滴天髓(上册)通神论  

經 庚申子 排版執字整理 )



  一、天道  

欲识三元万法宗,先观帝载与神功。


原注:天有阴阳,故春木、夏火、秋金、冬水、季土,随时显其神功,命中天地人三元之理,悉本于此。



任氏曰:干为天元,支为地元,支中所藏为人元。人之禀命,万有不齐,总不越此三元之理,所谓万法宗也。阴阳本乎太极,是谓帝载,五行播于四时,是谓神功,乃三才之统系,万物之本原。《滴天髓》首明天道如此。




  二、地道  

坤元合德机缄通,五气偏全定吉凶。


原注:地有刚柔,故五行生于东南西北中,与天合德,而感其机缄之妙。赋于人者,有偏全之不一,故吉凶定于此。


任氏曰:“大哉乾元,万物资始”,“至哉坤元,万物资生”,乾主健,坤主顺。顺以承天,德与天合;煦蕴覆育,机缄流通。特五行之气有偏全,故万物之命有吉凶。





  三、人道  

戴天覆地人为贵,顺则吉兮凶则悖。


原注:万物莫不得五行而戴天履地,惟人得五行之全,故为贵。其有吉凶之不一者,以其得于五行之顺与悖也。


任氏曰:人居覆载之中,戴天履地,八字贵乎天干地支顺而不悖也。顺者接续相生,悖者反克为害,故吉凶判然。如天干气弱,地支生之,地支神衰,天干辅之,皆为有情而顺则吉;如天干衰弱,地支抑之,地支气弱,天干克之,皆为无情而悖则凶也。假如干是木,畏金之克,地支有亥子生之;支无亥子,天干有壬癸以化之;干无壬癸,地支有寅卯以通根;支无寅卯,天干有丙丁以制之,木有生机,吉可知矣。若天干无壬癸,而反透之以戊己;支无亥子寅卯,而反加之以辰戌丑未申酉,党助庚辛之金,木无生理,凶可知矣。馀可类推。

凡物莫不得五行,戴天履地,即羽毛鳞蚧,亦各得五行专气而生,如羽虫属火,毛属木,鳞属金,蚧属水。惟人属土,土居中央,乃木火金水中气所成,独是五行之全,为贵。是以人之八字,最宜四柱流通,五行生化;大忌四柱缺陷,五行偏枯。谬书妄言四戊午者,是圣帝之造,四癸亥者,是张桓侯之造,究其理皆后人讹传。


余行道以来,推过四戊午、四丁未、四癸亥、四乙酉、四辛卯、四庚辰、四甲戌者甚多,皆作偏枯论,无不应验。同邑史姓者有四壬寅者,寅中火土长生,食神禄旺,尚有生化之忣,而妻财子禄,不能全美,只因寅中火土之气,无从引出,以致幼遭孤苦,中受饥寒;至三旬外,运转南方,引出寅中火气,得际遇,经营发财;后竟无子,家业分夺一空。可知仍作偏枯论也。由此观之,命贵中和,偏枯终于有损;理求平正,奇异不足为凭。





   四、知命  

要与人间开聋聩,顺逆之机须理会。


原注 :不知命者如聋聩,知命于顺逆之机而能理会之,庶可以开天下之聋聩。


任氏曰:此言有至理,惟恐后人学命,不究顺逆之机。妄谈人命,贻误不浅,混看奇格异局,一切神杀,荒唐取用,桃花咸池,专论女命邪淫,受责鬼神;金锁铁蛇,谬指小儿关煞,忧人父母;不论日主之衰旺,总以财官为喜,伤杀为憎,定人终身;不管日主之强弱,尽以食印为福,枭劫为殃,不知财官等名,为六亲取用而列,竟认作财可养命,官可荣身,何其愚也!如财可养命,则财多身弱者,不为富屋贫人,而成巨富;官可荣身,则身衰官重者,不至夭贱,而成显贵。余详考古书,子平之法,全在四柱五行。察其衰旺,究其顺悖,审其进退,论其喜忌,是谓理会。至于奇格异局,神煞纳音诸名目,乃好事妄造,非关命理休咎。若据此论命,必至以正为谬,以是为非,讹以传讹,遂使吉凶之理,昏昧难明矣。书云:“用之为财不可劫,用之为官不可伤,用之印绶不可坏,用之食神不可夺。”此四句原有至理,其要“用”字。无知学命者,不究“用”字根源,专以财官为重,不知不用财星尽可劫,不用官星尽可伤,不用印绶尽可坏,不用食神尽可夺。顺悖之机不理会,与聋聩何异岂能论吉凶,辩贤否,而有功於世哉!反误世惑人者多矣!



辛卯

丁酉

庚午

丙子

丙申

乙未

癸巳

壬辰

庚寅

己丑

戊子

丁亥


天干庚辛丙丁,正配火炼秋金;地支子午卯酉,又配坎离震兑。支全四正,气贯八方,然五行无土,虽诞秋令,不作旺论。最喜子午逢冲,水克火,使午火不破酉金,足以辅主;更妙卯酉逢冲,金克木,则卯木不助午火,制伏得宜。卯酉为震兑,主仁义之真极;子午为坎离,宰天地之中气。且坎离得日月之正体,无消无灭,一润一暄,坐下端门,水火既济。所以八方宾服,四海攸同,金马朱鸢,并隶版图之内,白狼玄兔,咸归覆帱之中,天下熙宁也。





庚申

庚辰

戊辰

戊午

辛巳

壬午

癸未

甲申

乙酉

丙戌

丁亥

戊子


董中堂造,日干戊土,生于季春午时,似乎旺相,第春时虚土,非比六九月之实也。且两辰蓄水为湿,足以泄火生金,干透两庚,支会申辰,日主过泄,用神必在午火。喜水木不见,日主印绶不伤,精神旺足,纯粹中和。一生宦海无波,三十余年太平相业,直至子运会水局不禄,寿已八旬矣。









辛酉

辛丑

己酉

丙寅

壬寅

癸卯

甲辰

乙巳

丙午

丁未

戊申

己酉


此造与上造异曲同工之妙,日干己土,虽诞丑月,然冬土寒湿,非比六九月之温煦。且丑中蓄水含金,干透两辛,支会丑酉,日主过泄,用神必在丙火。喜时中寅木,九寒回阳,丙火有根。人极纤美灵秀,早运壬癸,书香有阻,将来巳午未南方火地,前程未可限量。(新增)











壬辰

壬寅

甲寅

庚午

癸卯

甲辰

乙巳

丙午

丁未

戊申

己酉

庚戌

同邑王姓造。俗以身强杀浅论,取庚金为用,谓春木逢金,必作栋梁之器,劝其读书必发;至三旬外,不但读书未售,而且家业渐销,嘱余推之。观其支坐两寅,乘权当令,干透两壬,生助旺神,年支之辰土,乃水之库,木之余气,能蓄水养木,不能生金,一点庚金,休囚已极,且午火敌之,壬水泄之,不惟无用,反为生水之病。大凡旺之极者,宜泄而不宜克,宜顺其气势,弗悖其性也。以午火为用,将来运至火地,虽不贵于名,定当富于利,如再守芸窗,终身误矣。彼即弃儒就经营,至丙午运,克尽庚金之病,不满十年,发财十余万,则庚金为病明矣。








癸酉

甲子

癸亥

辛酉

癸亥

壬戌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丁巳

丙辰

此福建人不知姓氏,庚午冬,余推之,大取金水运,不取火土。彼曰:金水旺极,何以又取金水?则命书不足凭乎?书曰:“旺则宜泄宜伤”,今满局金水,反取金水,是命书无凭矣。余曰:命书何为无凭?皆因不能识命中五行之奥妙耳。此造水旺逢金,其势冲奔,一点甲木枯浮,难泄水气,如止其流,反成水患,不若顺其流为美。初运癸亥,助其旺神,荫庇有余;一交壬戌,水不通根,逆其气势,刑耗并见;辛酉庚申,丁财并旺;己未戊午,逆其性,半生事业,尽付东流,刑妻克子,孤苦无依。此所谓“昆仑之水,可顺而不可逆也”。顺逆之机,不可不知也。







癸酉

癸亥

癸亥

辛酉

壬戌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丁巳

丙辰

乙卯


若思按,上造《滴天髓》作癸酉 / 甲子 / 癸亥 / 辛酉,但根据推算,似乎要到第二天的甲子日辰时后方才交节,那么其八字就应该为癸酉 / 癸亥 / 癸亥 / 辛酉。比较而言,两造都是水势旺极,格局颇为相近,大运亦相差不过数十天,因此滴天髓的论断是正确的。又以任铁樵氏的学力,当不会有此种错误,从上面的文字看,命主本人亦通晓命理学,大概此八字乃属自报,非任师推得。行文至此,遥思当时,不禁心旷神怡,为之倾倒。






  五、理气  

理承气行岂有常,进兮退兮宜抑扬。


原注:阖关往来皆是气,而理行乎其间。行之始而进,进之极则为退之机,如三月之甲木是也;行之盛而退,退之极则为进之机,如九月之甲木是也。学者宜抑扬其浅深,斯可以言命也。


任氏曰:进退之机,不可不知也。非长生为旺,死绝为衰,必当审明理气之进退,庶得衰旺之真机矣。凡五行旺相休囚,按四季而定之。将来者进,是谓相;进而当令,是谓旺;功成者退,是谓休;退而无气,是谓囚。须辨其旺相休囚,以知其进退之机。为日主,为喜神,宜旺相,不宜休囚;为凶煞,为忌神,宜休囚,不宜旺相。然相妙于旺,旺则极盛之物,其退反速,相则方长之气,其进无涯也。休甚乎囚,囚则既极之势,必将渐生;休则方退之气,未能遽复也。此理气进退之正论也,爰举两造为例。




丁亥

庚戌

甲辰

壬申

己酉

戊申

丁未

丙午

乙巳

甲辰

癸卯

壬寅

甲木休困已极,庚金禄旺克之,一点丁火,难以相对,加之两财生杀,似乎杀重身轻,不知九月甲木进气,壬水贴身相生,不伤丁火。丁火虽弱,通根身库,戌乃燥土,火之本根,辰乃湿土,木之余气。天干一生一制,地支又遇长生,四柱生化有情,五行不争不妒。至丁运科甲连登,用火敌杀明矣。虽久任京官,而宦资丰存,皆一路南方运也。若思按,此初看似要用印,然局有印,则身已滋,必用伤官制杀也。妙在甲木进气,则足以任泄任制,否则不堪。








乙亥

庚辰

甲戌

壬申

己卯

戊寅

丁丑

丙子

乙亥

甲戌

癸酉

壬申

此与前大同小异。以俗论之,“甲以乙妹妻庚,凶为吉兆”,含合忘冲,较之前造更佳,何彼则翰苑,此则寒袷?不知乙庚合而化金,反助其暴。彼则甲辰,辰乃湿土,能生木,此则甲戌,戌燥土不能生木;彼则申辰拱化,此则申戌生杀;彼则甲木进气,而庚金退,此则庚金进气,而甲木退。推此两造,天渊之隔,进退之机,不可不知也。








  六、配合  

配合干支仔细详,定人福祸与灾祥。


原注:天干地支,相为配合,仔细推详其进退之机,则可以断人之祸福灾祥矣。


任氏曰:此章乃辟谬之要领也。配合干支,必须正理搜寻详推,与衰旺喜忌之理,不可将四柱干支弗论,专从奇格、异局、神杀等类妄谈,以致祸福无凭,吉凶不验。命中至理,只存用神,不拘财、官、印绶、比劫、食伤、枭杀,皆可为用,勿以名之美者为佳,恶者为憎。果能审日主之衰旺,用神之喜忌,当抑则抑,当扶则扶,所谓去留舒配,取裁确当,则运途否泰,显然明白,祸福灾祥,无不验矣。





甲子

戊辰

庚申

壬午

己巳

庚午

辛未

壬申

癸酉

甲戌

乙亥

丙子

此造以俗论之,干透三奇之美,支逢拱贵之荣,且又会局不冲,官星得用,主名利双收。然庚申生于季春,水本休囚,原可用官,嫌其支会水局,则坎增其势,而离失其威,官星必伤,不足为用。欲以强众敌寡而用壬水,更嫌三奇透戊,枭深夺食,亦难作用。甲木之财,本可借用,疏土卫水,泄伤生官,似乎有情,不知甲木退气,戊土当权,难以疏通。纵用甲木,亦是假神,不过庸碌之人。况运走西南甲木休囚之地,虽有祖业,亦一败而尽,且不免刑妻克子,孤苦不堪。以三奇拱贵等格论命,而不看用神者,皆虚谬耳。








丙子

己亥

乙丑

壬午

庚子

辛丑

壬寅

癸卯

甲辰

乙巳

丙午

丁未

此造初看,一无可取,天干壬丙一克,地支子午遥冲,且寒木喜阳,正遇水势泛滥,火气克绝,似乎名利无成。余细推之,三水二土二火,水势虽旺,喜无金;火本休囚,喜有土卫,谓儿能救母;况天干壬水生乙木,丙火生己土,各立门户,相生有情,必无争克之意。地支虽北方,然喜己土原神透出,通根禄旺,互相兹护,其势足以止水卫火,正谓有病得药。且一阳后万物怀胎,木火进气,以伤官秀气为用。中年运走东南,用神生旺,必是甲第中人。交寅,火生木旺,运登甲榜,入翰苑,是以青云直上。


由此两造观之,配合干支之理,其可忽乎?





  七、天干  

五阳皆阳丙为最,五阴皆阴癸为至。


原注:甲、丙、戊、庚、壬为阳,独丙火秉阳之精,而为阳中之阳;乙、丁、己、辛、癸为阴,独癸水秉阴之精,而为阴中之阴。


任氏曰:丙乃纯阳之火,万物莫不由此而发,得此而敛;癸乃纯阴之水,万物莫不由此而生,得此而茂。阳极则阴生,故丙辛化水;阴极则阳生,故戊癸化火。阴阳相济,万物有生生之妙。夫十干之气,以先天言之,固一原同出,以后天言之,亦一气相包。甲乙一木也,丙丁一火也,戊己一土也,庚辛一金也,壬癸一水也,即分别所用,不过阳刚阴柔,阳健阴顺而已。窃怪命家作歌为赋,比拟失伦,竟以甲木为梁栋,乙木为花果;丙作太阳,丁作灯烛;戊作城墙,己作田园;庚为顽铁,辛作珠玉;壬为江河,癸为雨露。相沿已久,牢不可破,用之论命,诚大谬也。如谓甲为无根死木,乙为有根活木,同是木而分生死,岂阳木独禀死气,阴木独禀生气乎?又谓活木畏水泛,死木不畏水泛,岂活木遇水且漂,而枯槎遇水反定乎?论断诸干,如此之类,不一而足,当尽避之,以绝将来之谬。



五阳从气不从势,五阴从势无情义。

原注:五阳得阳之气,即能成乎阳刚之势,不畏财杀之势;五阴得阴之气,即能成乎阴顺之义,故木盛则从木,火盛则从火,土盛则从土,金盛则从金,水盛则从水。于情义之所在者,见其势衰,则忌之矣,盖妇人之情也。如此,若得气顺理正者,亦未必从势而忘义,虽从亦必正矣。


任氏曰:五阳气避,光亨之象易观;五阴气翕,包含之蕴难测。五阳之性刚健,故不畏财煞,而有测隐之心,其处世不苟且;五阴之性柔顺,故见势忘义,而有鄙吝之心,其处世多骄谄。是以柔能克制刚,刚不能制克柔也。大抵趋利忘义之徒,皆阴气之为戾也;豪侠慷慨之人,皆阳气之独钟。然尚有阳中之阴、阴中之阳,又有阳外阴内、阴外阳内,亦当辨之。阳中之阴,外仁义而内奸诈;阴中之阳,外凶险而内仁慈;阳外阴内者,包藏祸心;阴外阳内者,秉持直道。此人品之端邪?故不可以不辨。要在气势顺正,四柱五行停匀,庶不偏倚,自无损人利己之心。凡持身涉世之道,趋避必先知人,故云“择其善者而从之”,即此意也。





甲木参天,脱胎要火。

春不容金,秋不容土。

火炽乘龙,水宕骑虎。

地润天和,植立千古。


原注:纯阳之木,参天雄壮。火者木之子也,旺木得火而愈敷荣。生于春则欺金,而不能容金也;生于秋则助金,而不能容土也。寅午戌,丙丁多见而坐辰,则能归;申子辰,壬癸多见而坐寅,则能纳。使土气不干,水气不消,则能长生矣。


任氏曰:甲为纯阳之木,体本坚固,参天之势,又极雄壮。生于春初,木嫩气寒,得火而发荣;生于仲春,旺极之势,宜泄其菁英。所谓强木得火,方化其顽。克之者金,然金属休囚,以衰金而克旺木,木坚金缺,势所必然,故春不容金也。生于秋,失时就衰,但枝叶虽凋落渐稀,根气却收敛下达,受克者土。秋土生金泄气,最为虚薄。以虚气之土,遇下攻之木,不能培木之根,必反遭其倾陷,故秋不容土也。柱中寅午戌全,又透丙丁,不惟泄气太过,而木且被焚,宜坐辰,辰为水库,其土湿,湿土能生木泄火,所谓火炽乘龙也。申子辰全又透壬癸,水泛木浮,宜坐寅,寅乃火土生地,木之禄旺,能纳水气,不致浮泛,所谓水宕骑虎也。如果金不锐,土不燥,火不烈,水不狂,非植立千古而得长生者哉!




乙木虽柔,刲羊解牛。

怀丁抱丙,跨凤乘猴。

虚湿之地,骑马亦忧。

藤萝系甲,可春可秋。


原注:乙木者,生于春如桃李,夏如禾稼,秋如桐桂,冬如奇葩。坐丑未能制柔土,如割宰羊、解割牛然,只要有一丙丁,则虽生申酉之月,亦不胃之;生于子月,而又壬癸发透者,则虽坐午,亦能发生。故益知坐丑未月之为美。甲与寅字多见,弟从兄义,譬之藤萝附乔木,不畏斫伐也。


任氏曰:乙木者,甲之质,而承甲之生气也。春如桃李,金克则凋;夏如禾家,水滋得生;秋如桐桂,金旺火制;冬如奇葩,火湿土培。生于春宜火者,喜其发荣也;生于夏宜水者,润地之燥也;生于秋宜火者,使其克金也;生于冬宜火者,解天之冻也。割羊解牛者,生于丑未月,或乙未乙丑日,未乃木库,得以蟠根,丑乃湿土,可以受气也。怀丁抱丙,跨凤乘猴者,生于申酉月,或乙酉日,得丙丁透出天干,有水不相争克,制化得宜,不畏金强。虚湿之地,骑马亦忧者,生于亥子月,四柱无丙丁,又无戌未燥土,即使年支有午,亦难发生也。天干甲透,地支寅藏,此谓鸢萝系松柏,春固得助,秋亦合扶,故可春可秋,言四季皆可也。



丙火猛烈,欺霜侮雪。

能煅庚金,逢辛反怯。

土众成慈,水猖显节。

虎马犬乡,甲木若来,

必当焚灭

(一本作虎马犬乡,甲来成灭


原注:火阳精也,丙火灼阳之至,故猛烈,不畏秋而欺霜,不畏冬而侮雪。庚金虽顽,力能煅之,辛金本柔,合而反弱。土其子也,见戊己多而成慈爱之德;水其君也,遇壬癸旺而显忠节之风。至于未遂炎上之性,而遇寅午戌三位者,露甲木则燥而焚灭也。


任氏曰:丙乃纯阳之火,其势猛烈,欺霜侮雪,有除寒解冻之功。能煅庚金,遇强暴而施克伐也;逢辛反怯,合柔顺而寓和平也。土众成慈,不凌下也;水猖显节,不援上也。虎马犬乡者,支坐寅午戌,火势已过于猛烈,若再见甲木来生,转致焚灭也。由此论之,泄其威,须用己土;遏其焰,必要壬水;顺其性,还须辛金。己土卑湿之体,能收元阳之气;戊土高燥,见丙火而焦坼矣。壬水刚中之德,能制暴烈之火;癸水阴柔,逢丙火而涸干矣。辛金柔软之物,明作合而相亲,暗化水而相济;庚金刚健,刚又逢刚,势不两立。此虽举五行而论,然世事人情,何莫不然!



丁火柔中,内性昭融。

抱乙而孝,合壬而忠。

旺而不烈,衰而不穷,

如有嫡母,可秋可冬。


原注:丁干属阴,火性虽阴,柔而得其中矣。外柔顺而内文明,内性岂不昭融乎?乙非丁之嫡母也,乙畏辛而辛抱之,不若丙抱甲而反能焚甲木也,不若乙抱丁而反能晦丁火也,其孝异乎人矣。壬为丁之正君也,壬畏戊而丁合之,外则抚恤戊土,能使戊土不欺壬也,内则暗化木神,而使戊土不敢抗乎壬也,其忠异乎人矣。生于秋冬,得一甲木,则倚之不灭,而焰至无穷也,故曰可秋可冬。皆柔之道也。


任氏曰:丁非灯烛之谓,较丙火则柔中耳。内性昭融者,文明之象也。抱乙而孝,明使辛金不伤乙木也;合壬而忠,暗使戊土不伤壬水也。惟其柔中,故无太过不及之弊,虽时当乘旺,而不至赫炎;即时值就衰,而不至于熄灭。干透甲乙,秋生不畏金;支藏寅卯,冬产不忌水。


戊土固重,既中且正。

静翕动辟,万物司命。

水润物生,火燥物病。

若在艮坤,怕冲宜静。


原注:戊土非城墙堤岸之谓也,较己特高厚刚燥,乃己土发源之地,得乎中气而且正大矣。春夏则气辟而生万物,秋冬则气翕而成万物,故为万物之司命也。其气属阳,喜润不喜燥,坐寅怕申,坐申怕寅。盖冲则根动,非地道之正也,故宜静。


任氏曰:戊为阳土,其气固重,居中得正。春夏气动而避,则发生,秋冬气静而翕,则收藏,故为万物之司命也。其气高厚,生于春夏,火旺宜水润之,则万物发生,燥则物枯;生于秋冬,水多宜火暖之,则万物化成,湿则物病。艮坤者,寅申之月也。春则受克,气虚宜静;秋则多泄,体薄怕冲。或坐寅申日,亦喜静忌冲。又生四季月者,最喜庚申辛酉之金,秀气流行,定为贵格,己土亦然。如柱见木火,或行运遇之,则破矣。



己土卑湿,中正蓄藏。

不愁木盛,不畏水狂。

火少火晦,金多金光。

若要物旺,宜助宜帮。


己土卑薄软湿,乃戊土枝叶之地,亦主中正而能蓄藏万物。柔土能生木,非木所能克,故不愁木盛;土深而能纳水,非水所能荡,故不畏水狂。无根之火,不能生湿土,故火少而火反晦;湿土能润金气,故金多而金光彩,反清莹可观。此其无为而有为之妙用。若要万物充盛长旺,惟土势深固,又得火气暖和方可。


任氏曰:己土为阴湿之地,中正蓄藏,贯八方而旺四季,有滋生不息之妙用焉。不愁木盛者,其性柔和,木藉以培养,木不克也。不畏水狂者,其体端凝,水得以纳藏,水不冲也。水少火晦者,丁火也,阴土能敛火,晦火也。金多金光者,辛金也,湿土能生金,润金也。柱中土气深固,又得丙火去其阴湿之气,更足以滋生万物,所谓宜助宜帮者也。




庚金带煞,刚健为最。

得水而清,得火而锐。

土润则生,土干则脆。

能赢甲兄,输于乙妹。


原注:庚金乃天上之太白,带杀而刚健。健而得水,则气流而清;刚而得火,则气纯而锐。有水之土,能全其生;有火之土,能使其脆。甲木虽强,力足伐之;乙木虽柔,合而反弱。


任氏曰:庚乃秋天肃杀之气,刚健为最。得水而清者,壬水也,壬水发生,引通刚杀之性,便觉淬厉晶莹。得火而锐者,丁火也,丁火阴柔,不与庚金为敌,良冶销熔,遂成剑戟,洪炉煅炼,时露锋砧。生于春夏,其气稍弱,遇丑辰之湿土则生,逢未戌之燥土则脆。甲木正敌,力能伐之;与乙相合,转觉有情。乙非尽合庚而助暴,庚亦非尽合乙而反弱也,宜详辨之。



辛金软弱,温润而清。

畏土之叠,乐水之盈。

能扶社稷,能救生灵。

热则喜母,寒则喜丁。


原注:辛乃阴金,非珠玉之谓也。凡温软清润者,皆辛金也。戊己土多而能埋,故畏之;壬癸水多而必秀,故乐之。辛为丙之臣也,合丙化水,使丙火臣服壬水,而安扶社稷;辛为甲之君也,合丙化水,使丙火不焚甲木,而救援生灵。生于九夏而得己土,则能晦火而存之;生于隆冬而得丁火,则能敌寒而养之。故辛金生于冬月,见丙火则男命不贵,虽贵亦不忠;女命克夫,不克亦不和。见丁男女皆贵且顺。


任氏曰:辛金乃人间五金之质,故清润可观。畏土之叠者,戊土太重,而涸水埋金;乐水之盈者,壬水有余,而润土养金也。辛为甲之君也,丙火能焚甲木,合而化水,使丙火不焚甲木,反有相生之象;辛为丙之臣也,丙火能生戊土,合丙化水,使丙火不生戊土,反有相助之美。岂非扶社稷救生灵乎?生于夏而火多,有己土则晦火而生金;生于冬而水旺,有丁火则温水而养金。所谓热则喜母,寒则喜丁也。



