,未免家业退而子息艰也。





二十七、地位  

台阁勋劳百世传,天然清气发机权。 


原注:能如人之出身,至于地位之在小,亦不易推。若夫为独为卿,清中又有一种权势出入矣,不专在一端而论。



任氏曰:台阁宰匍以及封疆之任,清气发乎天然,秀气出纯粹,四柱内,且与喜神有情,格局之中并无可嫌之物。所用者皆真神所喜者皆真气,此谓“清气显机权”也。度量宽宏能容物,施为纯正不贪私,有润泽生包之德,怀任重致远之财也。



庚申  庚辰  戊辰  戊午

董中堂造,天然清气在庚金也。



甲子  丙寅  己丑  甲子

此刘中堂造,天然清气在丙火也。



壬申  壬寅  丙子  乙未

此钱尚书造,天然清气在乙木也。



己亥  丁卯  庚申  庚辰

此秦侍郎造,天然清气在丁火也。




兵权獬豸弁冠客,刃煞神清气势特

原注:掌生杀之权,其风纪气势,必然超特,清中精神自异又或刃杀两显也。


任氏曰:掌生杀大权,兵刑重任者,其精神清气,自然超特,必以刃旺敌杀,气势出人也。局中杀旺无财,印绶用刃者,或无印而有羊刃者,此谓杀刃神清也。气势特者,刃旺当权也,必文官而掌生杀之任。刃旺者,如春之甲用卯刃,乙用寅刃;夏之丙用午刃丁用巳刃,秋之庚用酉刃,辛用申刃,冬之用子刃,癸用亥刃是也。若刃旺敌杀,局中无食神印绶,而有财官者,气势虽特,神气不清,乃武将之命也。如刃不当权,虽能敌杀,不但不能掌兵权,亦不能贵显也。其人疾恶太严,如刃旺杀弱亦然,必傲物而骄慢也。



壬寅 己酉 庚午 丙戌
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

庚日丙时,支逢生旺,寅纳壬水,不能制杀,全赖酉金羊刃当权为用,隔住寅木,使其不能会局,此正“刃杀神清气势特”也。早登科甲,属掌兵刑生杀之任,仕至刑部尚书。



庚戌  壬午  丙子  壬辰
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
丙子日元,月时两透壬水,日主三面受敌,柱中无木泄水生火,反有庚金生水泄土,金赖午火旺刃当权为用,更喜戌之燥土,制水会火。乡榜出身,丙戌丁亥运仕至按察。



乙卯  戊子  壬辰  戊申

丁亥  丙戌  乙酉  甲申  癸未  壬午

壬辰日元,天干两煞,通根辰支,年干乙木凋枯,能泄水而不能制土,正克泄交加,最喜子水当权会局,杀刃神情。至酉运生水克木,又能化杀,科甲连登;甲申登运,仕路光亨,至按察;示运羊刃受制,不禄。



丙辰  辛卯  甲申  庚午
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  丁酉

甲申日元,生于仲春,官杀并透通根,日时临于死绝,必用卯之羊刃。喜其丙火合辛,不但无混杀之嫌,抑且卯木不受其制,刃杀神清,且运走南方火地。科甲出身,仕臬宪。





分藩司牧财官和,清纯格局神气多。

原注:方面之官,财官为重,必清奇纯粹,格正局全,又有一段精神。


任氏曰:方面之任以及州县之官,虽以财官为重,必须格局清纯,更须日元生旺,神贯气足,然后财官情协,则精气神三者足矣。又加官旺有印,官衰有财,印旺有财,左右相通,上下不悖,根通年月,气贯日时,身杀两停,杀重逢印,杀轻遇财者,皆是也,必有利民济物之心;反此者,非所宜也。