壬水通河,能泄金气,

刚中之德,周流不滞。

通根透癸,冲天奔地。

化则有情,从则相济。


原注:壬水即癸水之发源,昆仑之水也;癸水即壬水之归宿,扶桑之水也。有分有合,运行不息,所以为百川者此也,亦为雨露者此也,是不可歧而二之。申为天关,乃天河之口,壬水长生于此,能泄西方金气。周流之性,冲进不滞,刚中之德犹然也。若申子辰全而又透癸,则其势冲奔,不可遏也。如东海本发端于天河,复成水患,命中遇之,若无财官者,其祸当何如哉!合丁化木,又生丁火,则可谓有情;能制丙火,不使其夺丁之爱,故为夫义而为君仁。生于九夏,则巳、午、未、申火土之气,得壬水熏蒸而成雨露,故虽从火土,未尝不相济也。


任氏曰:壬为阳水。通河者,即天河也,长生在申,申在天河之口,又在坤方,壬水生此,能泄西方肃杀气,所以为刚中之德也。百川之源,周流不滞,易进而难退也。如申子辰全,又透癸水,其势泛滥,纵有戊己之土,亦不能止其流,若强制之,反冲激而成水患,必须用木泄之,顺其气势,不至于冲奔也。合丁化木,又能生火,不息之妙,化则有情也。生于四、五、六月,柱中火土并旺,别无金水相助。火旺透干则从火,土旺透干则从土,调和润泽,仍有相济之功也。




癸水至弱,达于天津。

得龙而运,功化斯神。

不愁火土,不论庚辛。

戊见火,化象斯真。


原注:癸水乃阴之纯而至弱,故扶桑有弱水也。达于天津,随天而运,得龙以成云雨,乃能润泽万物,功化斯神。凡柱中有甲乙寅卯,皆能运水气,生木制火,润土养金,定为贵格,火土虽多不畏。至于庚金,则不赖蜞生,亦不忌其多。惟合戊土化火也,戊生寅,癸生卯,皆属东方,故能生火。此固一说也,不知地不满东南,戊土之极处,即癸水之尽处,乃太阳起方也,故化火。凡戊癸得丙丁透者,不论衰旺,秋冬皆能化火,最为真也。


任氏曰:癸水非雨露之谓,乃纯阴之水。发源虽长,其性极弱,其势最静,能润土养金,发育万物,得龙而运,变化不测。所谓逢龙即化,龙即辰也,非真龙而能变化也。得辰而化者,化辰之原神发露也,凡十干逢辰位,必干透化神,此一定不易之理也。不愁火土者,至弱之性,见火土多即从化矣;不论庚辛者,弱水不能泄金气,所谓金多反浊,癸水是也。合戊见火者,阴极则阳生,戊土燥厚,柱中得丙火透露,引出化神,乃为真也。若秋冬金水旺地,纵使支遇辰龙,干透丙丁,亦难从化,宜细详之。





   八、地支  

  阳支动且强,速达显灾祥;

  阴支静且专,否泰每经年。


原注:子、寅、辰、午、申、戌,阳也,其性动,其势强,其发至速,其灾祥至显;丑、卯、巳、未、酉、亥,阴也,其性静,其气专,发之不速,而否泰之验,每至经年而后见。


任氏曰:地支有以子至巳为阳,午至亥为阴者,此从冬至阳生、夏至阴生论;有以寅至未为阳,申至丑为阴者,此分木火为阳,金水为阴也。命家以子、寅、辰、午、申、戌为阳,丑、卯、巳、未、酉、亥为阴。若子从癸、午从丁,是体阳而用阴也;巳从丙,亥从壬,是体阴而用阳也。分别取用,亦惟刚柔健顺之理,与天干无异,但生克制化,其理多端,盖一支所藏或二干,或三干故耳。然以本气为主,寅必先甲而后及丙,申必先庚而后及壬,余支皆然。阳支性动而强,吉凶之验恒速;阴支性静而弱,祸福之应较迟。在局在运,均以此意消息之。



生方怕动库宜开,败地逢冲仔细推。


原注:寅、申、巳、亥生方也,忌冲动;辰、戌、丑、未四库也,宜冲开。子、午、卯、酉四败也,有逢合而喜冲者,不若生地之必不可冲也;有逢冲而喜合者,不若库地之必不可闲也。须仔细详之。


任氏曰:旧说云,金水能冲木火,木火不能冲金水,此论天干则可,论地支则不可。盖地支之气多不专,有他气藏在内也。须看他气乘权得势,即木火亦岂不能冲金水乎?生方怕动者,两败俱伤也。假如寅申逢冲,申中庚金,克寅中甲木,寅中丙火,未尝不克申中庚金;申中壬水,克寅中丙火,寅中戊土,未尝不克申中壬水。战克不静故也。库宜开者,然亦有宜不宜,详在杂气章中。败地逢冲仔细推者,子、午、卯、酉之专气也,用金水则可冲,用木火则不可冲。然亦须活看,不可执一。倘用春夏之金水,则金水之气休囚,木火之势旺相,金水岂不反伤乎?宜参究之。






甲寅

壬申

癸巳

癸亥

癸酉

甲戌

己亥

丙子

丁丑

戊寅

己卯

庚辰



秋水通源,金当令,水重重,木囚逢冲,不足为用。火虽休而紧贴日支,况秋初余气未息,用神必在巳火。巳亥逢冲,群劫纷争,所以连克三妻,无子。兼之运走北方水地,以致破耗异常;至戊寅己卯,运转东方,喜用合宜,得其温饱;庚运制伤生劫,又逢酉年,喜用两伤,不禄。








癸巳

癸亥

甲寅

壬申

壬戌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丁巳


甲寅日元,生于孟冬,寒木必须用火。柱中四逢旺水伤用,无土砥定,似乎不美,妙在寅亥临合,巳火绝处逢生,此即兴发之机。然初运西方金地,有伤体用,碌碌风霜,奔驰未遇;四旬外运转南方火土之地,助起用神,弃印就财,财发数万,娶妾,连生四子。由是观之,印绶作用,逢财为祸不小,不如就财,发福最大。






辛卯

丁酉

戊子

戊午

丙申

乙未

甲午

癸巳

壬辰

辛卯


伤官用印,喜神即是官星,非俗论土金伤官忌官星也。卯酉冲,则印绶无生助之神;子午冲,使伤官得以肆逞。地支金旺水生,木火冲克已尽,天干火土虚脱,以致读书未遂,碌碌经营。然喜水不透,为人文采风流,精于书法。更兼中运天干金水,未免有志难伸。凡伤官佩印喜用在木火者,忌见金水也。






辛未

辛丑

戊辰

壬戌

庚子

己亥

戊戌

丁酉

丙申

乙未


此造非支全四库之美,所喜者辛金吐秀,丑中元神透出,泄其精英,更妙木火伏而不见,纯清不混。至酉运,辛金得地,中乡榜;后因运行南方,木火并旺,用神之辛金受伤,由举而进,而不能选。









戊辰

壬戌

辛未

己丑

癸亥

甲子

乙丑

丙寅

丁卯

戊辰


此满局印绶,土重金埋,壬水用神伤尽,未辰虽藏乙木无冲,或可借用,以待运来引出,乃被丑戌冲破,藏金暗相砍伐,以至克妻无子。由此论之,四库必要冲者,执一之论也,全在天干调剂得宜,更须用神有力,岁运辅助,庶无偏枯之病也。



支神只以冲为重,刑与穿兮动不动。


原注:冲者必是相克,及四库兄弟之冲,所以必动;至于刑穿之间,又有相生相合者存,所以有动不动之异。


任氏曰:地支逢冲,犹天干之相克也,须视其强弱喜忌而论之。至于四库之冲,亦有宜不宜,如三月之辰,乙木司令,逢戌冲,则戌中辛金,亦能伤乙木;六月之未,丁火司令,逢丑冲,则丑中癸水,亦能伤丁火。按三月之乙、六月之丁,虽属退气,若得司令,竟可为用,冲则受伤,不足用矣。所谓暮库逢冲则发者,后人之谬也。暮者,坟暮之意;库者,木火金水收藏埋根之地,譬如得气之坟,未开动而发福者也。如木火金水之天干,地支无寅、卯、巳、午、申、酉、亥、子之禄旺,全赖辰戌丑未之身库通根,逢冲则微根拨尽,未有冲动而强旺者也。如不用司令,以土为喜神,冲之有益无损,盖土动则发生矣。刑之义无所取,如亥刑亥、辰刑辰、酉刑酉、午刑午,谓之自刑,本支见本支,自谓同气,何以相刑?子刑卯,卯刑子,是谓相生,何以相刑?戌刑未,未刑丑,皆为土气,更不当刑。寅刑巳,亦是相生,寅申相刑,即冲何必再刑?又曰子卯一刑也,寅巳申二刑也,丑戌未三刑也,故称三刑,又有自刑,此皆俗谬,姑置之。穿,即害也,六害由六合而来,冲我合神,故为之害,如子合丑而未冲,丑合子而午冲之类。子未之害,无非相克,丑午寅亥之害,乃是相生,何以为害?且刑既不足为凭,而害之义,尤为穿凿。总以论其生克为是,至于破之义,非害即刑也,尤属不经,削之可也。



丙子

辛卯

壬子

癸卯

壬辰

癸巳

甲午

乙未

丙申

丁酉


壬子日元,支逢两刃,干透癸辛,五行无土,年干丙火临绝,合辛化水,最喜卯旺提纲,泄其菁英,能化劫刃之顽。秀气流行,为人恭而有礼,和而中节。至甲运,木之元神发露,科甲连登;午运得卯木泄水生火,及乙未丙运,官至郡守,仕途平顺。以俗论之,子卯为无礼之刑,且伤官羊刃逢刑,必至傲慢无礼,凶恶多端矣。






辛未

乙未

庚辰

丁亥

甲午

癸巳

壬辰

辛卯

庚寅

己丑

庚辰日元,生于季夏,金进气,土当权,喜其丁火司令,元神发露而为用神,能制辛金之劫。未为火之余气,辰乃木之余气,财官皆通根有气,更妙亥水润土养金而滋木,四柱无缺陷。运走东南,金水虚,木火实,一生无凶无险。辰运午年,财、印皆有生扶,中乡榜,由琴堂而迁司马。寿至丑运。若思按,此乾造出生之时辰恰逢辛未年之小暑节,前人论命,凡遇交节之时辰生人,皆作十岁运,似以旧时历书所载之交节时刻有欠精准,无法判定出生之于交节先后也。今天文历书所载交节时刻往往精确到分秒,易于判断节后节前,故行运迟早,与古人所推不同。如上造,以小暑节后生而论,一岁即入运,则丙午年三十六岁,应为卯运。又寿至丑运云云,古法在六十六岁后,今法丑运则仅为五十六岁后,未可言寿矣。六十六后当为子运,子辰合水化伤官,宜其所终。虽如此,然命理精微,古人之法亦未可轻弃,仍需今人探寻其真机也。








辛丑

乙未

庚辰

丁丑

甲午

癸巳

壬辰

辛卯

庚寅

己丑


此与前造大同小异,财官亦通根有气,前则丁火司令,此则己土司令。更嫌丑时,丁火熄灭,则年干辛金肆逞,冲去未中木火微根,财官虽有若无。初运甲午,木火并旺,荫庇有余;一交癸巳,克丁拱丑,伤劫并旺,刑丧破耗;壬辰运,妻子两伤,家业荡然无存,削发为僧。以俗论之,丑未冲开财官两库,名利两全也。









暗冲暗会尤为喜,彼冲我兮皆冲起。


原注:如柱中无所缺之局,取多者暗冲暗会,冲起暗神,而来会合暗神,比明冲明会尤佳,子来冲午,寅与戌会午是也。是日为我,提纲为彼;提纲为我,年时为彼;四柱为我,运途为彼;运途为我,岁月为彼。如我寅彼申,申能克寅,是彼冲我;我子彼午,子能克午,是我冲彼。皆为冲起。


任氏曰:支中逢冲,固非美事,然八字缺陷者多,停匀者少。木火旺,金水必乏矣;金水旺,木火必乏矣。若旺而有余者冲去之,衰而不足者会助之为美。如四柱无冲会之神,得岁运暗来冲会尤为喜也。盖有病得良剂以生也。然冲有彼我之分,会有去来之理。彼我者,不必分年时为彼,日月为我,亦不必分四柱为我,岁运为彼也,总之喜神是我,忌神为彼可也。如喜神是午,逢子冲,是彼冲我,喜与寅戌会为吉;喜神是子逢午冲,是我冲彼,忌寅与戌会为凶。如喜神是子,有申得辰会而来之为吉;喜神是亥,有未得卯会而去之则凶。宁可我去冲彼,不可彼来冲我。我去冲彼,谓之冲起;彼来冲我,谓之不起。水火之冲会如此,余可类推。





庚戌

乙酉

甲寅

庚午

丙戌

丁亥

戊子

己丑

庚寅

辛卯


此造干透两庚,正当秋令,支会火局,虽制杀有功,而克泄并见。且庚金锐气方盛,制之以威,不若化之以德。化之以德者,有益于日主也;制之以威者,泄日主之气也。由此推之,不喜会火局也,反以火为病矣。故子运辰年大魁天下。子运冲破火局,去午之旺神也,引通庚金之性,益我日主之气;辰年湿土,能泄火气,拱我子水,培日主之根源也。









丁巳

癸丑

丁卯

丙午

壬子

辛亥

庚戌

己酉

戊申

丁未

丁火虽生季冬,比劫重重,癸水退气,无力制劫,不足为用。必以丑中辛金为用,得丑土包藏,泄劫生财,为辅用之喜神也。所嫌者,卯木生劫夺食为病,以致早年妻子刑伤。初运壬子辛亥,暗冲巳午之火,荫庇有余。庚戌运暗来拱合午火,刑伤破耗;至己酉会金局冲去卯木之病,财发十余万。由此观之,暗冲其忌神,暗会其喜神,发福不浅;暗冲其喜神,暗会其忌神,为祸非轻。暗冲暗会之理,其可忽乎?








庚寅

辛巳

丙寅

辛卯

壬午

癸未

甲申

乙酉

丙戌

丁亥

丙火生于孟夏,地支两寅一卯,巳火乘权,引出寅中丙火,天干虽逢庚辛,皆虚浮无根。初运壬午癸未无根之水,能泄金气,地支午未南方,又助旺火,财之气克泄已尽,祖业虽丰,刑丧早见。甲运临申,本无大患,因流年木火,又刑妻克子,家计萧条。一交申字,暗冲寅木之病,天干浮财通根,如枯苗得雨,勃然而兴。及乙酉十五年,自财数倍于祖业,申运驿马逢财,出外大利,经营得财十余万。丙戌运丙子年,凶多吉少,得风疾不起,比肩争财,乃临绝地,子水不足以克火,反生寅卯之木故也。





旺者冲衰衰者拔

衰神冲旺旺神发


原注:子旺午衰,冲则午拔不能立;子衰午旺,冲则午发而为福。余仿此。


任氏曰 :十二支相冲,各支中所藏互相冲克,在原局为明冲,在岁运为暗冲。得令者冲衰则拔,失时者冲旺无伤。冲之者有力,则能去之,去凶神则利,去吉神则不利;冲之者无力,则反激之,激凶神则为祸,激吉神虽不为祸,亦不能获福也。如日主是午,或喜神是午,支中有寅卯巳未戌之类,遇子冲谓衰神冲旺,无伤;日主午,或喜神是午,支中有申酉亥子丑辰之类,遇子冲,谓旺者冲衰则拔。余支皆然。然以子、卯、午、酉、寅、申、巳、亥八支为重,辰、戌、丑、未较轻。如子午冲,子中癸水冲午中丁火,如午旺提纲,四柱无金而有木,则午能冲子;卯酉冲,酉中辛金,冲卯中乙木,如卯旺提纲,四柱有火而无土,则卯亦能冲酉;寅申冲,寅中甲木丙火,被申中庚金壬水所克,然寅旺提纲,四柱有火,则寅亦能冲申矣;巳亥冲,巳中丙火戊土,被亥中甲木壬水所克,然巳旺提纲,四柱有木,则巳亦能冲亥矣。必先察其衰旺,四柱有无解救,或抑冲,或助泄,观其大势,究其喜忌,则吉凶自验矣。至于四库兄弟之冲,其蓄藏之物,看其四柱干支,有无引出。如四柱之干支,无所引出,及司令之神,又不关切,虽冲无害,合而得用亦为喜。原局与岁运皆同此论。



戊辰

辛酉

丙午

癸巳

壬戌

癸亥

甲子

乙丑

丙寅

丁卯


此造旺财当令,加以年上食神生助,日逢时禄,不为无根,所以身出富家。时透癸水,巳火失势,逢酉邀而拱金矣。五行无木,全赖午火帮身,则癸水为病明矣。一交子运,癸水得禄,子辰拱水,酉金党子冲午,四柱无解救之神,所谓“旺者冲衰衰者拔”,破家亡身。若运走东南木火之地,岂不名利两全乎?








庚寅

壬午

丁卯

癸卯

癸未

甲申

乙酉

丙戌

丁亥

戊子

此财官虚露无根,枭比当权得势,以四柱观之,贫夭之命。前造身财并旺,反遭破败无寿,此则财官休囚,劫业有寿,不知彼则无木,逢水冲则拔,此则有水,遇火劫有救。至甲申乙酉运,庚金禄旺,壬癸逢生,又冲去寅卯之木,所谓“衰神冲旺旺神发”,骤然发财巨万。“命好不如运好”,信斯言也!









  九、干支总论  

阴阳顺逆之说,《洛书》流行之用,

其理信有之也,其法不可执一。


原注:阴生阳死,阳顺阴逆,此理出于《洛书》。五行流行之用,固信有之,然甲木死午,午为泄气之地,理固然也,而乙木死亥,亥中有壬水,乃其嫡母,何为死哉?凡此皆详其干支轻重之机,母子相依之势,阴阳消息之理,而论吉凶可也。若专执生死败绝之说,推断多误矣。




任氏曰:阴阳顺逆之说,其理出《洛书》,流行之用,不过阳主聚,以进为退,阴主散,以退为进。若论命理,则不专以顺逆为凭,须观日主之衰旺,察生时之浅深,究四柱之用神,以论吉凶,则了然矣。至于长生沐浴等名,乃假借形容之辞也。长生者,犹人之初生也;沐浴者,犹人之初生而沐浴以去垢也;冠带者,形气渐长,犹人年长而冠带也;临官者,由长而旺,犹人之可以出仕也;帝旺者,壮盛之极,犹人之辅帝而大有为也;衰者,盛极而衰,物之初变也;病者,衰之甚也;死者,气之尽而无余也;墓者,造化有收藏,犹人之埋于土也;绝者,前之气绝而后将续也;胎者,后之气续而结胎也;养者,如人之养母腹也,自是而复长生,循环无端矣。人之日主不必生逢禄旺,即月令休囚,而年日时中,得长生禄旺,便不为弱,就使逢库,亦为有根。时说谓投墓而必冲者,俗书之谬也。古法只有四长生,从无子、午、卯、酉为阴长生之说。水生木,申为天关,亥为天门,天一生水,即生生不息,故木皆生在亥。木死午为火旺之地,木至午发泄已尽,故木皆死在午。言木而余可类推矣。夫五阳育于生方,盛于本方,弊于泄方,尽于克方,于理为顺;五阴生于泄方,死于生方,于理为背。即曲为之说,而子午之地,终无产金产木之道;寅亥之地,终无灭火灭木之道。古人取格,丁遇酉以财论,乙遇午、己遇酉、辛遇子、癸遇卯,以食神泄气论,俱不以生论。乙遇亥、癸遇申以印论,倶不以死论。即己遇寅岁之丙火,辛遇巳藏之戊土,亦以印论,不以死论。由此观之,阴阳同生同死可知也,若执定阴阳顺逆,而以阳生阴死,阴生阳死论命,则大谬矣。故《知命章》中“顺逆之机须理会”,正为此也。





丙子  己亥  乙亥  丙子
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  甲辰  乙巳

乙亥日元,生于亥月,喜其天干两透丙火,不失阳春之景。寒木向阳,清而纯粹,惜乎火土无根,水木太重,读书未售;兼之中年一路水木,生扶太过,局中火土皆伤,以致财鲜聚而志未伸。然喜无金,业必清高。若以年时为乙木病位,月日为死地,岂不休囚已极,宜用生扶之运?今以亥子之水作生论,则不宜再见水木也。







戊午  乙卯   癸卯  癸亥
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

此春水多木,过于泄气,五行无金,全赖亥时比劫帮身。嫌其亥卯拱局,又透戊土,克泄并见,交戊午运不寿。若据书云,癸水两坐长生,时逢旺地,何以不寿?又云“食神有寿妻多子,食神生旺胜财官”,此名利两全,多子有寿之格也。总以阴阳生死之说,不足凭也。





天地顺遂而精粹者昌,阴阳乖悖而混乱者亡。


原注:不论有根无根,俱要天覆地载。


任氏曰:取用干支之法,干以载之支为切,支以覆之干为切。如喜甲乙,而载以寅卯亥子,则生旺,载以申酉,则克败矣;忌丙丁,载以亥子则制伏,载以巳午寅卯,则肆逞矣。如喜寅卯,而覆以甲乙壬癸则生旺,覆以庚辛,则克败矣;忌巳午,而覆以壬癸则制伏,覆以丙丁甲乙,是肆逞矣。不特此也,干通根于支,支逢生扶,则干之根坚,支逢冲克,则干之根拔矣。支受荫于干,干逢生扶,则支之荫盛;干逢克制,则支之荫衰矣。凡命中四柱干支,则显然吉神而不为吉,确乎凶神而不为凶者,皆是故也,此无论天干一气,地支双清,总要天覆地载。








己亥  丁卯  庚申  庚辰
丙寅  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

庚金虽生春令,支坐禄旺,时逢印比,足以用官。地支载以卯木财星,又得亥水生扶有情,丁火之根愈固,所谓“天地顺遂而精粹者昌”也。岁运逢壬癸亥子,干有己印卫官,支得卯财化伤,生平履险如夷,少年科甲,仕至封疆。经云:“日主最宜健旺,用神不可损伤”,信斯言也。






 
己酉  丁卯  庚辰  甲申
丙寅  乙丑  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

此亦以丁火官星为用,地支亦载以卯木财星,与前造大同小异。只为卯酉逢冲,克败丁火之根,支中少水,财星有克无生。虽时透甲木临于申支,谓地支不载,虽有若无。故身出旧家,诗书不继,破耗刑伤;一交戌运,支类西方,贫乏不堪。






庚申  壬午  辛酉  癸巳
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

此庚辛壬癸,金水双清,地支申酉巳午,煅炼有功,谓午火真神得用,理应名利双辉。所惜者五行无木,金虽失令而党多,火虽当令而无辅;更嫌壬癸覆之,紧贴庚辛之生,而申中又得长生,则壬水愈肆逞矣。虽有巳火助午,无如巳酉拱金,则午火之势必孤。所以申酉两运,破耗异常;丙戌运中,助起用神,大得际遇;一交亥运,壬水得禄,癸水临旺,火气克尽,家破身亡。






庚申  壬午  辛酉  甲午
癸未 甲申  乙酉  丙戌  丁亥  戊子

此亦用午中丁火之杀,壬水亦覆之于上,亦有庚金紧贴之生。所喜者午时一助,更妙天干覆以甲木,则火之荫盛。且壬水见甲木而贪生,不来敌火,四柱有相生之谊,无争克之风,中乡榜,仕至观察。与前造只换得先后一时,天渊之隔,所谓毫厘千里之差也。






天全一气,不可使地德莫之载。


原注:四乙,而遇寅申卯酉,为地不载

任氏曰:天全一气者,天干四甲、四乙、四丙、四丁、四戊、四己、四庚、四辛、四壬、四癸,皆是也。地支不载者,地支与天干无生化也。非特四甲四乙而遇申酉寅卯为不载,即全受克于地支。或反克地支,或天干不顾地支,或地支不顾天干,皆为不载也。如四乙酉者,受克于地支也;四辛卯者,反克地支也。必须地支之气上升,天干之气下降,则流通生化,而不至于偏枯,又得岁运安顿,非富亦贵矣。如无升降之情,反有冲克之势,皆为偏枯而贫贱矣。宜细究之。







甲申  甲戌  甲寅  甲戌
乙亥  丙子  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

年支申金,冲去日主寅木,加以戌土乘权重见,生金助杀,谓地支不顾天干。夫四甲一寅,似乎强旺,第秋木休囚,冲去禄神,其根已拔,不作旺论。故寅卯亥子运中,衣食颇丰,一交庚辰,杀之元神透出。四子俱伤,破家不禄。干多不如支重,理固然也。







戊子  戊午  戊戌  戊午
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

此满局火土,子衰午旺,冲则午发而愈烈,熬干滴水,是谓天干不覆。初交已未,孤苦万状;至庚申辛酉运,引通戊土之性,大得际遇,娶妻生子,立业成家;一交壬戌,水不通根,暗拱火局,遭祝融之变,一家五口皆亡。如天干透一庚辛,或地支藏一申酉,岂至若是之结局乎?