丁丑  乙巳  癸酉  壬子
甲辰  癸卯  壬寅  辛丑  庚子  己亥

癸水生于巳月,火土虽旺,妙在支会金局,财官印三者皆得生助;更喜子时劫比帮身,精神旺足;尤喜中年运走北方。异路出身,仕至郡守,名利两全,生七子皆出仕。





丙寅 戊戌 丁酉 乙巳
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

丁火生于戌月,局中木火重重,伤官用财,格局本佳,部书出身,仕至县令。惜柱中无水,戌乃燥土,不能生金晦火,木生火旺,巳酉无拱合之情,所以妻妾生十子皆克。






丙子  庚寅  辛巳  戊子
辛卯  壬辰  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

辛金生于寅月,财旺逢食,官透遇财,又逢劫印相扶,中和纯粹,精神两足。初看似乎看弱,细究之,木嫩火虚,印透通根,日元足以用官。中年南方火运,异路出身,仕至黄堂。



丁亥  丙午  戊寅  甲寅
乙巳  甲辰  癸卯  壬寅  辛丑  庚子

戊土生于午月,局中偏官虽旺,印星太重,木从火势,火必焚木,一点亥水,不能生木克火。交癸运,克丁生甲,北极连登科甲,出宰名区;辛运合丙,仕路顺遂;交丑运,克水告病,致仕。



己巳  戊辰  甲子  辛未
丁卯  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

甲子日元,生于季春,木有余气。坐下印绶,官星清透,且子辰拱印有情;更妙运走东北水木之地,名登甲榜。只嫌子未破印,仕路未免有阻,老于教职。



便是诸司并首领,也从清浊分形离。

原注:至贵者莫如天也,得一以清,而位乎上,故膺一命之荣,莫不得清气。所以杂职或佐二首领等官,岂无一段清气?而与浊气者自别。然清浊之形影难解,不专是堸官印绶内有清浊,凡格局、气象、用神、合神,日主化气、从气、神气、精气,以序收藏发生意向,节度性情,理势源流,主从之间皆有之。生于皮面对其形影,得其形而遂可以寻其精髓,乃论大小尊卑。


任氏曰:命者,天地阳阳五行之所钟也,清者贵也,浊者贱也。所以杂职佐二等官,亦膺一命之荣,虽非格正局清,真神得用,而气象格局之中,冲合理气之内,必有一点清气,虽清浊气之形影难辨,总不外处天清地浊之理。天干象天,地支象地。地支上升于天干者,轻清之气也;天干下降于地支者,重浊之气也。天干之气本清,不忌浊也;地支之气本浊,必要清也,此命理之贵乎变通也。天干浊,地支清者贵;地支浊,天干清者贱也。地支之气上升者影也,天干之气下降者形也,于升降形影,冲合制化中,分其清浊,究其轻重,论其尊卑可也。



壬辰  壬寅  戊戌  丙辰
癸卯  甲辰  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

戊土生于寅月,木旺土虚,天干两壬克丙生寅,此天干之气浊,财星坏印,所以书香不继。喜寅能纳水生火,日主坐戌之燥土,使壬水不致冲奔,其清处在寅也。异路出身,丙运升县令。



壬午  癸丑  甲寅  丁卯
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

甲木生于丑月,水生寒凝,本喜火以敌寒,更妙日时寅卯气旺,丁火旺秀,其清在火也。所嫌壬登透干,丁火发作国,难遂书香之志。然地支无水,干虽浊,支从午火留清。异路出身,至戊午运,合癸制壬,升知县。



壬辰  乙巳  丙子  己丑
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

丙火生于巳月,天地煞印留清,所嫌者丑时合去子水,则壬水失势,化助伤官则日元泄气,一点乙木,不能疏土。异路出身,虽获盗有功,而上意不合,竟不能升。



乙酉  丙戌  癸酉  丁巳
乙酉  甲申  癸未  壬午  辛巳  庚辰

癸酉日元,生于戌月,地支官印相生,肖可知矣。所嫌者,天士内财得地,兼之乙木助火克金,所以书香难遂。喜秋金有气,异路出身,至巳运逢财坏印,丁艰回籍。



甲申  戊辰  戊子  戊午
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  甲戌

戊子日元,生于辰月午时,天干三戊,旺可知矣。甲木退气临绝,不但无用,反为混论,其精气在地运之申,泄其精英,惜春金不旺,幸子水冲午,润土养金,虽捐纳佐二,仁途顺遂。



癸巳  甲子  壬子  庚戌
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
壬子日元,生于仲冬,天干又透庚癸,其势泛滥。甲木无佷,不能纳水;己火被众水所克,亦难作用,故屡次加捐,耗财不参得缺。虽时支戌,厎定汪洋,又有庚金之泄,兼之中运辛酉庚申,泄土生水,劫刃肆逞,以致有志难伸。