戊申  戊午  戊戌  戊午
己未  庚申  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

此与前造只换一申字,而天干之气下降,地支之水有源,午火虽烈,究不能伤申金,用金明矣,况有子水为去病之喜神。交申运,戊辰年四月入学,九月登科,盖得太岁辰字,暗会水局之妙。惜将来壬戌运中,天干群比争财,地支暗会火局,未见其吉矣。






辛卯  辛卯  辛卯  辛卯
庚寅  己丑  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己酉

此造四木当权,四金临绝,虽曰反克地支,实无力克也。如果能克,可用财矣,若能用财,岂无成立乎?彼此母腹,数年间父母皆亡,与道士为徒;己丑戊子运,印绶生扶,衣食无亏;一交丁亥,生火克金,即亡其师,所有微业,嫖赌扫尽而死。






地全三物,不可使天道莫之容


原注:寅卯辰、亥卯未而遇甲庚乙辛,则天不覆。然不特全一气与三物者,皆宜天覆地载,不论有根无根,皆要循其气序,干支不反悖为妙 。



任氏曰:地支三物者,支得寅卯辰、巳午未、申酉戌、亥子丑之方是也。如寅卯辰日主是木,要天干火多;日主是火,要天干金旺;日主是金,要天干土重。大凡支全三物,其势旺盛。如旺神在提纲,天干必须顺其气势,泄之可也;如旺神在别支,天干制之有力,制之可也。何以旺神在提纲,只宜泄而不宜制?夫旺神在提纲者,必制神之绝地也,如强制之,不得其性,用激而肆逞矣。旺神者,木方提纲得寅卯也是也;制神者,庚辛金也,寅卯乃庚辛之绝地也。如辰在提纲,四柱干支又有庚辛之助,方可制矣。所谓循其气序,调剂得宜,斯为全美。木方如此,余可类推。






辛卯  庚寅  甲辰  丙寅
己丑  戊子  丁亥  丙戌  乙酉  甲申

此寅卯辰东方,兼之寅时,旺之极矣。年月两金临绝,旺神在提纲,休金难克,而且丙火透时,木火同心,谓强众而敌寡,势在去庚辛之寡。早行土运生金,破耗异常,进京入部办事;至丙戌运,分发广东,得军功,升知县,喜其克尽庚辛之美;至酉,庚辛得地,不禄宜矣。







庚寅  庚辰  甲寅  丁卯
辛巳  壬午  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

此亦寅、卯、辰东方。旺神不是提纲,辰土归垣,庚金得载,力量足以克木,丁火虽透,非庚金之敌,用杀明矣。至甲申运,庚金禄旺暗冲寅木,科甲联登,仕至郡守;一交丙运制杀,降职归田。



阳乘阳位阳气昌,最要行程安顿


原注:六阳之位,独子、寅、辰为阳方,为阳位之纯。五阳居之,如若是旺神,最要行运阴顺安顿之地。




任氏曰:六阳皆阳,非子、寅、辰阳之纯也,须分阳寒阳暖而论也。西北为寒,东南为暖,如若申、戌、子全,为西北之阳寒,最要行运遇卯、巳、未东南之阴暖是也;如寅、辰、午全,为东南之阳暖,最要行运酉亥丑西北之阴寒是也。此举大局而论,若遇日主之用神喜神,或木,或火,或土,是东南之阳暖,岁运亦宜配西北之阴水、阴木、阴火,方能生助喜神用神,而欢如酬酢。若岁运遇西北之阳水、阳木、阳火,则为孤阳不生,纵使生助喜神,亦难切当,不过免崎岖而趋平坦也。阳暖之局如此,阳寒之局亦如此论,所谓“阳盛光昌刚健之势,须配以阴盛包含柔顺之地”是也。若不深心确究,孰能探其精微,而得其要诀乎?







癸巳  丙辰  丙午  庚寅
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

此东南之阳暖。天干金水,似乎无根,喜月支辰土,泄火蓄水而生金,庚金挂角逢生,则庚金可用。癸水即庚金之喜神。初运乙卯甲寅,金绝火生而水泄,孤苦不堪;一交癸丑北方阴湿之地,金水通根,又得巳丑拱金之妙,出外大得际遇,骤然发财十余万。阳暖逢寒,配合之美也。







戊寅  乙丑  丙寅  庚寅
丙寅  丁卯  戊辰  己巳  庚午  辛未

丙寅日元,虽支遇三寅,最喜丑土乘权,财星归库。若运走西北土金,财业必胜前造,惜一路东南木火之地,祖业破尽,遍历数省,奔驰不遇,至午运暗会劫局,死于广东。一事无成,莫非运也。





阳乘阴位气盛,还须道路光亨。


原注:六阴之位,独酉亥丑为阴方,乃阴位之纯。五阴居之,如若是旺神,最要行运阳顺光亨之地。




任氏曰:六阴皆阴,非酉、亥、丑为阴之盛也,须分阴寒阴暖而论也。承上文西北为寒,东南为暖,假如酉、亥、丑全,为西北之阴寒,最要行运遇东南寅、辰、午之阳暖是也。如卯、巳、未全,为东南之阴暖,最要行运遇申、戌、子西北之阳寒是也。此举大局而论,若日主之用神喜神,或金,或水,或土,是西北之阴寒,岁运亦宜配东南之阳金、阳火、阳土,方能助用神喜神,而福力弥增。若岁运遇东南之阴金、阴火、阴土,则为纯阴不育,难获厚福,不过和平而无灾咎也。阴寒之局如此论,阴暖之局亦如此论,所谓“阴盛包含柔顺之气,须配以阳盛光昌刚健之地”者是也。








丙子  己亥  乙酉  壬午
庚子  辛丑  壬寅  癸卯  甲辰 己巳

此全酉、亥、子西北之阴寒。寒木更宜向阳,以丙火为用,壬水即其病也。然喜壬水远隔,与日主紧贴,日主本衰,未尝不喜其生,又有己土透干,亦能砥定中流。且喜天干水木火土,各立门户,相生有情;地支午火紧制七杀,年月火土,通根禄旺。更喜行运东南阳暖之地,不但四柱有情,而且行运光亨,早年联登甲第,仕至封疆,皆阴阳配合之妙也。







己亥  丙子  乙丑  壬午
乙亥  甲戌  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

此与前只换一酉子。以俗论之,酉换丑更美,酉乃七杀克我,丑乃偏财我克,又能止水,何其妙也。不知丑乃湿土,能泄火不能止水,酉虽七杀,午火紧克,不泄火之元神;彼则丙火在年,壬水遥远,又得己土一隔,此则丙火在月,壬水相近,已土不能为力,子水又逼近相冲。而且运走西北阴寒之地,丙火一无生扶,乙木何能发生?十干体象去:“虚湿之地,骑马亦忧”,斯言不谬也。所以屈志芸窗,一贫如洗,克妻无子,至壬申运,丙火克尽而亡。所谓“阴乘阴位阴气盛”也。





地生天者,天衰怕冲。


原注:如丙寅、戊寅、丁酉、壬申、癸卯、己酉,皆长生日主,甲子、乙亥、丙寅、丁卯、己巳,皆自生日主,如主衰逢冲,则根拔而祸更甚。




任氏曰:地生天者,如甲子、丙寅、丁卯、己巳、戊午、壬申、癸酉、乙亥、庚辰、辛丑是也。日主生于不得令之月,柱中又少帮扶,用其身印,冲则根拔,生机绝矣,为祸最重。若日主得时当令,或年时皆逢禄旺,或天干比劫重叠,或官星衰弱,反忌印绶之泄,则不怕冲破矣。总之看日主之气势,旺相者喜冲,休囚者怕冲。虽以日主而论,岁运冲亦然。







甲寅  戊辰  丙寅  丙申
乙巳  庚午  辛未  壬申  癸酉  甲戌

此坐下印缓,生于季春,印气有余,又年逢甲寅,则太过矣。土虽当令,而木更坚,喜其寅申逢冲,财星得用,第嫌比肩盖头,冲之无力。早年运走南方,起倒异常;至壬申癸酉二十年,申冲寅木,克去比肩,创业兴家。此谓乘印就财也。







壬申  甲辰  丙寅  丙申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

此坐下印绶亦在季春,印绶未尝无余气,年干壬杀生印有情,不足畏也,所嫌者,两申冲寅,甲木之根拔。还喜壬水泄金生木,运走丙午劫去申财,入学补廪登科;丁未合去壬水,三走春闱不捷;戊申克去壬水,三冲寅木而死于途。此造之壬水,乃甲木之原神,断不可伤,壬水受伤,甲木必孤。凡独杀用印者,最忌制杀也。




天合地者,地旺喜静。


原注:如丁亥、戊子、甲午、己亥、辛巳、壬午、癸巳之类,皆支中人元,与天干相合者。此乃坐下财官之地,财官若旺,则宜静不宜冲。



任氏曰:十干之合,乃阴阳相配者也。五阳合五阴为财,五阴合五阳为官,所以必合。尚有阴旺不从阳,阳旺不从阴,虽合不化,有争合、妒合、分合之别。若露干合支中暗干,则随局无所不合,无所不分争妒忌矣。此节本有至理,只因原注少变耳。天合地三字,须活看轻看,重在下句“地旺喜静”四字,夫地旺者,天必衰也;喜静者。四支无冲克之物,有生助之神也。天干衰而无助,地支旺而有生,天干心怀忻合之意。若得地支元神透出,缘上天下地,升降有情,此合似从之意也,合财似从财,合官似从官,非十干合化之理也。所以静则居安,尚堪保守,动则履危,难以支持。然可言合者,只有戊子、辛巳、丁亥、壬午四日耳,若甲午日,则午必先丁而后己,己土岂能专权而合甲?己亥日,亥必先壬而后甲,甲岂能出而合己?癸巳日,巳必先丙而后戊,戊岂能越过而合癸?此三日不论,至于十干,应合而化,则为化格,另有作用,解在化格章中。







己巳  辛未  壬午  乙巳
庚午  己巳  戊辰  丁卯  丙寅  乙丑

支类南方,乘权当令,地旺极矣;火炎土燥,脆金难滋水源,天衰极矣,故日干之情,不在辛金,其意向必在午中丁火而合从矣。己巳戊辰运,生金泄火,刑耗有之;丁卯丙寅,木火并旺,克尽辛金,经营发财巨万。








己丑  丙子  丁亥  庚子
乙亥  甲戌  癸酉  壬申  辛未  庚午

此造支类北方,地旺极矣;天干火虚,无木生扶,又有湿土晦火,天衰极矣。人皆论其杀重身轻。取火帮身敌杀。戊寅岁,金绝火生,又合去亥水,必有大凶,果卒季夏。此地支官星乘旺,又类官方,天干无印,己土泄丙,未足帮身,此为天地合而从官也。甲戌运生火克水,刑丧破耗,家业已尽;癸酉壬申克尽丙火,助起财官,获利五万;未运丙子年遭回禄,破去二万。人皆取其火土帮身,以午未运为美,殊不知比劫夺财,反致大凶。




甲申戊寅,真为杀印相生;

庚寅癸丑,也作两神兴旺。


原注:两神者,杀印也。庚金见寅中火土,却多甲木,而以财论;癸见丑中土金,却多癸水,则帮身,不如甲见申中壬水庚金、戊见寅中甲木丙火之为真也。


任氏曰:支坐杀印,非止此四日,如乙丑、辛未、壬戌之类,亦是两神也。癸丑多比肩,戊寅岂无比肩乎?庚寅多财星,甲申岂无财星乎?非惟庚寅癸丑不真,即甲申戊寅,亦难作据,若只以日主一字论格,财年月时中,作何安顿理会耶?不过将此数日为题,用杀则扶之,不用则抑之。须观四柱气势,日主衰旺之别,如身强杀浅,则以财星滋杀;身杀两停,则以食神制杀;杀强身弱,则以印绶化杀,论局中杀重身轻者,非贫即夭;制杀太过者,虽学无成。论行运杀旺,复行杀地者,立见凶灾;制杀再行制乡者,必遭穷乏。书云“格格推祥,以杀为重”;又云“有杀只论杀,无杀方论用”,杀其可忽乎?








壬午  己酉  甲申  甲子
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

甲申日元,生于八月,官杀当权,喜其午火紧制酉金,子水化其申金,所谓去官留煞。煞印相生,木凋金旺,印星为用,甲第联登,由郎署出为观察,从臬宪而转封疆。








壬辰  己酉  甲申  甲子
庚戌  辛亥  壬子  癸丑  甲寅  乙卯

此与前造只换一辰字,以俗论之,前则制官留杀,此则合官留杀,功名仕路,无所高下,殊不知有天渊之隔。夫制者克而去之,合者有去有不去也。如以辰土为财,则化金而助杀;以酉金为官,仍化金而党杀。由此观之,清中带浊,且以财为病者,不但功名蹭蹬,而且刑耗难辞。惟亥运逢生,可获一衿,壬子如逢木,秋闱有望;癸丑合去子印,一阻去程,有凶无吉;甲寅运被申冲破,寿元有碍矣。





上下贵乎情协。

原注:天干虽非相生,宜有情而不反背。


任氏曰:上下情协者,互相卫护,干支不反背者也。如官衰伤旺财星得局,官旺财多比劫得局,杀重用印,忌财者财临劫地,身强杀浅,喜财者财坐食乡,财轻劫重,有官而官星制劫,无官而食伤化劫,皆谓有情。如官衰遇伤,财星不现,官旺无印,财星得局,杀重用印,忌财者财坐食位,身旺煞轻,喜财者财坐劫地,财轻劫重,无食伤而官失令,有食伤而印当权,皆为不协。







己巳  癸酉  丙寅  庚寅
壬申  辛未  庚午  己巳  戊辰  丁卯

此日主两坐长生,年支又逢禄旺,足以用官。癸水官星被己土贴身一伤,喜得官临财位,尤妙巳酉拱金,则己土之气已泄,而官星之根固矣。所以一生不遭凶险,名利两全也。







癸亥  癸亥  丙辰  甲午
壬戌  辛酉  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

此官杀乘旺,原可畏也,然喜午时生食制煞,时干透甲,生火泄水。旺杀半化为印,衰木两遇长生,赖此木根愈固,上下情协,不诬也。白手成家发财数万。






甲寅  庚午  乙卯  丙子
辛未  壬申  癸酉  甲戌  乙亥  丙子

专禄日主,时支子水生之,年干甲木,亦坐禄旺,用庚金则火旺无土,坐干火地,用丙火则子冲去其旺支,即或用火,亦无安顿之运。所以一败如灰,至乙亥运,水木齐来,竟为乞丐。







乙丑  己卯  乙亥  壬午
戊寅  丁丑  丙子  乙亥  甲戌  癸酉

此己土之财,通根在丑,得禄于午,似乎身财并旺,不知己土之财,比肩夺去,丑土之财,卯木克破,午火食神,亥水克之。壬水盖之,无从引化,所谓上下无情也。初逢戊寅丁丑,财逢生助,遗业颇丰;一交丙子,冲去午火,一败而尽;乙亥运,妻子俱卖,削发为僧,又不守清规,冻饿而死。





合此两造观之,则上下之情协与不协,富贵贫贱,遂判天渊,即于此证验焉。左右贵乎同志。



原注:上下左右,虽不全一气之物,须生化不错。


任氏曰:左右同志者,制化得宜,左右生扶,不杂乱者也。如杀旺身弱,有羊刃合之,或印绶化之;身旺杀弱,有财星生之,或官星助之;身杀两旺,有食神制之,或伤官敌之,此谓同志。若身弱而杀有财滋,财几为累矣;身旺而劫将官合,财官已忘矣。总之,日主所喜之神,必要贴身透露,喜杀而杀与财亲,忌杀而煞逢食制,喜印而印居官后,忌印而印让财先,喜财而遇食伤,忌财而遭比劫,日主所喜之神,得闲神相助,不争不忌,所忌之神,被闲神制伏,不肆不逞,此谓同志。宜细究之。







壬申  丙午  庚午  庚辰
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

此丙火之杀虽旺,壬水之根亦固,日主有比肩之助,辰土之生,谓身杀两停。用壬制杀,天干之同志者;地支之同志者,辰土也,一制一化,可谓有情。运喜金水之乡,仕途显赫,位至封疆。







壬午  丙午  庚申  戊寅
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

此造与前合观,大同小异,况乎日坐禄旺,壬水亦紧制杀,何彼则名利双收,此则终身不发?盖彼则壬水逢申之生地,制杀有权,此则壬水坐午之绝地,敌杀无力;彼则时干比劫帮身,又可生水,此则时上枭神克水,而不能生食。所谓左右不能同志者也。




始其所始,终其所终,

富贵福寿,永乎无穷。


原注:年月为始,日时不反背之日地为终,年月不妒忌之,凡局中所喜之神,引于时支有所归者,为始终得所,则富贵福寿,永乎无穷矣。


任氏曰:始终之理,要干支流通,四柱生化不息之谓也。必须接续连珠,五行俱足,多缺乏,或有合化之情,互相护卫,纯粹可观,所喜者逢生得地,所忌者受克无根。闲神不党忌物。忌物合化为功,四柱干支,一无弃物,纵有伤枭劫刃,亦来辅格助用。喜用有情,日元得气,未有不富贵福寿者也。








壬寅  甲辰  丁亥  己酉
乙巳  丙午  丁未  戊申 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

年干壬水为始,是支亥水为终。官生印,印生身,食神发用吐秀,财得食之覆,官逢财星之生。伤官虽当令,印缓制之有情,年月不反背,日时不妒忌,始终得所。贵至二品,富有百万,子孙济美,寿至八旬。







戊戌  庚申  癸亥  乙卯
辛酉  壬戌  癸亥  甲子  乙丑  丙寅  丁卯  戊辰

此造土生金,金生水,水生木,干支同流,但有相生之谊,而无争妒之风、戊戌中财星归库,官司清印正分明,食神吐秀逢生。乡榜出身,仕至黄堂,一妻二妾,子有十三,科第连绵,富有百万,寿过九旬。








甲子  丙寅  己巳  辛未
丁卯  戊辰  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  甲戌

此造天干木生火,火生土,土生金,地支水生木,木生火,火生土,土生金。且由支而生干,从地支则以年支子水生寅木为始,至时干辛金为终;从天干亦以年支子水生甲木为始,至时干辛金为终。天地同流。正所谓始其所始,终其所终也,是以科甲联登,仕至极品,夫妇齐美,子孙衍,科甲不绝,寿至九旬。


  十、形象  

两气合而成象,象不可破也。


原注:天干属木,地支属火,天干属火,地支属木,其象则一。若见金水则破,余仿此。


任氏曰:两气双清,非独木火二形也,如土金、金水、水木,木火、火土,相生各半五局。即相克之五局亦是也,如木土、土水、水火、火金、金木之各半用敌也。相克务须均敌,切忌偏重偏轻。若用金水,则火土不宜夹杂;如取水木,则火金不可交争。木火成象者,最怕金水破局水火得济者,尤忌土来止水。各既如此,取运亦仿此而行。一路澄清,必位高而禄重;中途混乱,恐职弃而家倾。故此格最难全美,而看法贵在至精。若生而复生,乃是流通之妙;倘克而遇化,亦为和合之情。或谓理仅两神,似嫌狭少,不知格分十种,尽费推详。





甲午

丁卯

甲午

丁卯

戊辰

己巳

庚午

辛未

壬申

癸酉



此造木火各半,两气成象,取丁火伤官,秀气为用。四柱金水全无,纯粹可观。巳运丁火临官,南宫奏捷,名高翰苑;庚运官杀混局,降知县。夫南方之金,尚有不足,将来西方之水,难言无咎。








丁卯

乙巳

丁卯

乙巳

甲辰

癸卯

壬寅

辛丑

庚子

己亥


此亦木火各半,两气成象,非前伤官之比。日主是火,长于夏令,木从火势,格成炎上,更不宜见金运。火逢生助。巡抚浙江;至辛运水年,木火皆伤。故不能免祸。所谓“二人同心,可顺而不可逆也。”









丙午

戊戌

丙午

戊戌

己亥

庚子

辛丑

壬寅

癸卯

甲辰


此火土各半,两气成象,取戌土食神,秀气为用。辛丑运湿土晦火,秀气流行,登乡榜;壬运壬年,赴会试,死于都中,盖水激丙火,则火灭也。如两戌换以两辰,不致燥烈,虽逢水运,亦不至大凶也。









戊戌

辛酉

戊戌

辛酉

壬戌

癸亥

甲子

乙丑

丙寅

丁卯

此土金各半,两气成象,取辛金伤官为用。喜其一路北方运,秀气流行,少年科甲,仕至黄堂;交丙破辛金之用,不禄。凡两气成象者,要日主去生,或食或伤。谓英华秀发,多致富贵;所不足者,运破局,不免于祸。如金水水木之印绶格,无秀可取,故无富贵,试之屡验。








戊戌

癸亥

戊戌

癸亥

甲子

乙丑

丙寅

丁卯

戊辰

己巳



此水土各半,两气成象,喜其通根燥土,财命有一。然气势稍寒,所以运至丙寅,寒逢阳,运登科甲,更妙亥中甲木暗生,仕至郡守,宦途平坦。









癸亥

己未

癸亥

己未

戊午

丁巳

丙辰

乙卯

甲寅

癸丑

此土水相克,两气成象,纯杀无制,日主受伤。初走火土之乡,生助七杀,正是明月清风谁与共,高山流水少知音;一交乙卯,运转东方,制杀化权,得奇遇,飞升县令。由此观之,生局必须食为美,印局无秀气,不足为佳。财局身财均敌,日主本气无伤,然又要运程安顿得好,斯为全美,一遇破局,则祸生矣。




五气聚而成形,形不可害也。


原注:木必得水以生之,火以行之,土以培之,金以成之。是以成形于要紧之地,或过或缺,则害。余皆仿之。


任氏曰:木之成形,食伤泄气,水以生之;官杀交加,火以行之;印绶重叠,土以培之;财轻劫重,金以成之。成形于得用之地,庶无偏枯之病,何患名利不遂乎?即举木论,五行皆可成形,变仿此而推。若四柱无成,成之于岁运又无成处,则终身碌碌,凶多吉少,有志难伸矣。




壬戌

壬子

甲子

戊辰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丙辰

丁巳

戊午

己未



此造水势猖狂,独戊土以培之,以作砥柆之功,不致浮泛也。然戊土亦赖有戌土而根固,若有辰而无戌,辰乃湿土,见水则荡,戊土不能植根而虚矣。无根之土,岂能止百川之源?故此造所重者,戌之燥土也。但寒木无阳,必须火以温之,则木方可发荣,所以运至南方火旺之乡,发财数万,名成异路也。







戊寅

乙卯

甲辰

辛未

丙辰

丁巳

戊午

己未

庚申

辛酉


此造支类东方,劫刃肆逞,一点微金,成之不足,故书香不继,初运火土,,不失化之情,财源通裕;至庚申辛酉,辛金得地,而成之异路,加捐仕至州牧;癸运生木泄金,不禄。









癸未

乙卯

甲戌

乙亥

甲寅

癸丑

壬子

辛亥

庚戌

己酉

此造柱中,未土深藏,戌土自坐,谓财来就 ,未尝不美。只因四柱无金以成之,五行无火以行之,再加亥时,癸水通根生劫,亥卯未全,助起劫刃猖狂。查其岁运,又无成地,以致祖业消磨,克妻无子。由此推之,命之所重在运,运其可忽乎谚云:“人有凌云志,无运不能自达也。”





独象喜行化地,而化神要昌。


原注:一者为独,曲直炎上之类也。所生者为化神,化神宜旺,则其气流行,然后行财官之地方可。




任氏曰:权在一人,,曲直炎上之类是也。化者,食伤也,局中化神昌旺,岁运行化神之地,名利皆遂也。八字五行全备,固为合宜,而独象乘权,亦主光亨。木日,或方或局全,不杂金为曲直;火日,或方或局全,不杂水为炎上;土日,四库皆全,不杂木为稼穑;金日,或方或局全,不杂火为从革;水日,或方或局全,不杂土为润下。皆从一方之秀气,不同六格之常情。必要得时当令,遇旺逢生。但体质过于自强,须以引通为妙,而气势必有所关,务须审察其情。如木局见土运,斯虽财神资养,先要四柱有食有伤,庶无分争之虑。见火运,谓英华发秀,须看原局有财无印,方免反克为殃,名利可遂;见金运,谓破局,凶多吉少;见水运,而局中无火,误用生助强神,亦主光亨,故旧有从强之说,再行生旺为佳,若四柱先有食伤,必主凶祸临身;如原局徽伏破神,须运有合冲之妙;若本主失时得局,要运遇生旺之乡,亦主功名小就。苟行运偶逢殺地,独象立见凶灾,若局有食伤反克之能,方无大害。总之干乃领袖之神,阳气为强,阴气为弱;支乃会格之物,方力较重,局力较轻。独象虽美,只怕运途破局;合象虽难,即喜制化成功。





甲寅

丁卯

甲辰

丙寅

戊辰

己巳

庚午

辛未

壬申

癸酉



支全寅卯辰,东方一气,化神者,丙丁也。发泄菁华,少年科甲,早遂仕路之光;行财地,得过且过有食伤化劫之功;行金运,又得丙丁回克之能;交壬破局伤秀,降职归田不禄。










己未

丁丑

戊子

己未

丙子

乙亥

甲戌

癸酉

壬申

辛未



费中堂造,天干戊已逢丁,地支重午丑未。子丑化土,斯真格象,已成稼穑。所不足者,丑中辛金无从引出,且局中丁火三见,辛金暗伤,未得生化之妙,所以嗣息艰难。若天干透一庚辛,地支藏一申酉,必多子矣。









丙寅

甲午

丙戌

乙未

乙未

丙申

丁酉

戊戌

乙亥

庚子


支全火局,木从火势,格成炎上。惜木旺克土,秀气有伤,书香难就,武甲出身,仕至副将。行申酉运,运亦有戌未之化,所以无咎;亥运,幸得未会寅合,不过降职;交庚子,干无食伤,支逢冲激,死在军中。








庚申

乙酉

庚戌

庚辰

丙戌

丁亥

戊子

己丑

庚寅

辛卯


此造天干乙庚化合,地支申酉戌全,格成从革,惜无水,肃杀之气太锐,不但书香不利,而且不能善终。行伍出身,官至参将,一交寅运,阵亡。盖局无食伤之故耳;又寅戌暗拱,触其旺神也。








壬子

辛亥

癸丑

壬子

壬子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丙辰

丁巳



地支亥子丑,干透壬癸辛,局成润下。喜行运不背,书得早遂;甲寅运气流行,登科发甲;乙卯宦途平坦,由县令而迁州牧;丙辰原局无食伤之化,群劫争财,不禄。







全象喜行财地,而财神要旺。


原注:三者为一,有伤官而又有财也,主旺喜财旺,而不行官杀之地方可。


任氏曰:三者为全,非专论伤官与财也。伤官司生堸。固为全矣,而官印相生,财官并见,岂非全乎?伤官生财,日主旺相,固宜财运,倘四柱比劫多见,财星被劫,官运必佳,伤官运更美。须观局中意向为是。日主旺,伤官司轻,有印绶,喜财而不喜官;日主旺,财神轻,有比劫,喜官而不喜财;财官并见,日主旺相,喜财而不喜官;官印相生,日主休囚,喜印缓而不喜比劫。大凡论命,不可执一,须全局之意向,日景喜忌为的。



戊申

丙辰

丁卯

甲辰

丁巳

戊午

己未

庚申

辛酉

壬戌



丁卯日元,生于季春。伤官生财,嫌其木盛土虚,书香难就。土得其伤官化劫,使丙火无争财之意,所以运至庚申辛酉,承先人事业虽微,而自创规模颇大,财发十余万。









己巳

辛未

丙午

丁酉

庚午

己巳

戊辰

丁卯

丙寅

乙丑

甲子

癸亥

此造火长夏天,支类南方,旺之极矣,火土伤官生财。格所嫌者,丁火羊刃透干,局中全无湿气,劫刃肆逞,祖业无恒,父母早亡,幼遭孤苦,中受饥寒。六旬之前,运走东南木火之地,妻财子禄,一字无成。至丑运,北方湿土,晦火生全,暗会金局,从此得际遇,立业发财,至七旬又买妾,连生二子。及甲子癸亥,北方水地,获利数万,寿至九旬。谚云:“有其运,必得其福”,为人岂可限量哉!







形全者宜损其有余,形缺者宜补其不足。


原注:如甲木生于寅、卯、辰月,丙火生于已、午未月,皆为形全;戊土生于寅、卯、辰月,庚金生于巳、午、未月,缺。余仿此。


任氏曰:形全宜损,形缺宜补之说,即子平“旺则宜泄宜伤,衰则喜帮喜助”之谓也。命书万卷,总不外此二句,读之直捷痛快,显然明白,故人人得而知之。究之深奥异常,其中作用实有至理,庸俗只知旺用泄伤,衰用帮助,以致吉凶颠倒,宜忌淆乱也。以余论之,须将四字分用为是,通变在一“宜字”。


宜泄则泄之为妙,宜伤则伤之有功。泄者食伤也,伤者官杀也。均是旺也,或泄之有害,而伤之有利;或泄之有利,而伤之有害,所以泄伤两字,宜分而用之也。


宜帮则帮之为切,宜助则助之为佳。帮者比劫也,助者印绶也。均是衰也,帮之则凶,而助之则吉;或帮之则吉,而助之则凶,所以帮助两字,亦宜分而用之也。


如日主旺相,柱中财官无气,泄之则官星有损,秎则去比劫之有余,补官星之不足,所谓伤之有利,而泄之有害也。


日主旺相,柱中财官不见,满局比劫,伤之则激而有害,不若泄之以顺其气势,所谓“伤之有害,而泄之有利”也


日主衰弱,柱中财星重叠,印绶助之反坏,帮则去财星之有余,补日主之不足,所以帮之则吉,而助之则凶也。


日主衰弱,柱中官杀交加,满盘杀势,帮之恐反克无情,不若助之以化其强暴,所以帮之则凶,而助之则吉也。


此补前人所未发之言也。至于木生这卯辰月,火生巳午未月为形全,亦偏论也。如木生寅卯辰月,干露庚辛,支藏申酉,莫非乃作全形而损之乎?火生巳午未月,干透壬癸,支藏亥子,莫非仍作全形而损之乎?土生于寅卯辰月为形缺,干丙丁而支己午莫非有作缺形而补之乎?凡此须究其旺中变弱、弱中变旺之理,不可执一而论。是以实似所当损者,而损之反有害,实似所当补者,而补之反无功,须说察焉。



丁丑

庚戌

庚子

甲申

己酉

戊申

丁未

丙午

乙巳

甲辰



此秋金坚锐,官星虚脱,不能相制,财星临绝,何暇生官!初运土金,晦火生金,形伤破髦,无所不见;丁未丙午助起官星,家业鼎新;乙巳晚景优游,所谓伤之有功也。








戊申

壬戌

庚申

乙酉

癸亥

甲子

乙丑

丙寅

丁卯

戊辰


此造乙从庚化,官星不见,支类西方,又坐禄旺,权在一人。从其强势,虽有壬,戊土紧克,不能引通泄其杀气。初交癸亥财喜如心一交丙寅、触其旺神,一败如灰,衣食难度,自缢而死。所谓泄之有益,伤之有害也。







庚申

辛巳

丙辰

乙未

壬午

癸未

甲申

乙酉

丙戌

丁亥



此造以俗论之,丙火生于巳月,建禄必要用财,无如庚辛重叠根深,独印受伤,弱可知矣。运至甲申乙酉,金得地,木无根,破耗异常;丙戌丁运,重振家声。此财多身弱,所谓帮之则有功也。









壬子

癸丑

丙午

壬辰

甲寅

乙卯

丙辰

丁巳

戊午

己未



此造满局官星,日主孤弱,虽食伤未见,但丑辰皆湿土,能蓄水,不能止水。初交甲寅乙卯,化杀生身,早游泮水,财炡有余:后交丙辰,不但不能帮身,反受官杀回克,刑妻克子,家业耗散;申年暗拱杀局而亡。所谓助之则吉,帮之反害也。

 




   十一、方局   

方是方兮局是局,要得方,莫混局。


原注:寅、卯、辰,东方也,搭一亥或卯或未,则太过,岂不为混局哉!


任氏曰:十二支,寅、卯、辰东方,巳、午未南方,申酉、戌西方,亥、子、丑北方。凡三字全为成方,如寅、卯、辰全,其力量较胜于亥、卯、未木局、戊日遇寅月,见三字,俱以杀论;遇卯月,见三字,俱以官论,己日反是。遇辰月,视寅卯之势,较量轻重,以发杀,其余信此。若只二字,则竟不取,所言方局莫混之量 ,愚意以为不然,且如木而见亥字,为生旺之神;见未字,为我克之财,又是木盘根之地,亦何不可?即用三合木局,册有所损累耶?至于作用,则局之用多,而方之用狭,弗以论方而别生穿凿也。




甲寅

丁卯

戊辰

己未

戊辰

己巳

庚午

辛未

壬申

癸酉



此木方全,搭一未字为混,然无未字,则日主虚脱,且天干甲木透出作杀耑不作官,必要未字日主气贯,身杀两停,名利双辉。鼎甲出身,仕至极品,可知方混局之无害也。










丙辰

庚寅

乙卯

丁亥

辛卯

壬辰

癸巳

甲午

乙未

丙申

丁酉

此支类东方,火明木秀,最喜丙火紧克庚金之浊,然春初木嫩,必得亥时生助。为人风流潇洒,学问渊深。丁亥生木助火,采芹攀桂;巳运南宫报捷,名高翰苑;午运拱寅合卯,采梁栋于邓林,是难哲匠,搜琳琅于瑶圃;爰藉宗工;至酉,乙木无根,金得地,冲破东方秀气,犯事落职,若无亥水化之,岂能免大凶!







局混方兮有纯疵,行运喜南或喜北


原注:亥卯未木局,混一寅辰,则太强,行运南北,则有纯疵,不能俱利。


任氏曰:地支有三位相合而成局者,亥卯未木局,寅午戌火局,巳酉丑金局,申子辰水局,皆取征旺墓,一气始终也。柱中遇三支合势,吉凶之力较大。亦有取二支者,然以旺支为主,或亥卯,或卯未,皆可取,亥未次之。凡会忌冲,如亥卯未木局,杂一酉丑字于其中,而以与所冲之神紧贴,是为破局。虽冲字杂地其中,而不紧贴,或冲字处于其外而紧贴,则会局与损局瘐论,其二支会局者,以相贴为妙,逢冲即破,他字间之,亦遥隔无力,须天干领出可用。至于“局混方兮有纯疵”之说,与方“要得方莫混局”,之理相似,究其理亦无所害。见寅字是谓同气,见辰字是谓余气,又是东方湿土,能生助木神,又何损累耶?”行运南北之分须看局中意向为是。如木局,日主是甲乙,四柱纯木,不杂别字,运行南方,谓秀气流行,则纯;运行北方,谓之生助强神,无疪。或干支有火吐秀,运行南方,名利裕如;运行北方,凶灾立见。木论如此,余者可知。



甲寅

乙亥

乙卯

癸未

丙子

丁丑

戊寅

己卯

庚辰

辛巳

壬午

癸未



此木局全,混一寅字,然四柱无金,其势从强,谓深得一方秀气。少年科第,惟庚辰辛巳运,虽有癸水之化,仍不免刑丧起倒,仕路蹭蹬。至六旬外,运走壬午癸未,由县令而迁司马。履黄堂而升观察,直如扬帆大海,谁能御之!由此观之,从强之木局,东南北运皆利,惟忌西方金运克破耳。








甲寅

丁卯

乙未

丁亥

戊辰

己巳

庚午

辛未

壬申

癸酉


此亦木局全,混一寅字,取丁火食神秀气,非前造从强论也。至巳运,丁火临官,登科发甲;庚午辛未,南方金败之地,不伤体用,仕途平坦;壬申,木火皆伤,破局,死于军中。前则从强,南北皆利;此则木火,西北有害。由此两造观之,局混方之无害也。





若然方局一齐来,须是干头无反复。


原注:木局木方全者,须要天干全顺得序,行运不背乃好。


任氏曰:方局齐来者,承上文方混局局混方之谓也。如寅、卯辰兼未,亥卯未兼寅辰,巳、午未兼戌,寅午戌兼巳未,申、酉、戌、兼巳丑,巳酉丑兼申戌,亥、子、丑兼申辰,申子辰兼丑亥子类是也。干头无反复者,方局齐来,其气旺盛,要天干顺其气势为妙。若地支寅、卯、辰,日主是木,或再见亥之生,未之库,如地支亥卯未,日主是木,或再逢寅之禄、辰之余,旺之极矣,非金所能克也,须要天干有火,泄其精英,不见金水,则干头无反复,然后行土运,乃为全顺得序而不悖矣。如天干无火而仍生木,逢凶有解。苟有火而见水,或无火而见金,此谓干头反复,如得运程安顿,遇土则可止其逆水,遇火则可去其微金,亦不失为吉耳。如日干是土,别干得火,相生之谊,亦不反复;见金以寡敌众,见水生助强神则反复矣。所以制之以盛,不若化之以德,则其流行全顺矣。余仿此。



甲寅

丁卯

乙亥

癸未

戊辰

己巳

庚午

辛未

壬申

癸酉



此方局齐来,得月干丁火独透,发泄菁英,何其妙也。惜乎时干癸水透露,通根亥支,紧伤丁火秀气,谓干头反复,所以一衿尚不能博,贫乏无子。设使癸水换一火土,名利皆遂矣。








丁卯

甲辰

甲寅

乙亥

癸卯

壬寅

辛丑

庚子

己亥

戊戌


此亦方局齐来,干头无水,丁火秀气流行,行运不甚反悖。中乡榜,仕至州牧,子多财旺,赋性仁慈,品行端方,寿越八旬,夫妇齐眉。所谓木主仁,仁者寿,格名曲直仁寿者,信斯言也。由此两造观之,干头反复与全顺得序者,天渊也。





成方干透一元神,生地库地皆非福。


原注:寅、卯、辰全者,日主甲乙木,则透元神,而又遇亥之生,未之库,决不发福,惟纯一火运略好。


任氏曰:成方干透元神者,日主即方之气也。如木方日主是木,火方日主是火,即为元神透出也。生地库地皆非福者,身旺不宜再助也,然亦要看其气势,不可一例而推。成方透元神,旺可知矣,固不宜再行生地库地,以帮方也。倘年月时干不杂财官,又有劫印,谓之从强,则生地库地,亦能发福。如逢纯一火运,真谓秀气流行,名利皆遂。如年月时干,财官无气,再行 生地库地之运,不但不能发福,而且刑耗多端。此屡试屡验,故志之。



戊寅

甲寅

甲辰

丁卯

乙卯

丙辰

丁巳

戊午

己未

庚申



此成方,干透元神,四柱不杂金水,时干丁火吐秀,纯粹可观。初中行运火土,中乡榜,出宰名区;惜木多火炽,丁火不中以泄之,所以运至庚申,不能免祸。










癸卯

丙辰

甲辰

丙寅

乙卯

甲寅

癸丑

壬子

辛亥

庚戌

此造财旺提纲,丙食生助,当以财星为用,丙火为喜,癸水为忌。身旺用财,遗业十余万初年水木运,一败如灰:至辛亥运,火绝木生,水临旺,冻饿而死。以此观之,不论成方成局,必先察财官之势。若财旺提纲,则以财为用;或官得财助,则以官为用;如财不通月支,官无旺财生,必须弃其寡而从其众也。余皆仿此。





成局干透一官星,左边右边空碌碌。


原注:甲乙日遇亥卯未全者,庚辛乃木之官也,又见左辰右寅,则名利无成。甲乙日单遇庚辛,则亦无成。


任氏曰:如地支会木局,日主元神透出,别干见辛之官、庚之杀,虚脱无气,即余干有土,土亦休囚,难以生金,须地支有一申酉丑字为美。若无申酉丑,反加之寅辰字,则木势愈盛,金势愈衰矣 ,故碌碌终身,名利无成也。若得岁运去其官星,亦可发达,必要柱中先见食伤,然后岁运去净官煞之根,名利遂矣。本局如此,余局仿此论之可也。




辛未

辛卯

乙未

丁亥

庚寅

己丑

戊子

丁亥

丙戌

乙酉


此乙木归垣,亥卯未全,木势旺盛,金气虚脱,最喜时透丁火,制煞为用。故初运土金之乡,奔驰未遇;至于亥运,生木制煞,军前效力,得县佐;丙戌运中帮丁克辛,升县令。此所谓强众而敌寡,势在去其寡,非煞旺宜制而推也。至酉运,煞逢禄旺,冲破木局不禄。









辛未

辛卯

乙未

戊寅

庚寅

己丑

戊子

丁亥

丙戌

乙酉



此乙木归垣,虽无全会,然寅时比亥之力量胜数倍矣。以大象观之,局中三土两金,似乎财生煞旺,不知卯旺提纲,支中皆木之根旺,非金之在地也。初运土金之乡,采芹食廪,家业丰裕:一交丁亥,制煞会局,刑妻克子,破耗异常,犯事革名,忧郁而死。








庚寅

己卯

乙亥

癸未

庚辰

辛巳

壬午

癸未

甲申

乙酉

此造正合本文成局,干透官星,左右皆空,四柱一无情致,用财则财会劫局,用官则官临绝地,用神无所着落,为人少恒一之志,多迁变之心,以致家业破耗。读书未就,而学医;医又不就,又学堪舆;自以为仲景再世,杨赖复生,而人终不信;又学巫,学易,学命,所学甚多,不能尽述。不但一无所就,而且财散人离,削发为僧矣。







   十二、八格   

财官印绶发偏正,兼论食伤八格定。


原注:自形象气局之外,而格为最。格之真者,月支之神,透于天干也。以散乱之天干,而寻其得所附于提纲,非格也。自八格之外,若曲直五格皆为格,而方已局气象定之者,不可言格也。五格之外,飞天合禄虽为格,而可以破害刑冲论之者,亦不可言格了也。


任氏曰:八格者,命中之正理也。先观月令所得何支,次看天干透出何神,再究司令以定真假,然后取用,以分清浊,此实依经顺理,若月逢禄刃,无格可取,须审日主之喜忌另寻别支透出天干者,借以为用。然格局有正有变,正者必兼五行之常礼也,曰官印,曰煞印,曰财煞,曰食神制杀,曰食神生财,曰伤官佩印,曰伤官生财;变者,必从五行之气势也,曰从财,曰从官杀,曰从食伤,曰从强,曰从弱,曰从势,曰一行得气,曰两气成形。其余外格我端,余务考群书,俱不从五行正理,尽属谬谈;至于《兰台妙选》,所定一切奇格异局,纳音诸法,尤属不经,不待辩而知其荒唐也.自唐宋以来,作者甚多,皆虚邙之论;更有吉凶神煞,不知起自何人,作此险语,往往全无应验,诚意伯〈千金赋〉云:“吉凶神煞之多端,何如生克制化之一理”。一言以蔽之矣,即如壬辰日为“王骑龙背”,壬寅日为“王骑虎背”,何不再取壬午、壬申、壬戌、壬子,谓骑猴马犬鼠之背乎?又如六辛日逢子时,谓“六阴朝阳”,夫五阴皆阴,何独辛金可朝阳,余干不可朝阳乎?且子乃体阳用阴,子中癸水,六阴之至,何谓阳也?又如六乙日逢子时,谓“鼠贵格”,夫鼠者,耗也,何以为贵?且十干之贵,时支皆有之者,岂余干不可贵乎?不待辩而知其谬也。其余谬格甚多,支离无当,学者宜细详正理五行之格,弗以谬书为惑也。






庚辰

癸未

乙未

癸未

甲申

乙酉

丙戌

丁亥

戊子

己丑


此造支中三未通根,尚有余气,干透两癸,正三伏生寒,贴身生扶,亦通根身库。官星独发而清,癸水润土养金,生化不悖,财旺生官,中和纯粹。科甲出身,仕至藩臬,官境安和。










己丑

壬申

丁未

丙午

辛未

庚午

己巳

戊辰

丁卯

丙寅

此造以大势观之,官得清地彼,何彼则富贵,此则困穷 ?不知此造无印,官紧克,午未虽是余气禄旺,丑中蓄水,暗伤午未之火,壬水逢生,又克丙火;更嫌己土一透,不能制水,反能晦火;兼之中运逢土,又泄火气,谓克泄交加。因之功名未遂,耗散资财,尚不免刑妻克子。细究皆己丑两字之患,幸格局顺正,气象不偏,将来运至木水之地,虽然屈抑于前,终必奋亨于后。









癸未

乙卯

丙午

辛卯

甲寅

癸丑

壬子

辛亥

庚戌

己酉

此官清印正格,喜其未卯拱木,纯粹之象,故为人品超群,才华卓越,文望若高山北斗,品行似良玉精金。异印星太重,官星泄气,神有余而精不足,以致功名蹭蹬,纵有凌去之志,难遂青钱之选,还喜格正局清,财星逢合,虽然大材小用,究竟名利两全,仕路清高。施菁莪之雅化,振古木之人才也。











辛卯

丙申

癸卯

壬戌

乙未

甲午

癸巳

壬辰

辛卯

庚寅


此印绶格,以申金为用,以丙火为病,以壬水沩药,中和纯粹,秋水通源。运至癸巳,金水逢生得助,科甲联登;壬辰药病相济,由部属出为郡守。盖辛卯庚寅盖头,逢金不能生火环印,名利两全也。











辛卯

丙申

癸卯

甲寅

乙未

甲午

癸巳

壬辰

辛卯

庚寅

此亦以申金为用,以丙火为病,与前只换一寅字,不但有病无药,而且生助病神。彼则青钱万选,名利两全,此则机杼空抛,守株待兔。更嫌寅申遥冲,卯木助之,印绶反伤,木旺金缺,且月建乃六亲之位,未免分荆破斧,资财耗散。壬运帮身去病,财源稍裕;辛卯庚寅,东方无根之金,功名未能进取,家业不过小康。然格正局真,印星秉令,所以襟怀旷达,八斗才夸,争似元龙意气,五花笔吐,浑如司马文章。独嫌月透秋阳,难免珠沉沧海,顺受其正,莫非命也。



由此数造观之,格局不可执一论也,不拘财官印绶等格,与日主无干。旺则宜抑,衰则宜扶,印旺泄官宜财星,印衰逢财宜比劫,此不易之法。




影响遥系既为虚,杂气财官不可拘。


原注:飞天合禄之类,固为影响遥系而非格矣。如四季月生人,只当取土为格,不可言杂气财官;戊己日生于四季月者,当看人元透出天干者取格,不可概以杂气财官论之;至于建禄月动羊无能为刃,亦当看月令中人元透于天干者取格,若不合气象形局,则又无格矣。只取用神,用神又无所取,只得看其大势,以皮面上断其穷通。不可执格论也。


任氏曰;影响遥系者,即暗冲暗合之格也。俗书所谓飞天禄马是也。如丙午日支全三午,癸酉日支三酉,逢三则冲,午去暗冲子水为官,酉去暗合辰土为官。尚有冲财合财,如壬子日支全三子,暗冲午火为财,乙卯日支一三卯,暗合戌土为财。又云,先要四柱不要财官,为真方可冲合。夫冲者,散也,合者,化也,何能为我用乎?四柱原有财官,不宜冲合,尚有喜与不喜,何况四柱无财官乎?至于杂气财官,亦是画蛇添足。辰戌丑未,无非支藏三干,各为杂气;寅申巳亥,亦有三干,何故不论?夫库中余气,可以言格,生地之神,莫非反弃?又云杂气财官吉冲,尤为穿凿。若甲木生丑月,为杂气财官,喜未冲之,未中丁火,紧伤丑中辛金之官,格乃破矣,余支皆然,不若透出天干取格为是。诸书所载,禄分四种,年为背禄,月为建禄,日为专禄,时为归禄。又云建禄喜官,归禄忌官,则又遗背禄专禄矣,又云日禄归时没官星,号为青去得路,诚如所论,则丙辛两日生人,逢癸巳丁酉时者,世无读书出仕者乎?无非日干旺地之比肩也,不可认作食禄为王家之格言,则四柱神,竟同亲刻,既柱中之禄为美,何得运逢禄支反为禄堂而家破人亡乎?命彻底根源,则穷通寿夭,自不爽矣。大凡格局真实而纯粹者,百无一二,破坏而杂气者,十有八九,无格可取者甚多,无用可寻者不少。格正用真,行运不悖,名利自如;格破用损,谓这有病,忧多乐少。倘行­­­运得所,去其破损之物,扶其喜用之神,譬如人染沉疴,得良剂以生也,不贵亦富。无格可取,无用可寻,只可看其大势,与日主之所向,运途能补其所喜,去其所忌,虽碌碌营生,可免饥寒之患。若行运又无可取,则不贫亦贱;若格正用真,五行反悖,一生有志难伸矣。




己巳

庚午

丙午

甲午

己巳

戊辰

丁卯

丙寅

乙丑

甲子

此造俗论,丙午日支全三年,四柱滴水全无,中年又无水运,必作飞天禄马,名利双辉,不知此造午中己土,巳中庚金,元神透出年月两干,真火土伤官生财格。初交己巳戊辰,汇火生金,遗业颇丰;丁卯丙寅,土金喜用皆伤,连遭回禄三次,又克两妻四子,家业破尽;至乙丑运,北方湿土,晦火生金,又合化有情,经营获利,纳妾生子 ,重振家园;甲子癸亥,北方水地润土养金,发财数万若以飞天合禄论,大忌水运矣。







丁丑

癸卯

乙卯

己卯

壬寅

辛丑

庚子

己亥

戊戌

丁酉



乙卯日,生于卯月卯时,旺之极矣,最喜丁火独发,泄其精英。惜癸水克丁,仍伤秀气,时干己土临绝,不能去其癸水,因之书香不继,初中运逢水木之地刑丧破耗,家业渐消:戊戌丁运,大遂经营之愿,发财巨万,若以飞天禄马论之,则戊戌运大破矣。








丁未

癸丑

甲辰

甲戌

壬子

辛亥

庚戌

己酉

戊申

丁未

此造支全四库逢冲,俗作杂气财官也,不知丑未逢冲,不特官星受伤,而且冲去库根;日主坐下余气,亦是根盘,更嫌戌冲,微根巳气,财多身弱;且旺土愈冲愈旺,则癸水必伤。初运壬子辛水旺之地,荫疪有余;一交庚戌,财煞并旺,椿萱并逝,刑妻克子;己酉戊申土盖天干,使金不能生水,家业破尽,无子而亡。








丁亥

癸丑

甲子

辛未

壬子

辛亥

庚戌

己酉

戊申

丁未

甲子日元,生于丑月,支类北方;天干辛癸,官印元神发露,克去丁火,丑未遥隔;又水势乘权,不能冲丑,正得中和之象。所以土金水运,皆得生化之情,早游泮水,战胜秋闱。只因格局清寒,仕路未居显职,芹泮日长鸣孔铎,杏坛春暖奏虞弦也。前则逢冲,官印两伤,名利无成,此则不动,名成利遂。可知墓库逢冲必发者,谬也。






  十三、体用  

道有体用,不可以一端论也,要在扶之抑之得其宜。


原注:有以日主为体,提纲为用。日主旺,则提纲之食神财官皆为我用:日主弱,则提纲有物,帮身以制其神者,亦皆为我用。提纳为体,喜神为用者,日主不能用乎提纲矣。提纲食伤财官太旺,则取年月时上印比为喜神;提纲印比太旺,则取年月时上食伤财官为喜神而用之。此二者,乃体用之正法也。有以四柱为体,有以化神为体,四柱为用,化之真者,即以化神为体,以四柱中与化神相生相克者,取以为用。有以四柱为体,岁运为用,有以喜神为体,辅喜神之神为用,所喜之神,不能自用以为体用辅喜之神。有以格象为体,日主为用者,须八格气象,及暗神,化神,忌神,客神,皆成一体段。若是一面格象,与日主无干者,或伤克日主太过,或帮扶日主太过,中间要寻体用分辨处,又无形迹,只得用日主自去引生喜神,别求一个活路为用矣。有以日主为用,有用过于体者。如用食财,而财官食神尽行隐伏,及太发露浮泛者,虽美亦过度矣。有用立而体行者,有体立而用行者,正体用之理也。如用神不行于流行之地,且又行助体之运财不妙。有体用各立者,体用皆旺,不分胜负,行运又无轻重上下,则各立。有体用俱滞者,如木火俱旺,不遇金土则俱滞,不可一端定也。然体用之用,与用神之用有分别,若以体用之用为用神固不可,舍此以别求用神又不可,只要斟酌体用真了。于此取紧要为用神,而二三四五处用神者,的非妙造,须抑扬其重轻,毋使有余不足。