    二十八、岁运   

休囚系乎运,尤系乎岁,

 战冲视孰降,和好视孰切。


原注:日主譬如吾身,局中之神,譬之舟马引从之人,大运譬所到之地,故重地支,未尝无天干。太岁譬所遇之人,故重天干,未偿无地支。必先明一日主,配合七字,权其轻重,看喜行何运,忌行何运。如甲日以气机看春,以人心看仁,以物理看木,大率看气机而余在其中。遇庚辛申酉字面,如春而行之于秋,新伐其生生这机,又看喜与不喜,而行运生甲伐甲之地,何断其休咎也。太岁一至,休咎即显,于是详论战冲和好之势,而得胜负适从之机,则休咎了然在目。



任氏曰:富贵虽定乎格局,穷通实系乎运途,所命好不好运也。日主如我之身,局中喜神用神是我所用之人,运途乃我所临之地,故以地支为重。要天干不背,相生相扶为美,故一运看十年切勿上下截看,不可使盖头截脚。如上下截看,不论盖头截脚,则吉凶不验矣。


如喜行木运,必要甲寅乙卯,次则甲辰、乙亥、壬寅、癸卯:喜行火运,必要丙午丁未,次则丙寅、丁卯、丙戌、丁巳;喜行土运,必要戊午、己未戊戌、己巳,次则戊辰己丑;喜行金运,必要庚申辛酉,次则戌申、己酉、庚辰、辛巳;喜行水运,必要壬子癸亥,次则壬申、癸酉、辛亥、庚子。宁使天干生地支,弗使地支生天干;天干生地支而荫厚,地支生天干而气泄。



何谓盖头?


如喜木运而遇庚寅辛卯,喜火运而遇壬午癸巳,喜土运而遇甲戌、甲辰、乙丑、乙未,喜金运而遇丙申丁酉,喜水运而遇戊子己亥。



何谓截脚?

如喜木运而遇甲申、乙酉、乙丑、乙巳,喜火运而遇丙子、丁丑、丙申、丁酉、丁亥,喜土运而遇戊寅、乙卯、戊子、己酉、戊申,喜金运而遇庚午、辛亥、庚寅、辛卯、庚子,喜水运而遇壬寅、癸卯、壬午、癸未、壬辰、癸巳是也。






盖干头喜支,运以重支,财吉凶减半;


截脚脚喜干,不载干,则十年皆否。

假如喜行木运,而遇庚寅辛卯,庚辛酉为凶运,而金绝寅卯,谓之无根,虽有十分之凶,而减其半。如原局天干有丙丁透露,得回制之能,又减共半,或再遇太岁逢丙丁,制其庚辛,则无凶矣。寅卯本为吉运,因盖头有庚辛之克,虽有十分之吉,亦减其半。如原局地支有早点酉之冲,不但无吉,而反凶矣。


又如喜木运,遇甲申乙酉,木绝于申酉,谓之不载,故甲乙之运不吉。如原局天干又透庚辛,或太岁干头遇庚辛,必凶无疑所以十年皆凶。如原局天干透壬登,或太岁干头逢壬登,能泄金生木,则和平无凶矣。故运逢吉不见其吉,运逢凶不见其凶者,缘盖头截脚之故也。


太岁管一年否泰,如所遇之人,故以天干为重,然地支不可不究,虽有与神之生克,不可与日主运途之冲战。最凶者天克地冲,岁运冲克,日主旺相虽凶无碍,日主凶必罹凶咎。日犯岁君,日主旺相无咎,日主休囚必凶;岁君犯日,亦同此论,故太峧宜和,不可与大运一端论也。如运逢木吉,负逢木反凶者皆战冲不和之故也。依此而推 ,则吉凶无有不验矣。



庚辰  丁亥  庚辰  丁丑
戊子  己丑  庚寅  辛卯  壬辰  癸巳
庚辰日地,生于亥天干丁火并透,辰亥皆藏甲乙,足以用火。初运戊子己丑,晦火生金,未遂所愿。庚运丙午年,庚坐寅支截脚,天干两丁,足可敌一庚,又逢丙午年,捷。搒下知县,寅运官资颇丰;辛卯截脚,局中丁火回克,仕至郡守;壬辰水生库根,笃壬申年,两丁皆伤,不禄。