任氏曰:体者形象气局之谓也,如无形象气局,即以日主为体;用者用神也,非体用之外别有用神也。原注体用与用神有分别,又不详细载明,仍属模糊了局,可知除体用之外,不能别求用神。玩本文末句云,“要在扶之抑之得其宜”,显见体用之用,即用神无疑颖。旺则抑之,弱则扶之,虽不易之法,然有不易中之变易者,惟在审察“得其宜”三字而己矣。旺则抑之,如不可抑,反宜扶之;弱则扶之,如不可扶,反宜抑之。此命理之真机,五行颠倒之妙用也。盖旺极者抑之,抑之反激而有害,则宜从其强而扶之;弱极者扶之,扶之徒劳而无功,则宜从其弱而抑之。是不可以一端论也。


如日主旺,提纲或官或财或食伤,皆可为用;日主衰,别寻四柱干支有帮身者为用。提纲是禄刃,即以提纲为体,看其大势,以四柱干支食神财官,寻其得所者而用之。


如四柱干支财杀过旺,日主旺中变弱,须寻其帮身制化财杀者而用之。日主为体者,日主旺,印绶多,必要财星为用;日主旺,官杀轻,亦以财星为用。日主旺,比劫多 ,耐 我财星,以食伤为用;日主旺,比劫多,而财星轻,亦以食伤为用。日主旺,官星轻,銕绶重,以财星为用;日主弱,官杀旺 ,则以印绶为用,日主弱,食伤多,亦以印绶为用;日主弱,财星旺,则以比劫为用。日主与官杀两停者,则以食伤为用;日主与财星均敌者,则以印比为用。此皆用神之的当者也。


如日主不能为力,合别干而化,化之真者,即以化神为体。化神有余,则以泄化神之神为用;化神不足,则以生助化神之神为用。


局方曲直五格,日主是元神,即以格象为体,以生助气象者为用,或以食伤为用,或以财星为用,只不宜用官杀。宜总视其格局之气势意向而用之,毋执一也 。


如无格无局,四柱又无用神可取,即或取之,或闲神合住,或被冲神损伤,或被忌神劫占,或被客神阻隔,不但用神不能顾日主,而日主亦不能顾用神。若得岁运破其合神,合其冲神,制其劫占,通其阻隔,此谓岁运安顿,随岁运取用,亦不失为吉也。


原注:“二三四五用神,的非妙造”,此说大谬。只有八字,总去四五至为用神,财是除日干之外,只有两字不用,断无此理。总之有用无用,定有一个着落,确乎不易也。命中只有喜用两字,用神者,日主所喜,始终依赖之神也,除用神、喜神、忌神之外,皆闲神客神也,学者宜审察之。大凡天干作用,生则生,克则克,合则合,冲则冲,易于取材,而地支作用,则有种种不同者,故天干易看,地支难推。





丙寅

甲午

丙午

癸巳

乙未

丙申

丁酉

戊戌

己亥

庚子


此火长夏令,月支坐刃,年支逢生,时支得禄,年月两支,又透甲丙,烈火焚木,旺之极矣,一点癸水熬干,只得从其强势。运逢木火土,财喜频增;申酉运中 ,刑耗多端;至亥运,激火之烈,家业破尽而亡。所谓旺极者,抑之反激而有害也。





丙火生于初秋,秋金乘令,二申冲去一寅,丙火之根已拔,比肩亦不能为力。年月两干,又透土金,只得从其弱势,顺财之性,以比肩为病。故运至水旺之地,制去比肩,事业巍峨:丙寅帮身,刑丧破髦。所谓弱极者扶之,徒劳无功,反有害也。此等格局颇多,以俗论之前造必以金水为用,此造必以木为用,以致吉凶颠倒,反归咎于命理之无凭故特书两造为后证云。




  十四、精神   

人有精神,不可以一偏求也,要在损之益之得其中。


原注,精气神气皆无气也,五行大率以金水为精气,木火为神气,而土所以实之者也。有神人不见其精,而精自足者,有精足不见其神,而神自足者;有精缺神索,而日主虚旺者;有精缺神索,而日主孤弱者,有神不足而精有余者,有精不足而神有余者,有精神俱缺而气旺;有精神俱旺而气衰,有精缺得神以助之者,有神缺得精以生之者,有精助精而精反泄无气者,有神助神而神反毙无气者,二者皆由气以主之也。凡此皆不可以一偏求也,俱要损益其进退,不可使有过不及也。


任氏曰:精者,生我之神也;神者,克我之物也;气者,本气贯足也。二者以精为主,精足则气旺,气旺则神旺,非专以金水为精气,木火为神气也。本文末句云:“要在损之益之得其中”,显非金水为精,木火为神,必得流通生化,损益适中,则精气神三者备矣。细究之,不特日主用神体象有精神,即五行皆有也。有余者则损之,不足则益之,虽一定理,角亦有一定中之不定也,惟在审察“得其中”三字而已。损者,克制也;益者,生扶也。有余损之,也有余者宜泄之;不足益之,过不足者宜去之。此损益之妙用也。盖过于有余,损之反触其怒,则宜顺其有余而泄之;过于不足,益不受补,则宜从其不足而去之,是不可以一偏求也。总之精太足宜益其气,气太旺宜助其神,神太泄宜滋其精,则生化流通,神清气壮矣。如精太足,反损其气,气太旺,反伤其神,神太泄,反抑其精,则偏枯杂乱,精索神枯矣。所以水泛木浮,木无精神;木多火炽,火无精神;火炎金无精神;金多水弱,水无精神。原注以金水为精气,木火为神气者,此由脏而论也。以肺属金,以肾属水,金水相生,藏于里,故为精气,以肝属木,以心属火,木火相生,发于表,故为神气,以脾属土,贯于周身,上所以实之也。若论命中之表里精神,则不以金木水火为精神也,譬如旺者宜泄,泄神得为精足,此从里发于表,而神自足矣;旺者宜克,克神有力为神足,此由表达于里,而精自足矣,如土生于四季月,四柱土多无木,或干透庚辛,或支藏申酉,此谓里发于表,精足神定;如土多无金,或干透甲乙,或支藏寅卯,此谓表达于里,神足精安;土论如此,五行皆同,宜细究之。




癸酉

甲子

丙寅

戊戌

癸亥

壬戌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此造以甲木为精,衰木得水滋,而逢寅禄为精足,以戊土为神,坐戌通根,寅戌拱之为神旺。官生印,印生身,坐下长生为气贯流通,生化五行俱足。左右上下情协不悖,官来能挡,劫来有官,食来有印,东西南北之运,皆可行也,所以一生富贵福寿 ,可谓美矣。








癸未

乙卯

丙辰

庚寅

甲寅

癸丑

壬子

辛亥

庚戌

己酉

此造以大势观之,官印相生,偏财时遇,五行不缺,四柱纯粹,俨然贵格,不如财官两字休囚,又遥隔不能相顾,支全寅、卯、辰。春土克尽,不能生金,金临绝地,不能生水,水之气尽泄于木,木之势愈旺而火炽,火炽则气毙,气毙则神枯。行运北方,又伤丙火之气,反助取木之精;即逢金运,所谓过于有余,损之反角其触,以致终身碌碌 ,名利无成出。








戊戌

乙丑

丙辰

己丑

甲子

癸亥

壬戌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

此四柱皆土,命主元神,泄尽月干,乙木凋枯,所谓精气枯索。运逢壬戌,本主受伤;年逢辛未,紧克乙木,卒于九月患弱症而亡。此造运用逆行,大抵是右命。






   十五、月令  

月令乃提纲之府,譬之宅也,

人元为用事之神,宅之定向也,不可以不卜。


原注:令星乃三命之至要,气象得令者吉,喜神得令者吉,令其可忽乎?月令如人之家宅,支中之三元,定宅中之向道,不可以不卜。如寅月生人,立春后七日前,皆值戊土用事;八日后十四日前者,丙火用事 ;十五日后,甲木用事。知此则可以取格,可以取用矣。


任氏曰:月令者,命中之至要也。气象、格局、用神,皆属提纲司令,天干又有引助之神,譬如广厦不移之象。人元用事者,即此月此日之司令神也,如宅中之向道,不可不卜。《地理玄机云》云:“宇宙有大关会,气运为主;山川有真性情,气势为先”。所以天气动于上,而人元应之,地气动于下,而天气从之。由此论之,人元司令,虽助格辅用之首领,然亦要天地相应为妙。故知地支人元必得天干引助,天干为用,必要地支司令。总云人元必须司令,则能引吉制凶;司令必须出现,方能助格辅用。如寅月之戊土,巳月之庚金,司令出见,可置弗论也,譬如寅月生人,戊土司令,甲木虽未及时,戊土虽则司令,天干不透火土而透水木,谓地衰门旺;天干不透水木而透火土,谓门旺地衰,皆吉凶参半。如丙火司令,四柱无水,寒木得火而繁化,相火得木而生柱,谓门地两旺,福力非常也,如戊土司令,木透于,支藏水,谓门地同来衰,祸生不测矣。余月依此而论。




甲戌

丙寅

戊寅

丙辰

丁卯

戊辰

己巳

庚午

辛未

壬申

戊寅日元,生于立春十五日后,正当甲木司令,地支两寅紧克辰戌之土,天干甲木,又制日干之戊,似乎煞旺身弱。然喜无金,则日元之气不泄,更妙无水,则丙火之印不坏,尤羡铁身透丙,化杀生身。由甲傍而悬青绶,从副尹以跻黄堂,名利双收也。










甲戌

丙寅

戊辰

庚申

丁卯

戊辰

己巳

庚午

辛未

壬申

戊辰日元,生于立春后六日,正戊土司令,月透丙火,生化有情,日支坐辰,通根身旺,又得食神制杀。俗论比之,胜于前造,不知嫩木寒土皆喜火,况杀既化,不宜再制。所嫌者,申时不但日主泄气,而且丙火临绝,以致书香难遂,一生起倒不宁,半世刑丧不免也。








   十六、生时  

生时乃归宿之地,譬之墓也,

人元为用事之神,墓之定方也,不可以不辨。


原注:子时生人,前三刻,三分壬水用事;后四亥,七分癸水用事。评其与寅月生人,戊土用事何如,丙火用事何如,甲未用事何如,局所用之神,与壬水用事者何如,癸水用事者何如,穷其浅深如坟墓之定方道,斯可以断人之祸福。至同年同月日而百人各一应者,当究其时之先后,又论山川之异,世德之殊,十有九验,其有一验者,不过此则有官,彼则子多,此则多财,彼则妻美,为人异耳。夫山川之异不惟东西南北,迥乎不同者,宜辨之,即一邑一家,而风声气习,不能一律也。世德之殊,不惟富贵贫贱,绝乎不侔得者宜辨之,即同门共户,而善恶邪正,不能尽齐也。学者察此,可以知其与替矣。


任氏曰:子时前三刻三分壬水用事者,乃亥中余气,即所谓夜子时也,如大雪十日前壬水用事之谓也。余时亦有前后用事,须从司令一例而推。如生时用事,与月令人元用事相附,是日主之所喜者,加倍兴隆;是日主之所忌者,必增凶祸。生时之美恶,譬坟墓之穴道;人地之用事,如坟墓之朝向。不可以不辨。谓穴吉向凶,必减其吉;穴凶赂吉,必减其凶。如丙日亥时,廖中壬水,乃丙之煞,得甲木用事,谓穴了向寺;辛日未时,未中已土,乃辛金之印,得丁火用事,谓穴吉向凶。理虽如此,然时之不的当者,十有四五;夫时沿有不的,又何能辨其生克乎?如果时的,纵不究其人元,亦可断其规模矣。譬如天然之龙,天然之穴,必須天然之向;天然之向,必有天然之水,只要时支不错,则吉凶自验。菘人元用事,到底不比提纲司令之为重也;至于山川之异世毽这殊,因为发福有百姓薄,,见祸有重轻,而况人品端邪,亦可转移祸福,此又百郚之所得而拘者矣。宜消息之。



  十七、衰旺  

能知衰旺之真机,其于三命之奥,思过半矣。


原注:旺则宜泄宜伤,衰则喜帮喜助,子平之理也。然旺中有衰者存,不可损也;衰右有旺者存,不可益也。旺之可损,以损在其中矣;衰之极者不可所当损者而损之,反凶;实所当益者而益之,反害,此真机,皆能知之,又何难于详察三微奥乎?


任氏曰;得时俱为旺论,失令便作衰看,虽是至理,亦死法也。夫五行之气,流行于四时,虽日干各有专令,而其实专令之中,亦有并存者在,如春木司令,甲乙虽旺,而此时休囚之戊巳,亦未尝绝于天地也;冬水司令,壬天虽旺,百此时休囚之丙丁,变未尝绝于天地也。物时当退避,不敢争先,而春实春土何尝不生万物,冬日何尝不照万国乎?况八字虽以月令迷重,而旺相休囚,年日时中,亦有损益之权,故生月即不值令,亦能值年值日值时,岂可执一而论?有如春木虽强,金太重而木亦危;干庚辛而支申酉,无火制而不富,逢土生而必夭,是得时不旺也。秋木虽弱,木根深而木亦强,干甲乙而支寅卯,遇官透而能受,逢水生而太过,是失时不弱也。是故日干不论月令休囚,只要四柱有根,便能受财官食神而当伤官七杀。长生禄旺,根之重者也;墓库余气,奶之轻者也。天干得一比肩,不如地支得一余气墓库。墓者,如甲乙逢未,丙丁逢戌,庚辛逢丑,壬癸辰之类是也。余气者,如丙丁逢未,丙丁逢戌,庚辛逢丑,壬癸逢辰之类是也。余气者,如丙丁逢未,甲乙逢辰,庚辛逢戌,壬癸逢丑之类是也,得二比肩,不如支中得一长生禄旺,如甲乙逢亥寅卯之类是也。盖比肩如朋友之相扶,通根如家室之可托,干多不如根挭,理固然也。今人不知此理,见是春土夏水秋木冬火,不问有根无根,,便谓之弱:见是春木夏火秋金冬水,不究克重克轻,便谓这旺,更有任癸逢辰,丙丁逢戌,甲乙逢未,庚辛逢丑之类,不以为通根峰库,甚至求刑冲以开之,竟不思刑冲伤吾本根之气。此种谬论,必宜一切扫除也。然此皆论衰旺之正面,易者也,更有颠倒之理存焉,其理有十:木太旺者而似金,喜火之炼也;木旺极者而似火,喜水之克也。火太旺者而似水,喜土之止也;火旺极者而似土,喜木之克也。土太旺者而似木,喜金之克也;土旺极者而似水,喜火之练也。金太旺者而似火,喜水之济也;金旺极者而似水,喜土之止也。水太旺者而似土,喜木之制也;水旺极者而似木,喜金之克也。木太衰者而似水也,宜金以生之;木衰极者而似土也,宜火以生之。火太衰者而似木也,宜水以生之;火衰极者而似金也,宜土以生之 。土太衰者而似火也,宜木以生之;土衰极者而似水也,宜金以生之。金太衰者而似土,宜火以生之金衰极者而似木也,宜水以生之。水太衰者而似金也,宜土以生之;水衰极者而似火也,宜木以生之。此五行颠倒之真机,学者宜细详玄玄之妙。




甲辰

丁卯

甲子

戊辰

戊辰

己巳

庚午

辛未

壬申

癸酉

甲子日生卯月,地支两辰,是木之余气也,又辰卯东方,子辰拱水,木太旺者似金也,以丁火为用。至巳运,丁火临旺,名列宫墙;庚辛两运,南方截脚之金,虽有刑耗,而无大患;未运克去子水,食廪天储;午运子水冲克,秋闱失意;壬申运金水齐来,刑妻克子,破耗多端;癸运不禄。









癸卯

乙卯

甲寅

乙亥

甲寅

癸丑

壬子

辛亥

庚戌

己酉

此造四支皆木,又逢水生,六木两水,别无他气。木旺极者,似火也,出身祖业本丰。惟丑运刑伤,壬子水势乘旺,辛亥金不通根,支逢水旺,此二十年经营,获利数万;一交庚戌,土金并旺,破财而亡。









乙丑

甲申

甲申

辛未

癸未

壬午

辛巳

庚辰

己卯

戊寅



此造地支土金,木无盘根之处,时干辛金,元神发透,木太衰者,似水也,初运癸未壬午,生木制金,刑丧早见,荫疪难丰;辛巳庚辰,金逢生地,白手发财数万;己卯运土无根,木得地,遭回禄,破财万余;至寅而亡 。








己巳

己巳

乙酉

丙戌

戊辰

丁卯

丙寅

乙丑

甲子

癸亥

此造地支皆逢克泄,天干又透火土,全无水气。木衰极者,似土也。初交戊辰丁运,获丰厚之荫疪,美景良多;卯运椿萱并谢;丙运大遂经营之愿,获利万金;寅运克妻破财,又遭回禄;乙丑支全金局,火土两泄,家业耗散;甲子北方水地,不禄宜矣。









乙丑

壬午

丙戌

甲午

辛巳

庚辰

己卯

戊寅

丁丑

丙子


此丙戌日元,月时两刃,壬水无根,又逢木泄。火太旺者,似水也。初运庚辰辛巳,金逢生地,孔怀无辅助之人,亲党少知心之辈;己卯得际遇,戊寅全会火局,及丁丑二十年,发财四五万,至子运而亡。









戊寅

丁巳

丙寅

甲午

戊午

己未

庚申

辛酉

癸亥

壬戌


此造丙火生孟夏,地支两坐长生而逢禄旺。火旺极者,似土也。初运虽不逢木,喜其南方火地,遗绪丰盈,读书过目成育;一交庚运,即弃诗书,受嬉好游,挥金如土;申运家破身亡。此造若逢木运,名利两全也。









辛巳

丁酉

丁酉

辛丑

丙申

乙未

甲午

癸巳

壬辰

辛卯



丁火生于八月,秋金秉令,又全金局。火衰者,似木也。初运己未甲午,火木并旺,骨肉如同画饼,六亲亦是浮云;一交癸巳,干透水,支拱金,出外经营,大得际遇;壬辰运中,发财十余万。





 




辛亥

壬辰

丙申

己亥

辛卯

庚寅

己丑

戊子

丁亥

丙戌


此财生杀,杀功身,丙临申,申辰拱水。火衰极者,似金也。初运辛卯庚寅,东方木地,萱椿凋谢,祖业无恒;至己丑运,出外经营,青蚨衬辇,白镪随舆;及戊子二十年,春风吹枊,红绫易公子之裳,杏露沾衣,膏雨沐王孙之袖。所谓有其运,必得其福也。








戊辰

戊午

戊申

己未

己未

庚申

辛酉

壬戌

癸亥

甲子



此造重重厚土,生于夏令,土太旺者,似木也,其用在金。庚申运,早采芹香;辛酉运辛丑年,饮鹿鸣,宴琼林,云程直上;壬戌运,刑丧挫折,丙午而亡。










戊戌

丙辰

己巳

己巳

丁巳

戊午

己未

庚申

辛酉

壬戌



此造四柱火土,全无克泄。土旺极者,似金也。初运南方,遗业丰盈,午运入泮,己未棘闱,拔而不举;一交庚申,青蚨化蝶,家业渐消;辛酉财若春后霜雪,事业萧条;壬运克丙不禄。










壬辰

辛亥

戊子

癸丑

壬子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丙辰

丁巳


此造支类北方,水势汪洋,天干又透金水。土太衰者,似火也。运至甲寅乙卯,干支皆木,名成利遂;一交丙运,刑妻克子,破耗多端;至于巳运,岁运火土,暗伤体用,得风疾而亡










癸酉

甲子

戊子

戊午

癸亥

壬戌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

此四柱皆水,又得金生。土衰极者,似水也。初运癸亥,平宁之境;壬戌水无根,土得地,刑丧破耗,家业消亡;辛酉庚申二十年,大得际遇,白手发财十余万;己未运破去数万,寿亦在未而止。









壬申

己酉

庚子

庚辰

庚戌

辛亥

壬子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此造秋金秉令,木火全无。金太旺者,似火也。亥运壬水坐禄,早游泮水,壬子运用神临旺,撞破烟楼,高攀月桂;癸丑合去壬水旺地,囊内青蚨成蝶舞,枝上子规月下啼;甲寅乙卯,尚有制土卫水之功,仁路清高,枫叶未应毡共冷,梅开早觉笔先香。








庚申

乙酉

庚戌

庚辰

丙戌

丁亥

戊子

己丑

庚寅

辛卯



此造支类西方,又逢厚土,金旺极者,似水也。初运火,祖业无恒;至戊子运获厚利,纳房出仁已丑庚运,名利皆遂;一交寅运,犯事落职,大破财利;至卯不禄。










己卯

庚午

辛卯

甲午

己巳

戊辰

丁卯

丙寅

乙丑

甲子


辛金生于促夏,地支皆逢财杀。金太衰者,似土也。初运己巳戊辰,晦火生金,求名多滞,作事少成;一交丁卯,木火并旺,如枯苗得雨,勃然而兴,似鸿毛遇风,飘然而起,家业丰裕交丑生金泄火,不禄。









己亥

丁卯

庚寅

丙子

丙寅

乙丑

甲子

癸亥

壬戌

辛酉



此造木旺乘权,又得水生,四面皆逢财杀。金衰极者,似木也。所以乙丑运中,土金暗旺,家业破尽;至甲子运,北方水旺,财源通裕;癸亥出仁,名利两全壬戌水临绝地, 罢职而归。










壬寅

辛亥

壬子

辛丑

壬子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丙辰

丁巳



此造壬水生于孟冬,支类北方,干皆金水。水太旺者,似土也,喜其寅木吐秀。至甲寅运,早遂青云之志,可谓才藻翩翩,辉映杏坛桃李,文思弈弈,光腾药笼参芩,乙卯运官途顺遂,交丙而亡。










癸亥

癸亥

壬子

庚子

壬戌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丁巳



此造四柱皆水,一无克泄,其势冲奔,不可遏也。初运壬戌,支逢土旺,早见刑丧;辛酉庚申,干支皆金,所谓月印午江银作浪 ,门临五福锦铺花;交己未,妻子皆伤,家业破尽;戌午运,贫乏不堪,忧郁而卒。








丙辰

乙未

壬午

癸卯

丙申

丁酉

戊戌

己亥

庚子

辛丑


此火土当权,又逢木助,五行无金。水太衰者,似金也。初交丙申丁酉,盖头是火,使申酉不能生水,财喜并旺;戊戌运中,家业饶裕;己亥土无根,还喜支会木局,虽有破耗而无大患;一交庚子,家破人亡。








癸卯

戊午

壬寅

丙午

丁巳

丙辰

乙卯

甲寅

癸丑

壬子


此造丙火当权,戊癸从化,枯干壬水。水衰极者,似火也。初运逢火,从其火旺,丰衣足食;乙卯甲寅 ,名利双全;癸丑争官夺财,破耗而亡。



 




以上二十造,五行极旺极衰,不得中和之气。原注去:“旺中有衰者存,衰中有旺者存”,此两句,即余之太旺太衰也:“旺之极者不可损,衰之极者不可益”,此两句,即余之极旺极旺衰 也。特选此为后证。



  十八、中和  

既识中和之正理,而于五行之妙,有全能焉。


原注:中崦且和,子平之要法也:“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”,举偏而言之也。至于格中如去病,财禄丙相宜,则又中和矣,到底中和,乃为至贵。若当令之气数,或身弱而财官旺地,取富贵不必于忠也;用神强,取富贵而不必于和也;偏其古怪,取富贵而不必于忠其和也。何也?以天下之财官,止有此数,而天下之人材,惟此时最多,皆尚于奇巧也。


任氏曰:中和者,命中之正理也。即得中和之正气,又何患名利之不遂耶?夫一世优游,无抑郁而畅遂者,少险阻而迪吉者,为人孝友而无骄谄者,居心耿介而不苟且者,得中和之正气也。至若身弱而旺地取富贵,身旺而弱地取富贵者,必四柱有所缺陷,或财轻劫重,或官衰伤旺,或杀强制弱,或制强杀弱,此等虽不得中和之理,其气却亦纯正,为人恩怨分明,惟柱中所有缺陷,或运又违,因而妻子财禄,各有不足,如财轻劫重妻不足,制强杀弱子不足,官衰伤旺名不足,杀强制弱财不足,其人或志高傲物,虽贫无谄,后至岁运,补其不足,却其有余,乃得中和之理,定然起发于后,有第见富贵而生谄容,遇贫穷面作骄态者,必四柱偏气古怪五行不得其正故心事奸贪,作事侥幸也。若所谓“有病有药,吉凶易验,无病地药,祸福难推”,此论仍乃失之偏。大凡有病者显而易取,无病者隐而难推。然总以中和为主,犹如人之无病,由四肢健量,营卫调和,行止自如,诸多安适:设使有病,则忧多乐少,举动艰难,如遇良药则可岂不为终身之患乎?




辛巳

甲午

癸卯

癸亥

癸巳

壬辰

辛卯

庚寅

己丑

戊子

癸卯日元,生于亥时,日主之气已贯,喜其无土,才旺自能生官。更妙巳亥遥冲,去火存金,伅星得用,木火受制,体用不伤,中和纯粹。为人智识深沉,器重荆山荆山璞玉,才华卓越,光浮览水珠玑。庚运助辛制甲,自应台曜高躔,朗映紫薇,徽嫌亥卯拱木,木旺金衰,未免嗣息艰难也。此莫宝斋先生造








己酉

丙子

癸未

戊午

乙亥

甲戌

癸酉

壬申

辛未

庚午



此王观察造,癸日子月 ,似乎旺相,不知财杀太重,旺中变弱,局中无木,混浊不清,阴内阳外之象。月透财星,其心意必欲爱之;时逢官杀,其心志必欲合之。所以权谋异众,才干过人,出生末微,心术不端。癸酉得逢际遇,由佐二至观察,奢华逢迎,无出其右;至未运不能免祸。所谓欲不除,似蛾扑灯,焚身乃止,如猩嗜洒,鞭血方休



 

  十九、源流  

何处起根源?流到何方住?

机括此中求,知来亦知去。


原注:不必论当令不发令,只论取最多最旺,而可以为满局之祖宗者,为源头也。看此源头,流到何方,流去之处,是所喜之神,即在此住了,乃为好归路,如辛酉,癸巳 / 戊申,丁巳,以火为源头,流至金水方即住了,所以富贵为最,若再流至木地,则气泄为乱。如未曾流到吉方,中间即遇阻节,看其阻住之神何神,以断其休咎,;流住之地何地,以知其地位。如癸丑、壬戌、癸丑、壬子,以土为源头,止水方,只生得一个身子,而戌中火土之气,得从引助,所以为憎也。


任氏曰:源头者,即四柱中之旺神也,不论财、官印绶、食伤比劫之类,皆可为源头也。总要流通生化,收局得美为佳。或起于比劫,止于财官为喜;或起于财官,止于比劫为忆忌。如山川之发脉来龙,认气于大父母,看尊星;认气于真子息,看主星;认气于方交媾,看胎伏星;认气于成胎育,看胎息星;认气于化煞为权,看解星;认气于绝处逢生,看恩星。认源之气以势,认流之气以情。故源头流住之地,即山川结穴之所也,不可以不究;源头阻节之处,即来龙破损隔绝之意也,不可以不察。看其源头流止之地何地,以知其谁兴谁替;看其阻节之神何神,以论其何吉何也凶,如源头起于年月是食印,住于日时是财官,则上叨祖父之荫,下享儿孙之福;或起于年月官,住于日时是伤劫,则破败祖业,,刑妻克子,如起于日进对是财官,住于年月是食印,则上于祖父争光,下与儿孙立业;或起于日时是财官,住于年月是伤劫,则祖业难享,自创维新,流住年是官印者,知其祖上清高;是伤劫者,知其祖上寒微。流住月是财官者,知其父母创业;是伤动者,知其父母破败。流住日时是财官食印者,必白手成家,或妻贤子贵。流住日时是伤劫枭刃者,必妻陋子劣,或因妻招祸,破家受辱。然又要看日主之喜忌断之,无不验也。如源头流止未住之地,有阻节隔绝之神,是偏正印绶,必为长辈之祸;柱中有财星相制,必得妻贤之助。如有比劫之化,或得兄弟相扶;如阻节是比劫,必遭兄弟之累,或不和。柱中有官星相制,必得贤贵之解;如有食伤之化,或得子侄之助。如阴节是财星,必遭妻妾之祸;柱中有比劫相制,必得兄弟之助,或兄弟爱敬。如有官星之化,或得贤贵提携;如阻节是食伤,必-受子孙---之累,柱有印绶相制,必叼长辈之福,或亲长提拔;有财星之化,必得美妻,或中馈多能。如阻节是官煞,必遭官刑之祸;柱中有食伤相制,必昨子侄之力。有印绶之化,必仗长辈之助,然又要看用神之宜忌论之,无不应也。如源头流住是官星,又是日主之用神,就名贵显者,十居八九;如是财星,又是日主之用神,就利发财者,十居八九;如是印星,又是日主之用神,有文望而清高者,十居八九;如是食伤,又是日主之用神,财子美者,十居八九。如日主以官星为忌神,为官遭祸倾家者有之;如日主以财星为忌神,为财丧身/败名节者有之;如日主以印星为忌神,淡文收伤时儿子上而受殃者有之;如日主以食伤为忌神,为子孙受累而绝嗣者有之。此穷极源之正理不同谷书之廖论也。




辛酉

庚子

丙寅

癸巳

乙亥

戊戌

丁酉

丙申

乙未

甲午



此以金为源头,流至寅木,印绶生身更妙。巳时得禄,财又逢生,官星透露,清有精神,中和纯粹,起处亦佳,归局尤美,词林出身,仕至通政,一生无险,名利双辉。









辛丑

癸巳

戊申

丙辰

壬辰

辛卯

庚寅

己丑

戊子

丁亥



此以火为源头,流至水方,更妙月时,两火之源,皆得流通,至金水归局,所以富有百万,贵至一品,一生履险如夷,所谓景星庆云,仰众吉之拱向;花攒锦簇,盼五福之絣致。









辛卯

辛卯

丙子

甲午

庚寅

己丑

戊子

丁亥

丙戌

乙酉


此以木为源头,五行无土,不能流至金;财官又隔绝,冲而逢泄,无生化之情。初运庚寅,叼上人之福;己丑运合子,泄火生金财福骈臻;戊子土虚水旺,暗助木神,刑耗端;丁亥克金会木,家破人亡。









庚寅

壬午

戊午

丁巳

癸未

甲申

乙酉

丙戌

丁亥

戊子

此以火为源头,年支寅木主节,月干壬水隔之,不能流至金。初运土金之地,冲化阻节之神,业同秋水春花盛,人被尧天舜日恩;一交水春花盛,人被尧天舜日恩;一交丙戌,支会火局,枭神夺食,破耗异常,又克一妻二妾四子;至丁亥运,干支皆合化木,茕茕只影,孤苦不堪,削发为僧。






凡富贵者,未有不从源头也。分其贵贱,全在收局一字定之。去我浊气,作我喜神,不贵亦富;去我清气,作我忌神,不贫亦贱。学者当审察之。





   二十、通关   

关内有织女,关外有牛郎,此关若通也,相邀入洞户。


原注:天气欲不降,地气欲上升,欲相俣相和相生也。木土而要火,火金而要土,土水而要金,金林而要水,皆是牛郎织女之有情也。中间上下远隔,为物所间;前后远绝,或被刑冲,或被劫占,或隔一物,皆谓之关也。必得引用无合之神及刑冲所间之物,前后下下,授引得来,能胜劫占之神,能补所缺之物,明见暗会赠运相逢,乃为通关也。必得引用无合之神,及刑冲所间之物,前后上下,援引得来,能胜劫占之神,能补所缺之物,明见暗会,岁运相逢,乃为通关也。关爱而其愿遂矣,不犹牛郎织女之入洞房也哉?


任氏曰:通关者,引通克制之神也。所谓阴阳二用,妙在气交,天降而下,地升而上。天干之气动而专,地支之气静而杂,是故地运有推移,而天气从之;天气有转徒,而地运应之;天气动于上,而人元应之;人元动于下,而天气从之,所以阴胜逢阳则止,阳胜逢阴则往,是谓天地交泰,干支有情,左右不背,阴阳生育而相通也,若杀重喜印,杀露印亦露,煞藏印亦,此显然通达,不必节外生枝。倘原局无印,必须岁运逢印,向而通之,或暗会明合而通之,局内有印,被财星损坏,或官星化之,或比劫解之,或被合住,则冲开之,或被冲坏,则合化之,或隔一物,则克去-之,前后上下,不能授引,得岁运相逢尤佳。如年印时杀,干杀支印,前后远立,上下悬隔,或为间神忌物所间,此原局无可通之理,必须岁运暗冲暗会,克制间神忌物,该冲则冲,该合则合,引通相克之势,此关一通,所谓琴遇子期,马逢伯乐,求名者青钱万选,问利者意则屡中,如牛郎织女之入洞房,无不其所愿。杀印之论如此,食伤财官之论亦如此。




癸酉

甲子

丁卯

丙午

癸亥

壬戌

辛酉

庚申

乙未

戊午


此造天干地支皆杀生印,印生身,时归禄旺,尤妙四冲反为四助,金见水克木而生水,水见木不克火而生木,此自然不隔不占,无阻节之物。日主弱中变旺,运遇水,仍能生木;逢金仍能生水,印绶不伤,所以秋闱早捷,仕至观察。









戊寅

癸亥

丁未

辛亥

甲子

乙丑

丙寅

丁卯

戊辰

己巳


此癸水临旺,贴峰相克,被戊土合去,反作帮身。月支亥水本助杀,得年支寅亥合来生身,寅本遥隔,反为亲近。时支之亥,又逢未会,以杂为恩。一来一去,何等情协,一往一会,通关无阻。所以科甲联登,仕至黄堂。








戊辰

乙卯

辛丑

丁酉

丙辰

丁巳

戊午

己未

庚申

辛酉

此春金气弱,时杀紧克,年逢印绶,远隔不通。又被旺木克土坏印,不但戊土不能生化,即日支之丑土,亦被卯木所坏。此局内无可通之理。中运南方杀地,碌碌风霜,奔驰未遇;交庚申克去木神,得奇遇,分发陕西,屡得军功;及辛酉二十年,官至副尹,盖金能克木帮身,印可化杀而通也。







己巳

丁卯

辛卯

乙未

丙寅

乙丑

甲子

癸亥

壬戌

辛酉


此春金虚弱,木火当权,年印,月杀,未得相通,时支未土,又会卯化木,只有生杀之情,而无辅主之意,兼之一路运途无金,一派水木,仍滋杀之根源,以致破败祖业。一事无成,至亥运会木生杀而亡。


 


  二十一、官杀  

官杀混杂来问我,有可有不可。


原注:杀即官也,同流共派者可混也;官非杀也,各立门墙者,不可混也。杀重矣,官从之,非混也;官轻矣,杀助之,非混也。败财与比肩双至者,杀可使官混也;比肩与劫财两遇者,官可使杀混也。一官而不有生印者,杀助之,非混也;一杀而遇食伤者,官助之,非混也。势在于官,官有根,杀之情依乎官;依官之杀,岁助之而混官,不可也。势在于杀,杀有权,官之势依乎杀;依杀之官,岁扶之而混杀,不可也。藏官露杀,干神助杀,合官留杀,皆成杀气,勿使官混也;藏杀露官,干神助官,合杀留官,皆从官象,不可使杀混也。



任氏曰:杀即官也,身旺者以杀为官;官即杀也,身弱者以官为杀,日主甚强,虽无制不为杀困;正官相杂,但无根亦随杀行。去官不过两端,用食用伤皆可;合杀总为美事,合来合去宜清。独杀乘权,无制伏,职居清要;众杀有制,主通根,身掌权衡。杀生印生身,龙墀高步;身任财而财滋杀,雁塔题名。若杀重而身轻,非贫即夭;苟杀微而制过,虽学无成,在四柱总宜降伏,休云年逢勿制;以一位取为权贵,何必时上尊称。制杀为吉,全凭调剂之工借杀为权,妙有中和之理,但见杀凌衰主,究必倾家,弗谓局得杀神,遂许显豁。


书支,“格格推详,以杀为重”,是以究之宜切,用之宜精。杀有可混不可混之理,如天干甲、丙、戊、庚、壬为杀,地支卯、午、丑、未、酉子,乃杀之旺地,非混也;天干乙、丁、己 、辛、癸为官,地支寅、巳、辰、戌、申、亥,乃官之旺地,非混也。如干甲乙支寅,干丙丁支巳,干戊己支辰戌,干庚辛支申,干壬癸支亥,以官混杀,宜乎去官;如干甲乙支卯,干丙丁支午,干戊己支丑未,干庚辛支酉,干壬癸支子,以杀混官,宜乎去杀,年月两干透一杀,年月支中有财,时遇官星无根,此官从杀势,非混也;年月两干透一官,年月支中有财,时遇杀星无根,此杀从官势,非混也,势在于官,官得禄,依官之杀,年干助杀,为混也;势在于杀,杀得禄,依杀之官,年干助官为混也。败财合杀,比肩敌杀,官可混也;比肩合官,劫财挡官,杀可混也,一官而印绶重逢,官星泄气,杀助之,非混也,一杀而食伤并见,制杀太过,官助之,非混也。若官杀并透无根,四柱劫印重逢,不但喜混,尚宜财星助杀官也。总之日主旺相可混也,日主休囚不可混也。今将杀分六等,此余所试验者,分列详细于后,以备参考。




一曰财滋弱杀格


己酉  丙寅  庚申  庚辰
乙丑  甲子  癸亥  壬戌  辛酉  庚申

此造以俗论之,春金失令,旺财生杀,杀坐长生,必要扶身抑杀,不知春金虽不当令,地支两逢禄旺,又得辰时印比帮身,弱中变旺,所谓木嫩金坚。若无丙火,则寅木难存;若无寅木,则丙火无根,必要用财滋杀,木火两字,缺一不可也。甲运入泮;子运会水生木,补廪;癸运有己土当头,无咎;亥运合寅,丙火绝处逢生,棘闱奏捷;壬戌支类西方,木火并伤,一阻云程,刑耗并见;辛酉劫刃肆逞,不禄,此造惜运走西北金水,若行东南木火,自然科甲联登,仕路显赫矣。





丙申  庚寅  庚申  辛巳
辛卯  壬辰  癸巳  甲午  乙未  丙申

此造天干三透庚辛,地支两坐禄旺,丙火虽挂角得禄,无如庚辛元神透露,非火之禄支,是金之长生,用财滋杀明矣。辰运木之余气,采芹生色;巳运火之禄旺,科甲联登;甲午乙未,木火并旺,仕至藩臬。若以八字观之,此造不及前造,只因前造运行西北,此造运走东南。富贵虽定于格局,穷通全在运限,所谓命好不如运好?”,信然也






二曰杀重用印格


戊子  甲寅  戊午  甲
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

戊土生寅月寅时,土衰木盛,最喜坐下午火,生拱有情,正谓众杀横行,一仁可化。子水之财,生寅木不冲午火,其情协,其关通。尤羡运走南方火土,所以早登黄甲,出仕驰名。





己亥  丙寅  戊子  甲寅
乙丑  甲子  癸亥  壬戌  辛酉  庚

此造观格局似胜前造,此财印坐长生,前则印逢财冲。不知前则坐下印绶,七杀皆来生拱,而日主坚固,此则财坐日下,反去生杀,助纣为虐。兼运走西北,戊午年中乡榜,己丑中进士,此两年比劫帮身,冲去财星之妙也。壬运劫丙坏印;丁运外艰,遭回禄;戌过拱印虽稍有生色,亦是春月秋花。将来辛酉运中,木多金缺,泄土生水,合去丙火,灾祸岂能免耶?





戊辰  庚申  甲子  甲子
辛酉  壬戌  癸亥  甲子  乙丑  丙寅

此造木凋金锐,厚土生金,原可畏也,然喜支全水局,化其肃杀之气,生化有情。至癸亥运,科甲连登,早蒙仕路之光;丙寅丁卯,制化皆宜。仕路封疆,官途平坦,生平履险如夷。






戊午  丙辰  庚寅  丙戌
丁巳  戊午  己未  庚申  辛酉  壬戌

此造干透两杀,支全杀局,所喜戊土原神透出,是以化杀;寅木本要破甲印,尤喜会火,反培土之根源,巧借栽培。至己未运中,科甲连登;庚申辛酉,帮身有情,驰名宦海,裕后光前也。






癸亥  癸亥  丁卯  癸卯
壬戌  辛酉  庚申  己未  戊午  丁巳  丙辰

此造干透三癸,支逢两亥,乘权秉令。喜其无金,两印拱局,生化不悖,情而纯粹,辛酉庚申运中,蹭蹬功名,刑耗并见,已未交运,干制杀,支会印,功名层叠而上;接行戊午、丁巳、丙运,仕至观察,名利双辉。






三曰食神制杀格


戊辰  戊午  壬辰  甲辰

己未  庚申  辛酉  壬戌  癸亥  甲子

此造四柱皆杀,喜支坐三辰,通根身库,妙在无金,时透食神制杀。辰乃木之余气,正谓一将当关,群凶自败。至癸亥运,食神逢生,日主得禄,科甲连登;甲运仕县令;子运衰神冲旺,不禄。






庚申  庚辰  甲戌  丙寅
辛巳  壬午  癸未  甲申  乙酉  丙戌

此造甲木生辰,虽有余气,但庚金并透,通根斫伐,最喜寅时禄旺,更妙丙火独透,制杀扶身。午运暗会火局,中乡榜;甲申乙酉杀逢禄旺,刑耗多端;直至丙戌运,选知县。






壬子  壬子  丙戌  戊戌
癸丑  甲寅  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

此造年月两逢壬子,杀势猖狂。喜其日时坐戌,通根身库,更妙戊土透出,足以砥定汪洋,尤羡运走东南,扶身抑杀。至乙卯运中,水临绝,火逢生,鹿鸣宴罢琼林宴,桂花香过杏花香,仕至郡守。







壬申 丙午 庚午 丙戌

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

此造两杀当权临旺,原可畏也。喜赖年干壬水临申,足以制杀;更妙无木,则水不泄,火无助。申运金水得助,发轫宫墙;酉运支类西方,早充观国之光,高豫南宫之选;后运金水,体用皆宜,由署郎出为郡守。




四曰合官留杀格


癸丑  戊午  丙午  壬辰
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

此造火长夏天,旺之极矣。戊癸合而化为忌,还喜壬水通根身库;更妙年支坐丑,足以晦火养金而蓄水,则癸水仍得根,虽合而不化也。不化反喜其合,则不抗呼壬水矣。是以乙卯甲寅运,克土卫水,云程直上;至癸丑运,由琴堂而迁州牧;及壬子运,由治中而履黄堂,名利裕如也。






癸巳  戊午  丙午  壬辰
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  辛亥  庚戌

此铁樵自造( 乾隆三十八年四月十八日辰时 ),亦长夏天,与前造只换一丑字,天渊之隔矣。夫丑乃北方之湿土,能晦丙火之烈,能收午火之焰,又能蓄水藏金。巳乃南方之火,癸临绝地,杯水车薪,喜其混也。不喜其清也。彼则戊癸合而不化,此则戊癸合而必化,不但不能助杀,抑且化火为劫,反助阳刃猖狂。巳中庚金,无从引助,壬水虽通根身库,总之无金滋助,清枯之象,兼之运走四十载木火,生助劫刃之地,所以上不能继父志以成名,下不能守田园而创业,骨肉六亲,直同画饼,半生事业,亦似浮云。至卯运,壬水绝地,阳刃逢生,遭骨肉之变,以致倾家荡产。犹忆未学命时,请人推算,一味虚褒,以为名利自如,后竟一毫不验。岂不痛哉!且予赋性偏拙,喜诚实不喜虚浮,无谄态,多傲慢,交游往来,每落落难合,所凛凛者,吾祖吾父,忠厚之训,不敢失坠耳。先严逝后,家业凋零,潜心学命,为糊口之计。夫六尺之躯,非无远图之志,徒以末技见哂,自思命运不济,无益于事,所以涸辙之鲋,仅邀升斗之水。限于地,困于时,嗟乎!莫非命也!顺受其正云尔!






戊申  癸亥  丙午  壬辰
甲子  乙丑  丙寅  丁卯  戊辰  己巳

此造日主虽坐旺刃,生于亥月,究竟休囚;五行无木,壬癸并透,支逢生旺,各立门户。喜其合去癸水,不致混也;更妙运走东南木火,乡榜出身,宠赐传来紫闼,承宣协佐黄堂。






戊午  癸亥  丙戌  壬辰
甲子  乙丑  丙寅  丁卯  戊辰  己巳

丙戌日元,生于辰时,冲去库根,壬癸并透。喜其戊合,去官留杀;更喜年逢刃助,火虚有焰;更妙无金,稍胜前造。科甲出身,宿映台垣,重藉旬宣之职,猷分禹服,特隆锁钥之权。







申  丁未  丁未  癸卯
戊申  己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  癸丑

此造日月皆丁未,时杀无根,喜其壬水官星助杀,不宜合也。幸而壬水坐申,合而不化,申金为用,更妙运走西北金水,助起官杀,乡榜出身,仕榜连登,由县令而迁司马,位跻黄堂。






辰  己巳  戊辰  乙
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  甲戌  乙亥

戊土生于巳月,日主未尝不旺,然地支两辰,木之余气亦足。喜其合杀留官,官星坐禄,更妙运途生化不悖。所以早登云路,掌典籍而知制诰,陪侍从而应传宣也。





丙辰  辛卯  庚申  丁丑
辰  癸巳  甲午  乙未  丙申  丁酉

此造春金虽不当令,喜其坐禄逢印,弱中变旺;丙辛一合,丁火独清,不但去杀,而且去劫,财无劫夺,官有生扶。尤妙运走东南木火,所以早遂青钱之选,兆人镜之芙蓉,作春官之桃李也。






丙辰  辛卯  乙亥  庚
壬辰  癸巳  甲午  乙未  丙申  丁酉

乙亥日元,坐下逢生,又月令建禄归垣,足以用财。喜丙辛金弱,而去乙庚,木旺不从。乡榜出身,至丙申丁酉,火盖天干,未能显秩;究竟方金地,亦足以琴堂解愠,花院征歌也。





癸亥  戊午  壬午  己酉
丁巳  丙辰  乙卯  甲寅  癸丑  壬子

此造旺杀逢财,喜其合也。妙在癸水临旺,合而不化,则有情戊土,不抗壬水也。合而化,则无情化火,仍生土也。由此以推,运走东方木地,早遂青云之志;运走北方水地,去财护印,翔步天衢,置身日舍也。






五曰官杀混杂格


壬辰  壬子  丙寅  癸巳
癸丑  甲寅  乙卯  丙辰  丁巳  戊午

此造壬癸当权,杀官重叠,最喜日坐长生,寅能纳水,化杀生身,时归禄旺,足以敌官;更妙无金,印星得用,煞势虽强,不足畏也。至丙运帮身,又逢己巳流年,官之混,捷报南宫,出宰名区。






甲子  乙亥  己巳  丁卯
丙子  丁丑  戊寅  己卯  庚辰  辛巳

此造官遇长生,杀逢禄旺,巳亥虽冲破印,喜印木仍能生火,寅运合亥,化木生印,连登甲榜。庚辰辛巳制官服煞,失幡皂盖,出守大郡,名利两优。






丙辰  丁酉  庚午  戊寅
戊戌  己亥  庚子  辛丑  壬寅  癸卯

此造杀逢生,官得禄,喜其秋金秉令,更妙辰土泄火生金,不失中和之象;尤喜运走北方水地。庚子运冲去官根,鹿鸣方宴饮,雁塔又题名;辛丑壬寅运,横琴而歌解愠,游刃而赋烹鲜。






戊午  己未  壬申  辛

庚申  辛酉  壬戌  癸亥  甲子  乙丑

此造官杀并旺当令,喜日坐长生,时逢禄旺,足以敌官挡杀。坐下印绶 ,引通财杀之气,运走西北金水之乡。所以少年科甲裕经纶于管库,人推黼黻之工,乘抚宇于催科,世让文章之焕。



任氏曰:官杀混杂者,富贵甚多。总之杀官当令者,必要坐下印绶,则其杀官之气流通,生化有情:或气贯生时,亦足以扶身敌杀。若不气贯生时,又不坐下印绶,不贫亦贱。如杀官不当令者,不作此论也。





六曰制杀太过格



辛卯  戊戌  丙辰  己亥
丁酉  丙申  乙未  甲午  癸巳  壬辰 

时逢独杀,四食相制,年支卯木被辛金盖头,况秋木本不足疏土,所赖亥中甲木卫杀,至乙未运暗会木局,捷报南宫,名高翰苑:甲午运木死于午,合已化土,丁外艰:已巳年又冲去亥水,不禄。






辛卯  戊戌  丙辰  壬辰
丁酉  丙申  乙未  甲午  癸巳  壬辰

此亦一杀逢四制,所不及前造者,无亥卯之会也。虽早采芹香,以致蹭蹬秋闱纳捐瞩,仁路亦不能通达。喜时杀透露,行甲午运,无化土之患,然犹刑耗多端,而己身无咎。






壬辰  丙午  丙午  壬辰

未  戊申  乙酉  庚戌  辛亥  壬子

此杀逢四制,柱中印虽不见,喜其杀透食藏, 通根身库。总之夏火当权,水无金滋。至酉运,合去辰土,财星滋杀,发甲点中书;庚运仁版连登,入参军机;戌运,燥土冲动壬水之根,又逢戊土透出,紧制壬水,不禄。





寅  戊辰  壬辰  壬寅
己巳  庚午  辛未  壬申  癸酉  甲戌

此造五杀逢五制,土虽当权,木亦雄壮,幸日主两坐库根,又得比肩匡扶。壬申运,日主逢生,冲去寅木,名登桂籍,雁塔高标;接连癸酉二十年,由县令履黄堂。名利裕如。






庚申  戊寅  戊寅  庚申
己卯  庚辰  辛巳  壬午  癸未  甲申

此两杀逢四制,幸春木得时乘令,克不尽绝。至午运,补土之不足,去金之有余,登科擢县令:至甲申支,又逢食制,死于军功。




任氏曰:与其制杀太过,不若官杀混杂之美也。何也?盖制杀太过,杀既伤残,再行制煞之运,九死一生。官杀混杂,只要日主坐旺,印绶不伤,运程安顿,未有不富贵者也。如日主休囚,财星坏印,即使独杀纯清,一官不混,往往忧多乐少,屈志难伸。学者宜审焉。