乙未  戊子  庚辰  丁丑
丁亥  丙戌  乙酉  甲申  癸未  壬午
庚辰日无,生于子月,未土破子水,天干木火,皆得辰未之余气,足以用木生火。丙运入泮。癸酉年行乙运,癸合戊化火,酉是丁火长生,均以此年必中,殊不知乙酉截脚之木,非木也;实金也。癸酉年水逢金生,又在冬令,焉能合戊化火?必克丁火无疑酉中纯金,乃火之死地,阴火长生之说,俗传之谬也;恐今八月又建辛酉,局中木火皆伤,防生不测之灾。竟卒于省中。




戊子  乙卯  丙寅  丁酉
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
丙寅日元,生于卯月,木焱工旺,土金皆伤,水亦休囚。运丙辰丁巳,遗业消靡戊午己未燥土,不能生金泄火,经营亏空万金,逃出外方;交庚申辛酉运,竟获居奇之利,发财十余万。




丙申  癸巳  丙午  甲午
甲午  乙未  丙申  丁酉  戊戌  己亥

丙午日元,生于巳月午时,群比争财,逼干癸水。初运甲午刃劫猖狂,父母早亡;乙未助刃家业败尽;交丙申丁酉,贫乏不堪,交戊戌稍能立脚。



何为战?


原注:如丙运庚年,谓之运伐岁。若日主喜庚,要丙降,得丙者吉,日主喜丙,则岁不降运,得戊己以和为妙。如庚坐寅午,丙之力量大,则岁运亦不得不降,降之亦保无祸。庚运丙年,谓之岁伐运,日主喜庚,得戊己以和丙者吉;日主喜丙,则运不降岁,又不可用戊己泄助庚。若庚坐寅午,丙之力量大,则运自降岁,亦保无患。


任氏曰:战者克也。如丙运庚年,谓之运克岁,日主喜庚,要丙坐子辰,庚坐申辰,又局中得戊己泄丙,得壬癸克丙则吉;如丙坐午寅,局中又无水土制化,必凶。如庚运丙午,调之岁克运,日主喜庚则凶,喜丙则吉,喜庚者要庚坐申辰,丙坐子辰,又局中逢水土制化者吉,反此必凶,喜丙者依此而推。



辛卯  甲午  丙辰  庚寅
癸巳  壬辰  辛卯  庚寅  己丑  戊子
丙火生于午月,旺刃当权,支全寅,卯,辰,土从木类,庚辛两不通根,初交癸巳壬辰,金逢生助,家业铙裕,其乐自如;辛卯金截脚,刑丧破耗,家业十败八九。庚运丙寅年克妻,庚坐寅支截脚,丙寅岁克运,又庚绝丙生,局中无制化之神,于甲午月木从火势,凶祸连绵,得疾而亡。




辛卯   甲午   乙卯   乙酉
癸巳   壬辰   辛卯   庚寅   己丑   戊子
乙木生于午月,卯酉紧冲日禄,月干甲木临绝,五行无水,夏火当权泄气,伤官用劫,所忌者金。初运壬辰癸巳,印透生扶,平顺之境;辛卯运,惟辛酉年冲去卯木,刑丧克破,至庚运丙寅年,所忌者金,而丙火克去之,局中无土水泄制丙火,又火逢生,金坐绝,入泮,得舒眉曲也。




何为冲?


原注:如子运午年,谓之运冲岁,日主喜子,则要助子,又得年之干头,遇制午之神,或午之党多,干头遇戊甲字者必凶。如午运子年,谓之岁冲运,日主喜午,而子之党多,干头助子者必凶;日主喜子,而午之党少,干头助子者必吉,若午重子轻,则不降,亦无咎。



任氏曰:冲者破也,如子运午年,谓之运冲岁。日主喜子,要干头逢庚壬,午之干头逢甲丙,亦无咎;如子之干头遇丙戊,午之干头遇庚壬,亦有咎。日主喜午,子之干头逢甲戊,午之干头遇甲丙,则吉;如子之干头遇庚壬,午之干头逢丙戊,子之干头遇甲丙,则吉;如午之干头遇丙戊,子之干头遇庚壬,必凶。余可类推。



何为和?

原注:如乙运庚年,庚运乙年则和,日主喜金则吉,日主喜木则不吉,子运丑年,丑运子年,日主喜土则吉,喜水则不吉。


任氏曰:和者合也。如乙运庚年,庚运乙年,合而能化,喜金则吉,合而不会,反为羁绊,不顾日主之喜我,则不吉矣。喜庚亦然,所以喜庚者必要木金得地,乙木无根,则合化为美矣,若子丑之合,不化亦是克水,喜水者必不吉也。



何为好?

原注:如庚运辛年,辛运庚年,申运酉年,酉运申年,则好。日主喜阳,则庚与申为好,喜阴,则辛与酉为好,凡此皆宜类推。


任氏曰:好者,类相同也。如庚运申年,辛运酉年,是为真好,乃支之禄旺,自我本气归垣,如家室之可住,如庚运辛年,辛运庚年,乃天干之助,如朋友之帮扶,究竟不甚关切,必先要旺运通根,自然依附为好。如运无根气,其见势衰而无依附之情,非为好也。



   二十九、贞元  

造化起于元,亦止于贞。

再肇贞元之会,胚胎嗣续之机。


原注:三元皆有贞元。如以八字看,以年为元,月为亨,日为利,时为贞。年月吉者,前半世吉,日时吉者,后半世吉。以大运看,以初十五年为元,次十五年为亨,中十五年为利,后十五年为贞。元亨运吉者,前半世吉,利贞运吉者,后半世吉,皆贞元之道。然有贞元之妙存焉,非特绝处逢生、北尽东来之意也。至于仁之寿终矣,而既终之后,运之所行,果所喜者欤?则其家必兴;果所忌者欤?则其家必替。盖以父为贞,子为元也。贞下起元之妙,生生不息之机。予著此论,非欲人知考之年,而示天下万世,实所以验奕世之兆,而知数之不可逃也。学者勖之!


任氏曰:贞元之理,河洛图书之旨也;河洛图书之旨,既先后天卦位之易也。先天之卦,乾南坤北,故西北多山,昆仑为山之宜;东南多水,大海为水之归。是以水从山出,山见水止。夫九河泻地,极汪洋澎湃之势,溯其源,皆星宿也;夫五岳插天,极崇降峻险之形,穷其本,皆昆仑也。惟人有祖父亦然,虽支分派衍,莫不皆出于一脉。故一阴生于坤之初,一阳生于乾之始,所以离为日体,坎为月体。而贞元之理,原于纳甲,纳甲之象,出于八卦。故父乾而母坤,震为长男,继魄纯黑而为坤象。坤者,犹贞之意也。初三光明三分,一阳初生,震之象也。震者,元之兆也。初八上弦,光明六分,兑之象也,兑者,犹亨之理也。十八日,月盈而亏缺三分,巽之象也。犹利之义也。是以贞元之道,循不之理,盛极而衰,否极而泰,亦此意也。观此章之旨,不特人生在世,运吉者昌,运凶者败,至于寿终之后,而行运仍在,观其运之吉凶,而可知其子孙之 兴替。故其人既终之后,而其家兴旺者,身后运必吉也;其家衰败者,身后必运必怨也。此论虽造化有定,而数之不可逃,为人子者不可不知考之年,而善继述之。若考之身后运吉,自可承先启后;如考之身后运凶,亦可安分经营,挽回造化。若祖宗富贵,自诗书中来,子孙享富贵,即弃诗书者;若祖宗家业,自勤俭中来,子孙享家业,即忘勤俭者,是割扶桑之干而接于文梓,未有不稿者,决渭河之水,而入于湿川,鲜有不浊者。何也?其本源各自不相附耳,学者当深思之。



 滴天髓( 下册 )六亲论完 )  

( 经 庚申子 排版执字整理 ) 



不是冤家不聚頭,生離死別兩悠悠 ; 三寸氣在千般用,一旦無常萬事休 ; 亡羊補牢猶未晚,船到江心補漏遲 ; 人間冷暖情為貴,世事滄桑越堅強。 人間苦空無常, 願世人不分你我,解下心結,能秉燭安然脫迷。 Copyright 2012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免责声明 | 私隐条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