   二十二、伤官  

伤官见官果难辨,可见不可见。


原注:身弱而伤官旺者,见印而可见官:身旺而伤官旺者,见财而不见官,伤官旺,财神轻,有比劫而可见官:日主旺,伤官轻,无印绶而可见官。伤官旺而无财,一遇官而有祸;伤官旺而身弱,一见官而有祸;伤官弱而财轻,一见官而有祸;伤官弱而见印,一见官而有祸,大率伤官有财,皆可见官,伤官无财,皆不可见宫。又要看身强身弱,何财官,印绶、比肩不同方可,不必分金、木、火、土也。又曰伤官用印,无财不宜见财,伤官用财,无印不宜见印,须详辨之。


任氏曰:伤官者,窃命主之元神,既非善良,伤日干之贵气,更肆纵横。然善恶无常,但须驾驭,而英华发外,多主聪明。若见官之可否,须就原局权衡,其间作用,种种不同,不可执一而论也。有伤官用印,伤官用财,伤官用劫,伤官用伤,伤官用官。若伤官用财者,日主旺,伤官亦旺,宜用财;有比劫而可见官,无比劫有印绶,不可见官,日主弱,伤官旺,宜用印,可见官而不可见财;日主弱,伤官旺,无印绶,宜用比劫,喜见劫印,忌见财官,日主旺,无财官,宜用伤官,喜见财伤,忌见官印,日主旺,比劫多,财星衰,伤官轻,宜用官,喜见财官,忌见伤印。所谓“伤官见官,为祸百端”者,皆日主衰弱,用比劫帮身,见官则比劫受克,所以有祸。若局中有印,见官不但无祸,而且有福也。伤官用印,局内无财,运行印旺身旺之乡,未有不显贵者也。运行财旺伤旺之乡,未有不贫贱者也。伤官用财,财星得气,运逢财旺伤旺之乡,未有不富厚者也;运逢印旺劫旺之地,未有不贫乏者也。伤官用劫,运逢印旺必贵;官民用官,运逢财旺必富;伤官用伤,运遇财乡,富而且贵,与用印用财者,不过官有高卑,财分厚薄耳。宜细推之






一曰伤官用印格



己丑

辛未

丙寅

己丑

庚午

己巳

戊辰

丁卯

丙寅

乙丑



火土伤官重叠,幸在季夏,火气有余,又日坐长生,寅中甲木为用。至丁卯运,克去辛金,破其丑土,所谓有病得药,腾身而登月殿,庆集琼林;接运丙寅,体用皆宜,仕至黄堂。











辛酉

丁酉

戊午

辛酉

丙申

乙未

甲午

癸巳

壬辰

辛卯



此土金伤官重叠,喜其四柱无财,纯清气象。初运木火体用皆宜,所以壮岁首登龙虎榜,少年身到凤凰池。惜中运癸巳壬辰,金生火克,所以生平志节从何诉,半世勤劳只自怜。











壬戌

壬子

庚辰

己卯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丙辰

丁巳

戊午



此金水伤官当令,喜支藏暖土,足以砥定中流。因时财为病,兼之初运水木,以致书香不继;至三旬外,运逢火土,异路出身,仕至州牧;午运衰神冲旺,台省几时无谪宦,郊亭今日倍离愁。











丙辰

癸巳

乙丑

丙子

甲午

乙未

丙申

丁酉

戊戌


此木火伤官,印绶通奶禄支,格局未尝不美。虽嫌财星坏屯,而丑辰皆湿土,能蓄水晦火。惜乎运途无水,以致一介寒儒,至申运火绝水生,名列泮宫,后九赴秋闱不捷。

 





二曰伤官用财格


丙申

戊戌

丁卯

乙巳

乙亥

庚子

辛丑

壬寅

癸卯

甲辰



此火土伤官,劫印重叠,旺可知矣,以申金财星为用。遗业本丰,辛丑壬运,经营获利,发财十余万;至寅运,金临绝地,劫遇长生 ,又寅申冲破,所谓“旺者冲衰衰者拔”,不禄宜矣。











癸亥

乙卯

壬申

乙巳

甲寅

癸丑

壬子

辛亥

庚戌

己酉


此水木伤官,日主坐长生,年支禄旺,日主不弱 ,足以用巳火之财。嫌其中运金水,半生碌碌风霜,起倒万状。至戊运,紧制亥水之劫,合起卯木化财,骤然发财数万;至酉冲破伤官,生助劫印,不禄。











戊子

辛酉

戊午

丁巳

壬戌

癸亥

甲子

乙丑

丙寅

丁卯



此土金伤官,日主禄旺,劫印重逢,一点财星,秋水通源。子赖酉生,酉伏子护,遗业小康;甲子乙丑二十年,制化皆宜,自创数万;至丙寅运,生助火土,克泄金水,不禄。










壬申

辛亥

辛酉

庚寅

壬子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丙辰

丁巳


此金水伤官,四柱比劫,虽用寅木之财,却喜亥水,泄金生木,使比劫无争夺之风,又得亥解申冲。若无亥水,一生起倒无宁,终成画饼。亥水者,生财之福神也。交甲寅乙卯,白手成家致富;后行火运,战克不静,财星泄气,无甚生色;至巳运,四孟冲,劫又逢生,不禄。



 

三伤官用劫格


癸亥

辛酉

戊申

己未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丁巳

丙辰

乙卯


此土金伤官,财星太重,以致拂意芸窗。幸喜未时,劫财通根为用;更妙运途却佳,捐县佐出仕。至丁巳丙辰运,旺印用事,仕至州牧,宦资丰厚;乙卯冲克不静,罢职归田。










己未

癸酉

戊戌

庚申

壬申

辛未

庚午

己巳

戊辰

丁卯



此土金伤官,支类西方,金气太重,以劫为用。喜其当头克癸,故书香继志 ;更妙运走南方火地,拔贡出身,由县令而迁州牧,荐莅黄堂。一生逢凶化吉,宦海无波也。








癸亥

甲寅

癸亥

甲寅

癸丑

壬子

辛亥

庚戌

己酉

戊申


此水木伤官,喜其无财,故继志书香,嫌其地支寅亥化木,伤官太重,难遂青云。辛运入泮,亥运补廪,庚戌加捐出仕。己酉戊申二十年土金,生化不悖,仕至别驾,宦资丰厚。











戊申

己未

丙戌

己丑

庚申

辛酉

壬戌

癸亥

甲子

乙丑



此四柱伤官,若生丑戌月,为从儿格,甸利皆遂。生于未月,火有余气,必以未中丁火为用。惜运走西北金水之地,以致破败祖业;至癸亥运,贫乏无聊,削发为僧。










戊辰

庚申

己酉

癸酉

辛酉

壬戌

癸亥

甲子

乙丑

丙寅




此亦伤官用劫,嫌其辰为湿土,生金拱水,未足帮身;更嫌运走西北金水之地,以致一败如灰,不成家室。









以上五造,皆是用劫,何前三造名利两全,此两造一事无成?因运无帮助之故耳。由此推之,非人之无为,实运途困之耳。



四曰伤官用伤官格


庚辰

己卯

壬辰

庚子

庚辰

辛巳

壬午

癸未

甲申

乙酉

壬水生于卯月,正水木伤官格。天干己土临绝,地支两辰,乃木之余气,一生金,一拱水,又透两庚,不但辰土不能制水,反生金助水,必以卯木为用,所谓一神得用,此象匪轻。初运庚辰辛巳,金之旺地,功名不遂;至壬午运,生财制金,名题雁塔;癸未生拱木神,甲申支全北方水局 ,木逢生助,仕版连登,由令尹而升司马,荐至黄堂,擢观察而履臬藩,入座封疆;一交酉,冲破卯木,诖误落职。所谓用神不可损伤,信斯言也。








乙酉

戊寅

癸酉

癸丑

丁丑

丙子

乙亥

甲戌

癸酉

壬申

癸水生于寅月,正水木伤官。地支印星并旺,酉丑拱金,必以寅木为用,才能有余。乙亥运,木逢生旺,中乡榜;甲戌癸运,出仕县令;酉运支逢三酉,木嫩金多,诖误落职。前造与此造皆因少火,有病无药之故,若有火虽行金地,则无大患矣。










己卯

庚午

甲寅

丁卯

己巳

戊辰

丁卯

丙寅

乙丑

甲子



甲木生于午月,木火伤官。年月两干,土金无根,置之不用;地支两卯一寅,日元强,必以丁火为用,故人权谋异众。丁卯运,入泮登科,仕县令;丙寅运,克尽庚金,宦资大丰;乙丑合庚,晦火生金,落职。










丙子

乙未

丙辰

乙未

丙申

丁酉

戊戌

己亥

庚子

辛丑



丙日未月,火土伤官。四柱无金,子水枯干,未土为用。第嫌乙木并透根深,功名难遂。初运丁酉丙申,制化乙木,财喜称心;戊戌十年,熙熙攘攘,日炽日昌;己运土无根,木回克,刑耗并见;一交亥运,木得生火,逢劫,得恶病而亡。






五曰伤官用官格



壬戌

己酉

戊戌

乙卯

庚戌

辛亥

壬子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
戊日酉月,土金伤官,地支两戌,燥而且厚,妙在年干壬水,润土泄金而生木,足以用官。亥运,财官皆得生扶,功名顺遂;壬子,早遂仕路之志;癸丑,支拱金局,服制重重;甲寅乙卯二十年,仕至侍郎。










庚午

己卯

壬申

己酉

庚辰

辛巳

壬午

癸未

甲申

乙酉


壬水生于卯月,水木伤官。喜其官印通根,年支逢财,伤官有制有化,日元生旺,足以用官。巳运 ,官星临旺,采泮水之芹,折蟾宫之桂;壬午癸未,南方火地,出宰名区,莺迁州牧;甲申乙酉金得地,木临绝,虽退归,而安享琴书,其乐自如也。










辛未

辛卯

壬辰

己酉

庚寅

己丑

戊子

丁亥

丙戌

乙酉


壬水生于卯月,水木伤官,天干两辛,支逢辰酉,益水之源,官之根固,伤之荫泄,必以己土官星为用。己丑运,采芹食廪;戊子虽然蹭蹬秋闱,而家业日增;丁运亦无大患;至亥运会木局,伤官肆逞。刑耗并见而亡。










癸酉

己未

丙午

癸巳

戊午

丁巳

丙辰

乙卯

甲寅

癸丑

丙午日元,支类南方,未土秉令,己土透出,火土伤官,藏财受劫,无官则财无存,无财则官亦无根;况火焰土燥,官星并透,以官为用。运至火土,破耗刑丧;乙卯甲寅运,虽能生火,究竟制伤卫官,大获财利,纳粟出仕;癸丑壬子运,由佐贰而升县令,名利两全。








六曰假伤官格



戊申

戊午

丁巳

乙巳

己未

庚申

辛酉

壬戌

癸亥

甲子



此火土伤官,日主旺极,喜其伤官发泄菁华,更妙财星得用。庚申辛酉运,少年创业,发财十余万;壬戌幸而水不通根 ,虽有刑耗而无大患;至癸亥运,激火之烈,泄财之气,不禄。










壬子

辛亥

壬子

癸卯

壬子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丙辰

丁巳



六水乘权,其势泛溢,全赖卯木泄其精英。初交水运 ,仍得生助木神,平宁无咎;甲寅乙卯,正得用神之宜,采芹食禀,丁财并益;一交丙辰,群比争财,三子克二,夫妇皆亡。










壬辰

壬子

壬子

癸卯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丙辰

丁巳

戊午



此天干皆水,支逢旺刃,喜其支合卯辰,精英吐秀,所以书香早遂。但木之原神不透,未免蹭蹬秋闱;更嫌运逢火地,犹恐寿元不永。交丙运庚午年,水火交战而亡。










戊午

丙辰

戊辰

辛酉

丁巳

戊午

己未

庚申

壬戌

癸亥



此重重火土,最喜酉时,伤官透露,泄其菁华。三旬之前,运走火土,蹭蹬芸窗,一交庚申,云程直上。及辛酉壬戌癸亥四十载,体用合宜,由署郎出为巡使,从藩臬而转封疆,宦海无波。










乙酉

辛巳

戊午

丙辰

庚辰

己卯

戊寅

丁丑

丙子

乙亥



此火土当权,乙木无根,以辛金为用。辛丑年入泮,后因运程不合,屡困秋闱。至丑运暗拱金局,科甲连登;丙子乙亥,地支之水,本可去火,天干木火不合,所以仕途蹭蹬,未能显秩耳。











丁酉

乙巳

戊午

丙辰

甲辰

癸卯

壬寅

辛丑

庚子

己亥


此与前造只换一辛字,八字不及前造,而运途却胜于前,亦以辛金为用,非官印论也。丁丑年湿土生金晦火,又全会金局,发甲入词林,盖运在辛丑,正岁运皆宜也。











丁丑

丙午

己酉

辛未

乙巳

甲辰

癸卯

壬寅

辛丑

庚子



此造土荣夏令,金绝火生,四柱水木全无,最喜金透通根。惜乎运走东方,生火克金,不但功名增蹬,而且财源鲜聚。交辛丑运,年逢戊辰,晦火生金,食神喜劫地,秋闱得意,名利裕如。

 



   二十三、清气  

一清到底有精神,管取生平富贵真。

澄浊求清清得去,时来寒谷也回春。


原注:清者不徒一气成局之谓也。如正官格,身旺有财,身弱有印,并无伤官七杀杂之,纵有比肩食神财煞印绶杂之,皆循序得所,有安顿,或作闲神 ,不来破局,乃为清奇。又要有精神,不为枯弱者佳。浊非五行并出之谓。如正官格,身弱混之以煞,混之以财,以食神杂之,不能伤我之官,反与官星不和;以印绶杂之,不能扶我之身,反与财星相戕,俱为浊。或得一神有力,或行运得所,以扫其浊气,冲其滞气,皆为澄浊以求清,皆富贵命矣。


任氏曰:命之最难辨者,清浊两字也。此章所重得,“澄浊求清”四字也。清而有气,则精神贯足 ;清而无气,则精神枯槁。精神枯即邪气入,邪气入则清气散,清气散则不贫即贱矣。夫清浊者,八字皆有也,非正官一端而论也。如正官格,身弱有印,忌财,财星不现,清可知矣。即使有财,不可便作浊论,须要看其情势。如财与官贴,官与印贴,印与日主贴,则财生官,官生印,印生身,印之源头更长矣,至行运再助其印绶,自然富贵矣。即使无财,不可便作清论,亦要看其情势,或印星无气,与官星不通,或印星太旺,日主枯弱,不受印星之生;或官星贴日,印星远隔,日主先受官克,印星不能生化,至行运再逢财官,不贫亦夭矣。如正官格,身旺喜财,所忌者印绶,伤官其次也。亦看情势,如伤官与财贴,财与官贴,官与比肩贴,不特官星无碍,抑且伤官化劫生财,财生官旺,官之源头更长,至行运再遇财官之地,名利两全矣。如伤官与财星远隔,反与官星紧贴,财不能为力,至行运再遇伤官之地,不贫亦贱矣。如伤官在天干,财星在地支,必须天干财运以解之;伤官在地支,财星在天干,必须地支财运以通之。或财官相贴,而财神被合神绊住,或被闲神劫占,亦须岁运冲其合神,制其闲神,皆为澄浊求清。虽举正官而论,八格皆同此论。总之喜神宜得地逢生,与日主紧贴者佳;忌神宜失势临绝。与日主远隔者美。日主喜印,印星贴身,或坐下印绶,此即日主之精神也;官星贴印,或坐下官星,此即印绶之精神。余可类推。





癸酉

甲子

丙寅

乙未

癸亥

壬戌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

丙生子月,坐下长生,印透根深,弱中之旺。喜其官星当令,透而生财,所谓“一清到底有精神”也;更妙源流不悖,纯粹可观。金水运中,登科发甲。名高翰苑;惜中运火土,以致终老于词林。










甲子

丙寅

己亥

辛未

丁卯

戊辰

己巳

庚午

辛未

壬申


春土坐亥  财官太旺,最喜独印逢生。财藏生官,财印绶之元神愈旺;气贯生时 ,而日主之气不薄;更妙连珠生化,尤羡运途不悖。所以恩分雕绵,宠锡金莲,地近清楚,职居津要。











癸未

甲子

丙寅

丁酉

癸亥

壬戌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此与前癸酉者,大同小异。前则官坐财地,此则官坐伤地,兼之子未相贴,不但天干之官受克,即地支之官亦伤。更嫌劫入财乡,所谓财劫官伤,纵使芹香早采,仍蹭蹬秋闱。辛酉庚申运干支皆财,财如放稍春竹,利如蔓草生枝,家业丰裕;一交己未,伤妻克子,遭回禄,家业大破。可知穷通在运也 。


 

 

   二十四、浊气   

满盘浊气令人苦,一局清枯也苦人,

半浊半清犹是可,多成多败度晨昏。


原注:柱中要寻他清气不出,行运又不能去其浊气,必是贫贱。若清,又要有精神为妙,如枯弱无气,行运又不遇发生之地,亦清苦之人。浊气又难去,清气又不真,行运又不遇清气,又不脱浊气者,虽然成败不一,亦了此生平矣。


任氏曰:浊者四柱混杂之谓也。或正神失势,邪气乘权,此气之浊也;或提纲破损;另求别用,此格之浊也;或官衰喜印,财星坏印,此财之浊也;或官衰喜财,比劫争财,此比劫之浊也;或财旺喜劫,官星制劫,此官之浊也;或财轻喜食伤,印绶当权,此印之浊也;或身强杀浅,食伤得势,此食伤之浊也。分其所用,断其名利之得失、六亲之宜忌,无不验也。然浊与清枯二字酌之,宁使清中浊,不可清中枯。夫浊者,虽成败不一,多有险阻,倘遇行运得所,扫除浊气,亦有起发之机;如行运又无安顿之地,乃困苦矣。清枯者,不特日主无根之谓也,即日主有气,而用神无气者,亦是也。枯又非弱比也,枯者,无根而朽也,即遇滋助之乡,根在苗先之意也。凡命之日主枯者,非贫即夭;用神枯者,非贫即孤。所以清有精神终必发,偏枯无气断孤贫,满盘浊气须看运,抑浊扶清也可亨。试之验也。




乙亥

庚辰

戊戌

丁巳

己卯

戊寅

丁丑

丙子

乙亥

甲戌


戊戌日元,生于辰月巳时,木退气,土乘权,印绶重逢。用官则被庚金合坏,用食则官又不从化,而火又克金,无奈何而用财,又有巳时遥冲,又不当令;若邀庚金生助,贪合忘生,且遥隔无情,所以起倒不一,幸而财官尚有余气,至乙亥运,补起财官,遂成小康。










癸亥

己未

丙午

己丑

戊辰

丁巳

丙辰

乙卯

甲寅

癸丑


火长夏令,原属旺论,然时在季夏,火气稍退,兼之重叠伤官泄气,丑乃湿土,能晦丙火之光,以旺变弱。浊气当权 ,清气失势,兼之先行三十年火土运,半生起倒多端。至乙卯甲寅,木蔬厚土,扫除浊气,生扶日元,卫护官星,左图右史,财茂业成。









丁卯

丁未

庚午

己卯

丙午

乙巳

甲辰

癸卯

壬寅

辛丑


此造大略观之,财生官,官生印,印生身,似乎清美,无如午未南方,火烈土焦,能脆金,不能生金;且木从火势,又坏印绶,无生化之情,非清枯而何?更嫌运走东方,一生未遂,所谓“明月清风谁与共,高山流水少知音”也。





    二十五、真神   

令上寻其聚得真,假神休要乱真神,

真神得用生平贵,用若无为碌碌人。


原注:如木火透音,生寅月,聚得真,不要金水乱之。真神得用,不为忌神所害财贵。如参以金水猖狂,而用金水,是金水又不得令,徒与木火不和,乃为碌碌庸人矣。


任氏曰:真者,得时秉令之神也;假者,失时退气之神也。言日主所用之神,在提纲司令,又透出天干,谓聚得真,不为假神破损,生平富贵矣。纵有假神,安顿得好,不与真神紧贴,或被闲神合住,或遥隔无力,亦无害也。倘与真神紧贴,或相克相冲,或合真神,暗化忌神,终为碌碌庸人矣。如行运得助,抑假扶真,亦可功名小遂,而身获康宁。故喜宜四生,忌神宜四绝,局内看真神,行运看解神。是先天而为地纪。所以测地,先看提纲以定格局;中天则为人纪,所以范人,次看人元司令而为用神;后之三式,合而用之,则造化之功成矣;造化功成,则富贵之机定矣;然后再定运程之宜忆,则穷通了然矣。后学者须究三元之正理,审其真假 ,察其喜忌,究冲合之爱憎,论岁运之宜否,斯为的当。故法度虽可言传,妙用由人心悟也。




甲子

丙寅

己丑

甲子

丁卯

戊辰

己巳

庚午

辛未

壬申


山东刘中堂造,已土卑薄,生于春初,寒湿之体,其气虚弱,得甲丙并透,印正官清,聚得真也。柱中金不现而不得化,假神不乱;更喜运走东南印旺之地,仕至尚书,有尊君庇民之德,负经邦论道这才也。











壬申

壬寅

丙子

乙未

癸卯

甲辰

乙巳

丙午

丁未

戊申


铁制军造,杀逞财势,嫩木逢生,最喜寅木真神当令,时干透出乙木元神。寅申之冲,谓之有病。运至南方火地,去申金之病,仕至封疆,声名赫弈。有润泽生民之德,怀任重致远之才也。











庚申

戊寅

壬子

甲辰

己卯

庚辰

辛巳

壬午

癸未

甲申


此造日临旺地,会局帮身,不当弱论。喜其时干甲木,真神发露;所嫌者,年遇庚申,冲克甲寅,又逢戊土之助,谓假乱真。虽然早采芹香,屡困秋闱;至壬午运,制化庚金,秋桂高攀,加捐县令;申运冲寅,假神得助,不禄。





    二十六、假神   

真假参差难辨论,不明不暗受困顿。

提纲不与真神照,暗处寻真也有真。


原注:真神得令,假神得局而党多;假神得令,真神得局而党多。不见真假之迹,或真假皆得令得助,不能辨其胜负而参差者,其人难无大祸,一生迍否而少安乐。寅月生人,不透木火,而透金为用神,是为提纲不照也;得己土暗邀,戊土转生,地支卯多酉冲,乙庚暗化,运转西方,亦为有真,亦或发福。以上特举真假一端言耳,其会局、合神、从化、用神衰旺、情势象格,心迹才德邪正、缓急、生死、进退之例,莫不有真假,最宜详辨之。


任氏曰:气有真假,真神失势。收神得局,法当以真为假,以假为真;气有先后,真气未到,假气先到,法当以真作假,以假作真。如寅月生人,不透甲木而透戊土,而年月日时支,有辰戌丑未之类 ,亦可作用;如不透戊土,透之以金,即使木火司令,而年日时支,或得申字冲寅,或得酉丑拱金,或天干又有戊己生金,此谓真神失势,假神得局,亦可取用,若四柱真神不足,假气亦虚,而日主爱假憎真,必须岁运扶直抑假,亦可发福。若岁运助真损假,凶祸立至,此谓以实投虚,以虚乘实,是犹医者知参芪之能生人,而不知参芪之能害人也,知砒虻之能杀人,而不知砒虻之能救人也 。有的是病而服是药则生,无是病而服是药则死。且命之贵贱不一,邪正无常,动静之间,莫不有真假之迹。格局尚有真假,用神岂无真假乎?大凡安享荫庇现成之福者,真神得用居多;创业兴家,劳碌而少安逸者,假神得局者居多,或真神受伤者有之,薄承者厚创驳杂者,真神不足居多;一生起倒,世事崎岖者,假神不足居多。细究之,无不验也。





乙酉

戊寅

壬午

庚戌

丁丑

丙子

乙亥

甲戌

癸酉

壬申

壬水生于立春二十二日,正当甲木真神司令,而天干土金并透,地支通根戌酉,此谓真神失势,假神得局,用以庚金化煞,法当以假作真,纯粹可观。虽嫌支全火局。克金灼水,喜其火不透干,又得戊土生化更妙。运走西北,所以早登云路,甲第蜚声,仕至封疆,有利民济物之志,禀秀德真儒之器。总嫌火局为病,仕路未免起倒耳。










庚戌

戊寅

癸未

癸丑

己卯

庚辰

辛巳

壬午

癸未

甲申

乙酉

癸水生于立春二十六日,正当甲木真神司令,而天干土金并透,地支丑戌通根。伤官虽当令,而官杀之势纵横,即使伤敌杀,而日主反泄,况未能敌乎?庚金虽是假神,无如日主爱假憎真,用以庚金,有两歧之妙:一则化杀官之强暴,二则生我之日元,时干比肩帮身,又能润土养金。第中运南方,生杀坏印,奔驰不遇;至甲申,运转西方,用神得地,得军功飞升知县:乙酉更佳,仁至州牧:一交丙,坏庚,不禄。









丙子

己亥

辛酉

己亥

庚子

辛丑

壬寅

癸卯

甲辰

乙巳

此造以俗论之,寒金喜火,金水伤官喜见官,且日主专禄,必用丙火无疑。不知水势猖狂,病窃去命主无元神,不但不能官,即或用官,而丙火全无根气,必须用己土之印,使其止水生金卫火。丙入亥宫临绝,欲使丙火生土,而丙火先受水克,焉能生土?所以己土反被水伤,真神无情,假神虚脱。初运庚子辛丑。比劫帮身,叨荫之福,衣食颇丰:壬运丁艰;一交寅运,东方木地,虚土受伤,破荡祖业,刑妻克子,出外不知所终。





   二十七、刚柔   

柔刚不一也,善为制者,

但引其性情而已矣。


原注:刚柔相济者也,柔者济之以刚,刚者济之以柔,而不得其情,而反助其刚暴,犹之武士而得士卒,则成杀伐。如庚金生于七月,遇丁火而激其威,遇乙木而助其暴,遇己土而成其志,遇癸水而益其锐;不如柔之刚者,济之可也,壬水是也,盖壬水有正性,而能引通庚之情故也。若以刚之刚者激之,其祸曷胜言哉?太柔者济之以刚,而不驭其情,而反益其柔也,譬之烈妇而遇恩威,则成淫贱。如乙木生于三月,遇甲、丙 、壬而喜,则输情 ;遇戊庚盛而畏,则失身;不如刚之柔者,济之可也,丁火是也,盖丁火有正情,则能引动乙木之情故也。若以柔之柔者合之,其弊将何如哉!余皆类推。



任氏曰:刚柔之道,阴阳健顺而已矣。然刚之中未尝无柔,所以阳喻乾,乾生三女,是柔取乎刚;柔之中未尝无刚,所以阴喻坤,坤生三男,是刚取乎柔,夫春木、夏火、秋金、冬水、季土,得时当令,原局无克制之神,其势雄壮,其性刚健,不泄则不清,不清则不秀,不秀则为顽物矣。若以刚斩其柔,谓寡不敌众,反激其怒而更刚矣。春金、夏水、秋木、冬火、仲土,失时无气,原局无生助之神,其势柔软,其性至弱,不劫则不辟,不辟则不化,不化则为朽物矣。略以柔引其刚,谓虚不受补,反益其弱而更柔矣。是以泄者有生生之妙,克者有成就之功,引者有和悦之情,从者有变化之妙。克、泄、引、从四字,宜详审之,不可概定,必须以无入有,向实寻虚,斯为玄妙之旨。若庚金生于七月,必要壬水,乙木生于八月,必要丁火,虽得制化之义,亦死法也。设使庚金生于七月,原局先有木火,而壬水不见,又当如何?莫非弃明现之木火,反用暗藏之壬水乎?乙木生于八月,四柱先有劫印,而丁火不现,莫非弃现在之劫印,反求无形之丁火乎?大凡得时当令,四柱无克制之神,用食神顺其气势,泄其菁英,暗处生财,为以无入有;失时休囚,原局无劫印邦身,用食神制杀,杀得制则生印,为向寻虚。宜活用,切勿执一而论也。






壬申

戊申

庚辰

甲申

己酉

庚戌

辛亥

壬子

癸丑

甲寅


金生于七月,地支三申,旺之极矣,时干甲木无根,用年干壬水,泄其刚杀之气。所嫌者,月干枭神夺食。初年运走土金,刑丧早见,祖业无恒;一交辛亥,运转北方,经营得意,及壬子癸丑三十年财发十余万。其幼年未尝读书,后竟知文墨,此亦运行水地,发泄菁华之意也。









壬戌

戊申

庚寅

丙戌

己酉

庚戌

辛亥

壬子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
庚金生于七月,支类土金,旺之极矣,壬水坐戌逢戊,枭神夺尽,时透丙火,支拱寅戌,必以丙火为用。惜运走四十载土金水地,所以五旬之前,一事无成:至甲寅运克制枭神,生起丙火,及乙卯二十年,财发巨万,所谓蒲柳望秋而凋,松柏经冬而茂也。











辛酉

丁酉

乙未

丁丑

丙申

乙未

甲午

癸巳

壬辰

辛卯

乙木生于八月,木凋金锐,幸日主坐下库根,干透两丁,足以盘根制杀,祖业丰盈,芹香早采。但此造之病,不在杀旺,实在丑土;丑土之害,不特生金晦火,其害在丑未之冲也。天干木火,全赖未中一点微根,冲则被丑中金水暗伤,以致秋闱难捷。至癸巳运,全无金局,癸水克丁,遭水厄而亡。









戊辰

己酉

乙亥

甲申

庚戌

辛亥

壬子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乙木生于八月,财生官杀,弱之极矣。所喜者,坐下印绶引通官杀之气,更妙甲木透出,谓藤萝系甲。出身虽寒微,至亥运入泮,壬子联登甲第,及壬癸运,早遂仕路之光;丑运丁艰,甲寅克土扶身,不次升迁;乙卯仕至侍郎。此造之所喜者,亥水也,若无亥水,不过庸人耳。然亥水必要坐下,如在别支,不得生化之情,功名不过小就耳。







   二十八、顺逆  

顺逆不齐也,不可逆者,其气势而已矣。


原注:刚柔之道,可顺而不可逆。昆仑之水,可顺而不可逆也,其势已成,可顺而不可逆也;权在一人,可顺而不可逆也;二人同心,可顺而不可逆也。


任氏曰:顺逆之机,时退不悖而已矣,不可逆者,当令得势之神,宜从其意向也。故四柱有顺逆。其气自当有辨,五行有颠倒,作用各自有法,是故气有乘本势而不顾他杂者,气有借他神而可以成局者,无有从旺神而不可克制者,无有依弱资扶者,所以制杀莫如乘旺,化杀正以扶身,从杀乃依权势,留杀正尔迎官。其气有阴有有阳,阳含阳生之兆,阴含阴化之妙;其势有清有浊中清,贵之机,清中浊,贱之根。逆来顺去富之基,顺来逆去贫之意,此即顺逆之微妙,学者当深思之。书云“去其有余补其不足”,虽是正理,然亦不究深浅之机,只是泛论耳。不积压四柱之神,不拘财、官、杀、印 、食伤之类,乘权得势局中之神,又去助其强暴。谓二人同心或日主得时很小秉令,四柱皆拱合之神,谓权在一人。只可顺其气势以引通之,则其流行而为福矣,若勉强得制,激怒其性,必罹凶咎。须详察之。





庚辰

庚辰

庚申

庚辰

辛巳

壬午

癸未

甲申

乙酉

丙戌



天干皆庚,又坐禄旺,印星当令,刚之极矣,谓权在一人。行伍出身,壬午癸未运,水盖天干地支之火,难以克金,故无害;一交甲申,西方金地及乙酉合化皆金,仕至总兵;丙运犯其旺神,死于军中。











癸酉

甲子

庚辰

甲申

癸亥

壬戌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庚辰日元,支逢禄旺,水本当权,又会水局,天干枯木无根,置之不论,谓金水二人同心,必须顺其金水之性。故癸亥壬运,荫庇有余;戌运制水,还喜申、酉、戌全,虽见刑丧地而无大患,辛运入泮,酉运补廪,庚运登科,申运大旺财源;一交已未,运转南方,刑妻克子,家业渐消。戊午触水之性,家业破尽而亡。













壬子

辛亥

乙亥

丙子

壬子

癸丑

甲寅

乙卯

丙辰

丁巳


壬水乘权坐亥子,所谓昆仑之水,冲奔无情,丙火克绝,置之不论,遗业颇丰,乙卯甲寅,顺其流,纳其气,入学补廪,丁财并益,家道日隆。一交丙运,水火交战,刑妻克子,破耗异常;辰运蓄水无咎;丁巳运连遭回禄两次,家破身亡。

 


 




   二十九、寒暖   

天道有寒暖,发育万物,行之,不可过也。


原注:阴支为寒,阳支为暖;西北为寒,东南为暖;金水为寒,木火为暖,得气之寒,遇暖而发;得气之暖,逢寒而成。寒之甚,瞹之至,内有一二成象,必无好处,若五阳逢子月,则一阳这候,万物怀胎,阳乘阳位,可东可西 ;五阴逢午月,则一阴之候,万物收藏,阴乘阴位,可南可北。


任氏曰:寒暖者,生成万物之理也,不可专执西北金水为守则,东南木火为瞹。考机之所,由变上升,必变下降,收合必变开辟,然质之成,由于形之机;阳之生,必有阴之位,阳主生物,非阴无以成,形不成,亦虚生;阴主成物,非阳无以生,质不生,何由成?惟阴阳中和变化,乃能发育万物,若有一阳而无阴以成之,有一阴而无阳以生之,是谓鳏寡,无生成这意也。如此推祥,不但阴阳配合,而寒暖亦不过矣。竟四时之序,相生而成,岂可执定子月阳生,午月阴生而论哉?本文末句“不可过也”,适中而已矣。寒虽甚,要暖有气,暖虽至,要寒有根,则能生成万物。若寒甚而瞹无气;过于暖者,反以无寒为宜也。盖寒极暖之机,暖极寒之兆也,所谓阴极则阳生,阳极则阴生,此天地自然之理也。





甲申

丙子

庚辰

戊寅

丁丑

戊寅

己卯

庚辰

辛巳

壬午

此寒金冷水,木凋土寒,若非寅时,则年月木火无根,不能作用矣,所谓寒 虽甚,要暖有气也。由引论之,年得者寅也,地气上稓,木火绝处逢生,一阳解冻。然不动丙火高亦不发,妙在寅中遥中,谓之动,动则生火矣。凡四柱紧冲为克,遥冲为动,更喜运走东南,科甲出身,仕至黄堂,所谓“得气之寒,遇暖而发”,此之谓也。









己酉

丙子

庚辰

甲申

乙亥

甲戌

癸酉

壬申

辛未

庚午

此亦寒金冷水,土冻木凋,与前大同小异,前则有寅木,火有根,此则无寅木,火临绝,所谓寒甚而瞹无气,反以瞹为美,所以初运乙亥,北主水地,有喜无忧;甲戌暗藏丁火,为丙火之根,刑丧破耗;壬运克去丙火,入申运食廪,癸酉财业日增,辛未运转南方,丙火得地生根,破耗多端;庚午运逢寅年,木火齐来,不禄。










丁丑

丙午

丙午

壬辰

己巳

甲辰

癸卯

壬寅

辛丑

庚子


此火焰南离,重逢刽刃,暖之至矣。一点壬水,本不足以制猛烈之火,喜其坐辰,通根身库;更可爱者,年支丑土,丑乃北方湿土,能生金晦火而蓄水,所谓暖虽至而寒有根也。科甲出身,仕至封疆,微嫌运途欠畅,多于起伏也。









癸未

丁巳

丙午

癸巳

丙辰

乙卯

甲寅

癸丑

壬子

辛亥

此支类南方,又生巳时,暖之至矣。天干丙癸,地支全无根气,所谓暖之至,寒无根,反以无寒为美。所以初运丙辰,叨荫庇之福;乙卯甲寅,泄水生火,家业增新;癸丑寒气通根,叹椿萱之并逝,嗟壮桂之摧残;壬子运,祝融之变,家破而亡。

 




   三十、燥湿  

地道有燥湿,生成品泯,人道得之,不可偏也。


原注:过于湿者,滞而无成;过于燥者,烈而有祸。水有金生,遇寒土而愈湿;火有木生,遇暖土而愈燥,皆偏枯也。如水火而成其燥者吉,木火伤官要湿也;土水而成其湿者吉,金水伤官要燥也。间有土湿而宜燥者,用土而后用火;金燥而宜湿者,用金而后用水。


任氏曰:燥湿者,水火相成之谓也,故主有主气,内不秘乎五行;局有局气,外必贯乎四柱,湿为阴气,当逢燥而成;燥为阳气,当遇湿而生。是以木生夏令,精华发泄,外有余而内实虚脱,必藉壬癸以生之,丑辰湿土以培之,则火不烈,木不枯,土不燥,水不涸,而有生成之义矣,若见未戌燥土,反助火而不能晦火,纵有水,亦不能为力也。慛金百炼,不易其色,故金生冬令,虽然泄气休囚,竟可用丙丁若见丑辰湿土,反助水而不能制水,纵有火,亦不能为力也。此地道生成之妙理也。




丙辰

辛丑

庚辰

丙子

壬寅

癸卯

甲辰

乙巳

丙午

丁未

此造以俗论之,以为寒金喜火,干透两丙,独杀留清,推其木火运中,名利双全,少右支中重重湿土,年干丙火,合辛化水,时干丙火无根,只有寒湿之气,并无生发之意,中得用水,不能用火矣。所以初运壬寅癸卯,制土卫水,衣食颇丰;天地丙午丁未二十年,妻子皆伤,家业破尽。削发为僧。










丁未

壬子

庚戌

丙戌

辛亥

庚戌

己酉

戊申

丁未

丙午


此造如以水势论之,此则仲冬水旺,所喜者支中重重燥土,足以去其湿气。只为相克,使子不能助壬;丁壬一合,使壬不能克丙。中运土金,入部办事,运筹挫折,境遇违心;丁未南方火旺,议叙出仕,至丙午二十年,得奇遇,仕至州牧。









癸未

丁巳

甲午

庚午

丙辰

乙卯

甲寅

癸丑

壬子

辛亥


甲午日元,支全巳午未,燥烈极矣。天干金水无根,反激火之烈,只可顺火之气也。初运木火,顺其气势,财喜频增,至癸丑,叹刑丧,遭挫折,破耗多端;壬子冲激更甚,犯人命,遭回禄,破家而亡。











癸丑

丁巳

甲辰

庚午

丙辰

乙卯

甲寅

癸丑

壬子

辛亥



此与前造只换辰丑二字,丑乃北方湿土,晦火蓄水,癸水通根而载丑;辰亦湿土,又是木之余气,日元足盘根;庚金虽不能生水辅用,而癸水坐下余气,竟可作用。初运木旺,帮身护用,和平迪吉;至癸丑北方水地及壬子辛亥三十年,经营得意,事业称心。







   三十一、隐显   

吉神太露,起争夺之风;

凶物深藏,成养虎之患。


原注:局中所喜这神,透于天干,岁运不能不遇忌神,必至争夺,所以有暗用吉神为妙。局所忌之神,伏藏于地支者,岁运扶之冲之,则其为患不小,所以忌神明透,制化得宜者吉


任氏曰:吉神太露,起争夺之风者,天干气专,易于劫夺故也,如财物无关锁,人人得而用,假如天为财,岁运遇庚辛,则起争夺之风,必须天干先有丙丁官星回克,方无害;如无丙丁之官,或得壬癸之食伤合化亦可,故吉神宜深藏地支者吉,凶物深藏,成养虎之患者,地支气杂,难于制化故也。如家贼之难防,养成祸患。假如地支以寅中丙火为劫财,岁运逢申,冲申中庚金,虽能克木,终不能去其丙火,岁运遇亥子,仍生合寅木,反滋火之根苗,故凶物明透天干,易于制化。所以吉神深藏,终身之福;凶物深藏,始终为祸。总之吉神显露,通根当令者,露亦无害;凶物深藏,失时休囚者,藏亦无妨,鬼谷子曰,“阴阳之道,与日月合其明,与天地合其德,与四时合其序”,三命之理,诚本于此,若不慎思明辨,孰能得其要领乎?




己卯

辛未

丙子

辛卯

庚午

己巳

戊圾

丁卯

丙寅

乙丑

火生于未月,火气正盛,坐下官星,被未土伤尽,只得用天干辛金。所嫌者,未为燥土,不能生金,又暗藏劫刃;年干己土,本可生金,又坐下印地,所谓“吉神显露,凶物深藏”者也。初运己巳戊辰土旺之地,财喜辐辏,事事称心;交丁卯,土金两伤,连遭回禄三次,又伤丁七人,丙寅妻子皆克,出外不知所终。









壬午

乙巳

丁丑

丙午

丙午

丁未

戊申

己酉

庚戌

辛亥


丁火生于孟夏,柱中劫旺逢枭,天干壬无根,置之不用。最喜丑中一点财星,深藏归库,丑为湿土,能泄火气,不但不争无争夺之风,反有生生之谊。因初交丙午丁未,所以身出寒门,书香不继;喜中运三十载西土金地,化劫生财,财发十余万。所谓“吉神深藏,终身之福”也









    三十二、众寡   

强众而敌寡者,势在去其寡;强寡而敌众者,势在成乎众。


原注:强寡而敌众者,喜强而助强者吉;强众而敌寡者,恶敌而敌众者滞。


任氏曰:众寡之说,强弱之意也,须分日主四柱两端而论也。如以日主分众寡,如日主是火,生于寅、卯、巳、午月,官星是水,四柱无财,反有土之食伤,即使有财,财无根气,不能生官,此日主之党众,敌官星之寡,势在尽去其官,岁运宜扶众抑寡则吉。如以四柱分众寡 ,则分四柱之强弱,然又要与日主符合,弗反背为妙。假如水星是官星,休囚无气,土是伤官,当令得时,其势以去其官星,岁运亦宜制官为美;日主是火,亦要通根得气,则能生土,或有木而克土,则日主自能化木,转转相生,所谓日主符合者也。官星是水,虽不及时,却有财生助,或财星当令,或成财局,此官星虽寡,得财星扶则强,岁运宜扶寡而抑众者吉。虽举财官而论,其余皆同此论。




戊辰

乙丑

戊戌

辛酉

丙寅

丁卯

戊辰

己巳

庚午

辛未


此造重重厚土,乙木无根,伤官又旺,其势足以敌官星之寡。故初交丙寅丁卯,官星得地,刑耗多端;戊辰得际遇,捐纳出仕,及已巳二十年,土生金旺,从佐二而履琴堂。至未运破金,不禄。











戊午

壬戌

丁卯

癸卯

癸亥

甲子

乙丑

丙寅

丁卯

戊辰

己巳


伤官当令 ,印星并见,官煞虽透无根,势在去官。初年运走北方,官星得势,一事无成;丙寅丁卯,生助火土,经营发财巨万;戊辰己巳,去尽官煞,一子登科,晚景峥嵘。此造戌午拱火,日时逢印,日主旺极,莫作用印而推,亦不可作去官留杀论也。









癸丑

壬戌

丙午

庚寅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丁巳

丙辰


丙火生于九月,日主本不及时,第坐阳刃会火局,谓之强寡。年干癸进气,癸水通根余气丑土,泄其火局,庚金生助壬癸为众也。势在成乎众,故交辛酉庚申,金生水旺,遗业丰盈,其乐自如;一交己未,火土并旺,父母双亡;及戊午二十年,破败家业 ,妻子皆伤,至丙辰流落外方而亡。







   三十三、震兑   

震兑主仁义之真机,势不两立,而有相成者存。


原注:震在内,兑在外,月卯日亥或未,年丑或巳时酉是也。主之所喜者在震,以兑为敌国,必用火攻;主之所喜者在兑,以震为奸宄,备御之而已,不必尽去,不必兴兵也。兑在内,震在外,月酉日丑或巳,年未或亥时卯者是也。主之所喜者在兑,以震为游兵,易于灭而不可党震也;主之所喜者在震,以兑为内寇,难于灭而不可助兑也。以水为就客,相间于一下,或年酉月卯日丑时亥,年甲月庚、日甲时辛之例,亦论主之所喜所忌者何如,而论攻备之法 。然金忌木,木不带火,木不伤土者,不必去木也。若木忌金,而金强者不可战,惟囚金而木茂,木终不能为金之害,反以成金之义;春木而金盛,金实足以制木之性,反以全木之仁。其月是木,年日时皆金者,不必问主之所喜所忌,而亦宜成金之性。


任氏曰:震阳也,先天之位在八白,阴固阴而阳亦阴矣;兑阴也,先天之位在四绿,阳固阳而阴亦阳矣。震为长男,雷从地起,一阳生于坤之初;兑为少女,山泽通气,故三阴生于乾之终。长男配少女,天地生成之妙用;若长女配少男,阳虽生而阴不能成矣。是故兑为万物之所悦,至哉言乎!是以震兑虽不两立,亦有相成之义也。余细究之,震兑之理有五,攻、成、润、从、暖也。春初之木,木嫩金坚,火以攻之;仲春之木,木旺金衰,土以成之;夏令之木,木泄金燥,水以润之;秋令之木,木凋金锐,土以从之;冬令之木,木衰金寒,火以暖之。则无两立之势,而有相成仁义之势矣。若内外之说,不过衰旺相敌之意也。当泄则泄,当制则制,须观其金木之竟向,不必拘执而分内外也。





丙寅

庚寅

甲申

乙丑

辛卯

壬辰

癸巳

甲午

乙未

丙申

甲木生于立春后四日,春初木嫩,天气寒凝,日主坐申,月透庚金,丑土贴生申金,木嫩金坚,用火以攻之。喜得年于透丙,三阳开泰,万象回春,何其妙也!初运辛卯壬辰,有伤丙火,蹭蹬芸窗;癸巳运转南方,丙火禄旺,纳粟入监,运捷南宫;甲午乙未,宦海无波,申运不禄。








庚戌

己卯

甲寅

丁卯

庚辰

辛巳

壬午

癸未

甲申

乙酉



甲木生于仲春,坐禄逢刃,木旺金衰,用土以成之,方能化土生金,斩削以成真。初游幕,获利纳捐,至癸未运出仕;甲申乙酉,木无根,金得地,从佐二升知县而迁州牧。











庚辰

壬午

甲辰

丁卯

癸未

甲申

乙酉

丙戌

丁亥

戊子


甲木生于仲夏,时干丁火透出,用水以润之,然水亦赖金生,金亦赖水养;更妙支逢两辰,泄火生金蓄水,一气相生,五行俱足。是以早游泮水,科甲联登,仕至观察,一生惟丙戌运金水两伤不利,其余皆顺境。










庚戌

甲申

甲戌

乙丑

乙酉

丙戌

丁亥

戊子

己丑

庚寅


甲木生于孟秋,财生杀旺,虽天干三透甲乙,而地支不载,木凋金锐,用土以从之也。格成从杀。戌运武甲出身;丁亥运生木克金,刑耗多端;戊子己丑,财生杀旺,仕至副将。











辛酉

庚子

甲子

丙寅

己亥

戊戌

丁酉

丙申

乙未

甲午


甲木生于仲冬,木衰金寒,用火以暖之,金亦得其制矣;况平时逢禄旺,一阳解冻,所谓“得气之寒,遇暖而发”。故寒木必得火以生之也。所以科甲联登,仕至侍郎。








上五造举甲木为例,乙木亦同此论。





    三十四、坎离   

坎离宰天地之中气,成不独成,而有相持者在。


原注:天干透壬癸,地支属离者,乃为既济,要天气下降;天干透丙丁,地支属坎者,乃为未济,要地气上升。天干皆水,地支皆火,为交媾,交媾身强则富贵;天干皆火,地支皆水,为交战,交战身弱,岂能富贵?坎外离内,谓之未济,主之所喜在离,要水竭,主之所喜在坎,则不详;离外坎内,谓之既济,主之所喜在坎,要离降,主之所喜在离,要木和。水火相见于天干,以火为主,而水盛者存;坎离相见于地支,喜坎而坎旺者昌。夫子、午、卯、酉专气也,其相制相持之势,宜悉辨之;若四生四库之神,皆所以党助子午卯酉者,其理亦可推详。



任氏曰:坎阳也,先天位右七之数,故为阳也;离阴也,先天位左三之数,故为阴也。坎为中男,天道下济,故一阳生于北;离为中女,地道上行,故二阴生于南。离为日体,坎为月体,一润一暄,水火相济,男女媾精,万物化生矣。夫坎离为日月之正体,无消无灭,而宰天地之中气,是以不可独成,必要相持为妙也。相持之理有五,升、降、和、解、制也。升者,天干离衰,地支坎旺,必得地支有木,则地气上升;降者,天地干坎衰,地支离旺,必得天干有金,则天气下降;和者,天干皆火,地支皆水,必须有木运以和之;解者 ,天干皆水,地支皆火,必须有金运以解之;制者,水火交战于干支,必须岁运视其强者而制之。此五者,坎离之作用如此,则无独成之势,而有相持礼智之性矣。





丙子

己亥

丙寅

戊子

庚子

辛丑

壬寅

癸卯

甲辰

乙巳


丙火生于孟冬,又逢两子,天干离衰,地支坎旺,用寅木以升之也。至壬寅,东方木地,采芹折桂;卯运出仕,一路运走东南,仕至观察。












壬午

壬寅

壬戌

庚戌

癸卯

甲辰

乙巳

丙午

丁未

戊申


壬水生于孟春,支全火局,虽年月两透比肩,皆属无根。天干坎衰,地支离旺,用庚金以降之也。惜乎运途东南,在外奔驰四十年,一无成就;至五旬外,交戊申,娶妻三,年已六旬矣。连生三子,至戌运而终。










丙子

丙申

丙子

丙申

丁酉

戊戌

己亥

庚子

辛丑

壬寅

癸卯

甲辰



造地支,两申两子,水逢生旺,金作水论;天干四丙,地支无根,离衰坎旺,须以木运和之也。惜乎五行不顺,五十年西北金水之地,故艰难险阻,刑伤颠沛;五旬外运走壬寅,东方木地,财进业兴,及癸卯甲寅,发财数万。












癸巳

壬戌

壬午

壬寅

辛酉

庚申

己未

戊午

丁巳

丙辰


壬午日元,生于戌月,支会火局,年支坐巳,天干皆饮,地支皆离,必须金运以解之也。初交辛酉庚申,正得成其既济,解其财杀之势,叨化日之光,丰衣足食;一交己未,刑耗异常,戊午财杀并旺,出外遇盗丧身。










壬子

丙午

壬子

丙午

丁未

戊申

己酉

庚戌

辛亥

壬子



此造水火交战于干支,火当令,水休囚,喜其无土,日和不克。初交丁未,年逢戊午,天克地冲,财杀两旺,父母双亡,流为乞丐;交申运逢际遇,己酉运发财数万,娶妻生子成家。







  滴天髓(上册)通神论()   

經 庚申子 排版執字整理 )

不是冤家不聚頭,生離死別兩悠悠 ; 三寸氣在千般用,一旦無常萬事休 ; 亡羊補牢猶未晚,船到江心補漏遲 ; 人間冷暖情為貴,世事滄桑越堅強。 人間苦空無常, 願世人不分你我,解下心結,能秉燭安然脫迷。 Copyright 2012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免责声明 | 私隐条款